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119章 百草之仙

第1119章 百草之仙

  有着禾霖给予的【逆天邪神】神奇力量,云澈所到之处,所有的【逆天邪神】花草树木都像是【逆天邪神】从睡梦中醒来,释放出更加清新浓郁的【逆天邪神】自然气息。虽然很多都是【逆天邪神】第一次见到,但云澈却能清楚无比的【逆天邪神】喊出它们的【逆天邪神】名字,以及它们的【逆天邪神】特性、灵性、药性……无一例外。

  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不断看着四周,细数着那些自己明明第一次见的【逆天邪神】各种灵花,但身体却从未有半刻停滞,来自天毒珠的【逆天邪神】感应越来越强烈,一如他越来越强烈的【逆天邪神】心跳。

  很近了……越来越近了……

  只要再拿到皇仙草,就可以淬炼出“乾坤五琼丹”,自己将其成功炼化之后,就能直接突破至神劫境。

  虽然沐玄音曾说过,就算真的【逆天邪神】得到乾坤五琼丹,也绝不是【逆天邪神】他这个层次能够炼化的【逆天邪神】,需要她在侧辅助。但,云澈已是【逆天邪神】多次自己强行炼化过同等级其他玄者不可能炼化的【逆天邪神】丹药,对自己的【逆天邪神】特殊玄脉和体质有着足够的【逆天邪神】信心。

  虽然神道大幅度的【逆天邪神】玄力跨越所带来的【逆天邪神】巨大弊端他已经亲身领会……

  但成就神劫,他就有资格参加玄神大会,就可以进入宙天神界……就可以见到茉莉!

  只差这最后一步……而且是【逆天邪神】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一小步!

  云澈思绪在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泛动着。茉莉是【逆天邪神】他不惜抛下一切来到神界的【逆天邪神】唯一理由,带着希望前来,但马上迎接他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失望乃至绝望,最终,沐玄音所说的【逆天邪神】“乾坤五琼丹”,又为了点燃起了可以说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希望。

  近在眼前,他岂能不激动。

  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反应越来越强烈,终于,随着绿光一闪,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也停了下来,目光缓缓的【逆天邪神】看向下方。

  一棵粗壮的【逆天邪神】古树,不到二十丈之高,却足足十丈之粗,枝叶稀疏细长。

  古树之顶,释放着厚重古朴气息的【逆天邪神】枝叶之间,一抹奇异的【逆天邪神】流光在轻轻曳动,如倾洒在风中绿叶的【逆天邪神】无暇月光。

  这一刻,云澈的【逆天邪神】心跳停止,遗忘了呼吸。

  来自禾霖的【逆天邪神】木灵魂力中,又岂会没有被称作万木之皇,百草之仙的【逆天邪神】皇仙草的【逆天邪神】信息。

  生长于古木之上,翠绿细长,片片草叶不过数寸长,迎风轻舞,如果不是【逆天邪神】笼罩着一层绮丽的【逆天邪神】流光,它看上去就是【逆天邪神】一株凡草,不会引起任何人的【逆天邪神】注意。

  而它,却是【逆天邪神】在整个神界,连上位星界都梦寐以求的【逆天邪神】天材地宝——皇仙草!

  深吸一口气,云澈从空中降下,动作轻缓的【逆天邪神】落到古木之上。

  皇仙草这个层面的【逆天邪神】存在,已是【逆天邪神】具备了相当之高的【逆天邪神】灵性,懂得自我保护。它的【逆天邪神】气息会蔓延至周围所有花草,纵然感知到它的【逆天邪神】气息,也难以锁定它的【逆天邪神】位置,而察觉到危险生灵靠近,它还会敛下身上的【逆天邪神】光华,变得和一株凡草无异。

  甚至还能遁木而走。

  但,云澈靠近之时,它非但没有自我隐匿或遁走,反而光华更盛,草叶亦缓缓张开,倾向了云澈所在的【逆天邪神】方位。

  云澈身上有着王族木灵之力,对皇仙草这等存在而言,亦是【逆天邪神】有着极强的【逆天邪神】亲和与吸引力。

  云澈伸出左手,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碰触在皇仙草上。来自天毒珠的【逆天邪神】碧绿光芒顿时将其包裹。

  他人采摘皇仙草,必须小心到极致,但天毒珠何等存在,绿光闪现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便已覆至其每一丝根须,将其完美无瑕的【逆天邪神】采下,不会有哪怕半点的【逆天邪神】损伤。

  皇仙草……这是【逆天邪神】皇仙草……到手了!

  云澈的【逆天邪神】手在颤抖,心中奋力的【逆天邪神】呼喊着。

  麒麟角、古龙心、木灵珠、九星佛神玉……皇仙草!

