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133章 冰凰不可辱

第1133章 冰凰不可辱

  沐涣之何曾直面过沐玄音如此震怒,瞬间老脸惨白,“噗通”跪下,颤声道:“宗……宗主息怒,涣之绝无此意,只是【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涣之知错,宗主赎罪!”

  沐冰云唇瓣微张,欲言又止,她察觉到,沐玄音分明是【逆天邪神】动了真怒。逆天邪神 更新最快

  先行后行,以剑君的【逆天邪神】实力地位辈分,由他先行,任谁都不会有异议……但,冰凰主动礼让是【逆天邪神】一回事,而剑君传人君惜泪之所为,则分明是【逆天邪神】不将冰凰神宗放在眼中,而君无名却也是【逆天邪神】顺之任之。

  换做其他中位星界的【逆天邪神】宗门,绝不会有任何不满抵触,更不要说动怒,顶多有少许不适,因为那可是【逆天邪神】剑君。沐涣之的【逆天邪神】举动,在几乎任何人眼中,都可谓再正常不过。

  但,此刻却是【逆天邪神】沐玄音在场。以她的【逆天邪神】脾性会动怒,沐冰云并不意外,但绝没想到她会当着剑君之面当场爆发。

  君无名已是【逆天邪神】眉头大皱,他侧目看向沐玄音寒气逼人的【逆天邪神】冰眸:“玄音界王这是【逆天邪神】何意?”

  淡然的【逆天邪神】音调,也是【逆天邪神】带上了几分冷意。而他身侧的【逆天邪神】君惜泪亦是【逆天邪神】转过身来,脸上起初惊讶,随之却是【逆天邪神】一片无谓的【逆天邪神】淡漠。

  沐玄音冷然以对:“前辈弟子藐视冒犯我冰凰,本是【逆天邪神】不可恕之大过,但看在前辈之面,本王可不追究,请前辈带弟子退后,让我冰凰先行!”

  君无名面无表情,直视沐玄音,淡淡的【逆天邪神】道:“老朽若是【逆天邪神】不退,你待如何?”

  平静淡漠的【逆天邪神】几个字一出,让冰凰神宗上下所有人都是【逆天邪神】心里一咯噔,但没有人敢出声,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一种深深的【逆天邪神】不安感充斥着他们的【逆天邪神】全身。

  剑君君无名,整个神界的【逆天邪神】神话,真正如神明般的【逆天邪神】存在。他们的【逆天邪神】宗主沐玄音虽然强大,足以傲视苍生,但无论玄力、声名、地位,都远逊于剑君。若他动怒……后果,根本无法想象,不敢想象!

  原本就冰寒的【逆天邪神】雪原顿时变得更加刺骨,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人都不自觉向后退了几步,同样噤若寒蝉。“你待如何”这四个字从剑君口中说出,平淡之极,却字字如苍穹镇下,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而面对此刻的【逆天邪神】君无名,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回应,更是【逆天邪神】让所有人惊得几乎肝胆欲裂。

  “君无名,”沐玄音直呼其名:“你贵为神界前辈,又远来是【逆天邪神】客,我冰凰当该尊你、敬你,本王更是【逆天邪神】远赴而至,已是【逆天邪神】给足了你敬意和颜面,更没有半点对不起你们师徒的【逆天邪神】地方。而你的【逆天邪神】弟子却反辱我冰凰,你身为其师,非但不阻,更无半点愧意!”

  “我冰凰敬你师徒,不代表你师徒有资格藐我冰凰!”

  “本王再说最后一次,退开!不要给脸不要脸!”

  起初音调还算平和,但最后一句话,却是【逆天邪神】冰冷决绝。

  像是【逆天邪神】有一口巨大的【逆天邪神】锅盖从天空罩下,整个雪域压抑的【逆天邪神】连雪落声都毫不可闻。

  “宗……宗主。”沐坦之胆战心惊,声音发颤。依然跪地的【逆天邪神】沐涣之也是【逆天邪神】猛的【逆天邪神】抬头,嘴唇哆嗦,想说话又不敢说话。

  “嘶!怎么回事?这娘们是【逆天邪神】疯了吗!”火如烈双目圆瞪,龇牙咧嘴。

  炎绝海的【逆天邪神】眉头重重沉下,低声道:“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性情一向如此,霸道专横又极其护短……”

