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112章 天机闭界

第1112章 天机闭界

  云澈只是【逆天邪神】试探一问,毫无把握。没想到就这么一句话,却是【逆天邪神】让女孩直接炸毛:“乱说!我才不是【逆天邪神】天机界的【逆天邪神】人!天机界都是【逆天邪神】一群又老又丑还奇奇怪怪的【逆天邪神】老爷爷!我这么可爱的【逆天邪神】小萝莉……你居然说我是【逆天邪神】天机界的【逆天邪神】人,太过分了!太可恶了!!”

  “……”云澈瞠目,气势瞬间就弱了下来:“我……不是【逆天邪神】这个意思,我就是【逆天邪神】随口……”

  “你就是【逆天邪神】这个意思!”小茉莉满脸生气:“你这是【逆天邪神】对漂亮女孩子最大的【逆天邪神】伤害,哼!我不理你了!”

  小茉莉气汹汹的【逆天邪神】说完,竟真的【逆天邪神】甩身远远飞离。

  “喂!”云澈下意识的【逆天邪神】伸手,但想了想,却没有去拦,口中默念一声:“真是【逆天邪神】莫名其妙。”

  “你居然还不追过来哄我!!”远处传来女孩更加生气的【逆天邪神】喊声:“我这次真的【逆天邪神】不理你了!”

  声音落下,少女离去的【逆天邪神】速度加快,很快消失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

  小茉莉离开,直到云澈回到黑琊城,也没有再出现。

  她看似天真无邪,还幼稚无理,但细想起来,她其实自始至终都是【逆天邪神】滴水不漏。但她的【逆天邪神】眼眸却又是【逆天邪神】分外的【逆天邪神】纯净无暇,像是【逆天邪神】镶嵌着星辰的【逆天邪神】水晶,而且从未给他带来危险的【逆天邪神】感觉,虽然有两次都险些害死他,但不知为什么,云澈却对她完全讨厌不起来,她这次莫名其妙的【逆天邪神】生气离开,他在松一口气的【逆天邪神】同时,还稍稍有些不舍。

  “该去天机界了,希望可以有所收获吧。”想着自己身上足足数十亿的【逆天邪神】玄石,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里还有颇有底气。上位星界就算再怎么“上位”,他就不信这么多玄石还换不到两条“天机”!

  来到黑羽商会,纪先生已经归来。看到云澈,他瞬间起身上前,激动无比的【逆天邪神】道:“凌云公子,魂宗已经完蛋,黑琊界的【逆天邪神】格局即将大变,而我黑羽商会也就重获新生,这一切,都是【逆天邪神】拜公子所赐,大恩大德,无以为报……请受纪某一拜!”

  纪先生激动的【逆天邪神】说完,在云澈面前深深的【逆天邪神】拜下。

  虽然,云澈所做一切,没有半点是【逆天邪神】为了黑羽商会,但就结果而言,对黑羽商会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再造天恩。

  云澈向前将他扶起,道:“纪先生不必如此。我这次来,是【逆天邪神】有一事相求。”

  “莫非公子准备动身前往天机界?”纪先生道,然后微笑一声:“公子之事,如颜已和纪某提及。想在短时间内寻到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这等世间奇物,天机界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上好的【逆天邪神】选择,但代价也会极其之大。不过公子既有此意,想必也早有准备。”

  “至于去往天机界一事,”纪先生笑意更盛:“其实就在半个时辰前,如颜便已亲自着手安排此事,公子在这里稍稍休息半刻,想来应该马上……”

  “公子!”

  纪先生话音未落,身后已传来纪如颜略带急促的【逆天邪神】声音。纪先生回身,看着纪如颜的【逆天邪神】样子皱了皱眉头:“出了什么事?”

