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123章 再回吟雪

第1123章 再回吟雪

  意识在朦胧中逐渐苏醒,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身影在脑海中清晰映现。

  师尊!

  云澈一个激灵,一下子坐了起来。

  “啊!”耳边传来少女的【逆天邪神】惊呼声,匆忙的【逆天邪神】脚步声快速临近:“云澈,你醒了!”

  看着眼前的【逆天邪神】蓝衣少女,云澈呆了一呆:“小蓝……师姐?”

  此时的【逆天邪神】他正坐在一张半高的【逆天邪神】冰床上,目光所及,是【逆天邪神】熟悉的【逆天邪神】冰晶琥珀,鼻端的【逆天邪神】气息,是【逆天邪神】熟悉的【逆天邪神】纯净寒气,眼前,正带着满脸惊喜的【逆天邪神】女孩,是【逆天邪神】许久不见的【逆天邪神】沐小蓝。

  这里是【逆天邪神】……吟雪界……冰凰第三十六宫……

  “太好了,你回来的【逆天邪神】时候昏迷着,我还以为你受伤了呢,不过看起来好像一点事都没有。”沐小蓝欣喜的【逆天邪神】说着,一双明眸闪闪的【逆天邪神】看着他:“你这段时间跑哪里去了?为什么会昏倒?师尊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外出历练去了,我还以为你要好多年才舍得回来。”

  沐小蓝说了一大堆话,恍神中的【逆天邪神】云澈却都没有听清。他晃了晃头,回想着自己昏迷前的【逆天邪神】场景,有些失神的【逆天邪神】道:“师尊呢?”

  “哦……宗主她还没有回来,是【逆天邪神】宗主的【逆天邪神】圣龙坐骑把你带回来的【逆天邪神】。”看云澈的【逆天邪神】样子有些奇怪,沐小蓝犹豫了一下,还是【逆天邪神】按捺不住好奇:“云澈,是【逆天邪神】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云澈摇了摇头,无法回答。

  “小蓝,你出去吧。”

  一个轻柔的【逆天邪神】声音传来,沐冰云缓步而至,雪颜与冰眸清冷依旧。

  “是【逆天邪神】。”虽然满腹好奇,但沐小蓝还是【逆天邪神】乖巧的【逆天邪神】离开。

  沐冰云走向前来,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眸光顿时变得无比复杂。

  云澈低下头,第一次不敢与沐冰云对视。因为他知道自己犯下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大错,尤其此刻面对的【逆天邪神】还是【逆天邪神】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妹妹,对他有着大恩的【逆天邪神】沐冰云。

  “你师尊是【逆天邪神】在哪里找到你的【逆天邪神】?”沐冰云开口,声音依然是【逆天邪神】熟悉的【逆天邪神】柔和。

  “东方,幻海岛中心,一个名为幻海古境的【逆天邪神】远古秘境。”云澈回答,依然低着头,心绪难平。

  “果然……”

  云澈:“……”

  “你师尊现在何处?为什么没有回来?”沐冰云问道。

  云澈摇头:“我不知道。我刚见到师尊,便在她的【逆天邪神】盛怒下……醒来已在这里。”

  “……”沐冰云没有再问,也并无担心的【逆天邪神】神色,毕竟以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实力,无论她身处何地,都根本无须任何担心,她的【逆天邪神】目光从云澈身上移开,高耸的【逆天邪神】胸脯在缓缓起伏,显然内心并不平静,轻柔的【逆天邪神】声音多了几分难掩的【逆天邪神】幽冷:“云澈,你在炎神界做下的【逆天邪神】事,我已全部知晓……除了你师尊,也唯有我一人知晓。”

  云澈脸色一黯:“我自知……罪无可赦。”

  “你的【逆天邪神】确罪无可赦。”沐冰云的【逆天邪神】声音带着少有的【逆天邪神】情绪波动,她背过身去,似乎怕目光在云澈身上停留太久会让她静谧千年的【逆天邪神】冰心失控:“宗主她不仅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王,冰凰宗主,更是【逆天邪神】吟雪界数十万年来的【逆天邪神】第一人,她的【逆天邪神】身份之尊崇,实力之强大,可谓旷古绝今。哪怕一国之帝,胆敢贸然直视都是【逆天邪神】亵渎,连近身百尺都是【逆天邪神】奢望,半句言语冒犯,都是【逆天邪神】不可饶恕的【逆天邪神】死罪!”

  “她还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师尊!”

