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113章 被诅咒的【逆天邪神】北神域

第1113章 被诅咒的【逆天邪神】北神域

  云澈在黑魂山修炼期间,黑琊界因魂宗的【逆天邪神】变故而风云变动,而作为引发这场大变的【逆天邪神】始作俑者,云澈却是【逆天邪神】毫不关心关注,他逐步深入着黑魂山的【逆天邪神】危险区域,用手中之剑猎杀着越来越多的【逆天邪神】危险玄兽,极力追寻着玄道的【逆天邪神】突破。

  轰!!

  一声震天巨响,一座高山从中断裂,一只庞大的【逆天邪神】独角异兽也命陨在漫天的【逆天邪神】沙尘之中。

  云澈长喘一口气,伤痕遍体,又近乎筋疲力尽,他没有马上找个安全的【逆天邪神】地方疗伤,目光看向西方。

  一抹娇影在这时临近,从天而落。今天的【逆天邪神】纪如颜一身淡蓝长裙,裙角的【逆天邪神】边上用银色的【逆天邪神】闪线层层叠叠的【逆天邪神】绣上了九朵曼陀罗花,水芙色纱带曼佻腰际,头发闲逸的【逆天邪神】松散开,斜簪一只淡紫色馨花,显得几分随意而又不失典雅。

  “凌云公子,真是【逆天邪神】精彩绝伦。”纪如颜美眸漾动着水波一般的【逆天邪神】光华,由衷的【逆天邪神】惊叹着。

  她的【逆天邪神】身后跟着一个头发已半白的【逆天邪神】老者,同样用着近乎惊异的【逆天邪神】目光盯视着云澈……他刚才可是【逆天邪神】亲眼所见,眼前玄力明明只有神魂境二级的【逆天邪神】男子,居然在力竭加伤痕累累的【逆天邪神】状态下,正面屠灭了一只神劫境初期的【逆天邪神】巨型玄兽。

  “如颜姑娘,你怎么会来这里?”云澈看了一眼纪如颜,然后深深

  扫了一眼她身后的【逆天邪神】老者。这个老者玄力无比雄厚,极有可能已经达到神灵境,没有他的【逆天邪神】保护,纪如颜也自然无法到来这里。

  到底是【逆天邪神】黑羽商会,虽然势力上无法与魂宗抗衡,但拥有神灵境的【逆天邪神】强者可以说毫不奇怪。

  纪如颜微微而笑,稍稍回首:“六伯。”

  老者颔首,转身而去,临走之前,再次用目光深深看了云澈一眼,身影很快消失在天际,但气息依旧隐隐笼罩在这里,随时保护着纪如颜的【逆天邪神】安全。

  “呼——”云澈长呼一口气,收起劫天剑,然后缓缓坐到了地上,开始疗愈身上创伤。

  纪如颜向前,轻敛裙角,也不怕脏污的【逆天邪神】土地染了她一身华贵的【逆天邪神】裙裳,清雅的【逆天邪神】坐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前,然后拿出了一枚紫晶戒:“公子前段时间吩咐过,想要一些高等的【逆天邪神】玄剑,公子所需,皆在其中。”

  “不知公子可还记得,当初约见之时所提过的【逆天邪神】折风山庄之事?折风山庄是【逆天邪神】被魂宗所灭门,而折风山庄消失的【逆天邪神】那些名剑,大都在魂宗所寻到。父亲对公子之托重视之极,还花重金寻来了一些名剑,相信公子看过之后,定然不会失望。”

  云澈将紫晶戒拿过,玄力一扫,其中各种玄剑,足有三十多把,而且每一把剑的【逆天邪神】气息都极其不凡,不但绝非蓝极星的【逆天邪神】凡器可比,纵然在神界,都是【逆天邪神】绝对不俗的【逆天邪神】存在。

