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129章 近在咫尺

第1129章 近在咫尺

  越是【逆天邪神】潜心修炼,越是【逆天邪神】感觉不到时间的【逆天邪神】流逝。神界的【逆天邪神】那些巅峰强者动不动闭关几百年,甚至上千年都是【逆天邪神】常有之事。被“封禁”在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云澈时刻感受着自己力量的【逆天邪神】变化和增长,浑然不觉已距离玄神大会如此之近。

  沐玄音也始终没有提醒过他,显然,是【逆天邪神】不让他有点分心。

  “这两年间,四大王界分别在九百个星界设下了直接通往宙天神界的【逆天邪神】次元阵,最近的【逆天邪神】一个,就在我吟雪界南境,所以时间足够,不必担心。”

  “……是【逆天邪神】。”云澈这才心跳一缓……白吓出一身冷汗。

  连通整个东神域,整整九百个直往宙天神界的【逆天邪神】次元阵……以东神域的【逆天邪神】庞大,这是【逆天邪神】何等惊人的【逆天邪神】手笔。

  单就这一点,便可以看出四大王界对这场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重视,以及其不同寻常。

  “你现已完成突破,有了进入宙天神界的【逆天邪神】资格。你既可作为受邀观战者前往,亦可作为参战者。但,如今举世皆知,这次的【逆天邪神】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预选,将在宙天珠之内的【逆天邪神】世界进行。宙天珠作为唯一现世的【逆天邪神】玄天至宝,其拥有着整个混沌空间最高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法则,能进入宙天珠内,沐浴宙天神息,必有极大裨益,这也是【逆天邪神】这次玄神大会引得无数星界和玄者痴狂的【逆天邪神】主因。”

  “如今你既已修成神劫,就没有理由错过这个机会。”

  “另外,我们吟雪界终究只是【逆天邪神】中位星界,到了宙天神界,也只会落于下席,想要主动接触王界那个层面的【逆天邪神】人,几乎毫无机会可言。而作为参战者,被天杀星神发现你的【逆天邪神】可能性反而要大的【逆天邪神】多。”

  “因而此次,你便以参赛者身份,随冰云涣之他们前往宙天神界,到了那边会如何,便要看你自己的【逆天邪神】造化了。但切记,你与天杀星神之事远比你想象的【逆天邪神】要禁忌,绝不能有半丝暴露……包括所有天杀星神传授你的【逆天邪神】东西。你们纵然相见,也不能被任何其他人知晓。”

  “若无缘相见,或者说她不肯见你,那最好不过。”沐玄音冰眸侧过:“记住你曾说过的【逆天邪神】话,若一切未能如愿,那便放下执念,再不执着此事,之后你是【逆天邪神】准备回蓝极星,还是【逆天邪神】留在吟雪界,到时再论。”

  “……是【逆天邪神】。”云澈点头。

  但他回应之前,持续了整整三息的【逆天邪神】迟疑。

  这时,云澈才忽然从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话中察觉到什么,惊讶道:“师尊,你的【逆天邪神】意思……难道你不一起去宙天神界?”

  沐玄音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回答,雪手轻拂,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结界缓缓向两边分开:“走吧。”

  结界打开,云澈还未走出,便一眼看到一行人正整齐恭敬的【逆天邪神】等在外面。

  大长老沐涣之为首,身侧是【逆天邪神】沐冰云,后方是【逆天邪神】八个冰凰长老和冰凰宫主,再向后,则是【逆天邪神】一众年轻的【逆天邪神】冰凰弟子,一眼望去,大概有六七百人,看其装束,赫然全部是【逆天邪神】冰凰神殿的【逆天邪神】弟子。

  这些神殿弟子的【逆天邪神】个个身负极重的【逆天邪神】冰寒气息,修为全部在神劫境。

  而这些人,是【逆天邪神】冰凰神宗这一代最顶尖的【逆天邪神】弟子,亦是【逆天邪神】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未来。

  “恭迎宗主。”沐玄音身影走出的【逆天邪神】刹那,众长老、宫主、弟子全部俯身跪下,头部直触雪中,沐玄音未发声,他们一动不动。

  云澈的【逆天邪神】眼前刹那恍惚。

  他想到了当年初入冥寒天池,宗主临空的【逆天邪神】那一幕……全宗上下,上至长老,下至冰凰宫弟子,全部卑身跪拜,如敬神明。

  这些年,他一直跟在沐玄音身边,每日都可以见到她,每日都要聆听她的【逆天邪神】教诲和与她交手,不知不觉间,竟是【逆天邪神】有些遗忘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师尊,是【逆天邪神】那个如在天阙,全界无人不敬,无人不惧,无人敢逆,一言屠万生,一怒毁炎神界十三个从属星界的【逆天邪神】吟雪界王。

