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110章 意外收获

第1110章 意外收获

  魂宗总宗的【逆天邪神】上空,无数玄气在向上窜动,化作一道道玄气洪流,全部涌入缓慢旋转的【逆天邪神】星阵之中,直至再无可以吸聚的【逆天邪神】玄气。

  乒!!

  小茉莉瞳光微闪,星阵在一声脆响中破碎,但随着它的【逆天邪神】破碎,却并没有丝毫玄气从中溃散,竟是【逆天邪神】在星阵之中被完全湮灭,随着星阵的【逆天邪神】消失而化于无形,如同堕入了未知的【逆天邪神】虚空。

  魂宗总宗所有人……玄力全部枯竭,且是【逆天邪神】不可恢复的【逆天邪神】彻底枯竭,无一幸免。

  飞散的【逆天邪神】发丝缓缓飘下,小茉莉的【逆天邪神】瞳光褪去了苍蓝色,看了远方一眼,她得意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这样就好了,嘻嘻,我真是【逆天邪神】太聪明了……玩去喽!”

  转过身,一抹彩影蹦蹦跳跳的【逆天邪神】离开,仿佛只是【逆天邪神】做下了一件再普通不过的【逆天邪神】事。

  远处,武乘烟在震惊中许久才回过身来,被他护在身后的【逆天邪神】武归克更是【逆天邪神】一直呈瘫软状,刚才那可怕绝伦的【逆天邪神】威压,绝非他所能承受。

  “少主,她……她是【逆天邪神】……”

  女孩的【逆天邪神】年龄、外貌,那一身彩衣,以及刚才的【逆天邪神】“星陨残光阵”,他再怎么不敢相信,那个可怕的【逆天邪神】名字依旧重重现于脑海之中,让他心魂涌起惊天骇浪。

  “……”武归克扶着武乘烟站起身来,双腿依旧在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哆嗦,他转过眼,看向远处早已魂飞魄散的【逆天邪神】雷千峰等人,缓缓的【逆天邪神】发出阴沉的【逆天邪神】声音:“灭……口!”

  武乘烟一抬手,玄光所至,转眼之间,已被废除玄力的【逆天邪神】雷千峰等人全部身体一颤,身体表面并无伤痕,却是【逆天邪神】彻底没有了意识。

  武乘烟神君境的【逆天邪神】玄力,要杀他们本就易如反掌,更不要说他们已被废了玄力。

  小茉莉没走出多远,便察觉到后方武乘烟和武归克的【逆天邪神】气息同时消失,显然是【逆天邪神】再不敢停留,仓皇离去。

  小茉莉的【逆天邪神】眼眉弯起,小手之中缓缓捏起两枚玄影石,唇角露出小恶魔般的【逆天邪神】微笑。

  ————————————

  黑羽商会。

  虽然心中一直心怀希望,但云澈亦无比清楚,自己如今实力低微,又背无所依,想在玄神大会之前找到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可能性极其之小。相比而言,依靠修炼在两年内达到神劫境,虽然同样希望渺茫,却极有可能会是【逆天邪神】他最后唯有的【逆天邪神】选择。

  纪如颜为他安排的【逆天邪神】修炼室有着很强的【逆天邪神】隔绝结界,无比安静,在这里,他本来可以做到真正的【逆天邪神】安心无骛。但,不知过了多久,他的【逆天邪神】眼睛一次次闭合,又一次次睁开,始终无法真正静下心来。

  执意跟着沐冰云进入神界,他唯一的【逆天邪神】执念,就是【逆天邪神】见到茉莉。

  沐玄音,他的【逆天邪神】第二个玄道师父,她如云端之上的【逆天邪神】冰仙,却对他一个下界来着无保留的【逆天邪神】好,他心中无尽的【逆天邪神】感激,本该同样无保留的【逆天邪神】报答,却……只能狼狈而逃。

  他不敢去想再次见到她时,会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情景和后果。但却无数次的【逆天邪神】想起她的【逆天邪神】音容,担心着她现在有没有苏醒,伤势有没有好转。