  “她在吟雪界和我们面前再怎么威风也就算了,但那可是【逆天邪神】剑君啊!”火如烈几乎忍不住要吼起来。

  “唉。”炎绝海低叹一声:“沐玄音此次的【逆天邪神】确有些……这下可难以收场了。”

  “师尊……”君惜泪秀眉紧蹙,刚要说话,君无名却是【逆天邪神】手掌一抬,她刚抬起的【逆天邪神】脚步又退了回去,极美的【逆天邪神】脸上依旧一片冷淡。

  君无名丝毫未怒,就连先前的【逆天邪神】那一丝若有若无的【逆天邪神】怒意都完全消散无踪,他仰起头来,一声悲天悯人般的【逆天邪神】长长叹息:“玄音宗主,你天资奇高,在这贫瘠之地,都可修成神主,老朽当年也甚为赞叹欣赏,老朽甚至曾相信再有两三万年,你或许足以达到老朽如今的【逆天邪神】高度。”

  “如今看来,你的【逆天邪神】年龄终究太轻,你的【逆天邪神】眼界也终究太浅了。”

  君无名声音徐徐,在风雪卷动下直传百里之外,字字飘渺如天道箴言:“何为尊严?在这世上,实力,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尊严。在老朽眼下,吟雪界除了你玄音界王,皆为蝼蚁,老朽弟子亦可藐之。而老朽……纵是【逆天邪神】辱你冰凰,你又能如何。”

  他是【逆天邪神】剑君,又怎么可能示弱于区区吟雪,沐玄音之言行,在他看来,唯有幼稚可笑。

  “君无名,既然你给脸不要脸,那本王也就无须再对你有半分的【逆天邪神】敬重客气。”沐玄音声音也淡了下来,亦感觉不到了任何怒气:她目光一侧,向云澈道:“澈儿,过来。”

  云澈一怔,依言走了过去,站在了沐玄音身边。

  沐玄音伸手,拿起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腕。他的【逆天邪神】手背之上,纵横着数道浅薄的【逆天邪神】伤痕,伴随着丝丝缕缕的【逆天邪神】血迹。这些都是【逆天邪神】先前君惜泪射出的【逆天邪神】剑罡所伤,若不是【逆天邪神】云澈躯体强横,绝不至于如此轻伤。

  ……当然,这种伤势对一个神道玄者而言,就算再重上十倍,也根本算不得什么,连“伤”都称不上。

  沐玄音手掌一抹,随着她雪白玉指的【逆天邪神】轻拂,云澈手背上的【逆天邪神】剑痕和血迹消失无踪。

  “犯我宗门,伤我弟子,那就好好清算一下这笔账。”沐玄音眼神幽冷:“君无名,让你的【逆天邪神】弟子君惜泪向本王弟子跪地谢罪,然后你们师徒马上滚出吟雪,无本王应允,不得再踏入吟雪半步!”

  从冰凰神宗到炎神三宗,所有弟子长老全部石化,火如烈眼珠子差点瞪出眼眶,口中不算叨念:“完了完了,这娘们真的【逆天邪神】疯了……可别连累了云小子啊。”

  君惜泪美眸轻瞄了云澈一眼,下一瞬便移开目光,依然冷淡如初,毫无怒意,仿佛听到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无谓之言,瞳眸反而多了一抹嘲弄。

  “唉。”君无名再次一叹,这次的【逆天邪神】叹息之中,似乎带上了深深的【逆天邪神】失望,随之又淡淡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老朽这些年一直游离诸界,只求传人。看来,无名剑万载未出,让一些无知后辈都忘记了老朽的【逆天邪神】威名。”

  他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冷下,天地之间风雪骤停,空间层层凝结,一道浩渺之音如来自天外:“藐视又如何?辱踏又如何?区区吟雪冰凰而已。但剑君不可辱,剑君传人亦不可辱!”

  铮!