  要炼成乾坤五琼丹这等可引发奇迹的【逆天邪神】奇物,所需的【逆天邪神】五种材料,无不是【逆天邪神】寻其一都无比艰难的【逆天邪神】异宝。

  吟雪界冰风帝国,轻松取到麒麟角。

  炎神界葬神火狱,和师尊一起,以命博来远古虬龙之心。

  木灵所赠予的【逆天邪神】木灵珠……

  如天上掉馅饼般的【逆天邪神】九星佛神玉……

  而今,皇仙草也已在手中。

  才短短不到一年的【逆天邪神】时间,居然真的【逆天邪神】集齐了炼制乾坤五琼丹的【逆天邪神】所有材料!

  “茉莉,果然……老天都想让我再见到你。”

  云澈低念着,感受着手中奇异的【逆天邪神】温润感,到来神界后所经历的【逆天邪神】一切波澜、危险、伤痛、惊惧、无助彷徨,仿佛全都变得不堪一提。

  被天毒珠光芒包裹住的【逆天邪神】皇仙草依旧皎光莹莹,释放着丝毫没有减弱的【逆天邪神】高等生命气息。云澈的【逆天邪神】手稍稍收紧,又连忙松开,缓缓压下心中不断起伏的【逆天邪神】波澜……这时,他的【逆天邪神】眼神忽然一变,猛然转过身来,皇仙草也被他是【逆天邪神】瞬间收入天毒珠中。

  一个身影从天而降,全身金衣,华贵的【逆天邪神】有些刺眼。他笑眯眯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唷,居然能察觉到我,你这个小子果然不简单啊。”

  “原来是【逆天邪神】南烈大帝,”云澈目光稍稍沉下:“你在跟踪我!?”

  “没错。”南烈大帝直接承认:“你身上的【逆天邪神】怪异之处太多了。潜入属于我们三星界的【逆天邪神】幻海古境,本该是【逆天邪神】老老实实躲着,你却为了救一个不相干的【逆天邪神】人而主动暴露在所有人面前,好像除了趁机让木老头欠你人情,没有更好的【逆天邪神】解释了。”

  云澈:“……”

  “你自称是【逆天邪神】被某个空间玄阵传至地宫通道本就怪异,之后又以那块石头驱散连我们三人合力都无法通过的【逆天邪神】毒瘴。那片毒瘴之可怕,怕是【逆天邪神】至少神君境的【逆天邪神】力量才能破开,你却靠一块小小的【逆天邪神】石头就轻易化解,那块石头的【逆天邪神】价值怕是【逆天邪神】无法估量,你却是【逆天邪神】主动拿出。你的【逆天邪神】种种行为告诉了本王两件事,一则你是【逆天邪神】专为皇仙草而来,二则,你似乎有相当大的【逆天邪神】把握可以找到它。”

  “所以本王想着,跟着你的【逆天邪神】话,说不定会有惊喜的【逆天邪神】收获。啧啧,看来果真如此啊。”南烈大帝向云澈伸出手来:“你是【逆天邪神】自己乖乖交出来,还是【逆天邪神】本王多费点吹灰之力,从你的【逆天邪神】尸体上拿走呢。”

  云澈却没有任何惊恐之色,反而一脸从容:“南烈大帝,我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为了皇仙草而来,毕竟这等神物,任何玄者都会梦寐以求。不过,你好像忘了一件事,在进入这里之前,我们可是【逆天邪神】有过协定,谁先找到皇仙草,皇仙草便属于谁,其他人绝不可强抢。你南烈大帝不但是【逆天邪神】一国之君,还是【逆天邪神】一界之王,总不会是【逆天邪神】个言而无信的【逆天邪神】无耻之徒吧?”

  “嘿!”南烈大帝笑了起来:“本王原本以为你能顶着我们三人做到如此地步,必然是【逆天邪神】个极其聪明的【逆天邪神】人,没想到,原来也不过是【逆天邪神】个没脑子的【逆天邪神】蠢货。啧啧,毕竟还是【逆天邪神】太年轻了啊。”

  声音落下,笑意未减,身形却忽然俯空而下,直取云澈。

  “南烈老贼,住手!!”

  同一时间,一声惊雷般的【逆天邪神】厉喝忽然当空传来,一道碧蓝玄气也猛然轰至,在空中化作无数水箭,罩向南烈大帝全身。

  南烈大帝重哼一声,金袖一拂,将所有水箭全身震散,人也在反震力下远远退开,眯眼看向忽然出现的【逆天邪神】人影,冷笑道:“木老头,来的【逆天邪神】真是【逆天邪神】巧啊。”

  木白眉带着一股巨大的【逆天邪神】气浪,从空中“呼”的【逆天邪神】落下,怒目看向南烈大帝:“南烈老贼,你这是【逆天邪神】做什么?身为一个堂堂神王,居然对一个年龄百倍小于你的【逆天邪神】后辈下如此毒手,也不怕丢尽自己的【逆天邪神】老脸!”

