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132章 剑君传人

第1132章 剑君传人

  剑君带少女移开,其他人自然不敢打扰,各自降下。

  “冰云宫主,那个人是【逆天邪神】?”沐冰云刚一回来,云澈便马上问道。

  “他叫君无名,是【逆天邪神】名震整个神界的【逆天邪神】绝顶人物,世称‘剑君’。”沐冰云徐徐道,平淡的【逆天邪神】语调中带着一分敬仰。

  “剑君……难道是【逆天邪神】剑中君王之意?”

  轩辕问天曾经的【逆天邪神】称号为“剑主”,意为剑道主宰。而他也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剑道第一人……但,那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

  而这个“剑君”,却是【逆天邪神】神界给予的【逆天邪神】名号……神界的【逆天邪神】剑中君王?

  那是【逆天邪神】截然不同,浩渺苍穹与卑微沙尘之别!

  “不错。”沐冰云颔首,给了云澈一个肯定的【逆天邪神】回答:“他是【逆天邪神】东神域公认的【逆天邪神】剑道第一人,其剑道修为之高,据说已到了常人根本无法想象和认知的【逆天邪神】神话境界。在他手中,不但天地万物可为剑,意念可为剑,空间可为剑,甚至可以‘无’中化剑,就算是【逆天邪神】我,也全然无法理解那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境界。”

  “……”云澈嘴唇微张,心中震撼。万物为剑,已是【逆天邪神】至高境界,意念为剑,已是【逆天邪神】匪夷所思,而空间化剑,他闻所未闻,“无”中化剑……他更是【逆天邪神】听都听不明白。

  “云澈,你也是【逆天邪神】以剑为武器,你可曾注意到剑君身侧女孩所背的【逆天邪神】那把剑有何不同之处?”沐冰云忽然问道。

  云澈遥遥看了剑君身后的【逆天邪神】白衣少女一眼,稍加思索后道:“弟子见识浅薄,并没有觉得那把剑有什么不同之处,毫无锋芒气势,只是【逆天邪神】……似乎给人一种苍老感。”

  没想到,沐冰云却是【逆天邪神】轻轻点了点头:“剑道强者,修为越强,便会伴随着愈加强大的【逆天邪神】剑意和剑威,纵然站立不动,气息内敛,亦会让人感觉到万千锋芒。但剑君身上却让人察觉不到任何的【逆天邪神】锋芒剑意,这便是【逆天邪神】传说中极致之后的【逆天邪神】返璞归真。他人如此,剑亦如此。”

  云澈:“……”

  “女孩身上所背的【逆天邪神】那把剑,便是【逆天邪神】剑君之剑,剑名‘无名’。”

  “君无名,剑亦无名,这是【逆天邪神】神界修炼剑道的【逆天邪神】玄者无人不知的【逆天邪神】一句话,代表剑道的【逆天邪神】至高神话。只不过,无名剑应该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鞘了。因为纵观整个神界,能让君无名重执无名剑的【逆天邪神】人都太少太少。”

  “或许这么说,你更能明白君无名的【逆天邪神】强大……他的【逆天邪神】实力,还要远胜你的【逆天邪神】师尊。”沐冰云看了云澈一眼,轻语道。

  “……”云澈默然了好一会儿,却并没有表露出太重的【逆天邪神】惊讶:“能在神界被称作‘剑君’的【逆天邪神】人,在这大千世界,就算称之为神都为不过吧。”

  “君无名不仅剑道和玄力已臻化境,他的【逆天邪神】辈分之高,亦是【逆天邪神】东神域之最……他如今的【逆天邪神】寿元,已是【逆天邪神】超过了五万年。”

  “五万年?”云澈再露惊色。

  “五万寿命,已是【逆天邪神】人之极致,纵然是【逆天邪神】历届王界之主,都从未有人能超过这个界限。所以他的【逆天邪神】辈分之高,东神域无人可及,哪怕是【逆天邪神】我和你师尊的【逆天邪神】师祖辈,在他面前都只能居之小辈。”

  五万寿元,人类所能达到的【逆天邪神】极限……云澈默然想到禾霖给予他的【逆天邪神】五万年寿元,他是【逆天邪神】历史上第一个被王族木灵舍却存在,将王族木灵珠融于其身的【逆天邪神】人。那么,只要不中途夭折,安然一生的【逆天邪神】话,他的【逆天邪神】寿命,可以像那些主宰神界的【逆天邪神】至高神主一样,达到五万多年……

