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120章 如梦相逢

第1120章 如梦相逢

  不止是【逆天邪神】木白眉愣住,南烈大帝和韩宽都是【逆天邪神】猛的【逆天邪神】一愣,然后目光瞬转,看向了木白眉后方。云澈保持着先前的【逆天邪神】姿势站在那里,他们都是【逆天邪神】强大的【逆天邪神】神王,竟是【逆天邪神】完全没有看清他是【逆天邪神】如何出现在那里。

  云澈眼神冰冷,隐含嘲讽,冷笑一声道:“木白眉,你这狐狸尾巴真是【逆天邪神】丑的【逆天邪神】很啊。”

  堂堂神王,以最卑鄙无耻的【逆天邪神】方法,在两步之距骤然对只有神魂境的【逆天邪神】年轻玄者下死手,居然一击而空,在在他们的【逆天邪神】认知中,这是【逆天邪神】根本不可能,根本无法理解之事。木白眉缓缓的【逆天邪神】转过身来,看了一眼云澈,又看了一眼手中正在消散的【逆天邪神】冰影,脸色一阵阴暗不定。

  “妙!真是【逆天邪神】妙啊。”南烈大帝目露异光:“木老头,本王还以为你的【逆天邪神】演技有多高明,原本这小子一直都在防备着你。堂堂神王境,居然连一个神魂境的【逆天邪神】小子都暗算不成,多么大的【逆天邪神】笑话,怕是【逆天邪神】这半辈子的【逆天邪神】脸都丢进去了,哈哈哈哈。”

  “呵。”云澈低笑一声:“一个对外来后辈都毫无架势,温文谦和的【逆天邪神】一界之王,怎么可能养出毫无礼数教养的【逆天邪神】儿子。儿子的【逆天邪神】德行加上那张温文正气的【逆天邪神】嘴脸,从一开始就告诉我这要么是【逆天邪神】个虚伪狡诈之徒,要么是【逆天邪神】个城府阴险之辈,要么两者都是【逆天邪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南烈大帝拍手大笑:“好!说得好!木老头啊木老头,这小子才认识你一个时辰,就把你的【逆天邪神】皮扒得简直分毫不剩,真是【逆天邪神】精彩至极啊,本王真是【逆天邪神】后悔没用玄影石刻印下来,否则接下来几万年岂不是【逆天邪神】天天神情气爽,哈哈哈哈哈。”

  “……”木白眉手掌松开,却没有恼羞成怒,唯有一片阴沉:“你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王沐玄音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

  云澈猛的【逆天邪神】一愣,南烈大帝和韩宽同时脸色一变:“你说什么?”

  “木岛主何出此言!?”韩宽肃声道。

  “……”云澈也是【逆天邪神】心中大动:他是【逆天邪神】怎么认出来的【逆天邪神】?难道……

  “吟雪界冰凰神宗两大神技,冰凰封神典和断月拂影!”木白眉沉声道:“他刚才的【逆天邪神】瞬身绝非一般的【逆天邪神】身法,否则岂能在本王的【逆天邪神】灵觉锁定下落空,那极有可能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的【逆天邪神】神技断月拂影!”

  “冰凰封神典,冰凰神宗高等弟子都可修炼,但断月拂影,传闻唯有吟雪界王沐玄音修成,本王当年曾偶然一见,惊撼许久,难以忘却。他能施展断月拂影,唯有可能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王沐玄音亲授!”

  临海三界的【逆天邪神】主宰宗门都是【逆天邪神】修炼的【逆天邪神】水系玄功,而冰水同源,自然更为知晓。东神域冰系最强者便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的【逆天邪神】沐玄音,木白眉三人又岂会不知沐玄音和吟雪界之名。

  “呵呵呵,木老头,你弄错了吧。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怎么可能单独跑到这里来。”南烈大帝如是【逆天邪神】说,但笑意明显有些变形。神魂境完美避开神王境的【逆天邪神】近距离突袭,他见所未见,闻所未见,那绝非普通的【逆天邪神】身法可以做到。而且木白眉表情沉重难看,以他对木白眉多年的【逆天邪神】了解,并不像是【逆天邪神】假的【逆天邪神】。

  云澈在最初的【逆天邪神】惊愕之后,反而淡笑起来:“木岛主还真是【逆天邪神】见多识广。不错,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确就是【逆天邪神】我师尊!”

  说完,他身上蓝光浮动,一道冰凰之影是【逆天邪神】他身后一闪而过,但刺骨的【逆天邪神】寒气却快速蔓延,久久不散。

  “冰凰封神典!”

