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109章 星陨残光

第1109章 星陨残光

  武归克身体一晃,一张脸瞬间变成猪肝色。

  而魂宗的【逆天邪神】人则全部呆立当场,然后目光一点点的【逆天邪神】转向雷千峰。

  小茉莉说完之时,雷千峰只是【逆天邪神】如遭雷击,而当他看到武归克刹那剧变的【逆天邪神】脸色时,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怀疑瞬间溃散,大脑“嗡”的【逆天邪神】一声,意识甚至出现了刹那的【逆天邪神】空白,他抬起手臂,颤抖着指向武归克,一张脸在巨大的【逆天邪神】惊恐和屈辱之下扭曲着:“归克,真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么……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么!!”

  武归克的【逆天邪神】面孔同样在扭曲,目泛惊惧,但他惊惧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这件事被当着雷千峰的【逆天邪神】面撕开,而是【逆天邪神】这件事一旦外传……和自己的【逆天邪神】舅母乱搞,这无疑是【逆天邪神】违背人伦的【逆天邪神】天大丑闻,而且一辈子都别想洗掉。这对他个人而言,要比木灵珠的【逆天邪神】事还要严重的【逆天邪神】多。

  在他被骇得全身发抖之时,陡听雷千峰的【逆天邪神】质问,他的【逆天邪神】第一反应不是【逆天邪神】心虚,而是【逆天邪神】恼羞成怒。猛的【逆天邪神】转身,瞪大眼睛,先前的【逆天邪神】高贵傲然顿时化作一脸被撕破后的【逆天邪神】狰狞:“是【逆天邪神】又怎么样!我不妨告诉你,我跟舅母十年前就开始了,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每年都要来一次这下等之地!”

  “你!!”雷千峰猛的【逆天邪神】向前两步,仅剩的【逆天邪神】理智又让他死死的【逆天邪神】停住,喘着粗气吼骂道:“畜生……她可是【逆天邪神】你舅母!!”

  “呵呵呵,”武归克冷笑着:“雷千峰,你是【逆天邪神】个什么废物,自己心里清楚的【逆天邪神】很。我舅母那么可人的【逆天邪神】美人,却要跟着你个老废物守活寡,我这个当外甥的【逆天邪神】看了岂能不心疼。”

  “你要是【逆天邪神】足够聪明,就当做不知道的【逆天邪神】好。那样的【逆天邪神】话,你还是【逆天邪神】我舅父,还是【逆天邪神】这个下等地方的【逆天邪神】王。否则……你就只能当个满头绿的【逆天邪神】老杂毛!”

  “你!”雷千峰眼球外凸,胸腔欲炸,愤怒和屈辱一下子吞没了他所有的【逆天邪神】理智,如野兽般扑向了武归克:“你这个畜生!!”

  武归克的【逆天邪神】身前光影一晃,武乘烟已挡在前方,雷千峰还未临近,身体便像是【逆天邪神】撞击在一堵看不见的【逆天邪神】墙壁上,被猛烈撞飞出去。

  噗!!

  跌落在地的【逆天邪神】雷千峰猛喷一大口血,也不知是【逆天邪神】受伤还是【逆天邪神】心血逆流。他坐起来身来,却是【逆天邪神】没有站起,就这么瘫在哪里,双目发直,如失了魂魄般毫无焦距,只有口中在反复叨念着:“畜……生……贱人……畜……生……”

  魂宗的【逆天邪神】人小心的【逆天邪神】围了过来,却是【逆天邪神】没有一个人敢发出声来,个个心惊魂颤……武归克虽一直对雷千峰称舅父,但从无敬重,当面呵斥的【逆天邪神】事他们甚至都习以为常,而对萧青彤却是【逆天邪神】格外的【逆天邪神】好,这甚至是【逆天邪神】雷千峰一直一来都甚敢宽慰的【逆天邪神】事。

  没想到,两人之间竟一直有着这样的【逆天邪神】丑事,而且已经持续了十年之久!

  他们无法想象,这样的【逆天邪神】局面,接下来会如何收场。

  “啊呀,怎么会忽然吵起来了,而且好凶的【逆天邪神】样子。”小茉莉一脸无辜的【逆天邪神】眨巴着眼睛,仿佛此事和她毫无关系,然后又忽然笑颜绽放:“不过看起来好好玩,要是【逆天邪神】我把它给其他人看的【逆天邪神】话,会不会一样好玩呢?”