  “太好了。”云澈笑了一笑,将紫晶戒收起,然后用一个眼神表示感谢。

  红儿以前吃的【逆天邪神】剑,除了永夜魔剑,都是【逆天邪神】下界的【逆天邪神】凡剑。而他现在所得到的【逆天邪神】,相对而言都可称作神道之剑。其中任何一把让红儿吃下,劫天剑的【逆天邪神】威力都必定会有很大幅度的【逆天邪神】提升。

  而只要是【逆天邪神】在他驾驭范围内,劫天剑威的【逆天邪神】增长,自然也意味着他实力的【逆天邪神】增长。

  “魂宗因作恶太多,黑琊无数宗门对其敢怒而不敢言,如今不但失去了神武界这棵大树,还被其如此残忍的【逆天邪神】制裁,后果无疑是【逆天邪神】墙倒众人推。我父亲终究不是【逆天邪神】心狠之人,在那些宗门的【逆天邪神】怨火烧来之前,将总宗的【逆天邪神】那些废人都遣送给了魂宗的【逆天邪神】各大分宗,而那些分宗这段时间也一直都是【逆天邪神】紧闭宗门。”

  云澈微微闭目,稍稍点了点头。见他显然对此毫无兴趣,纪如颜没有再说下去,也没有要离开,她的【逆天邪神】目光从云澈身上道道触目惊心的【逆天邪神】伤痕掠过,抿了抿唇瓣,轻声道:“凌云公子,你……为什么会这么渴恰灸嫣煨吧瘛矿玄力?你现在的【逆天邪神】修为,在同龄人中,已经是【逆天邪神】极其了不起了,却几乎是【逆天邪神】用命在修炼。你那么想要找到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应该也是【逆天邪神】为了提升玄力吧?”

  “……我想参加两年后的【逆天邪神】玄神大会。”云澈直言道。

  纪如颜微愕,不知是【逆天邪神】惊讶云澈的【逆天邪神】理由,还是【逆天邪神】惊讶他会这么直白的【逆天邪神】告诉她:“原来如此,那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每一个年轻玄者梦寐以求。”

  “如颜姑娘,你见多识广,连这场玄神大会是【逆天邪神】因天机界的【逆天邪神】预言而起都知道,你能否和我说一些四大王界的【逆天邪神】事,尤其是【逆天邪神】……”云澈睁开眼睛:“星神界。”

  “这个……”纪如颜抿了抿眉,稍作思虑后:“王界层面的【逆天邪神】事,就算是【逆天邪神】上位星界都难以触及,更不要说我们一个小小黑羽商会。如颜所知道的【逆天邪神】,基本都是【逆天邪神】神界人人皆知。比如说……提及星神界,一般而言最先想到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十二星神,星神界目前的【逆天邪神】大界王,便是【逆天邪神】十二星神之首的【逆天邪神】天魁星神。”

  “星神界的【逆天邪神】界王也是【逆天邪神】十二星神之一?”云澈惊讶道。

  “不错。”纪如颜颔首,然后促狭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现在如颜完全相信公子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从下界来的【逆天邪神】了,因为在神界,这是【逆天邪神】小孩子都知道的【逆天邪神】事。”

  “……王界的【逆天邪神】界王,还是【逆天邪神】十二星神之首,看来虽然同为十二星神,这个天魁星神的【逆天邪神】实力要远胜其他星神了。”云澈低念道。

  “并非如此。”纪如颜却是【逆天邪神】摇头否决:“就实力而言,历代十二星神,最强的【逆天邪神】往往都是【逆天邪神】天狼星神。”

  “……”云澈目光猛的【逆天邪神】一动。

  “尤其上一代的【逆天邪神】天狼星神,更的【逆天邪神】强的【逆天邪神】可怕,他是【逆天邪神】当今星神界王最小的【逆天邪神】儿子,当年他年龄尚不足一个甲子,却独身强闯月神界,那一战让他威名惊世,连我们下位星界都无人不知其威,所有人都毫不怀疑他将来必定超越天魁星神,甚至有可能成为历史上最强的【逆天邪神】天狼星神,没想到,却在十几年前夭折,很多人都称这是【逆天邪神】天妒。”