  “公子,刚刚得到消息。”纪如颜看着云澈:“就在数个时辰前,天机界忽然宣布闭界,拒绝任何人到访,所有通往天机界的【逆天邪神】次元玄阵也已经全部无法启动。”

  “这……”纪先生眉头大皱:“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据说是【逆天邪神】为了今次的【逆天邪神】玄神大会,是【逆天邪神】真是【逆天邪神】假,怕是【逆天邪神】只有天机界自己知道。”纪如颜道。

  “……”云澈胸口起伏,问道:“有没有说闭界到什么时候。”

  “要两年多的【逆天邪神】时间,据说要到玄神大会结束之后才会解除闭界。”纪如颜神色暗淡,谁也无法料到会有如此不凑巧之事。

  “……”云澈此时的【逆天邪神】感觉,无异于被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冷水,他沉默许久,道:“既然去不了天机界,那就随便哪个上位星界吧,只要有可能寻到皇仙草就好。”

  “公子……”纪如颜轻咬嘴唇,却是【逆天邪神】忽然目光坚定的【逆天邪神】道:“你暂且留在黑琊界如何,寻找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一事便交给我们,公子对我们有大恩,我们定会全力以赴。”

  “不必了,我自己找寻便可。九星佛神玉已经找到,皇仙草的【逆天邪神】话……总有有希望的【逆天邪神】。”云澈摇了摇头。虽然黑羽商会势力极广,情报能力也是【逆天邪神】极强,但这里毕竟是【逆天邪神】下位星界,要找到皇仙草,唯有层面最高的【逆天邪神】上位星界才有一线可能。

  “公子!”纪先生却是【逆天邪神】无比郑重的【逆天邪神】道:“如颜所言不错,这件事,还是【逆天邪神】交给我们比较好。公子无论能力、魄力都无比惊人,纪某平生仅见,但,公子毕竟孤身一人,且到来神界时间尚短,而我黑羽商会虽身处下界,但有着五万年底蕴,情报不仅覆及无数下位星界,与众多中位,甚至一些上位星界都经常有着来往,所以若论找寻能力,黑羽商会定是【逆天邪神】远胜公子一人。”

  “……”云澈神色动荡。

  “纪某是【逆天邪神】个生意人,从不愿亏欠人什么,尤其是【逆天邪神】恩情。公子大恩如天,我们却连送公子去往天机界如此小的【逆天邪神】要求都无法完成,纪某心中之愧无以复加。”纪先生伸出一根手指,脸色和声音都无比肃重:“一年,公子请给我们一年的【逆天邪神】时间。如今摆脱魂宗钳制,我们的【逆天邪神】行动已是【逆天邪神】完全自由,会竭尽全力,动用所有可动用的【逆天邪神】情报线来为公子找寻皇仙草。若是【逆天邪神】找到,能力所及,我们会直接送至公子手上,若能力不及,也会第一时间告知公子,请公子相信我们。”

  “若是【逆天邪神】……一年之后依然一无所获,我们也再无颜挽留公子。”

  纪先生说的【逆天邪神】无比真诚和急切,明明是【逆天邪神】在说着帮助云澈的【逆天邪神】话,却用的【逆天邪神】几乎是【逆天邪神】请求的【逆天邪神】语气。

  的【逆天邪神】确,他本质上是【逆天邪神】个生意人,黑羽商会能有今天,也与他们世代相传的【逆天邪神】处世原则有关,他渴望着能报答云澈,哪怕不惜代价。

  云澈剧烈动容……没错,自己终究只是【逆天邪神】孤身一人,除了吟雪炎神和黑琊界,他对其他星界一无所知,对整个神界的【逆天邪神】格局都只有一个很模糊的【逆天邪神】概念。

  找寻皇仙草的【逆天邪神】消息……他一个人,又哪里比得上在神界扎根了五万年,枝叶不知延伸到何处的【逆天邪神】黑羽商会。

  当下,云澈不再犹疑,颔首道:“好,那就拜托纪先生和如颜姑娘了。”

  “太好了。”看到云澈点头,纪先生如释重负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明日,纪某便会全力推进此事,请公子放心。公子若无其他去处,便留在黑羽,我马上安排……”

  “不用了。”云澈摇头:“在找到皇仙草之前,我会在黑魂山修炼。哦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劳烦纪先生:魂宗之中一定藏有着不少高等玄剑,若是【逆天邪神】方便的【逆天邪神】话,还请纪先生能为我取到一些……越多越好。”