  君无名的【逆天邪神】上空,封结的【逆天邪神】空间之中,忽然现出了三道苍白剑罡。

  三道剑罡仅有半丈长,两指粗细。

  三道剑罡现身的【逆天邪神】刹那,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里猛的【逆天邪神】一“咯噔”,同为用剑之人,他竟是【逆天邪神】丝毫感觉不到这三道剑罡的【逆天邪神】气息,无论身体还是【逆天邪神】灵觉,都感知不到哪怕一丝的【逆天邪神】锋芒感或压迫感……甚至,整个世界,都再没有了丝毫的【逆天邪神】气息,仿佛世间一切存在,都在那无形剑威下化为死寂。

  “剑君前辈请息怒,且听晚辈一言……”

  火如烈急喊出声,却被炎绝海一把制住,冲着他重重摇头。火如烈咬了咬牙,目光碰触到火破云和周围一众金乌弟子,终于还是【逆天邪神】忍下,再不出声。

  “师尊!”冰凰众人全部脸色煞白,云澈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向前半步,想要挡在沐玄音身前,却被沐玄音雪手一抓,推到了身后。

  “就凭你,也配!?”

  迎着三道苍白剑罡,在所有人骇然收缩的【逆天邪神】瞳孔之中,沐玄音缓步向前。

  第一步,空气中隐约传来一声“叮咛”之音,似有似无。

  第二步,君无名的【逆天邪神】瞳孔忽然微不可察的【逆天邪神】骤缩了一下。

  第三步……沐玄音停在了那里,本完全停滞的【逆天邪神】风雪重新开始了飘摇,片片飞雪沾落于她的【逆天邪神】冰发仙躯。痴恋于她的【逆天邪神】风华而久久不愿飘散消融。

  云澈怔然看着她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背影,逐渐的【逆天邪神】竟有些痴了,一时间几乎忘却了那三道恐怖剑罡的【逆天邪神】存在。

  “你……”

  君无名似乎想说话,但一个字音出口,竟再也发不出声音。他刚抬起的【逆天邪神】手臂在缓缓放下,如果此时有人在直视着他,便会注意到他的【逆天邪神】嘴唇在轻微的【逆天邪神】哆嗦……虽然只有那么一刹那。

  当君无名的【逆天邪神】手臂完全垂下之时,那三道剑罡也完全消失。

  “罢了。”同样的【逆天邪神】一声叹息,但音调却有了明显的【逆天邪神】异样。他深深的【逆天邪神】看了沐玄音一眼,背过身去,气息轻带君惜泪:“泪儿,我们走吧。”

  “师尊?”君惜泪面露不解,随之又马上听命:“是【逆天邪神】!”

  这始料未及的【逆天邪神】一幕,让冰凰众人惊讶的【逆天邪神】同时,无不是【逆天邪神】大松一口气,尤其那些宫主长老,在松懈之时全身汗如雨下。

  君无名君惜泪师徒转身离开,那三道苍白剑罡证明着君无名的【逆天邪神】怒意,“剑君不可辱”五个字亦是【逆天邪神】君无名亲口所言的【逆天邪神】裁决之语,但他却又忽然就这么收起剑罡和怒意,转身离去……

  众人在内心大起大伏之余,无不有一种莫名其妙之感。

  “呼!”火如烈大舒一口气:“到底是【逆天邪神】剑君前辈,果然心性涵养了得。也或者他不屑对一个后辈女子出手?”

  “……恐怕,没那么简单。”炎绝海缓缓说道,声音有些飘忽。

  “什么意思?”火如烈疑惑道。

  “……”炎绝海没有说话,他没有看向君无名师徒,一双炎目反而在直视着沐玄音,眸光一片明暗不定。

  “站住!”

  冰凰众人刚松一口气,一道冰冷之音便直刺将要离开的【逆天邪神】君无名师徒,让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心脏又陡然提起……因为这个声音,赫然是【逆天邪神】来自沐玄音。

  “犯我在先,猖獗在后,现在却要大摇大摆的【逆天邪神】离开?”沐玄音冷声道:“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逆天邪神】事!真当我冰凰可以随意欺凌么!”

  君无名身影一顿,他尚未开口,君惜泪已是【逆天邪神】怒而转身:“沐玄音!我师尊何等身份,已不屑与你计较,你……”

  “放肆!”

  一声冷斥,未见沐玄音有什么动作,忽然风雪漫天,君惜泪一声惨叫,横飞出去,狠狠砸落雪中,还未起身,已是【逆天邪神】连吐数口鲜血。

  五道猩红如血的【逆天邪神】指印,清晰无比的【逆天邪神】印在她的【逆天邪神】脸颊上。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