  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稍稍紧起:茉莉的【逆天邪神】哥哥……

  “但让人更没有想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在上一代天狼星神陨落后,星神界居然很快又出现了一个适合继承天狼星神神力的【逆天邪神】人,而且据说契合度之高,还要超越上一代。”纪如颜摇了摇头:“简直不可想象,看来星神界这一代的【逆天邪神】命数真的【逆天邪神】很好,希望这种好运不要继续在他们的【逆天邪神】‘真神计划’上。”

  “真神……计划?那是【逆天邪神】什么?”云澈大为惊讶,毕竟“真神”二字,太过震撼人心。

  纪如颜笑了笑:“王界那个层面,到了神主境的【逆天邪神】巅峰,自然都会想要突破极致,达到更高的【逆天邪神】层面。我们东神域的【逆天邪神】四大王界,除了宙天神界,梵帝神界和星神界、月神界据说都在追求真神之道,尤其是【逆天邪神】梵帝神界和星神界,从很多年前,就隐隐有过他们已寻到成就真神的【逆天邪神】方法,不过,应该只是【逆天邪神】虚传而已,神是【逆天邪神】神,人终究是【逆天邪神】人,再怎么也不可能成为已经灭绝的【逆天邪神】神灵的【逆天邪神】。”

  她有些俏皮的【逆天邪神】嬉笑一声:“连我这种弱女子都知道的【逆天邪神】事,他们肯定也知道的【逆天邪神】。”

  “越是【逆天邪神】强者,越会想要追求更高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他们达到了人类的【逆天邪神】极致,就会本能的【逆天邪神】想要突破极致。”云澈淡淡说道:“其他神域的【逆天邪神】那些王界,肯定也是【逆天邪神】一样的【逆天邪神】,就算潜意识里知道不可能,也一定不会停止步伐。”

  眼睛一眨不眨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表情,纪如颜微笑道:“看来公子对王界很是【逆天邪神】向往呢。先祝愿公子能如愿参加玄神大会,到时候入了宙天神界,就有可能见到王界的【逆天邪神】人了,说不定还能见到西神域王界的【逆天邪神】强者。”

  “西神域?”云澈一愣:“为什么只有西神域?”

  “因为北神域和南神域,是【逆天邪神】绝对不可能来的【逆天邪神】。”纪如颜道。

  “为什么?”

  纪如颜缓声解释道:“西神域在神界版图、势力都是【逆天邪神】最大,龙神界更是【逆天邪神】万界之尊。但真龙一族都是【逆天邪神】威而不蔑,傲而不狂,极受万灵敬畏,西神域以龙神界为首,和东神域、南神域都颇为交好,但东神域的【逆天邪神】王界与南神域的【逆天邪神】王界却有些互斥,至于北神域……”

  纪如颜稍稍停顿,才继续说道:“北神域版图最小,势力最弱,而且被其他三神域所斥,同时北神域也极度排斥,甚至可以说仇视其他三神域,他们从不会踏入其他三神域的【逆天邪神】领地,而东西南三神域也从不会踏足北神域。”

  “这是【逆天邪神】为什么?难道有什么宿仇?”云澈问道。

  “其实,北神域应该说是【逆天邪神】一个很悲惨的【逆天邪神】神域。”纪如颜道:“在诸神时代,北神域是【逆天邪神】上古魔族所居之地,后来魔族覆灭,虽不像神族那样留下诸多传承,但曾经的【逆天邪神】魔域自然残余着很重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进入那片‘魔域’的【逆天邪神】人在长久的【逆天邪神】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影响下,逐渐成为了拥有黑暗体质,玄力也负面化的【逆天邪神】‘魔人’。”

  “而且这种黑暗体质是【逆天邪神】代代遗传的【逆天邪神】。”

  “因为黑暗体质和黑暗玄力的【逆天邪神】影响,北神域的【逆天邪神】‘魔人’若是【逆天邪神】到了其他神域,力量就会锐减,还会有所不适。同样,其他三神域的【逆天邪神】人到了北神域,会受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影响而力量大减,所以北神域和其他三神域基本毫无来往。且经常被三神域以‘魔域’相称。”

