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131章 君无名,剑无名 下

第1131章 君无名,剑无名 下

  对于认知真正的【逆天邪神】神界,云澈其实并无太大兴趣。他参加玄神大会,本就不是【逆天邪神】为了争强扬名,而以他的【逆天邪神】实力,就算称不上垫底也差不多,根本不可能在这场东神域所有年轻天才强者的【逆天邪神】角逐中翻起什么浪花。毕竟,这不是【逆天邪神】属于他的【逆天邪神】地方,也从未想过要久留此地。

  他一直如此想,只是【逆天邪神】到了今天,对于神界,他的【逆天邪神】内心深处已经有了一份或许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逆天邪神】眷恋……

  因为沐玄音。

  “冰云宫主,火破云如今的【逆天邪神】修为已经到了什么境界?你们刚才似乎很惊讶。”云澈轻声问道。

  “神灵境……七级。”

  “啊!?”沐冰云先前的【逆天邪神】反应让他早有心理准备,但沐冰云的【逆天邪神】回答,依旧狠狠超过云澈的【逆天邪神】预想,让他大吃一惊。

  “不到半个甲子之龄的【逆天邪神】神灵境,无论炎神界,还是【逆天邪神】我们吟雪界,都从未出现过。包括你的【逆天邪神】师尊。而火破云,不仅已踏入神灵境,而且还是【逆天邪神】后期。”沐冰云的【逆天邪神】表情带着些许的【逆天邪神】复杂:“如今的【逆天邪神】火破云,已堪称惊世骇俗,哪怕到了上位星界,都算得上是【逆天邪神】最顶级的【逆天邪神】级别。看来,当年猎杀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成功,成就了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一个奇迹。”

  云澈:“……”

  “此次有资格进入宙天神境的【逆天邪神】一千年轻玄者中,极有可能会有火破云一席之地。待三年后宙天神境归来,炎神界会出现一个神主……绝非不可能之事!”

  “极有可能?”沐冰云话语中的【逆天邪神】四个字让云澈讶然抬头:“难道不是【逆天邪神】必然?”

  “你小看上位星界了。”沐冰云徐徐道:“火破云虽然是【逆天邪神】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逆天邪神】奇迹,在炎神界可谓空前甚至可能绝后,但,东神域之中,四大王界之外,众上位星界也有着诸多相近年龄,但不弱于火破云,甚至远胜他的【逆天邪神】惊世奇才。火破云纵然已是【逆天邪神】神灵境七级的【逆天邪神】惊人修为,但想要在东神域所有年轻玄者中闯入前一千名,也并不是【逆天邪神】那么容易的【逆天邪神】事。”

  “还有……能够远胜如今火破云的【逆天邪神】人?”云澈心中再次剧烈一动。

  虽然没有接触过上位星界,但云澈至少知道,在中位星界,神灵境后期绝对是【逆天邪神】名动一方的【逆天邪神】人物,在下位星界更是【逆天邪神】可以横着走,他所面对过的【逆天邪神】黑魂神宗,宗主雷千峰之下,最强的【逆天邪神】长老也才神灵境中期。

  而这些强者,俱都是【逆天邪神】修炼了千年甚至数千年,而火破云,根本还不到三十岁之龄。这完全是【逆天邪神】打破了云澈认知的【逆天邪神】成就,连沐冰云都用“奇迹”来形容……难以置信,上位星界中,居然还存在能“远胜”他的【逆天邪神】人……

  “你师尊可曾向你提及过‘东域四神子’之名?”沐冰云忽然问道。

  “东域四神子?”云澈摇头:“并没有。”

  沐冰云并不惊讶,讲述道:“东域四神子,是【逆天邪神】我东神域王界之外,年轻一辈中天资最高,玄力最强的【逆天邪神】四个神之骄子,这四人之名,在东神域可谓无人不知,单论名声之盛,甚至要超过很多上位星界的【逆天邪神】大界王。”

  “而这四个有‘神子’之称的【逆天邪神】年轻玄者,据说如今玄力都已达到了神灵境十级。”

  云澈:“……!!”