  或许,这也是【逆天邪神】上位星界乃至王界都如此渴恰灸嫣煨吧瘛矿王族木灵珠的【逆天邪神】原因之一。

  “活了五万多年,必定有极多的【逆天邪神】后人传人,他所掌控的【逆天邪神】星界,也一定极为强大吧。”云澈感叹道。

  “不,”沐冰云却是【逆天邪神】摇头:“君无名不属任何星界,亦无后人。据说当年他为修极致剑道,不想有任何杂念牵绊,因而舍弃星界和家人,游离于各大神域,至今未有后人。”

  “至于传人……那个身背无名剑的【逆天邪神】女孩,便是【逆天邪神】他唯一的【逆天邪神】传人。”

  “唯一?那看来她的【逆天邪神】资质一定高到极点吧?”云澈诧然看向那个静立风雪的【逆天邪神】冷淡少女。

  “据说剑君为了找到满意的【逆天邪神】传人,在无数年间踏遍了东神域半数以上的【逆天邪神】星界,直到十七年前,方才有了第一个,也是【逆天邪神】唯一一个的【逆天邪神】传人。而‘剑君传人’出现之事,在当年还引发了不小的【逆天邪神】轰动。”

  沐冰云也深深看了那个少女一眼:“你可还记得我刚才和你提及的【逆天邪神】‘东域四神子’?”

  云澈心中一动:“难道她……”

  “她就是【逆天邪神】东域四神子之一,有着‘无泪剑姬’之名的【逆天邪神】君惜泪!”

  “亦可能,会是【逆天邪神】东神域下一个‘剑君’。”

  “……不愧是【逆天邪神】剑君找寻了五万年的【逆天邪神】传人。”云澈心中由衷的【逆天邪神】惊叹,随之笑着道:“神界如此庞大,却能在这里见到这等传说中的【逆天邪神】人物,也是【逆天邪神】极佳的【逆天邪神】运气了。希望到了宙天神界,也能如此幸运吧。”

  沐冰云和云澈交谈间,却忽然感觉到剑君君无名的【逆天邪神】目光竟扫向了这边,然后落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饶有兴趣的【逆天邪神】打量着他。

  “此子,莫名就是【逆天邪神】玄音界王新收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君无名若有所思的【逆天邪神】问道。

  其他弟子皆在后,而云澈却单独在前,位置甚至和沐冰云、沐涣之平齐,因而一眼便可看出。

  “正是【逆天邪神】。”沐冰云微微躬身道。

  君无名的【逆天邪神】目光从云澈身上移开,稍稍皱了皱眉头:“此子修为尚低,但能被玄音界王收为亲传,定有过人之处。只是【逆天邪神】……恕老朽直言,玄音界王之后,吟雪怕是【逆天邪神】难有人后继了,或许该试着另谋出路。”

  这句话,无疑狠狠戳到了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痛处,众弟子、长老无不是【逆天邪神】脸色一黯,沐冰云心中一叹,轻语道:“冰云惭愧,谢前辈提点。”

  哧……哧啦!

  上空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逆天邪神】空间波动,随之现出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空间裂痕,伴随着一股足以冰封天地的【逆天邪神】冰寒气息。

  “是【逆天邪神】宗主!”沐涣之等人慌忙转身。

  空间裂痕分开,沐玄音从中缓步走出,绝代风华瞬间让所有冰雪都黯然无色。

  沐玄音一双冰眸看了冰凰众人一眼,未有言语,足踏虚空,脚步无声的【逆天邪神】来到君无名身前,微微附身而拜:“吟雪沐玄音,拜见剑君前辈万安。多年不见,前辈风姿更盛。此番莅临吟雪,玄音却未能远迎,还望海涵。”

  沐玄音以晚辈之礼拜之,敬重之余亦不失界王之仪。

  “唉,你有心了。”君无名颔首示意。

  “可惜再有三日便是【逆天邪神】玄神大会之期,否则玄音定要多留前辈几日,让玄音示敬之时,也让吟雪尽沾前辈仙息。”

  君无名和声道:“你有此心便可。倒是【逆天邪神】你这次不去往宙天神界,怕是【逆天邪神】要有很多人大失所望了,呵呵。”

  “泪儿,这位便是【逆天邪神】为师向你提起过的【逆天邪神】吟雪界王。”

  沐玄音不仅容颜倾世,其气场、威仪亦绝非火如烈等人可比,面对沐玄音,君惜泪也不复先前的【逆天邪神】冷淡随意,深深一礼:“君惜泪见过吟雪界王。”

  “‘无泪剑姬’之名,本王早已如雷贯耳。”沐玄音向君惜泪微微颔首,冰眸转向君无名:“还未恭贺剑君前辈得此天设传人。”

  听到沐玄音此言,君无名微笑了起来:“泪儿年纪尚轻,但确是【逆天邪神】未让老朽失望过,平生得此一传人,于愿足矣。”

  看得出来,君无名对于这个传人不但颇为宠溺,而且满意之极。“于愿足矣”四个字从他口中说出,分量之重,不啻万岳。

  “不过,论及传人一事,”君无名音调稍转,道:“真正的【逆天邪神】传人,一人足矣。老朽苦寻五万载,方得泪儿。寻一真正良才倾心授之,将来未必不能达到你的【逆天邪神】高度。资质尚可便勉强收之,纵然千个万个,也不过是【逆天邪神】枉费心力,难承衣钵。”

  “宁可缺,而不可滥啊!”