  “看来,北神域的【逆天邪神】‘ 魔人’,在其他神域的【逆天邪神】人眼中,应该是【逆天邪神】‘异端’一样的【逆天邪神】存在吧?”云澈道。

  “的【逆天邪神】确如此。”纪如颜点头:“黑暗玄力本就是【逆天邪神】魔道之力,不但与神道之力相悖,而且会扭曲人性,据说摹灸嫣煨吧瘛壳里的【逆天邪神】魔人越强,就会泯灭越多的【逆天邪神】人性,成为可怕无比的【逆天邪神】魔物。”

  云澈:“……”

  “不过,由于混沌空间的【逆天邪神】阴气一直都在减少,所以北神域适合‘魔人’的【逆天邪神】黑暗地域也一直在减少。不到百万年间,北神域的【逆天邪神】版图已不足最初的【逆天邪神】三成,彻底消失,不过是【逆天邪神】早晚之事。这就是【逆天邪神】为什么说它是【逆天邪神】一处很悲惨的【逆天邪神】神域。”

  “如此说来,北神域的【逆天邪神】人就像是【逆天邪神】被困在一个越来越小的【逆天邪神】囚笼之中,的【逆天邪神】确堪称悲惨。”云澈并不觉得奇怪,当初的【逆天邪神】弑月魔君便是【逆天邪神】因为无法脱离黑暗环境,而被“囚”于弑月魔窟中,从不敢踏出半步。

  但马上,他又眉头一动……不对。

  在他听到的【逆天邪神】一些关于诸神时代的【逆天邪神】传说中,只说过神魔互斥,并未有无法踏入对方领域的【逆天邪神】说法。有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不愿”,而非“不能”。弑月魔君无法离开弑月魔窟,是【逆天邪神】因为他命源魂源巨损,只能苟生于黑暗气息之中,无法离开。

  而焚绝尘,他是【逆天邪神】拥有了黑暗体质的【逆天邪神】人,力量也被异化成黑暗玄力,性情也有一定的【逆天邪神】扭曲,他的【逆天邪神】状态,像极纪如颜所描述的【逆天邪神】北神域“魔人”。但,焚绝尘从未一直缩在某个黑暗环境中,之后的【逆天邪神】轩辕问天也是【逆天邪神】如此。

  或许非黑暗环境的【逆天邪神】确会对他们的【逆天邪神】身体和力量造成负面影响,但不至于无法生存才对。

  “北神域的【逆天邪神】人无法离开那片‘魔域’,还有一个原因,或者说更重要的【逆天邪神】原因,是【逆天邪神】被迫自保吧?”云澈忽然说道:“北神域的【逆天邪神】‘魔人’一旦离开北神域,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会被其他神域的【逆天邪神】人追杀?”

  “当然如此。”纪如颜没有任何犹豫的【逆天邪神】回答,而且用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当然”两个字:“魔人都是【逆天邪神】极其可怕的【逆天邪神】存在,若是【逆天邪神】北神域彻底消失,对神界而言,便是【逆天邪神】少了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隐患。”

  “……”云澈没有再说话。茉莉当初就不止一次的【逆天邪神】警告过他,千万不可暴露身上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力。因为黑暗玄力在世人眼中是【逆天邪神】不该存在的【逆天邪神】异端,严重到为万灵所恐惧,为天地所不容。

  茉莉如此说,从纪如颜的【逆天邪神】言语神情上看,神界的【逆天邪神】人,似乎都坚信着这一点。

  两人在交谈着,浑然不知,高空之上,一个彩衣少女的【逆天邪神】腮帮早就高高鼓了起来,她气鼓鼓的【逆天邪神】道:“怎么还不走,可恶的【逆天邪神】女人……不对!可恶的【逆天邪神】姐夫,居然和她靠这么近,还说了这么多话,太可恶了!!”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