  而这两年间,面对犯下大错被抓回来的【逆天邪神】他,沐玄音从未要求他跪过……

  “起身吧。”沐玄音说话间,神识已从所有人身上扫过:“涣之,此次宙天神界之行,便以你为主,无须过于争胜,安然归来即可,能有所收获自然最好。”

  “……是【逆天邪神】。”沐涣之一愣,俯首回答,但马上又猛的【逆天邪神】抬头:“宗主,难道你不准备前往宙天神界?”

  “本王自有缘由。”沐玄音没有解释:“坦之、芸鹊、残风……这些弟子是【逆天邪神】我宗未来的【逆天邪神】基石,护好他们的【逆天邪神】周全。”

  沐玄音交代完那些前往宙天神界的【逆天邪神】长老与宫主,目光忽然转向沐冰云,音调也变得重了三分:“冰云,你看好云澈,不可让他闯祸!”

  云澈:“……”

  异样的【逆天邪神】目光不约而同的【逆天邪神】全部集中向云澈,带领参战弟子的【逆天邪神】长老宫主共有十人,其他九人照拂七百弟子,而无论实力、地位都最高的【逆天邪神】沐冰云……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意思分明就是【逆天邪神】要她全力看好云澈一个人!

  话外音基本是【逆天邪神】其他的【逆天邪神】可以什么都不管……

  “是【逆天邪神】,请宗主放心。”沐冰云轻轻颔首。

  “去吧。”

  沐玄音雪袖一拂,顿时风雪飞舞,所有人都被卷至高空早已停驻多时的【逆天邪神】玄舟之上。

  玄舟启动,刺穿层层暴雪寒风,直飞吟雪南境。

  目视玄舟远去,沐玄音瞳眸中的【逆天邪神】冰寒缓缓融开……

  “有天狼星神干涉,天杀星神必定会到场玄神大会。”自语之后,沐玄音轻轻一叹:“希望,能如他所愿吧。”

  ————————————

  “含玉,妃雪,此次玄神大会,要取得高名次,还是【逆天邪神】要依靠你们两人。”

  玄舟之上,大长老沐涣之向所有弟子嘱咐着。

  沐妃雪的【逆天邪神】外貌毫无变化,依然如冰雪画卷中走出的【逆天邪神】神女,但似乎变得更加的【逆天邪神】清冷,纵然离她几步之遥,也全然感觉不到她有任何的【逆天邪神】情感波动,唯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逆天邪神】冷意。

  沐含玉是【逆天邪神】沐涣之亲授的【逆天邪神】首席弟子,亦是【逆天邪神】所有参战弟子中玄力修为最高者,和沐妃雪一样都是【逆天邪神】神劫境八级。但他的【逆天邪神】年龄却几乎是【逆天邪神】沐妃雪的【逆天邪神】两倍,因而在天赋和未来上可谓相差极远。

  沐妃雪毫无回应。沐含玉躬身肃然道:“师尊放心,弟子定会全力以赴,绝不给宗门丢脸。”

  “不过,”沐涣之的【逆天邪神】神色有些复杂:“宗主刚才倒也说了,此次也不必过分争胜……总之,尽力而为吧。这种机会,毕生只有一次,至少不要辜负自己的【逆天邪神】天赋和这些年的【逆天邪神】辛苦。”

  “是【逆天邪神】!”众弟子整齐应声。

  其他长老和宫主也都是【逆天邪神】神色复杂,然后目光都瞥向了云澈。

  当年宙天之音传遍东神域所有角落,这场注定非同寻常的【逆天邪神】玄神大会牵动了所有星界的【逆天邪神】神经。而进入宙天珠这个亘古未有的【逆天邪神】机会,注定会让所有星界不惜一切的【逆天邪神】将尽可能多的【逆天邪神】弟子送入玄神大会。

  冰凰神宗也是【逆天邪神】如此,宙天之音不久后,冥寒天池便历史首次大规模对年轻弟子开放,而这是【逆天邪神】沐玄音的【逆天邪神】亲令,可见她对这次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重视。

  冰凰神宗也无比紧促的【逆天邪神】进入了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筹备之中,众长老、宫主都曾确信,继大开冥寒天池后,沐玄音必会将更多心力投入至玄神大会,甚至有可能亲力指导神殿弟子。