  “火破云虽然惊人,但与这四人相比,依然相差甚远。这届玄神大会,四大神子,便是【逆天邪神】当之无愧的【逆天邪神】主角。此届最强者,也必将从这四人中产生。”

  云澈沉默许久,自嘲的【逆天邪神】笑了一笑,感叹道:“茫茫神界,果然难以想象。”

  沐冰云看了云澈一眼,安慰道:“你不必介怀,你有如今修为,已是【逆天邪神】极为了不起,在我吟雪界可以说无人可及,无需去和上位星界相比。”

  云澈摇了摇头,笑着道:“我并不是【逆天邪神】沮丧或自惭形秽,只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感叹,毕竟,无论是【逆天邪神】他们,还是【逆天邪神】神界,距离我都太遥远了。对我而言,神界有师尊,有吟雪界,就足够了。”

  时间缓缓流过,风雪没有瞬间停歇,半个时辰过去,次元玄阵的【逆天邪神】光依旧没有亮起。

  而这时,云澈忽然灵觉一动,莫名的【逆天邪神】感觉到天地似乎出现了什么微妙的【逆天邪神】变化。他的【逆天邪神】身前,沐冰云已是【逆天邪神】微微侧目,看向南方上空,眸光起初疑惑,随之变得逐渐凝重。

  炎神界火如烈、炎绝海等人亦是【逆天邪神】纷纷转目。

  气息起初若有若无,但又在无形中隐约越来越近。沐冰云、火如烈等人的【逆天邪神】目光越来越凝重,他们面面相觑间,忽然同时脸色骤变。

  “这个剑气……难道……”

  云澈在这时似有所觉,猛的【逆天邪神】抬头。

  遥远的【逆天邪神】上空,不知何时多了两个身影,又或者两人一直都存在于那里。

  前方长者一身青衣,面孔白净温和,但发须却是【逆天邪神】苍白如雪,一双眼眸平和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静寂了万年的【逆天邪神】老井,仿佛百世沧桑,都无法让其泛起丝微的【逆天邪神】波澜。

  他双手负后,发须飞扬,衣袂飘飘,如踏入尘世的【逆天邪神】古境仙人。

  一个玄者纵然不刻意释放玄气,自然流动的【逆天邪神】气息与气场也无疑会影响轻渺的【逆天邪神】风雪。但他的【逆天邪神】身边,寒风轻啸,毫无偏移,冰雪沾身而不融,仿佛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毫无气息,又或者,他对于玄气的【逆天邪神】驾驭已到了登峰造极,返璞归真之境。

  他的【逆天邪神】身后,安静的【逆天邪神】站立着一个如从画中走出的【逆天邪神】少女。她容颜绝美,却同样淡若清潭,一身白衣似比寒雪犹胜三分。她的【逆天邪神】背上,斜负着一把大剑。古铜色的【逆天邪神】剑柄,古铜色的【逆天邪神】剑鞘,毫无气息,但所有人目光触及,都会莫名感觉到一股仿佛来自远古的【逆天邪神】古朴与沧桑。

  “冰云宫主,这两个人是【逆天邪神】……”

  云澈刚刚出口,却看到沐冰云已是【逆天邪神】腾空而起,沐涣之、沐坦之等人紧随其后,炎神界那边,火如烈、炎绝海等人更是【逆天邪神】早已腾空,云澈清楚的【逆天邪神】看到,火如烈脸上的【逆天邪神】神情,赫然是【逆天邪神】震惊,还有……惶恐!?

  沐冰云移身到青衣老者身前,但停下的【逆天邪神】位置,竟是【逆天邪神】比之老者低了半个身位,沐涣之、火如烈等人皆是【逆天邪神】如此,无一敢与老者平齐。

  “吟雪界冰凰神宗沐冰云,拜见剑君前辈!”

  “冰凰神宗沐涣之,拜见剑君前辈。剑君莅临,吟雪不剩荣光。”

  “炎神界凤凰宗主炎绝海,拜见剑君前辈,能在此处得见前辈仙姿,绝海三生有幸。”

  …………

  沐冰云,吟雪界仅次于沐玄音的【逆天邪神】人物,火如烈和炎绝海更是【逆天邪神】炎神界三大主宰之二,但在这个青衣老者面前,竟是【逆天邪神】俯首俯身,恭敬无比。尤其火如烈何等脾性,当年面对沐玄音,还是【逆天邪神】在吟雪地界,都敢破口大骂,但在这个老者面前,竟是【逆天邪神】满脸惶恐,恭敬到了可谓极点。

  这一幕惊得所有炎神和冰凰弟子瞠目结舌,但听到那清楚无比的【逆天邪神】“剑君”二字,更是【逆天邪神】瞬间惊掉一地下巴。

  “剑……剑君?”