  南烈大帝和韩宽的【逆天邪神】脸色终于剧变。他们未曾见过断月拂影,但又岂会不识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冰凰封神典。

  吟雪界是【逆天邪神】中位星界,是【逆天邪神】他们绝对惹不起的【逆天邪神】。而吟雪界王沐玄音更是【逆天邪神】堪比上位界王的【逆天邪神】神主,是【逆天邪神】他们连仰望都没有资格的【逆天邪神】超然存在。而她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就神界层面而言,地位绝不亚于他们三个下位星界的【逆天邪神】界王,甚至在某些方面犹有过之。

  三大界王在短暂的【逆天邪神】震惊之后,眼神又逐渐的【逆天邪神】都缓了下来。南烈大帝悠然道:“怪不得有这么大的【逆天邪神】胆子,原来竟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弟子,难怪啊难怪。”

  “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那我也不必多费口舌了。”云澈的【逆天邪神】神态完全放松了起来:“这皇仙草,我就带走了,之前的【逆天邪神】事,我也纯当没有发生过,你们没意见吧?”

  “想走?呵呵呵,怕是【逆天邪神】没那么容易啊。”木白眉阴笑起来。

  云澈眼睛一眯:“怎么?你还想强抢我身上的【逆天邪神】皇仙草?”

  “不不不,本王可从来没说过要抢你的【逆天邪神】皇仙草。”撤下了道貌岸然的【逆天邪神】嘴脸,木白眉的【逆天邪神】面孔呈现着让人心悸的【逆天邪神】森然:“毕竟我们先前有过协定,皇仙草谁先找到就是【逆天邪神】谁的【逆天邪神】,其他人不可强抢。本王好歹是【逆天邪神】一界之王,又岂能言而无信让人耻笑。”

  “但,我们可从来没说过不会杀你!而只要你死了,皇仙草就成了无主之物,我们当然可以堂而皇之的【逆天邪神】拿走,绝不会违背协定,你说对吗?”

  云澈脸色一阴,讥讽道:“无耻老贼我见过不少,但像你这般无耻到让人恶心的【逆天邪神】,还真是【逆天邪神】少见啊。呵,你要杀我?忘了告诉你,我身上可是【逆天邪神】有师尊留下的【逆天邪神】灵魂印记,只要我一死,师尊就会马上知晓。我死前所看到的【逆天邪神】影像,师尊也会全部看到!”

  “你们既然知道我师尊的【逆天邪神】大名,也该知道她脾气相当不好。到时,不止你们,你们的【逆天邪神】家人、宗门甚至整个星界,都会葬灭在我师尊的【逆天邪神】怒火之下。你们要不要试试看啊!”

  “哈哈哈哈。”木白眉非但没有惊惧,反而大笑起来,南烈大帝和韩宽也同时面露嗤笑。木白眉缓缓走向云澈:“凌云,本王不得不承认,在你这个年纪,你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个了不起的【逆天邪神】人物,也难怪吟雪界王会收你为亲传弟子。但可惜,你的【逆天邪神】阅历终究是【逆天邪神】太浅了。”

  “如果这里是【逆天邪神】其他地方,本王的【逆天邪神】确没胆子对你动手,搞不好还要给你好言赔礼。但这里,却是【逆天邪神】独立世界中的【逆天邪神】独立世界,你精神里就算被你师尊种下一百个灵魂印记,死后也别想有任何感应。”

  “嘿,可惜啊。”南烈大帝摇了摇头,怜悯之余,倒还真有点惋惜的【逆天邪神】意味:“本来若是【逆天邪神】听话一点的【逆天邪神】话,说不定还不用死。暴露身份,却是【逆天邪神】非死不可了!”

  “呵呵呵,”云澈却依然在笑:“木白眉,虽然你刚才对我忽然下死手,但你我毕竟没有旧怨,更无大仇,有着大片可以回旋的【逆天邪神】余地。但都已经知道了我师尊的【逆天邪神】名讳,却依然毒心不改,看来你是【逆天邪神】铁了心的【逆天邪神】不给自己留后路!”

  他目光一斜南烈大帝和韩宽:“你们两个也是【逆天邪神】。”

  “那就不要怪我在离开这里之后,把你们的【逆天邪神】名字,原原本本的【逆天邪神】告诉我师尊了!”

  “离开这里?好啊。”木白眉大笑,一股无形的【逆天邪神】神王气场已被云澈所在的【逆天邪神】空间牢牢罩住:“那本王倒要看看你怎么活着离开!”

  云澈一抬手,掌心抓起了一块灰白无光的【逆天邪神】玄石:“那你可不要后悔!”

  “哈哈哈哈!”看到云澈手中拿起的【逆天邪神】玄石,三大界王像是【逆天邪神】再次看到一个笑话,同时大笑起来:“你所说的【逆天邪神】离开,就是【逆天邪神】依靠这次元玄石?你果然天真的【逆天邪神】可笑,看来你师尊从来没教过你空间法则啊。次元石的【逆天邪神】力量,只能进行在同一空间的【逆天邪神】穿梭,你在这里使用,别说逃到外面,连外层的【逆天邪神】幻海古境都到不了,就算有一万颗在身,也永远不可能离开这个小世……”

  木白眉说未说完,忽然眼神一凝,短暂一愕后脸色大变,失声道:“空幻石!?”