  还有死在他怀中的【逆天邪神】禾霖……他们明明只有很短的【逆天邪神】交集,但他的【逆天邪神】死,他最后的【逆天邪神】眼泪、话语和牵挂,却太过沉重的【逆天邪神】触及了他内心的【逆天邪神】最深处。

  他想要找到茉莉,想要找到禾霖的【逆天邪神】姐姐,甚至还数次闪过回吟雪界向沐玄音赔罪的【逆天邪神】念头……

  “呼!”重重的【逆天邪神】喘了一口气,云澈睁开眼睛,看着上空,安静了一天,他的【逆天邪神】眼神却不是【逆天邪神】平和,而是【逆天邪神】一片空洞的【逆天邪神】迷茫:“茉莉……我到底……”

  “凌云公子,我可以进来吗?”

  一缕很轻的【逆天邪神】声音传来,云澈站起身来,走过去打开修炼室的【逆天邪神】门,看着纪如颜站在那里,娇颜泛红,混合着强烈的【逆天邪神】兴奋与急切,他好奇的【逆天邪神】道:“如颜姑娘,发生什么事了?”

  “魂宗……”纪如颜微微有些气喘:“魂宗的【逆天邪神】人……全部……完了!”

  “……?”云澈皱了皱眉:“你说的【逆天邪神】话……什么意思?魂宗怎么了?”

  纪如颜轻喘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刚刚魂宗总宗传来消息,那边发生了极其怪异的【逆天邪神】大事,整个宗门忽然被不知从何而至的【逆天邪神】蓝光笼罩,然后,魂宗上下所有人,从弟子到长老,在十数息之间,玄力全部被废!”

  “……”云澈眼皮跳了跳,反复确认了一番纪如颜的【逆天邪神】眼神和语气:“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纪如颜道:“我原本也无法相信,但我父亲亲自前去确认,一切都千真万确。在黑魂山前,父亲他们还发现了雷千峰的【逆天邪神】尸体!”

  “……那神武界的【逆天邪神】人呢?”云澈眉头大皱,无法理解。

  魂宗总宗足有八百多万人,他曾以断月拂影进入过,其不但规模庞大,而且强者极多,是【逆天邪神】整个黑琊界最顶层,亦是【逆天邪神】最恐怖之地……却被全部废了玄力?

  这根本就是【逆天邪神】让人无法相信和理解的【逆天邪神】天方夜谭!

  “没有神武界的【逆天邪神】人,应该已经离开了。而且……”纪如颜美眸闪动着异光:“会发生这种事,唯一的【逆天邪神】可能,就是【逆天邪神】神武界王对魂宗弄丢王族木灵一事动了真怒……凌云公子可能对王族木灵知之略少,纵然是【逆天邪神】神武界王那等存在,对王族木灵亦会渴恰灸嫣煨吧瘛矿之极,听闻魂宗得到一只王族木灵必定会欣喜若狂,在得知又失于魂宗之手后,会勃然大怒是【逆天邪神】再正常不过的【逆天邪神】事。”

  这一点,云澈并不会奇怪。那日在木灵秘境,将自己妻子的【逆天邪神】木灵珠交给他的【逆天邪神】青木曾亲口说过,当年为了王族木灵珠而害死木灵族长——亦禾霖父母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东神域的【逆天邪神】至高存在梵帝神界!

  连王界都如此,何况神武界!

