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116章 潜入地宫

第1116章 潜入地宫

  轰隆隆隆……

  地面层层开裂,但封印玄阵却始终是【逆天邪神】纹丝不动。不过,正在冲击封印玄阵的【逆天邪神】强者们必定能感觉的【逆天邪神】到玄阵正在被削弱的【逆天邪神】反馈,否则也不会合力拼了这么久还不放弃。

  所有人的【逆天邪神】注意力都在封印玄阵之上,再加上云澈极强的【逆天邪神】隐匿能力,并没有人发现他的【逆天邪神】靠近。

  云澈一动不动,目光反复扫过周围的【逆天邪神】人群和环境,心中苦思着接下来该如何行动。这时,他的【逆天邪神】目光忽然停顿,注意到了一个人。

  这是【逆天邪神】一个从背影看上去应该和自己年纪相近的【逆天邪神】年轻人,云澈之所以会注意到他,是【逆天邪神】因为他的【逆天邪神】玄力修为相当之低,才君玄境中期,未入神道。能有资格进入这个幻海古境,都是【逆天邪神】三星界各辈分的【逆天邪神】顶尖强者,而此人是【逆天邪神】唯一一个未入神道,比之他人弱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一点半点,因而格外显眼。

  除此之外,他的【逆天邪神】穿着也与他人不同,一身异纹紫衣,尽显卓然和贵气。由于玄力低微,他自然无法靠的【逆天邪神】太近,处在人群的【逆天邪神】最外围,身前,还有十几个强者合力撑起隔绝结界来保护他,还不时转头照看他的【逆天邪神】状态,唯恐保护不周。

  很显然,此人虽然修为相对很低,但身份绝对不同寻常。三主宰宗门之外的【逆天邪神】势力难得有机会可以带门下弟子探索幻海古境,会带入的【逆天邪神】,必定都是【逆天邪神】资质顶尖,欲全力培养的【逆天邪神】弟子,君玄境来到这里,别说探索寻找机缘,连最基本的【逆天邪神】自保都不可能做到。

  那么最大的【逆天邪神】可能,就是【逆天邪神】此人是【逆天邪神】来看热闹的【逆天邪神】!在得到消息后,特意到来见证地宫的【逆天邪神】开启。

  能有资格,有胆气这么做的【逆天邪神】,至少也该是【逆天邪神】三大星界主宰宗门的【逆天邪神】重要人物,是【逆天邪神】哪个长老,甚至哪个大界王的【逆天邪神】直系子孙。

  咔!!

  如苍穹开裂,一声巨大的【逆天邪神】断裂声响起,弥天的【逆天邪神】玄光顿时变化。玄阵上空,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脸上都露出喜色,但却无人出声,身上玄气更加猛烈的【逆天邪神】爆发,卷起更加猛烈的【逆天邪神】漩涡风暴。

  裂痕一旦出现,便快速扩大弥散,在短暂的【逆天邪神】停顿后,崩裂的【逆天邪神】声音再次响起,并越来越密集,封印玄阵的【逆天邪神】转动完全停止,快速的【逆天邪神】破碎,再破碎。

  集合三大星界所有顶尖强者之力,终于如愿将封印逐步摧毁,众人都是【逆天邪神】睁大眼睛,准备见证那一刻。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也逐步收紧,因为他依然没有想好自己接下来究竟该怎么做……三大星界的【逆天邪神】界王亲至,其他人,也无不是【逆天邪神】三大星界的【逆天邪神】顶尖人物,这是【逆天邪神】三星界的【逆天邪神】地盘,皇仙草又是【逆天邪神】三大界王的【逆天邪神】必得之物……

  自己到底能用什么方法和这些巨鲨夺食……哪怕些许的【逆天邪神】可能性!