  但让他们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沐玄音那之后却再未着手过玄神大会之事,尤其在这两年间,还将一切事物都撇给了沐涣之和沐冰云,对所有星界都重视到极点的【逆天邪神】玄神大会连一句过问都没有。

  至于冥寒天池,再未对任何一个弟子开放过。

  而他们隐隐知道的【逆天邪神】,沐玄音并不是【逆天邪神】在闭关,而是【逆天邪神】把所有的【逆天邪神】心力,都放在了云澈身上。

  这无疑是【逆天邪神】在清晰的【逆天邪神】告诉他们一件事,在沐玄音眼里,云澈一个人,要比全宗的【逆天邪神】玄神大会还要重要……

  当初云澈直入天池千丈,拜师大典上大败火破云的【逆天邪神】景象,他们历历在目,云澈的【逆天邪神】寒冰天赋在吟雪界堪称旷古绝今,他们绝无怀疑,他会得到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特殊对待,任何人都不觉得奇怪。

  就如冰凰弟子还要分神殿、冰凰宫、寒雪殿、落雪宫四个阶层,越是【逆天邪神】天才的【逆天邪神】弟子,当然该享受更好的【逆天邪神】资源,更高的【逆天邪神】对待,这无论在什么位面,都可以说是【逆天邪神】最基本的【逆天邪神】规则。

  但沐玄音对云澈的【逆天邪神】重视,却着实太夸张了一些。再加之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性情和历年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几乎都让人有些无法理解。

  虽然从未有人敢如此说过,但冰凰神宗所有长老宫主都如此想,无一例外。

  “云澈,你居然真的【逆天邪神】突破至神劫境了。”看着云澈,沐涣之满脸惊叹:“一个月前,我向宗主提及前往宙天神界一事时,宗主言你即将成就神劫,到时一同前往,当时我还有三分犹疑,如今看来,我居然质疑宗主之能,简直愚钝,哈哈哈。”

  “呵呵,宗主之能自然不必怀疑,而云澈的【逆天邪神】天资,亦是【逆天邪神】主因。”三长老沐坦之也叹道:“这般进境,怕是【逆天邪神】比之当年的【逆天邪神】宗主,也不逞多让。”

  沐冰云轻语道:“三年时间,从君玄境踏入神劫境,宗主当年,也远远不及。”

  一句话,让沐涣之和沐坦之同时面孔僵住,其他听到此言的【逆天邪神】长老宫主也都是【逆天邪神】眼波动荡,心中震颤不休。

  到了他们这个年纪,对时间的【逆天邪神】概念早已模糊。他们几乎忘了,云澈当年进入冰凰神宗时,玄力只有君玄境,连神道都未踏入。

  而那时距现在,只有短短三年。

  三年时间,横跨神道这个天堑,连破三个大境界……

  “唉,可惜啊。”沐涣之一声重叹:“这玄神大会太早了,若是【逆天邪神】再晚上二三十万年,我吟雪界或许又会有一人,像当年的【逆天邪神】宗主一样在玄神大会上名动八方。”

  玄舟很大,众神殿弟子大都端坐于地,闭目养神,期待着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玄神大会。但他们的【逆天邪神】目光和神识总是【逆天邪神】会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飘向云澈所在的【逆天邪神】方向,惊讶、羡慕、嫉妒,还有些敬畏……

  同为冰凰弟子,但他们无一敢近,也无一敢向前搭话。在所有人中,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明明是【逆天邪神】最低的【逆天邪神】,却让他们感觉到一种天壤之别……每日陪伴宗主左右,还被宗主撇开宗门大事来全力栽培,这是【逆天邪神】他们身为神殿弟子都做梦不敢想的【逆天邪神】待遇。

  “妃雪,你和云澈也有两年多没见了吧。玄神大会之前,你们两个不如……哎哎,妃雪!”

