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127章 幻梦
  凤雪児微笑:“这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世人给我的【逆天邪神】称号,不过你们喊我雪児姐姐就可以了。”

  面对这双云澈一直挂念在心的【逆天邪神】少年少女,虽然从无交集,但凤雪児毫不吝啬自己的【逆天邪神】温柔。

  “哇啊啊!!”听到凤雪児的【逆天邪神】承认,凤仙儿双手掩口,惊呼出声。

  两人当初被限定成就王玄境才可离开凤神结界,他们第一次走出万兽山脉到现在,也才短短几天而已,对这个一直憧憬的【逆天邪神】“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知之甚少,但“凤凰神女”之名,他们在几天之中却已可以说得上是【逆天邪神】如雷贯耳。

  毕竟,那可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万古第一人,对无数玄者而言,完全等同于天上神灵般的【逆天邪神】无上存在。

  初涉尘世,凤祖儿远比凤仙儿要谨慎小心,他心中惊然莫名,却是【逆天邪神】理智的【逆天邪神】道:“不管……不管你是【逆天邪神】谁,你为什么会认识我们,还知道我们的【逆天邪神】名字?我们可从来没有对外人说过我们的【逆天邪神】名字。”

  “因为,我曾经见过你们啊,你们的【逆天邪神】名字,是【逆天邪神】云哥哥告诉我的【逆天邪神】。”凤雪児嫣然笑道。

  “啊?”凤祖儿一愣,然后激动难抑,结结巴巴起来:“你说的【逆天邪神】云哥哥,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云澈……是【逆天邪神】恩人哥哥?”

  “当然。”凤雪児柔柔颔首,感受着两人体内对她而言还极为稚嫩,但已颇为强大的【逆天邪神】凤凰炎力,她欣然道:“云哥哥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未婚夫,我们又同属凤凰一脉,所以,云哥哥经常和我说起你们的【逆天邪神】事。”

  “恩人哥哥……他……他没有忘记我们?”

  “当然没有,而且还一直很挂念你们呢。”凤雪児能清楚的【逆天邪神】感受到两人对云澈颇为澎湃的【逆天邪神】情感,有感激、崇拜、向往,甚至有可能一直成为着他们心中某个信念的【逆天邪神】支撑:“三年前,他带着我去看望你们,却发现你们居住的【逆天邪神】地方被一个很大的【逆天邪神】结界护住,云哥哥选择了不打扰你们,但恰巧你们两个在那时淘气走出结界,还遭遇了危险,我也是【逆天邪神】在那时见到你们,并知道了你们的【逆天邪神】名字。”

  听着凤雪児的【逆天邪神】话,凤仙儿双目朦朦,然后闪成朵朵泪花:“恩人哥哥还记得我们……他还去看望我们了……呜……呜呜……”

  “……”凤祖儿完全怔住,三年前,他追着任性的【逆天邪神】凤仙儿到了结界之外,结果遭遇了危险玄兽,危急关头,他惊恐仓皇间甩出的【逆天邪神】火焰居然将那头玄兽直接击杀,之后,他很多次的【逆天邪神】疑惑过这件事。

  而也是【逆天邪神】那一天,他和凤仙儿的【逆天邪神】心魂中,忽然出现了完整的【逆天邪神】凤凰颂世典。

  原本,他们以为是【逆天邪神】凤神的【逆天邪神】恩赐。

  此刻才知道,原来救下他们,和给予他们六重凤凰颂世典的【逆天邪神】,竟是【逆天邪神】云澈。

  看着他们喜极而泣的【逆天邪神】样子,凤雪児也为他们开心着。

  “恩人哥哥现在在哪里,我们……可以见他吗?”凤祖儿眼中也微现泪光,闪动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渴盼。

  凤雪児脸色稍稍黯然,然后轻摇螓首:“云哥哥他已经离开了天玄大陆,去到了一个很远的【逆天邪神】地方,去做一件对他很重要的【逆天邪神】事。不过不用灰心,云哥哥说过五年之内一定会回来,他现在已经离开了三年,再有最多两年的【逆天邪神】时间,你们就可以见到他了。”

  “三年……原来传说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凤祖儿一时有些失神。

  “没关系,我们可以等,只要可以见到恩人哥哥,就算是【逆天邪神】二十年我都愿意等。”凤仙儿抹去脸上泪珠,脸颊酥红未消:“那……那我们两年后,去哪里可以找到恩人哥哥呢?”

  凤雪児微笑道:“云哥哥回来后,我会让他早早的【逆天邪神】带我去看望你们的【逆天邪神】,我也一直很想拜访你们那里的【逆天邪神】凤神大人。”

  “好,一言为定。”凤仙儿欢笑点头,向凤雪児勾起小指。

  “啊!仙儿,她可是【逆天邪神】神女大人,你这样太失礼了……”

  凤祖儿话音未落,凤雪児已伸出手指,与凤仙儿轻轻一勾:“嗯,一言为定!”

