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130章 君无名,剑无名 上

第1130章 君无名,剑无名 上

  苍白的【逆天邪神】世界,天地一色。唯有一个不知何时刻印其中的【逆天邪神】次元玄阵在缓慢旋转,虽然没有释放强烈的【逆天邪神】玄光,但依旧格外醒目。

  云澈随着沐冰云等人落在玄阵前方,环视四周,疑惑道:“师尊说过,临近星界都会通过这个次元玄阵前方宙天神界,为什么会没有人?”

  “当然是【逆天邪神】因为他们早早就去了。”沐涣之苦笑了一声:“再有短短三天便是【逆天邪神】玄神大会召开之期,如此大事,无论是【逆天邪神】参加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年轻玄者,还是【逆天邪神】受邀星界,再怎么也不会到现在才出发。”

  “这个次元玄阵在三个月前便已设下,其他星界必定早已前往,提前一个月都并不算早。吟雪界其他宗门有参战资格的【逆天邪神】玄者也都早早的【逆天邪神】前往了宙天界,如我们这般此刻才出发,在下位和中位星界中,怕是【逆天邪神】最迟的【逆天邪神】了。”沐坦之也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

  “原来如此。”之所以拖到现在才走,当然是【逆天邪神】因为云澈。

  “不必担心。”沐冰云向云澈低语道:“毕竟你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也并非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哦?”

  话未说完,沐冰云忽然眉头一动,转过身去。沐涣之等人也有所感应,几乎同时转身,看向后方的【逆天邪神】天空。

  “这个气息,莫非……”

  很快,遥远的【逆天邪神】高空之上,出现了一个模糊的【逆天邪神】赤影,赤影在视线中快速放大,现出一艘颇为巨大的【逆天邪神】赤红玄舟,随着它的【逆天邪神】临近。竟在吟雪界的【逆天邪神】极致酷寒中卷起一股越来越猛烈的【逆天邪神】热浪。

  “炎神界凤凰宗的【逆天邪神】凤翼神舟!”

  赤红玄舟直飞至次元玄阵上空,盘旋一周后逆向飞去,与此同时,数千个人影从天而落,这些人大多为红衣,每个人身上都带着无比精纯强烈的【逆天邪神】火焰气息,随着他们的【逆天邪神】降下,飘雪都淡了许多,冰寒更是【逆天邪神】被层层驱开。

  而当先落下的【逆天邪神】为首二人,赫然是【逆天邪神】凤凰宗主炎绝海,以及金乌宗主火如烈!

  “炎宗主,火宗主?你们……”看到炎绝海与火如烈,以及后方炎神三宗的【逆天邪神】人,沐涣之等人俱是【逆天邪神】一愣。

  炎绝海和火如烈也都是【逆天邪神】面带惊诧,双方见礼,炎绝海扫了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人一眼,疑道:“贵宗居然现在才出发前往玄神大会?次元玄阵就设在吟雪界,我还以为你们必定早已前往。”

  “如此,还真是【逆天邪神】巧啊。”沐涣之道。他同样疑惑,炎神界为什么也会拖到现在?

  “云小子!?”火如烈却是【逆天邪神】一眼看到了云澈,脸上顿时露出激动的【逆天邪神】神色,大笑一声,直接无视冰凰神宗其他所有人,大步直直向云澈走去:“之前听说摹灸嫣煨吧瘛裤被你师尊给抓……带回来了,我还担心了一场,要不是【逆天邪神】被破云的【逆天邪神】事所绊,我早就跑来找你了。嗯,看你一根头发都没有少,还很精神,我也就放心了。”

  “火宗主。”云澈微笑着打招呼。

  “话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小子在这里干什么?你难不成也要……”火如烈声音忽然一顿,盯着云澈的【逆天邪神】一双眼睛也一下子大了数分:“神劫境!?”

  “哦?”炎绝海也是【逆天邪神】目光一定。

  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众长老、核心弟子的【逆天邪神】注意力也早都或明或暗的【逆天邪神】落在云澈身上,当年经历过葬神火狱一战的【逆天邪神】人,这辈子都不可能忘却云澈为救沐玄音,只身冲向远古虬龙,一剑将其震翻的【逆天邪神】画面。

  所有人都清楚的【逆天邪神】记得,那时的【逆天邪神】云澈玄力只是【逆天邪神】初入神元境,而这才短短两年多的【逆天邪神】时间,居然已是【逆天邪神】神劫境!?