  “真的【逆天邪神】假的【逆天邪神】……剑君怎么会来这里……”

  “我的【逆天邪神】天啊……”

  “跟在剑君身边的【逆天邪神】那个人,难道就是【逆天邪神】……”

  …………

  震惊呈现在每个人脸上,他们呆滞的【逆天邪神】样子就像是【逆天邪神】被这里的【逆天邪神】寒气冰封了一般,那颤动的【逆天邪神】目光,就像是【逆天邪神】在仰望九天之上的【逆天邪神】神明。唯有云澈一头雾水,他从未听过“剑君”之名。

  但毫无疑问,沐冰云等人的【逆天邪神】姿态,所有人震惊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反应,这个青衣老者,绝对是【逆天邪神】个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人物。

  青衣老者全身未动,他淡淡一笑,却是【逆天邪神】目无波澜:“老朽带徒远修,路经吟雪贵地,便借此阵前往宙天,多有叨扰。”

  “哪里哪里,”沐涣之半惶然半激动道:“剑君前辈莅临,是【逆天邪神】吟雪举界之幸,何来叨扰。”

  沐涣之一边说着,目光谨慎的【逆天邪神】转向他身侧的【逆天邪神】白衣少女:“这位,莫非就是【逆天邪神】……”

  “呵呵,”青衣老者淡笑,目中闪过一抹宠溺:“正是【逆天邪神】小徒。泪儿。”

  负剑少女微微颔首:“惜泪见过几位。”

  少女神情、言语冷淡之极,但这些位于吟雪、炎神最高层面的【逆天邪神】人物却无一人心中不满,而是【逆天邪神】全部匆匆还礼,无论目光、神识都悄然在少女身上停留了许久。

  虽然,她只是【逆天邪神】这个青衣老者的【逆天邪神】弟子,生命气息也只有二十来岁。但,论在神界的【逆天邪神】地位,神界的【逆天邪神】名望,甚至辈分,都要远超他们所有人。

  剑君传人——东域四神子之一——君惜泪!

  青衣老者目光扫过众人,忽微露疑色:“哦?为何不见玄音界王?”

  “回剑君前辈,宗主她有要事所绊,故而不参加这届玄神大会。”沐涣之转首道:“冰云,速禀告宗主剑君前辈莅临吟雪。”

  “无需如此。”青衣老者淡声道。

  “不,前辈到来,吟雪蓬荜生辉,宗主她绝不愿失了此礼。且宗主对前辈素来万分敬仰,能在吟雪见到前辈,宗主她定会万分欣喜。”

  沐冰云说完,手掌已握住冰凰铭玉,冰芒闪动。

  “呵呵。”青衣老者微微而笑,却也不再阻拦。他静立当空,未释放半点玄气,但世间却仿佛只剩下了他的【逆天邪神】存在,连天地都成为了他存在的【逆天邪神】陪衬。

  “玄阵未启,看来要等上一阵了。”青衣老者轻语道,他目光扫向下方,忽然停驻在了火破云身上,一直古井无波的【逆天邪神】瞳孔终于出现了明显的【逆天邪神】波动。随之,他微笑了起来:“火宗主,你的【逆天邪神】这个弟子可要胜你良多,看来,此次玄神大会,炎神必定大放异彩。”

  火如烈满脸激动,连忙行礼道:“能得剑君前辈如此夸赞,劣徒三生有幸。但在前辈传人面前,劣徒实在无颜当此夸赞。”

  青衣老者的【逆天邪神】目光随之晃过众冰凰弟子,并未说话。他的【逆天邪神】身边,白衣少女的【逆天邪神】目光亦是【逆天邪神】随着青衣老者而动,落在火破云身上时,一抹诧色一闪而过,但也仅仅是【逆天邪神】一闪而过,但扫过冰凰众弟子,她的【逆天邪神】纤眉明显皱了皱,随之恢复冷然,再无神情。

  “泪儿,我们暂候片刻。”

  声音飘渺,青色的【逆天邪神】身影也已落下,身后少女亦步亦趋,背负古剑傲立风雪。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