  距离凤凰遗族解开血脉诅咒,至今也就十年多一点的【逆天邪神】时间。隐在万兽山脉之中,又世代背负着血脉诅咒,没有雄厚的【逆天邪神】底蕴,更不可能有丰厚的【逆天邪神】资源。

  这样的【逆天邪神】环境之下,这两个少年,却从初玄境,用十年的【逆天邪神】时间成就了王玄境。

  这绝不是【逆天邪神】仅靠稀薄的【逆天邪神】凤凰血脉和超凡的【逆天邪神】天赋就可以做到,他们必定付出了极大的【逆天邪神】努力和艰辛……还要有执念的【逆天邪神】支撑。

  云哥哥,看到他们这么了不起的【逆天邪神】成长,你一定会很开心吧。

  他们这么努力,雪児相信,其中有一大半,是【逆天邪神】因为你。

  凤仙儿眼儿弯起,有些发痴的【逆天邪神】看着凤雪児的【逆天邪神】仙颜:“雪児姐姐是【逆天邪神】最厉害的【逆天邪神】神女,这么好看,还这么温柔,怪不得可以成为恩人哥哥的【逆天邪神】妻子。”

  凤雪児莞尔一笑:“你们的【逆天邪神】族人也都出来了吗?刚刚融入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一定会有诸多的【逆天邪神】困难,我会告知父皇,凤凰神宗会很愿意帮助你们的【逆天邪神】。”

  “谢谢雪児姐姐,但是【逆天邪神】……不用了。”凤祖儿感激道:“因为父亲、母亲、爷爷他们,都并不愿意离开祖地。”

  习惯,是【逆天邪神】一种很可怕的【逆天邪神】东西。在背负血脉诅咒,世世代代屈藏于万兽山脉的【逆天邪神】时候,他们在赎罪的【逆天邪神】同时,渴望诅咒接触,也可以重归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但当这一天真的【逆天邪神】到来,早就习惯的【逆天邪神】与世隔绝、对外面世界的【逆天邪神】未知和不安定感以及对祖地的【逆天邪神】眷恋,让那些长者们几乎不约而同的【逆天邪神】选择继续与世隔绝。

  而那些日夜向往着外面世界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凤祖儿、凤仙儿这类年轻的【逆天邪神】凤凰男女,而那些长者们自然也都在鼓励,甚至督促着他们早日融入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

  凤雪児起初诧异,随之缓缓了然:“原来如此……那,如果你们有什么事的【逆天邪神】话,可以去苍风皇城,苍风国现在的【逆天邪神】皇帝,可是【逆天邪神】你们恩人哥哥的【逆天邪神】妻子呢。”

  “我知道,是【逆天邪神】雪若姐姐,我和祖儿也好想念她。”凤仙儿娇声喊道:“不过雪児姐姐放心好了,凤神大人的【逆天邪神】结界并没有解除,一直都在保护着我们,还有两……”

  “啊,仙儿!”凤祖儿忽然出声,强行打断了凤仙儿的【逆天邪神】话。

  凤仙儿也瞬间双手掩口,口中一阵支吾:“总……总之,雪児姐姐一点不需要担心我们,凤神大人在庇护我们,我们也会保护好自己。”

  “嗯,那就好。”稍稍诧异于两人的【逆天邪神】异样,但凤雪児自然不会追问。

  凤雪児离开,凤祖儿和凤仙儿却依旧心潮澎湃,许久都难以平静。

  “仙儿,我们先回家,告诉爹娘他们,恩人哥哥不但没有忘记我们,就连凤凰颂世典也是【逆天邪神】他给予的【逆天邪神】。”凤祖儿激动的【逆天邪神】道。

  “嗯,爹娘他们一定会吓一大跳的【逆天邪神】。”

  两人难抑兴奋,哪还管得上会被他人注意,双双腾空而起,向万兽山脉的【逆天邪神】方向飞去。

  ————————————

  苍风国东,流云城。

  萧泠汐躺在自己的【逆天邪神】闺榻上,她似乎在沉睡,但睡的【逆天邪神】并不平静,从某个时刻起,她的【逆天邪神】眼睫、唇瓣都开始了持续的【逆天邪神】轻颤,俏颜上也浮起了一层很轻微,但并不正常的【逆天邪神】苍白色。

  呼吸,亦是【逆天邪神】逐渐紊乱。

  “你是【逆天邪神】谁……你为什么会在我的【逆天邪神】身体里……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昏暗的【逆天邪神】世界,她无助的【逆天邪神】呼喊着。

  【我是【逆天邪神】谁,你真的【逆天邪神】不知道吗?】

  灵魂的【逆天邪神】世界,响起了另一个声音,和她一模一样的【逆天邪神】声音。

  只是【逆天邪神】无比的【逆天邪神】悠远,无比的【逆天邪神】飘渺,像是【逆天邪神】来自极其遥远的【逆天邪神】远古,带着无尽岁月砺下的【逆天邪神】苍茫。

  【我不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梦,不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臆想,我就是【逆天邪神】你……】

  “不!你不是【逆天邪神】!我是【逆天邪神】萧泠汐……不是【逆天邪神】你!不是【逆天邪神】其他任何人!你快点走开!永远走开!”