  声音落下,他的【逆天邪神】目光瞥向了云澈,回转之时,带着一抹毫不掩饰的【逆天邪神】失望,口中亦是【逆天邪神】一声很轻的【逆天邪神】叹息。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纤眉微不可察的【逆天邪神】动了一下,淡然道:“玄音心中自有思量,谢前辈提点。”

  铮!!

  苍白的【逆天邪神】世界,一道更加苍白的【逆天邪神】玄光忽然耀空而起,众人等待许久的【逆天邪神】次元玄阵,在这一刻终于开启。

  踏入其中,便可到达云澈渴望已久的【逆天邪神】宙天神界。

  “玄阵已开,冰云、涣之,带众弟子入阵。”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目光落在云澈身上,着重道:“澈儿,记牢为师说过的【逆天邪神】话,不得有半分违背!”

  “是【逆天邪神】,师尊。”云澈恭敬应声。

  “入阵吧。”沐冰云雪袖拂动,轻带云澈,向次元玄阵走去。

  但,他们刚踏出第一步,忽然间,一道尖锐无比的【逆天邪神】呼啸声从天而降,骤然射落在云澈前方,一股并不强烈,却格外霸道的【逆天邪神】气息直袭而来,将云澈瞬间震退半步,从前胸到双腿如被刀切,一阵剧痛。

  一眼看去,射落而下的【逆天邪神】,赫然是【逆天邪神】一道玄气化成的【逆天邪神】剑罡。雪层溃散,剑罡也随之消失。

  最前方的【逆天邪神】云澈、沐冰云、沐涣之同时回首,后方,君惜泪缓缓收回自己的【逆天邪神】手指,冷淡无比的【逆天邪神】道:“退后,让师尊先行。”

  云澈眉头一动,心中愠怒。但他人微言轻,这里当然轮不到他说话,对方又是【逆天邪神】他师尊都要俯身的【逆天邪神】剑君和剑君传人,他更没有资格说什么。

  沐涣之先是【逆天邪神】一愣,然后连忙退后一步,身躯让开,抬手示意,笑着道:“应当如此,剑君前辈请。”

  “泪儿,不得失了礼数。”君无名出言喝止,但却也并无太重的【逆天邪神】斥责之意,随之又道:“也好,我们便先行一步吧。”

  “走吧。”君无名不再多言,带起君惜泪,直飞玄阵而去。

  虽然此举,无疑丝毫没有给冰凰神宗颜面,但,那是【逆天邪神】剑君,而冰凰神宗只是【逆天邪神】一个中位星界的【逆天邪神】宗门,哪怕一宗和他一人相比,层面都是【逆天邪神】天差地别,剑君先行,任谁都不会,也不敢有异议,甚至还会觉得理所当然。

  “等等!!”

  君无名和君惜泪即将落入次元玄阵之时,后方,一个冰冷威凌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响起,且直指君无名师徒,也让他们的【逆天邪神】身形顿时一滞。

  “剑君前辈,此地是【逆天邪神】我吟雪之地,亦是【逆天邪神】我冰凰神宗先到。于情于理于道,皆该是【逆天邪神】我冰凰先行!请剑君前辈带令徒退后,让我冰凰弟子先行入阵!”

  没有了丝毫先前面对君无名时的【逆天邪神】平和,言语间更没有了敬重之意,字字冰冷刺心,怒意凛然。

  所有人都是【逆天邪神】一愣,随之瞠目结舌,冰凰神宗上下俱是【逆天邪神】脸色大变,沐涣之慌声道:“宗主,剑君前辈是【逆天邪神】前辈高人,让剑君前辈先行,当……当无不可……”

  “闭嘴!”

  沐涣之话音未落,一声怒斥惊得他心脏骤停,沐玄音眸若寒潭,怒声道:“剑君到来,我冰凰神宗以礼待之,本王更是【逆天邪神】横穿半个吟雪到此拜会,以示敬重。但剑君师徒方才所为,不但蔑我冰凰,还有辱我冰凰之意!你身为宗门大长老,非但不拒,反而笑脸相对,唯唯诺诺,简直丢尽我冰凰颜面!”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