  “你小子,不得了,真是【逆天邪神】不得了啊。”火如烈惊叹道。

  云澈倒是【逆天邪神】很淡然:“一切都是【逆天邪神】师尊所赐,晚辈也是【逆天邪神】刚刚才完成突破,总算勉强有了进入宙天界的【逆天邪神】资格,也连累宗门此时才出发。火宗主,炎宗主,为何你们也拖到现在?”

  炎绝海笑而不语,火如烈却是【逆天邪神】禁不住大笑出声,脸上涌起深深的【逆天邪神】骄傲:“哈哈哈,当然是【逆天邪神】因为破云这个小子,巧得很,他也刚刚才完成最后的【逆天邪神】突破。”

  “云兄弟!”

  火如烈大笑间,火破云也已是【逆天邪神】迈步而出,来到云澈身前,他看上去丝毫未变,唯有眼眸似乎在隐隐折射着赤金瞳光,脸上带着发自内心的【逆天邪神】喜悦与激动:“能再见到你,并且同往玄神大会,实在太好了。”

  云澈上下打量了火破云一眼,刚要说话,忽然感觉到气氛不太对,他快速侧目,赫然看到,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众长老、宫主,包括沐涣之和沐冰云在内,无不是【逆天邪神】面色惊变,眼中的【逆天邪神】震惊浓重到了如见鬼神——比火如烈和炎绝海察觉到他成就神劫时的【逆天邪神】惊色要重上十倍不止。

  而他们的【逆天邪神】目光所指,全部是【逆天邪神】火破云。

  云澈心中猛烈一动,深深看了火破云一眼。他感知不到火破云的【逆天邪神】修为强弱,但那隐隐约约的【逆天邪神】气息,比之上次相见时根本全然不同,判若两人:“我勉强初入神劫境,在玄神大会也是【逆天邪神】垫底,预选都不可能过得了。但破云兄……一定会大放异彩。”

  “嘿嘿嘿,”火破云没有自谦,而是【逆天邪神】笑了起来:“我能有今日成就,都是【逆天邪神】拜云兄弟之恩,若不是【逆天邪神】这段时间无法离开宗门,我必早已拜访吟雪界,向你和你师尊道谢。”

  火如烈的【逆天邪神】大笑,沐冰云等人的【逆天邪神】反应,以及火破云的【逆天邪神】言语,无比表明火破云必定进境极大。很显然,炎神三宗主当年所说的【逆天邪神】那个方法成功了,而且可能比预想的【逆天邪神】还要成功。而成功的【逆天邪神】前提,是【逆天邪神】猎杀远古虬龙。

  云澈却是【逆天邪神】摇了摇头:“恩情什么的【逆天邪神】,火宗主早已还了。当年要不是【逆天邪神】火宗主舍命相助,我也不可能救下师尊,更不要说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龙躯,所以破云兄完全不必放在心上。”

  火破云感叹道:“云兄弟的【逆天邪神】胸襟,破云钦佩万分。云兄弟所给予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再造之恩,我万分希望能有一日可以报答云兄弟,否则会一直心中难安。”

  这一点上,火破云和火如烈很像。

  沐冰云的【逆天邪神】目光从火破云身上收回,淡淡的【逆天邪神】道:“恭喜火宗主,看来炎神界的【逆天邪神】历史即将改写了。”

  “不,是【逆天邪神】已经改写了。”沐涣之道,目中惊色未褪。

  “哈哈哈哈,”火如烈再次大笑:“你们吟雪界可是【逆天邪神】出了个云小子,用不着羡慕我们。次元阵尚未开启,这里终究是【逆天邪神】你们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地盘,又是【逆天邪神】你们先到,自然是【逆天邪神】你们先。”

  “炎神弟子听令,全部退后!”