  随着封印玄阵的【逆天邪神】破碎,大地的【逆天邪神】颤栗变得强烈起来,人群的【逆天邪神】外围,那个只有君玄境的【逆天邪神】紫衣男子也明显的【逆天邪神】兴奋了起来,直接飞身而起,想要到更高处目睹,但他刚一起身,便被身前的【逆天邪神】人连忙阻下。

  “小少爷!不要妄动,太危险了。”他身前保护他的【逆天邪神】人一边拦住他,一边急声道:“封印马上就要破开,岛主说过,封印破开时,很可能会引发玄气乱流,为了你的【逆天邪神】安危,我们还是【逆天邪神】再离远一些吧。”

  岛主?这两个字让云澈眉头一动……苍胧界木阳岛的【逆天邪神】岛主——木白眉?

  难道他是【逆天邪神】木白眉的【逆天邪神】儿子?

  那紫衣青年却是【逆天邪神】一声大笑:“哈哈,笑话,父王在此,本少又岂会有什么危险。要是【逆天邪神】退避,那岂不是【逆天邪神】让人笑话本少胆小如鼠?”

  那人知道劝阻不了他,只能大声道:“都给我集中精神,护好小少爷的【逆天邪神】安全!”

  三界王在中,所有人都已是【逆天邪神】遍体大汗,又过了数十息,终于,在轰隆一声,如山崩海啸般的【逆天邪神】巨响中,封印玄阵完全崩溃,但玄阵碎片却并没有在崩溃之后瞬间消弭,而是【逆天邪神】带着余力,在玄气风暴猛烈炸散。

  “大家小心!!”

  距离玄阵最近的【逆天邪神】强者首当其中,全部第一时间收回力量,轻松抵御。炸散的【逆天邪神】玄阵碎片亦极速飞向远远围观的【逆天邪神】人群,像是【逆天邪神】一片被狂风席卷的【逆天邪神】暴雨漫天轰落。

  “全力防御!”

  人群中响起数十声大吼,那些强者直接腾空而起,一掌轰出,将飞来的【逆天邪神】玄阵碎片全部震散,年轻弟子都火速张开玄力防御。

  毕竟只是【逆天邪神】崩散的【逆天邪神】玄阵碎片,残余的【逆天邪神】力量已是【逆天邪神】所剩无几,对这些神道玄者而言并无多大威胁,被正面轰中,也至多造成点不重的【逆天邪神】创伤。

  但,这些人中,却有一个例外。

  “少爷小心!哇啊!”

  紫衣男子的【逆天邪神】上空,数十个玄阵碎片同时砸落,挡在他面前的【逆天邪神】那些人全力抵御,却在一声爆响中,防御结界直接崩碎,人也全部被远远震开,而一个没有被抵住的【逆天邪神】玄阵碎片如流星坠落,直砸紫衣男子。

  死亡的【逆天邪神】气息从天而降,玄阵碎片的【逆天邪神】残力虽然很弱,但对只有君玄境修为的【逆天邪神】他而言,却是【逆天邪神】绝对无法抗拒的【逆天邪神】灭顶之力,仅仅是【逆天邪神】那股神道之力的【逆天邪神】威压,便让他全身血液凝固,如被万岳压身,动弹不得,唯有口中发出绝望的【逆天邪神】惨叫声。

  “小少爷!!”

  “纯儿!”

  苍胧界主宰宗门木阳岛的【逆天邪神】玄者全部惊骇失声,却根本出手不及,木白眉身在数十里之外,纵是【逆天邪神】通天之能也无法瞬间赶至。

  云澈的【逆天邪神】瞳孔在闪烁,在刹那之间,他的【逆天邪神】脑中连闪十几个念想,然后忽然闪身而出,一道凤凰箭瞬间飞射。

  砰!!

  凤凰箭与玄阵碎片当空相撞,当空炸裂。紫衣男子虽然没有被正面砸中,但炸裂的【逆天邪神】余波依然非他能够承受,被狠狠轰飞出去,他瘫倒在地,发出鬼哭狼嚎般的【逆天邪神】惨叫声。

  “小少爷!”

  木阳岛的【逆天邪神】人在短暂错愕之后,全部火速冲来,将紫衣男子护了起来,几个人向前,手忙脚乱的【逆天邪神】检查起他的【逆天邪神】伤势。

  呼!