  而被禾霖赋予了王族木灵珠的【逆天邪神】他,更是【逆天邪神】比世间任何人都清楚为什么它会招致如此的【逆天邪神】垂涎。

  “虽然神武界和魂宗有姻亲联系,但以神武界的【逆天邪神】层面,根本不可能真的【逆天邪神】将魂宗放在眼中。神武界王动了真怒,要灭掉魂宗绝不会有什么顾忌。将总宗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玄力在短时间内全部废除,若是【逆天邪神】神武界,定然可以做到,而且也只有神武界有这个可能。”

  纪如颜一边说着,刚刚缓下的【逆天邪神】兴奋再次溢于言表。因为,这个结果绝不单单是【逆天邪神】魂宗覆灭那么简单,还意味着被魂宗压迫、钳制了千年的【逆天邪神】黑羽商会彻底摆脱了牢笼。

  被迫拖进越来越黑的【逆天邪神】深渊,却在这一天忽然云开见月,这何止是【逆天邪神】惊喜,简直像是【逆天邪神】上天恩赐的【逆天邪神】新生。

  “凌云公子,魂宗被神武界降下如此重罚,几近覆灭,都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功劳。”纪如颜抬眸。晃动的【逆天邪神】眸光中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感激:“若不是【逆天邪神】当初你从魂宗手中劫走那只小木灵,就不会有今日之果,我黑羽商会也不会就此脱出牢笼,如颜,还有黑羽商会,都永世不忘你的【逆天邪神】大恩。”

  “……”云澈却是【逆天邪神】眉头紧皱,对纪如颜后面的【逆天邪神】话毫无反应,好一会儿,他才似自言自语道:“废掉八百多万人的【逆天邪神】玄力,甚至还有很大一部分是【逆天邪神】神道玄者,难度,以及耗费的【逆天邪神】力气,要比将他们全杀了都要大上不知多少倍,还就此留下了如此之多的【逆天邪神】话柄。既然是【逆天邪神】大怒严惩,为什么不是【逆天邪神】全部杀了,反而大费周章的【逆天邪神】将他们全废了呢?”

  纪如颜道:“或许,是【逆天邪神】神武界不想做的【逆天邪神】太绝,毕竟,雷千峰之妹是【逆天邪神】神武界之妾。”

  “那为什么却偏偏要杀了雷千峰?而且你之前说过,神武界来的【逆天邪神】人只有两人,其中一个还是【逆天邪神】武归克——神武界中算是【逆天邪神】最不可能杀雷千峰的【逆天邪神】人了吧?”

  “这……”纪如颜也不知该作何解答:“虽然有些不符常理,但结果便是【逆天邪神】如此,而且也唯有可能是【逆天邪神】神武界做的【逆天邪神】。护送武归克而来的【逆天邪神】应该是【逆天邪神】一个神君,这等层面的【逆天邪神】高手做事只随心欲,他杀雷千峰却不杀魂宗的【逆天邪神】人,反而将他们全部废除玄力,很可能这是【逆天邪神】他单纯想这么做而已。”

  云澈对雷千峰恨极,他费了巨大力气,冒了巨大风险后将他逼入死境,神武界的【逆天邪神】到来让他本以为已是【逆天邪神】功亏一篑,没想到却是【逆天邪神】出现了一个这样的【逆天邪神】结果。但他却并没有就此觉得快意,反而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怪异。

  “魂宗那边现在是【逆天邪神】什么状况?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云澈忽然道。

  纪如颜摇头:“父亲刻意散出了消息,因为涉及神武界,反而无人敢近,就连魂宗各大分宗也都全部闭宗,人人自危,无一敢靠近总宗。”

  “那雷千峰的【逆天邪神】尸体还在吗?”

  “在,而且很完整。”纪如颜露出疑惑:“凌云公子?”

  “总宗彻底完了,就算还有大量分宗,以魂宗这些年招致的【逆天邪神】怨恨,估计也绝无生路,这也是【逆天邪神】他们早该得到的【逆天邪神】报应。”云澈肃然道:“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神武界动的【逆天邪神】手并不重要,我也懒得再对魂宗出手,但是【逆天邪神】……我想带走雷千峰的【逆天邪神】尸体!”