  在沐涣之的【逆天邪神】叫喊声中,沐妃雪的【逆天邪神】身影却是【逆天邪神】逐渐远去,站立于玄舟之翼,静沐飞雪。

  “这孩子,和冰云丫头倒是【逆天邪神】越来越像了。”沐涣之一脸的【逆天邪神】尴尬。

  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落在了沐妃雪的【逆天邪神】背影,许久的【逆天邪神】停驻后才缓缓移开。

  小仙女……

  每次想起楚月婵,云澈的【逆天邪神】心境都会出现许久的【逆天邪神】波动,他来到玄舟一侧,看着吟雪界的【逆天邪神】无际苍白,心绪才缓缓平息下来。

  马上就可以到宙天神界。

  终于,可以离茉莉很近很近。

  如果,这一次依然没能见到茉莉,我真的【逆天邪神】会甘心就此放下,不再执着吗……

  金乌神灵说我五年之内见不到茉莉,今生就再也不可能见到她,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

  为了见到茉莉,我离开了蓝极星,离开了父母,离开了彩衣、泠汐、月儿、苓儿……甚至没有完成和雪児的【逆天邪神】婚事,三年了,我已经太过对不起他们,此次宙天界之行后,无论什么结果,我真的【逆天邪神】还有任何理由留在这里吗……

  还有倾月,你到底去了哪里,一直杳无音讯,茉莉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拥有冰雪琉璃心,受天道庇佑,我也一直相信你平安无事……但你到底身在何处,我不在蓝极星这三年,你是【逆天邪神】否已经归来?

  “看来,你的【逆天邪神】心并不平静。”

  一个轻柔的【逆天邪神】声音响起在云澈耳边,沐冰云来到他的【逆天邪神】身侧,雪纱白裳,仙姿卓然。

  “冰云宫主。”云澈连忙侧过身来:“这些年一直奢望着这一天,如今近在眼前,反而有些彷徨。”

  “因为你在意,所以会如此。”沐冰云柔然道:“你已尽全力,剩下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看天命了。无论结果如何,你都该坦然受之。而且那人毕竟是【逆天邪神】天杀星神……诸多禁忌,相信你师尊必定都交待你了。”

  云澈轻轻点头,然后忽然道:“冰云宫主,师尊她……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前往宙天神界?”

  “……”沐冰云短暂犹豫,终于还是【逆天邪神】道:“两年前,你被你师尊带回来时,可有注意到她实力上的【逆天邪神】变化?”

  云澈微怔,随之道:“难道说……”

  沐冰云徐徐道:“你师尊体内有着冰凰先祖亲赐的【逆天邪神】冰凰神魂,神魂之中还蕴着冰凰源力。以人之躯想要融合神之源力,哪怕微小的【逆天邪神】一丝,也要极其漫长的【逆天邪神】时间。你师尊用了足足万年,也才觉醒三成,但葬神火狱重伤之后,却是【逆天邪神】忽然觉醒至七成之多,玄力也自然有了很大幅度的【逆天邪神】提升。”

  沐冰云的【逆天邪神】胸口重重起伏了一下,晃过云澈的【逆天邪神】眸光复杂无比。

  “所以,师尊是【逆天邪神】怕引起他人注意?”云澈有些了然。

  沐冰云轻轻颔首:“到了你师尊那个层面,每一丝微小的【逆天邪神】进境都难如登天。哪怕千年毫无进境,都是【逆天邪神】再正常不过的【逆天邪神】事。但你师尊实力短时间内大涨,必定引人侧目,会有可能引来不必要的【逆天邪神】麻烦……尤其,那可是【逆天邪神】玄神大会,东神域所有最恐怖的【逆天邪神】人物都会到场。”

  “你师尊因修为和相貌,在东神域本就极负盛名,七百年前,亦曾到场过上一届的【逆天邪神】玄神大会。对你师尊有异心者本就极多,短短七百年修为却有了很大变化,想不引人侧目都难。她虽对你极不放心,但也不得不如此选择。”

  “原来如此。”云澈终于明了。当初他问及沐玄音为什么会那么快伤势、玄力痊愈,沐玄音告诉他的【逆天邪神】,也是【逆天邪神】神魂觉醒……但只有那么简单的【逆天邪神】一句。

  “那师尊的【逆天邪神】实力,到底到了什么境界,提升真的【逆天邪神】很大吗?”云澈问道。

  “……我不知道。”沐冰云轻语道:“不过,她如此记挂于你,却做出如此选择,应该提升很大吧。”

  “或许,还要超出我的【逆天邪神】预想。”

  仿佛无止无尽的【逆天邪神】飞雪中,玄舟穿过了小半个吟雪界,终于落在了一片茫茫雪原上。

  这里,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南境,常年静寂,唯有飞雪。而最近几个月,这里的【逆天邪神】雪层却覆上了一层又一层的【逆天邪神】足迹。

  神界大部分的【逆天邪神】星界都是【逆天邪神】开放的【逆天邪神】,各大星界,包括来自下界的【逆天邪神】玄者也可自由进出。但如王界这般存在,却基本都不会允许任何外界之人踏入——除了西神域。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