  一阵狂风涌至,一个青衣中年男子冲天而降,落在了紫衣男子的【逆天邪神】身侧,赫然是【逆天邪神】苍胧界的【逆天邪神】大界王,木阳岛的【逆天邪神】岛主木白眉!他闪电般的【逆天邪神】伸手按在紫衣男子的【逆天邪神】胸口,随后神情稍稍一松。

  “父王……”看到木白眉,恐惧未消的【逆天邪神】紫衣男子直接痛苦出声:“呜啊!好痛……我的【逆天邪神】腿……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废了……”

  “岛主放心,小少爷只是【逆天邪神】左臂和左腿受伤,内伤不重,绝无性命之危,最多半月便可痊愈。”一个正在为紫衣男子平稳伤势的【逆天邪神】木阳岛执事道,他目光瞥了云澈一眼:“幸亏这人出手,否则……不堪设想。”

  “哪里受伤不重,我都已经快死了。”紫衣男子哀嚎道。

  斜了紫衣男一眼,云澈暗中哧鼻:看来救了个草包。难怪身为大界王之子,有着最上等的【逆天邪神】环境和资源,修为却这么平常。

  “放心吧,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没事就是【逆天邪神】没事。”木白眉对这个儿子似乎颇为宠溺,平和的【逆天邪神】宽慰一句,然后站起身来,却没有去责惩那几个保护不周,正瑟瑟发抖的【逆天邪神】弟子,而是【逆天邪神】转向云澈,面露感激微笑:“这位小兄弟,感谢你方才出手相助,否则犬子这条小命怕是【逆天邪神】要交代在这里了。”

  说完,他竟然是【逆天邪神】双手拱起,微微曲身,向云澈郑重一礼。

  这个举动着实让云澈眼眉大跳:眼前之人,不但年龄上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长辈,身份更是【逆天邪神】一界之尊的【逆天邪神】大界王,虽然自己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救了他儿子的【逆天邪神】性命,但他的【逆天邪神】实力、身份和高度,如此举动,足以让任何人都吓一大跳。

  他连忙回礼,一脸的【逆天邪神】受宠若惊:“木岛主哪里的【逆天邪神】话,晚辈早已久仰木岛主盛名,能救木岛主之子实为晚辈之幸,万万受不起木岛主如此大礼。”

  “哈哈哈,救命大恩,受得起。”木白眉笑了起来,脸上唯有平和,毫无一界之尊的【逆天邪神】凌然与威压,他转过头:“纯儿,还不赶紧谢过你的【逆天邪神】救命恩人。”

  “啊啊……”紫衣男子依然在哀吼,看向云澈,他却是【逆天邪神】狠狠瞪了一眼,嘶声道:“为什么要谢他,他刚才差点害死我!要不是【逆天邪神】他,父王出手的【逆天邪神】话,我就不会……哇啊啊好疼……”

  云澈:“……”

  “唉。”木白眉摇了摇头,对云澈道:“小兄弟不要见怪,犬子从小就被他娘给惯坏了,有些不懂礼数。木某便先代犬子木堂纯谢过。待今日之事了却,定有厚礼想报。”

  “不敢不敢。”云澈依旧是【逆天邪神】满脸的【逆天邪神】受宠若惊。

  木堂纯?这名字莫名的【逆天邪神】顺耳啊。

  “嘿嘿嘿嘿,”这时,一个阴阳怪气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木老头,既然你儿子半死不活了,那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送你儿子回家疗伤,这要是【逆天邪神】耽搁了,真出了人命,可就不美了。毕竟一株小小的【逆天邪神】皇仙草,那能和你的【逆天邪神】宝贝儿子相比,你说是【逆天邪神】不,韩宗主。”

  说话间,一个人影从上空缓缓而落,一身足以闪瞎狗眼的【逆天邪神】金衣让人瞬间明了他的【逆天邪神】身份:南淮无极界的【逆天邪神】大界王——南烈大帝!