  “嘿嘿。”南烈大帝冷笑:“你木老头这么聪明,本王为什么会出手,你会想不到吗?”他努了努嘴:“这小子还真是【逆天邪神】妖的【逆天邪神】很,我们三个灵觉直覆百里,毫无所获,他却一上来就直接找到皇仙草。皇仙草现在就在他的【逆天邪神】手里,你木老头准备怎么做呢?”

  “哦!?”木白眉看向云澈:“凌云,此话当真?你真的【逆天邪神】已经拿到……”

  话未说完,他忽然一转头,冷目直瞪南烈大帝:“既然凌云已拿到皇仙草,那么按照先前协定,皇仙草便已属他所有,谁都不可强抢!南烈老贼,你好歹也是【逆天邪神】有头有脸的【逆天邪神】人物,为了一株皇仙草,居然做出如此下作之举!”

  “哼!”南烈大帝笑的【逆天邪神】颇为嘲讽:“协定是【逆天邪神】我们三人之事,至于这小子,不过是【逆天邪神】你答应了而已,本王可没答应。”

  “没有凌云,我们三人连进入此地都不能。”木白眉怒声道:“你是【逆天邪神】否答应并不重要,既然本王已经应允,那就绝不会允许你强抢。你若再敢对凌云动手,别怪本王不客气!之后出了此地,事情传开,让世人都知道你为了皇仙草做出如此卑鄙无耻之举,怕是【逆天邪神】整个星界都要因你蒙羞!”

  “哈哈哈哈!”南烈大帝狂笑起来:“说的【逆天邪神】好,说的【逆天邪神】真是【逆天邪神】好啊。不愧是【逆天邪神】木老头,这番话当真是【逆天邪神】正气凛然,感人肺腑,再说下去,本王怕是【逆天邪神】要被感动的【逆天邪神】痛哭流涕,羞愧欲死啊。”

  “出了什么事!?皇仙草的【逆天邪神】气息怎么不见了!”

  沉重的【逆天邪神】声音传至,韩宽也闻声而来,落在了南烈大帝之侧。

  “皇仙草已经找到了,就在那小子手里。”南烈大帝笑吟吟的【逆天邪神】道:“韩宗主准备怎么做呢?”

  “……”韩宽眼神一变,目视云澈和他身侧的【逆天邪神】木白眉,没有说话,脸色一阵变幻。

  “方才南烈老贼居然背信毁约,对凌云骤下毒手,要不是【逆天邪神】本王刚好赶至,怕是【逆天邪神】凌云已经遭了他的【逆天邪神】毒手。”木白眉肃声道:“凌云不但是【逆天邪神】本王儿子的【逆天邪神】救命恩人,能进入此境,也都是【逆天邪神】受他所助,他第一个找到皇仙草,那也是【逆天邪神】天命所定,依照协定,我们三个谁也不可抢夺。韩宗主,你总不至于做出和这南烈老贼一样的【逆天邪神】无耻之举吧。”

  “……”韩宽笑了笑,但脸色却颇为难看:“还是【逆天邪神】木岛主高明,韩某自愧不如。”

  “那就好。”木白眉点了点头,然后走向云澈,一脸温和:“凌云,你能拿到皇仙草,那就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命数。抛开你对本王儿子的【逆天邪神】救命大恩,本王也绝不会允许有人强抢你手中的【逆天邪神】皇仙草。为了避免某些小人贼心不死,本王还是【逆天邪神】先带你离开此地,到了外面,就不会有人再敢对你动手,毕竟好歹也是【逆天邪神】要点脸的【逆天邪神】。”

  云澈感激的【逆天邪神】点头:“是【逆天邪神】,木岛主。”

  “走吧。”木白眉走到云澈身前,对他伸出手来,似是【逆天邪神】准备以自己的【逆天邪神】玄力带他速离。

  而就在云澈也伸出手臂之时,木白眉忽然变掌为抓,本是【逆天邪神】温和的【逆天邪神】手掌在猝然涌动的【逆天邪神】玄力下化作苏醒的【逆天邪神】毒蛇,直取云澈喉咙……

  分明是【逆天邪神】毫不留情,毫无余地的【逆天邪神】死手!

  伴随着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在木白眉脸上浮起的【逆天邪神】丑恶狞笑。

  嘶啦!!

  碧绿的【逆天邪神】大地被粗暴的【逆天邪神】撕裂,破碎的【逆天邪神】花草混着漫天泥沙疯狂四散,但木白眉脸上的【逆天邪神】狞笑刚刚浮现便已僵住。

  因为他手中抓到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云澈破碎的【逆天邪神】喉骨,而是【逆天邪神】一抹破碎的【逆天邪神】冰影。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