  炎神三宗主来了火如烈和炎绝海,却不见朱雀宗主焱万苍。而他之所以未到,云澈也能猜出个大概……怕是【逆天邪神】无颜再踏入吟雪界,更无颜见到沐玄音。

  毕竟,当年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自私执拗,无视云澈的【逆天邪神】苦苦哀求,终让沐玄音落入绝地,而后,云澈却依然将他们师徒二人拼命得来的【逆天邪神】虬龙尸身分了一半给炎神界,这让焱万苍感激之余,也必定万分羞愧。

  弟子之中除了火破云,炎绝海之孙炎明轩,焱万苍之子焱卓也都赫然在列,再向后,一眼望去,一同前往宙天界参加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炎神弟子竟足有六千多人。

  数量上,近乎是【逆天邪神】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十倍!

  这还仅仅是【逆天邪神】朱雀、凤凰、金乌三宗,炎神界除了这三个主宰宗门,还有很多据说丝毫不弱于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势力,若全部加起来,怕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十倍之数了。

  吟雪界与炎神界的【逆天邪神】综合实力差距,一目了然。

  “若不是【逆天邪神】师尊的【逆天邪神】强大,吟雪界怕是【逆天邪神】连和炎神界平等对话的【逆天邪神】资格都没有。”云澈在心中叹道。

  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众弟子全部退后,整齐的【逆天邪神】列在了冰凰神宗之后。

  云澈看了一眼次元玄阵,若有所思道:“难道这个玄阵并不是【逆天邪神】随时开启的【逆天邪神】?”

  “当然。”沐冰云道:“这些王界设下的【逆天邪神】次元玄阵连接了整个东神域,消耗之大可想而知,若持续开启,其消耗就算是【逆天邪神】四大王界也难以负荷。因而它是【逆天邪神】每隔一个时辰开启一次,每次开启持续百息。待玄神大会结束,其力量也会耗尽,自行消失。”

  “为这次玄神大会而设置的【逆天邪神】所有次元玄阵都是【逆天邪神】如此。”

  “原来如此。”

  再次默默对比了一下炎神三宗和冰凰神宗参战弟子的【逆天邪神】规模,云澈问道:“冰云宫主,这届玄神大会,整个东神域大概会有多少人有资格参加?”

  沐冰云道:“玄神大会对年龄的【逆天邪神】限制历来都是【逆天邪神】一甲子以下,但往届对玄力的【逆天邪神】限制是【逆天邪神】神魂境,这次限制为神劫境,虽只有一个境界之差,规模上,却将缩减近乎万倍。”

  “以往每届玄神大会,都会有数千亿年轻玄者参加,而此次,最多不会超过五千万。”

  “……”云澈久久无言。

  “尤其这个玄力限制,对下位星界的【逆天邪神】年轻玄者而言是【逆天邪神】极其残酷,甚至可以说是【逆天邪神】致命的【逆天邪神】。东神域所有下位星界,能选出百名以上有资格者的【逆天邪神】星界屈指可数,而很多弱小星界甚至一个都不会有。”

  “至于中位星界,如炎神界这般,符合资格者全界或许可达足万之数,但能达此规模的【逆天邪神】中位星界并不多,至于我们吟雪界……”沐冰云声音一顿,随之微微感叹:“在中位星界中则是【逆天邪神】偏下规模。”

  “那上位星界呢?”云澈问道。

  “神域四万星界,东神域独占九千,这九千星界中,上位星界只有勉强五百之数,但此次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参战者,却至少会有七成是【逆天邪神】来自这只有五百的【逆天邪神】上位星界!”

  “而来自八千五百中位和下位星界的【逆天邪神】玄者,不会超过三成!”

  “差距竟然会这么大?”云澈面露震惊。

  “或许还要远比你预想的【逆天邪神】大。”沐冰云轻声道:“以往玄神大会都是【逆天邪神】三千年一届,而这一次比之上届才过去七百年,筹备时间很短,规模大幅度压缩,举办地点亦完全不同,任谁都很清楚,这次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主要目的【逆天邪神】和以往不同,至少最主要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为了挑选那一千个送入宙天神境的【逆天邪神】年轻玄者。”

  “所以,若不是【逆天邪神】为了给中位星界和下位星界留一些颜面,宙天界完全可以把资格限定在更高的【逆天邪神】神灵境,那样的【逆天邪神】话,基本就是【逆天邪神】独属上位星界的【逆天邪神】舞台了,和我们毫无关系。”

  云澈:“……”

  “云澈,你到来神界的【逆天邪神】时间毕竟太短,亦从未接触过上位星界。而这次宙天界之行,至少可以让你开阔眼界,重新认识神界究竟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一个存在。”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