  他身边的【逆天邪神】粗壮男子,望海界大界王韩宽冷哼一声,不咸不淡的【逆天邪神】道:“木岛主还是【逆天邪神】回去照看儿子吧。”

  “呵呵呵,”木白眉丝毫不生气,而是【逆天邪神】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怕是【逆天邪神】让两位失望了,犬子只是【逆天邪神】受了点不轻不重的【逆天邪神】小伤,和出人命可还差得远呢,又岂会耽误皇仙草的【逆天邪神】大事。”

  “哈哈哈哈!”南烈大帝大笑:“木老头果然想得明白,毕竟这儿子死了可以再生他十个八个,皇仙草要是【逆天邪神】没了,怕是【逆天邪神】这辈子都别想再摸到了。”

  “不过……”南烈大帝在这时忽然看向云澈:“这小子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顶多也就二十来岁,却能有神魂境的【逆天邪神】修为,这等资质,在我们三界绝对极负盛名,但本王却好像从未见过他,而且,我们三界修炼火系玄功的【逆天邪神】,怕是【逆天邪神】不多见啊。”

  临海三界,水元素极为活跃,因而颇为适合修炼水系玄功,不适于修炼火系玄功。在三大星界中,上层势力没有一个是【逆天邪神】主修火系玄功的【逆天邪神】,就连中层都寥寥无几。

  而云澈二十来岁,却已是【逆天邪神】神魂境的【逆天邪神】玄力,这纵然在三大主宰宗主都是【逆天邪神】最顶尖的【逆天邪神】资质。

  南烈大帝对云澈救了木白眉儿子的【逆天邪神】事很是【逆天邪神】不满,语调也自然不善,他的【逆天邪神】话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逆天邪神】侧目,韩宽眉头大皱,沉声道:“小子,你是【逆天邪神】哪个星界,哪个宗门的【逆天邪神】。”

  众人的【逆天邪神】注目,让云澈面露惶恐,极度的【逆天邪神】紧张之下手掌微微哆嗦,说话也有些结巴起来:“回……各位前辈,晚辈凌云,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出身黑琊界,昨日在望海界游历,偶尔听闻这里发生大事,好奇之下,所以……所以……”

  “什么?”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黑琊界的【逆天邪神】人?混账!”韩宽脸色更阴:“你是【逆天邪神】怎么混进来的【逆天邪神】?到这里有何企图?”

  “这还不简单。”南烈大帝笑道:“这次我们广邀三星界各大宗门,并开放这幻海古境,事出仓促也根本无从筹备防备,想要混进来还不简单,只是【逆天邪神】没想到,居然还真有人有这样的【逆天邪神】胆子,啧啧。”

  “算了算了,无关紧要的【逆天邪神】小事而已。”木白眉却是【逆天邪神】一摆手,然后对云澈道:“虽然你资质修为不凡,但总归不是【逆天邪神】我们三星界的【逆天邪神】人,闯入这幻海古境着实不妥。但念在你绝非恶意或者什么不良企图,还救了我儿性命,便不追究此事,你便和其他宗门一起,在这里自行探索吧,若发现什么机缘,也尽可取走。”

  云澈惶然之色顿消,惊喜万分道:“谢过木岛主,木岛主大恩,晚辈没齿难忘。”

  “你去吧。”木白眉和善的【逆天邪神】笑了笑,然后一斜南烈大帝和韩宽:“南烈老贼,韩宗主,该办正事了。”

  封印玄阵破碎,下方,出现了一个三丈宽的【逆天邪神】入口,一排青黑石梯从入口向下,目光所及,漆黑一片,不知通往多深的【逆天邪神】地下。

  “这地宫果然深的【逆天邪神】很,也无怪皇仙草的【逆天邪神】感应如此微弱。”

  三大界王站在入口前,后方,是【逆天邪神】三宗主的【逆天邪神】一众长老级人物,而那些参与冲击封印玄阵,其他宗门的【逆天邪神】人都已远远站离,无一靠近。

  韩宽抬步向前,灵觉延伸向地宫入口,忽然脸色一变:“好重的【逆天邪神】浊气!”