  “而你……”

  即使是【逆天邪神】背对着云澈,沐冰云的【逆天邪神】声音依旧失去了平静,曼妙的【逆天邪神】背影在轻微的【逆天邪神】颤抖着,许久才缓缓平复。

  纵然已过去了这么久,她依然无法接受和原谅。

  哪怕半年前云澈冒犯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自己,她都不至于如此。

  云澈依然低着头,没有半句争辩反驳……也无法辩驳。

  “宗主当时虽重伤之下身染虬龙之血,无法自救,但你既已带她脱困,明明可借助三炎神宗主之力,轻易驱散虬龙之血,为什么却要……”

  “我不相信他们!”云澈微微抬头,脱口而出:“我怕他们趁人之危,伤害师尊。而且我不愿让他们亵渎……”

  那时的【逆天邪神】他,还沉浸在焱万苍等人自私不救的【逆天邪神】怨恨之中,对他们怨恨之余甚至都有了杀心,又岂会有半点相信。且纵然他们愿意全力施救,必定会有肢体碰触,以沐玄音的【逆天邪神】高傲冰绝,又岂会接受。

  而后半句话,他说到一半,便再无法说下去。

  因为就结果而言,他对沐玄音所做的【逆天邪神】,又何止是【逆天邪神】亵渎。

  “除借助三宗主之力外,还有一件事,你并不知道。”沐冰云幽幽道:“宗主的【逆天邪神】体内有着强大的【逆天邪神】冰凰源魂,纵然玄力全失,意识昏迷,区区虬龙之血,也根本不可能危及她的【逆天邪神】心魂和性命。”

  云澈猛一抬头,愣在了那里。

  “你犯下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整个吟雪界历史上,最不可原谅的【逆天邪神】大罪。但毕竟,在那之前,你救了宗主的【逆天邪神】性命……否则,她必已陨落在葬神火狱之中。”

  云澈只能看到她的【逆天邪神】背影,无法看清她的【逆天邪神】神情,但可以清晰感受到她复杂无比的【逆天邪神】情绪与心境。

  “即使如此,我依旧无法说服自己原谅你。”沐冰云轻轻的【逆天邪神】叹息:“你师尊……她亦对你万分失望与愤怒。”

  “我知道。”云澈黯然低语,然后自愧的【逆天邪神】一笑:“我现在……已经没有资格做她的【逆天邪神】弟子了。冰云宫主,是【逆天邪神】你将我带到吟雪界,之后又对我多次关照,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忘记你的【逆天邪神】恩情。只是【逆天邪神】……我应该已经没有机会报答了。”

  相对于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身份和她所在的【逆天邪神】高度,云澈渺小的【逆天邪神】连蝼蚁都算不上。

  就如一个卑微的【逆天邪神】乞丐亵渎了举世尊崇的【逆天邪神】女帝,凌迟一万次都难赎其罪。

  不但玷污了她的【逆天邪神】圣躯,还毁了她完整的【逆天邪神】元阴之体……更不要说,她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师尊,对他还有着莫大的【逆天邪神】恩情。

  他感受到了沐玄音目视他时的【逆天邪神】愤怒,这次,他已做好了承受重惩的【逆天邪神】觉悟,而且不准备再逃走了。

  沐冰云默然,许久,才轻轻道:“你可知,宗主她为何会前往那个叫幻海岛的【逆天邪神】地方?”

  “是【逆天邪神】察觉到我的【逆天邪神】气息了吧。”云澈回答道。他不知道沐玄音是【逆天邪神】如何找到的【逆天邪神】自己。前往黑琊界之时,火如烈发誓为他保密。在黑琊界,他都是【逆天邪神】以“凌云”自称,知道他“云澈”之名的【逆天邪神】,也只有纪如颜。

  为了防止被人识出他来自吟雪界,他几乎从不动用冰凰封神典。就连修炼,也选择在了可以很大程度隐匿和混淆气息的【逆天邪神】黑魂山脉。

  “不。”沐冰云缓缓摇头:“她虽然一直在找寻你,但神界浩大,她从未能寻到过你的【逆天邪神】踪迹。她之所以会前往幻海岛,是【逆天邪神】偶然知晓了那里有皇仙草的【逆天邪神】出现,为不被他人取走而亲身前往……因为,那是【逆天邪神】为你炼制乾坤五琼丹的【逆天邪神】必需之物!”

  “……!”云澈一下子呆在了那里。

  侧目深深的【逆天邪神】看了云澈一眼,沐冰云缓步离开,冰幽的【逆天邪神】声音似来自梦境般飘渺:“相比你犯下的【逆天邪神】大错,她更失望和愤怒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落荒而逃。”

  沐冰云离开,云澈怔在那里,整个人如被抽离了魂魄……许久,他缓缓的【逆天邪神】抬手,压在了心口上,那里,有什么东西在剧烈的【逆天邪神】翻腾着,无法休止。

  “师尊没有要杀我……她去那里……是【逆天邪神】为我找寻皇仙草……”

  “是【逆天邪神】……为我……”

  ——————————

  嚓!!

  嚓!!

  嚓!!