  “什么?”木白眉这一声低喝,让南烈大帝和韩宽都是【逆天邪神】心中一惊,目光直射云澈手中的【逆天邪神】灰色玄石。次元石越是【逆天邪神】高等,可穿梭距离越长,但再高等的【逆天邪神】次元石,也不可能跨空间穿梭。

  空幻石虽本质上也是【逆天邪神】一枚次元石,但它的【逆天邪神】层次却根本不是【逆天邪神】寻常次元石可比,它的【逆天邪神】空间穿梭没有任何空间法则可以限制,因为它的【逆天邪神】存在,就是【逆天邪神】立于空间法则的【逆天邪神】最顶点。

  “现在后悔,已经晚了。”云澈低笑一声,抓起空幻石。

  “啊!”木白眉一声低吼,罩住云澈的【逆天邪神】气场瞬间收紧,身上更是【逆天邪神】玄气爆发,直扑云澈,面容上呈现的【逆天邪神】分明是【逆天邪神】惊恐。

  他已认定对方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若是【逆天邪神】被他逃出,以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实力,还有传闻中冰冷绝情的【逆天邪神】脾性,知晓今日一切后,他岂会还有活路!

  轰!!

  汹涌的【逆天邪神】气爆声中,木白眉再次一抓而空,手中依然只是【逆天邪神】一片快速消散的【逆天邪神】冰影。他怪叫一声,再次飞扑而出。

  被气爆余波狠狠冲开的【逆天邪神】云澈,玄力已是【逆天邪神】瞬间催向空幻石。脸上在冷笑,心中却是【逆天邪神】一声暗叹。

  在离开黑琊界之后,进入幻海古境之前,他心中所有的【逆天邪神】设想,都是【逆天邪神】围绕空幻石而展开。他在有命取到皇仙草之后,还必须有命离开,前者本就极难,后者更要比前者还难上无数倍。

  但有可以完美远遁的【逆天邪神】空幻石在身,后者反而成为了轻而易举之事。他要做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不惜一切拿到皇仙草,皇仙草只要入手,哪怕周围万目盯视,他也可以安然遁离。

  在神界,若论价值和稀有度,空幻石绝对还要胜过皇仙草,他虽然毫不犹豫,但多少也是【逆天邪神】有点可惜,同时也有些不安着自己会被空幻石传送到什么地方。

  但,就在这比电光火石还要短暂的【逆天邪神】刹那,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竟忽然一空,空幻石直接消失不见,涌向空幻石的【逆天邪神】玄气也同样落空。

  “!!??”云澈脸色惊变,而他的【逆天邪神】身前,木白眉的【逆天邪神】身影带着磅礴如海的【逆天邪神】神王之力已飞扑而至,下一个瞬间,便足以将他葬入深渊。

  叮!

  天地之间,忽然响起一声微弱,却剧荡心魂的【逆天邪神】轻鸣声,一抹蓝光在木白眉前方轻闪,碰触到这抹蓝光的【逆天邪神】刹那,木白眉身上的【逆天邪神】暴躁玄气竟一下子全部溃散无踪,整个人则如撞击在了一堵墙看不见的【逆天邪神】空间壁障上,在一声闷哼声后向后横飞而出,重砸在地。

  这突然而至的【逆天邪神】异变让南烈大帝和韩宽大惊失色,木白眉快速翻身而起,厉吼道:“什么人!!”

  但他刚吼叫出声,便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再发不出一丝声音,南烈大帝和韩宽亦是【逆天邪神】怔在原处,全身上下一动不动,像是【逆天邪神】忽然被冰封,唯有一双眼球在剧烈无比的【逆天邪神】收缩颤荡。

  这个本是【逆天邪神】清风徐徐的【逆天邪神】小世界忽然变得无比冰寒,每一缕轻风都变得寒彻骨髓。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前,如梦幻般徐徐浮现出一抹背影。一身雪衣,没有任何装饰,却勾勒着无法用任何言语描绘的【逆天邪神】风华,长发蔓腰,每一根冰蓝发丝都仿佛凝聚着世间最纯净的【逆天邪神】冰雪之华。

  雪袖之下,一双玉手美得不似凡间之物,轻握着那枚在云澈手中消失的【逆天邪神】空幻石。

  她的【逆天邪神】到来,让世界变得无比冰寒,无比安静,花草停止了摆舞,风完全停止了拂动。逐渐的【逆天邪神】,她身边的【逆天邪神】花草开始褪去曾经的【逆天邪神】色彩,变成晶莹剔透的【逆天邪神】冰花,并片片蔓延而去,世界的【逆天邪神】色彩开始变得单调,但却更加的【逆天邪神】绮丽。

  “…………”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眼前仿佛来自梦境的【逆天邪神】背影,云澈的【逆天邪神】视线一片朦胧,万千复杂的【逆天邪神】情感在他的【逆天邪神】心魂中混乱冲撞,直至化作一片空白。

  许久的【逆天邪神】失魂失声,他才终于发出酸涩的【逆天邪神】喃声:“师……尊……”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