  “这股浊气之重,会大为压制玄力和灵觉。”木白眉也眉头大皱。

  “这地宫从未被发现过,那么至少也被封印了百万年以上,没有浊气才是【逆天邪神】奇怪。”南烈大帝道:“除了浊气,怕是【逆天邪神】还会有其他危险的【逆天邪神】东西,木老头,韩宗主,都是【逆天邪神】有儿有女有家业的【逆天邪神】人,犯不着为了一株小小的【逆天邪神】皇仙草送命,还是【逆天邪神】让本王先进去探一探吧。”

  “南烈老贼,你这做白梦的【逆天邪神】毛病怕是【逆天邪神】到死都改不了了。”木白眉嗤之以鼻。

  “不要忘了协定。”韩宽肃然道:“我们三人实力半斤八两,真要拼起来,除了三败俱伤,没有任何好处,这个道理,你们不会不懂。”

  “韩宗主放心。”木白眉道:“进入地宫之后,谁先拿到皇仙草,皇仙草便属于谁,绝不可强行抢夺。这地宫之下既然能生出皇仙草,必定会有其他异物,得到皇仙草者,不可再染指地宫中的【逆天邪神】其他宝物,此协定,我们三宗众长老皆为见证,怕是【逆天邪神】我们谁都无脸当背信的【逆天邪神】小人。”

  “哈哈,好的【逆天邪神】很。”南烈大帝大笑一声,当先迈步,走入地宫通道之中。

  “你们守住通道入口,任何人不得靠近!”木白眉交代一声,和韩宽也进入通道之中。

  通道之中浊气极重,而且越是【逆天邪神】深入自然越重。才短短数息,他们的【逆天邪神】脚步声,乃至气息便完全消失在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灵觉之中。

  云澈并没有走远,他们的【逆天邪神】话,他全都一字不漏的【逆天邪神】听在耳中。三大界王进入地宫通道时,他也很随意的【逆天邪神】走开,在避开所有的【逆天邪神】视线后,他进入匿影状态,又悄然折返,目光直直的【逆天邪神】盯向地宫入口。

  远远看去,地宫入口像是【逆天邪神】蒙着一层厚重的【逆天邪神】烟雾。

  接下来要做的【逆天邪神】,自然就是【逆天邪神】进入地宫。

  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守在地宫入口的【逆天邪神】,可是【逆天邪神】三大星界的【逆天邪神】长老级人物,全都是【逆天邪神】神灵境的【逆天邪神】绝顶强者。四个方向各有两人站守,一共八个神灵境!

  而且他们站的【逆天邪神】位置距离地宫入口很近,自己想要偷偷进入地宫,就算选择最好的【逆天邪神】方位,也要经过他们身侧不到两丈的【逆天邪神】距离。

  那可是【逆天邪神】神灵境的【逆天邪神】强者,如此近的【逆天邪神】距离,就算他把断月拂影和雷光雷隐施展到极致,也有很大的【逆天邪神】可能会被他们发觉。

  而一旦被发觉,就再没有第二次的【逆天邪神】机会。别说潜入地宫,就连逃脱都是【逆天邪神】难如登天。

  云澈缓慢靠近,在临近百丈之距时停下,数次犹豫后,都没有再继续向前。

  不行!虽然他们看上去并没有处在警觉状态,但强行靠近……那样的【逆天邪神】距离,实在太危险。

  要先想办法把他们临时引开……或者引走他们的【逆天邪神】注意力。

  要不要暗杀他们门下几个人呢……但这样的【逆天邪神】话,反而又会让他们提高警觉。

  或者……

  吼呜!

  云澈凝眉苦思之时,南方忽然传来一声沉重悠长的【逆天邪神】咆哮声,这声咆哮虽然遥远,却依旧惊天动地,更带着无上的【逆天邪神】威严。

  而这声远方的【逆天邪神】咆哮,让所有强者都大吃一惊,守在地宫入口的【逆天邪神】长老也全部转向南方:“是【逆天邪神】龙吟!”

  “难道是【逆天邪神】五十年前遁走的【逆天邪神】那只铁鳞蛟龙?”一个望海界的【逆天邪神】长老沉声道。

  “锡元!这里我一个人即可,速带人去围杀!千万不可再让它逃走!”