  古境之中蓝光肆虐,每一次凰鸣狼啸,都会引发整个世界的【逆天邪神】颤荡甚至翻转。

  这个从远古诸神时代留存至今,已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逆天邪神】独立小世界,已彻底化作了酷寒与毁灭的【逆天邪神】炼狱。空间碎裂,万物皆陨,就连法则都已在完全崩溃的【逆天邪神】边缘。

  古境已濒临崩塌,沐玄音和小茉莉自然不会察觉不到,但她们的【逆天邪神】恶战却依旧在继续,从世界的【逆天邪神】东部战到北极,再到南极之巅,没有刹那的【逆天邪神】休止。

  沐玄音是【逆天邪神】一个强大的【逆天邪神】神主,在神界知晓其名者无人不知,吟雪界以及相邻的【逆天邪神】炎神界更是【逆天邪神】清清楚楚。但,无论是【逆天邪神】云澈,抑或着是【逆天邪神】冰凰神宗或炎神三宗主,若是【逆天邪神】看到眼前景象,都断然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

  葬神火狱一战,沐玄音遭遇两只远古虬龙暗算,虽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舍命相护下逃过陨落之劫,但却身受重创,玄力不但耗至枯竭。还在绝境下为了强行灭杀一只虬龙,而大损精血,释放了禁忌之力“断月毁殇”,此举不但加重伤势,还大损天赋和修为。

  之后又因云澈而失去冰凰元阴……

  重伤,伴随玄力、精血、天赋、元阴的【逆天邪神】折损,对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打击和损伤之重,可谓大到极致。在云澈的【逆天邪神】预想中,沐玄音或许要昏迷数月才能醒来,至于恢复玄力,可能要数年,甚至更久的【逆天邪神】时间。

  而且纵然恢复,也要弱于以往,而且终生,都可能再不会有半点进境。

  对于位于玄道之巅的【逆天邪神】人来说,这无疑是【逆天邪神】一个根本无法接受的【逆天邪神】残酷结果。

  但,正在和小茉莉恶战的【逆天邪神】沐玄音,她的【逆天邪神】身上却没有半点伤势未愈和玄气虚弱的【逆天邪神】样子,这本已是【逆天邪神】有些不可理解。

  但更加惊人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玄力非但没有丝毫折损的【逆天邪神】迹象,反而比之当初和远古虬龙交战时还要强大……而且强大了不止一星半点。

  那抬手之间让浩大古境都颤抖的【逆天邪神】恐怖力量,纵然面对两只,甚至三只远古虬龙,都可以轻易灭之!

  神主之境,神界无数玄者连奢望不敢的【逆天邪神】至高境界。而在这个境界,哪怕前进微小的【逆天邪神】一步,都需要惊世的【逆天邪神】天赋、莫大的【逆天邪神】机缘、长久的【逆天邪神】岁月和常人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努力。

  半年时间,对一个神主而言,不过是【逆天邪神】弹指之隔。但就是【逆天邪神】这短短半年,重伤重损之下的【逆天邪神】沐玄音不但伤势玄力全部恢复,而且比之先前强大了数倍!

  不但无伤无损,而且简直可称为脱胎换骨!

  这种完全不符认知和常识的【逆天邪神】变化,即使是【逆天邪神】立于混沌之巅的【逆天邪神】王界之王,都断然不会相信。

  小茉莉的【逆天邪神】力量不断提升,每一剑的【逆天邪神】威势,都会将古境之内所有沧海全部掀翻,但却始终无法将沐玄音压制,越来越重的【逆天邪神】惊诧在她苍蓝的【逆天邪神】星眸中凝聚,最终竟化作一团猩红狂暴的【逆天邪神】血光。

  “血——月——诛——仙——剑!!”

  天狼之影再现,却不再是【逆天邪神】苍蓝之色,而是【逆天邪神】仿佛来自地狱血池,遍体血红。尤其两只怒瞪的【逆天邪神】狼瞳,如两轮横空的【逆天邪神】血色明月,向世界铺下灭世之光。

  沐玄音雪衣轻飘,如广月谪仙,任天翻地覆,却不染点尘。雪姬剑剑指之处,万物封结,九道冰环快速结起,又瞬间重叠,铺开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冰凛之阵,当空罩向血色狼影。

  叮…………

  一瞬间,世间所有的【逆天邪神】光芒与声音全部消失,随之,古境之中所有的【逆天邪神】一切,从沧海到大地,从巨石到沙尘,全部被彻底封结,化作玄冰,又在之后的【逆天邪神】刹那全部破碎,无尽的【逆天邪神】齑粉在崩塌的【逆天邪神】天地间混乱飘荡。

  咔嚓……咔嚓……轰隆……

  千万道空间裂痕在所有存在的【逆天邪神】角落疯狂蔓延、连接、扩大,随着一声覆没一切的【逆天邪神】巨响,在颤栗中支撑许久的【逆天邪神】幻海古境终于彻底崩塌……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