  “如此,静候佳音。”

  ————————————

  不得不继续留在了黑琊界,在把皇仙草的【逆天邪神】事拜托给了黑羽商会,云澈抛开杂念,开始重新进入修炼状态。

  黑魂山脉深处游荡着大量的【逆天邪神】高等玄兽,其中有很多足以对云澈造成很大威胁,更有着云澈无法对付的【逆天邪神】神劫境后期玄兽,甚至还可能有着神灵玄兽的【逆天邪神】存在。

  来到玄兽密集的【逆天邪神】区域,云澈降下身来,唤出红儿,很快便心如止水,随着他一声低吼,身上玄气爆开,气浪沸腾间,周围数十里玄兽被全部惊动,一时间地动山摇,兽吼连天。

  重剑挥舞,甩出道道赤金火焰。在红儿吃下永夜魔剑后,力量和重量双重暴涨的【逆天邪神】劫天剑让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难以驾驭,而如今,劫天剑在他手中已是【逆天邪神】轻灵无比,但轰出的【逆天邪神】剑势却如覆天惊涛,撼动着整个山脉。

  “吼——”

  一声惊雷般的【逆天邪神】长吼,后方的【逆天邪神】一座高山之上忽然扑下一只小山般的【逆天邪神】巨兽,扑下之时,一片巨大的【逆天邪神】阴影已将云澈所在空间完全笼罩。

  云澈身体未转,劫天剑反向轰出,随着气浪的【逆天邪神】扭曲,火焰剑气所至,巨兽之躯当空碎断,爆开的【逆天邪神】血液又瞬间被气浪排开,直洒落到十几里之外。

  飘散的【逆天邪神】血腥味顿时引来了更多的【逆天邪神】玄兽,大量的【逆天邪神】气息开始向云澈所在的【逆天邪神】位置靠近,而这也正是【逆天邪神】云澈所愿,安逸的【逆天邪神】修炼让他几乎感觉不到玄力的【逆天邪神】进境,就连心都逐渐有些难以平静下来。

  他需要险境,甚至置之死地的【逆天邪神】死境!

  这也是【逆天邪神】茉莉曾经所教给他的【逆天邪神】。

  黑魂山在隐隐发颤,轰鸣声、咆哮声、惨鸣声开始震天般的【逆天邪神】响起,不绝于耳。无数的【逆天邪神】草木、血肉、火焰在漫天纷飞。

  许久,都没有平息。

  身边的【逆天邪神】玄兽尸体越来越多,火焰已蔓延至数十里之外。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开始有了轻微的【逆天邪神】疲惫脱力感,但每一剑的【逆天邪神】威力却是【逆天邪神】愈加猛烈,血液亦更加的【逆天邪神】沸腾着。  

  但他并不知道,在遥远的【逆天邪神】上空,有一双眼睛一直在默默的【逆天邪神】看着他。

  小茉莉曲着腿儿坐在一片云朵之上,双手托着腮帮,眼睛一眨不眨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她保持这个动作已经很久,她看的【逆天邪神】很安静,也很认真,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无聊的【逆天邪神】事,她会看了这么久,还看的【逆天邪神】这么认真,一直都不愿把目光移开。

  半个时辰过去,玄兽的【逆天邪神】嘶吼终于停歇。云澈扶剑跪地,身体在太过剧烈的【逆天邪神】喘息几乎要折断。他的【逆天邪神】身边,那些被粉碎的【逆天邪神】玄兽足以堆成一座高山,血腥气味刺鼻的【逆天邪神】让人作呕。

  云澈依在一块碎石上,开始治愈身上的【逆天邪神】伤口,表情平静到了可怕……因为此刻骇人的【逆天邪神】遍体鳞伤,对他而言再普通,再习惯不过。

  “真的【逆天邪神】……很像呢。”目光依然一直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小茉莉轻声低语,眼神在无意识的【逆天邪神】迷离着。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