  【你是【逆天邪神】萧泠汐,也是【逆天邪神】我。萧泠汐不是【逆天邪神】全部的【逆天邪神】你,我也不是【逆天邪神】全部的【逆天邪神】你,我和萧泠汐,才是【逆天邪神】完整的【逆天邪神】你,为什么你会那么排斥,那么恐惧‘我’的【逆天邪神】存在。】

  “不……我一定是【逆天邪神】生病了,你只是【逆天邪神】我胡思乱想出来的【逆天邪神】东西……求你离开……再也不要出现……”

  【你害怕我取代你的【逆天邪神】存在,你害怕我改变你的【逆天邪神】意志……但你明明知道,你是【逆天邪神】你,我是【逆天邪神】我,我是【逆天邪神】你,你是【逆天邪神】我,我也不可能取代你‘萧泠汐’的【逆天邪神】意志,‘萧泠汐’也不可能抹去我的【逆天邪神】存在,你难道宁愿自己意志残缺,你难道不渴望那个真正的【逆天邪神】自己吗……】

  “不!我不要!我是【逆天邪神】萧泠汐,我不是【逆天邪神】其他任何人!我不要变成大家不认识的【逆天邪神】我!我不要变成小澈不认识的【逆天邪神】我……求你离开……如果你可以沉睡,求你像以前一样沉睡下去,永远永远都不要再醒过来!”

  长久的【逆天邪神】寂静……

  【如你所愿。】

  【……如果有一天,你渴望足以改变一切的【逆天邪神】力量,那么,就重新唤醒这一个‘自己’吧。】

  灵魂的【逆天邪神】世界安静了下来,然后忽然燃起了一团赤红的【逆天邪神】火焰,火焰之中,是【逆天邪神】一个遍体染血的【逆天邪神】身影,他手中是【逆天邪神】一把朱红色的【逆天邪神】大剑,身上鲜血淋淋,千疮百孔,他发出着愤怒绝望的【逆天邪神】咆哮,身体却被数十把武器,数十道光芒贯穿,本就残破的【逆天邪神】躯体像被撕裂的【逆天邪神】布帛一样粉碎,在火焰中化成漫天的【逆天邪神】灰烬……

  “小澈!!!”

  萧泠汐一声尖叫,从床上猛的【逆天邪神】坐了起来,双瞳瑟缩,全身冷汗,双手紧捂的【逆天邪神】胸口无比剧烈的【逆天邪神】起伏着。

  一个匆忙的【逆天邪神】脚步声临近,苏苓儿推门而进,快步来到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床前。但萧泠汐却是【逆天邪神】惊魂未定,毫无反应。

  “泠汐姐姐,又做噩梦了吗?”苏苓儿轻声道。

  “还是【逆天邪神】那个梦。”萧泠汐依旧失神。

  三年了,那个梦,那个可怕的【逆天邪神】画面,一次又一次的【逆天邪神】出现。

  明明是【逆天邪神】无数次的【逆天邪神】重复,但又每一次,都会让她惊魂恐惧。

  “你就是【逆天邪神】太记挂云澈哥哥了,怕他在外面有危险,才会在他走后总是【逆天邪神】做相同的【逆天邪神】噩梦。”苏苓儿安慰着:“有人这么记挂着他,他要是【逆天邪神】敢回来晚了,我第一个不饶过他。”

  苏苓儿一边说着,悄悄侧开目光,视线一片朦胧若雾。

  云澈哥哥,三年了,我好想你……

  “嗯……只是【逆天邪神】噩梦。”萧泠汐轻轻的【逆天邪神】道,又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抬起头来,一张脸颊变得明媚许多,再无之前的【逆天邪神】苍白之色:“苓儿,小澈离开之后,因为我的【逆天邪神】事,一直都让你们担心,不过,我感觉,我以后应该不会再无缘无故昏迷了。”

  “唉?”苏苓儿一怔、

  “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我就是【逆天邪神】有这种感觉。”萧泠汐浅笑起来:“我可不想小澈刚一回来,就要忙着担心我。”

  一切,都只是【逆天邪神】梦。

  只是【逆天邪神】梦……

  她看着窗外,心中轻喃着。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