  纪如颜一愕,然后缓缓颔首:“当然没有问题。我马上传音父亲,让人远离雷千峰尸身所在的【逆天邪神】区域。”

  ——————————

  黑魂山脉。

  临近魂宗,这里的【逆天邪神】气息气氛已和以往截然不同。

  曾经的【逆天邪神】危险感、压迫感完全不见了,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远方逸散来的【逆天邪神】悲凉与绝望。

  从横行黑琊界的【逆天邪神】霸主,忽然之间成了一窝废人,这天堂与地狱的【逆天邪神】落差,无疑是【逆天邪神】一场无法醒来的【逆天邪神】噩梦,而以魂宗这些年在黑琊界的【逆天邪神】恶名与所作所为,他们的【逆天邪神】结局如何,可想而知。

  黑魂神宗,就这么毫无预兆,甚至有些莫名其妙的【逆天邪神】……彻底的【逆天邪神】完了。

  根据纪如颜所告知的【逆天邪神】位置,云澈很快找到了雷千峰的【逆天邪神】尸身所在。

  这里的【逆天邪神】土地无比平滑,似有风暴卷过。雷千峰的【逆天邪神】尸体在其中格外惹眼。他的【逆天邪神】身边,还有几个魂宗的【逆天邪神】人,从他们的【逆天邪神】装束上看,这些人在魂宗的【逆天邪神】地位都绝对不低,但他们和雷千峰一样,都已毫无声息。

  云澈从空中落下,冷冷的【逆天邪神】盯着雷千峰。这个黑琊界的【逆天邪神】大界王,那日差点将他逼入死地的【逆天邪神】人,死相却并不平静。他双目圆瞪,死不瞑目,但折射的【逆天邪神】却不是【逆天邪神】对死亡的【逆天邪神】恐惧,而是【逆天邪神】死灰色的【逆天邪神】空洞,像是【逆天邪神】在死去承受了巨大的【逆天邪神】绝望,身死之前,魂便已经先死了。

  “雷千峰,该是【逆天邪神】你去向那些无辜的【逆天邪神】木灵赔罪的【逆天邪神】时候了!”云澈低念一声,手臂伸出,将雷千峰的【逆天邪神】尸身粗暴的【逆天邪神】抓起。

  叮!

  刚要抓着雷千峰飞离,耳边却忽然传来一声轻微的【逆天邪神】玉石掉落声,云澈目光一侧,看到了一枚紫色的【逆天邪神】空间戒指,既然是【逆天邪神】从雷千峰身上掉落,那自然是【逆天邪神】他生前所戴。

  好歹是【逆天邪神】黑琊界王,他身上的【逆天邪神】空间戒指,必定储备着大量的【逆天邪神】玄石和异宝。云澈伸手一抓,将那枚空间戒指吸到手中,意念随意一扫,却是【逆天邪神】愣了一下。

  因为这个雷千峰身上的【逆天邪神】空间戒指,里面居然只存放了四块不同的【逆天邪神】石头。

  其中两枚,是【逆天邪神】普通的【逆天邪神】玄影石,另外两枚,小的【逆天邪神】那枚龙眼大小,释放着奇异莹光,大的【逆天邪神】那一块则呈灰白色,看上去倒像是【逆天邪神】一块再普通不过的【逆天邪神】石灰岩。

  云澈疑惑的【逆天邪神】将这四块石头拿出:雷千峰的【逆天邪神】家底应该丰厚到极点才对,怎么会只有四块石头。

  抓起那块灰白石头,云澈玄气释放,刚才试探着侵入,却被瞬间斥开,丝毫无法探知。

  云澈眼眉一跳,瞬间明了,这块看上去毫不起眼的【逆天邪神】石头绝非凡物。

  虽然自己无法以玄气探识,但纪如颜应该知道它是【逆天邪神】什么。

  将其收起,云澈又捏起那块释放着奇异莹光的【逆天邪神】玉石,它的【逆天邪神】光芒并不强烈,但却格外的【逆天邪神】安和,映入眼中,让他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想起了暗夜之下融合在一起的【逆天邪神】星辰与皎月之芒,他的【逆天邪神】玄气小心的【逆天邪神】侵入,一个名字,也缓缓映现在他脑海之中。

  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臂剧烈一颤,失口惊呼:“九星佛神玉!!”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