  这声龙吟狠狠刺激了三大主宰宗门的【逆天邪神】神经,所有神灵境的【逆天邪神】强者全部腾空而起,直冲龙吟传来的【逆天邪神】方向,守在地宫入口的【逆天邪神】八人也很快飞离了五个,只余三人,而这剩下的【逆天邪神】三人,目光和听觉也自然都死死锁定南方。

  这对云澈而言,无疑是【逆天邪神】天赐良机。

  匿影状态下,他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快速向前,在临近三十丈时才缓了下来,然后屏住呼吸,缓缓靠近,再靠近……再靠近……

  守在地宫入口的【逆天邪神】三个神灵境长老都目光紧盯南方,确定着龙吟的【逆天邪神】来源,浑然不知,一个看不见,亦几乎没有任何气息的【逆天邪神】人影如幽魂般从他们身边安静掠过,缓缓没入地宫的【逆天邪神】浊气之中。

  一股刺鼻的【逆天邪神】味道迎面而来,并伴随着极重的【逆天邪神】压迫感,但马上,这种压迫感便又消失无踪,就连匿影状态也没有因此解除,唯有灵觉受到了明显的【逆天邪神】限制。

  总算是【逆天邪神】顺利潜入地宫,云澈大舒一口气,却并没有解除匿影状态。前方一片昏暗,他踩着冰冷的【逆天邪神】石阶向下,脚步缓慢,毫无声音,也自然不敢点燃火光,灵觉更是【逆天邪神】释放到最大,感知着周围的【逆天邪神】一切。

  他没有忘记,一同进入地宫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三大神王!

  随便一个,都能在举手投足之间将他灭成残渣。

  他绝不能让这三大神王发觉他的【逆天邪神】存在,这里的【逆天邪神】浊气虽然限制了他的【逆天邪神】灵觉,但也同样会限制三大神王的【逆天邪神】灵觉,因而成为了他的【逆天邪神】一层保护。

  他接下来要做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全力避开三大神王,然后依靠天毒珠的【逆天邪神】探知能力,在他们之前找到皇仙草。

  而前提,是【逆天邪神】这地宫足够庞大,地形足够复杂,如果通往皇仙草所在之处只有一条通路的【逆天邪神】话,那么避开就成了不可能的【逆天邪神】事。

  在适应了这里的【逆天邪神】浊气和黑暗后,云澈一边小心感知着四周,脚步也逐渐加快。但走了好一会儿,前方,依旧是【逆天邪神】单一狭长的【逆天邪神】通道,别说分叉,连半点开阔的【逆天邪神】迹象都没有,云澈心中逐渐开始不安起来。

  这时,前方忽然传来微弱的【逆天邪神】声音。

  “南烈老贼,看来本王的【逆天邪神】儿子大幸未死,让你失望的【逆天邪神】很啊。”

  这是【逆天邪神】木白眉的【逆天邪神】声音。

  “那是【逆天邪神】当然,每次一想到本王那么如花似玉的【逆天邪神】小女儿要嫁给你那个废物儿子,本王都简直痛不欲生啊。”南烈大帝阴阳怪气的【逆天邪神】道。

  “如花似玉?哼,果然自己养的【逆天邪神】猪,再肥再丑都当宝贝。”木白眉嘲讽道。

  两人之间的【逆天邪神】称呼、话语都针锋相对,饱含敌意,甚至有些恶毒,但双方却也都并没有怒气,显然都习惯了如此。

  云澈的【逆天邪神】速度并不快,却追上了他们,显然他们在地宫浊气之下,也都是【逆天邪神】小心翼翼。

  云澈脚步停止,从声音和灵觉判断,他此时距离这三大神王,只有不到百丈之距。

  若是【逆天邪神】平时,这个距离他很可能已被发觉,但这里奇重的【逆天邪神】浊气,却让他并没有明显的【逆天邪神】危险感,但也不敢再靠近,脚步放缓,听着他们的【逆天邪神】声音,保持着一个固定的【逆天邪神】距离,无声无息的【逆天邪神】吊在他们后方。

  也唯有这么吊在他们后方,进不得,退不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