  武归克全身一冷,连忙回身,慌不跌的【逆天邪神】道:“等……等等!殿下,那颗玄影石,我买!只要殿下开口……不如……不如这样如何……”

  武归克一咬牙,双手颤生生的【逆天邪神】捧起一块拳头大小,毫无规则的【逆天邪神】灰色石头。这块灰石并无光泽,但当目光注视向它时,周围便隐隐的【逆天邪神】暗了下去,仿佛整个世界的【逆天邪神】光亮正在被它无声无息的【逆天邪神】吞噬着。

  “唉?”看着这枚外观毫无奇异之处的【逆天邪神】灰石,小茉莉的【逆天邪神】眸光深处却闪过一抹异色:“空幻石?哇啊啊!好像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空幻石,你这个小乌龟身上居然有这样的【逆天邪神】好东西!”

  在拿到九星佛神玉时,小茉莉只是【逆天邪神】有过得逞之后的【逆天邪神】得意。而这枚灰石,却是【逆天邪神】让她露出了惊讶……还是【逆天邪神】颇为强烈的【逆天邪神】惊讶。

  “少主!”看到武归克竟把空幻石拿出,武乘烟惊声道:“万万不可!”

  武归克稍稍摇头,笑的【逆天邪神】比之前更加难看:“殿下慧眼,不错,这就是【逆天邪神】空幻石。空幻石是【逆天邪神】诸神时代,由玄天至宝【乾坤刺】的【逆天邪神】力量所孕生的【逆天邪神】空间神石,不但极其稀少,而且用一块则少一块,绝无再生可能。有它在身,无论何种险境,都可用来马上遁离,哪怕是【逆天邪神】西神域的【逆天邪神】龙皇,也绝对不可能进行空间追踪。殿下本就举世无双,有它在,更是【逆天邪神】……更是【逆天邪神】万无一失。就当是【逆天邪神】表达归克对殿下的【逆天邪神】……敬重仰慕。”

  武归克每说一个字,心里便滴一滴血。

  空幻石之名,上层神界无人不知。它如武归克所言的【逆天邪神】一般,不但极其稀少,而且不可再生,用一个便少一个。而它强大之处,在于它可以在任意条件下带人转移空间,且不可被阻断和追踪,绝非普通的【逆天邪神】空间玄石可比。

  所以,有一块空幻石在身,完完全全就相当于多了一条命,毫不夸张。

  要说它的【逆天邪神】缺点,就是【逆天邪神】不可控……谁都不知道它会把人传送至哪个空间。

  这块空幻石,是【逆天邪神】他三十岁生辰时武三尊所给予,也是【逆天邪神】他这辈子收到的【逆天邪神】最大的【逆天邪神】奖赏,让他的【逆天邪神】一众兄弟姐妹都嫉妒无比。

  他知晓眼前女孩的【逆天邪神】身份,所以无比确信普通的【逆天邪神】东西根本不可能入她之眼,而她手里的【逆天邪神】玄影石又足以让他身败名裂,甚至遗臭万年,全身上下,唯一能被她看上眼的【逆天邪神】,也只有这块空幻石,所以纵然吞齿咽血,他也唯有把它拿出来,而且还是【逆天邪神】满脸的【逆天邪神】哀求,唯恐女孩不答应。

  “哦……”小茉莉目光游移,似乎在确认这块空幻石的【逆天邪神】真伪,很快,她的【逆天邪神】小脸上堆起了大方:“虽然好亏的【逆天邪神】样子,但既然你这么诚恳,那就和你换掉好了,毕竟人家可是【逆天邪神】一个大方善良的【逆天邪神】美少女!”

  说完,她小手一伸,指间的【逆天邪神】玄影石便飞到了武归克手中,同时空幻石也到了她的【逆天邪神】手中,被她直接收起,一脸的【逆天邪神】笑眯眯。

  武乘烟想拦,但终究没敢拦。

  武归克手握紧,玄影石直接在手心化成粉末。一颗九星佛神玉,一颗空幻石,他这辈子得到过的【逆天邪神】最高等的【逆天邪神】两件东西,居然用来换了两块玄影石……武归克用尽全部意志,才没有哭出声来,还强忍着挤出笑脸:“是【逆天邪神】……谢殿下成全。殿下……可还有其他吩咐?”

  最后一句话,每个字都战战兢兢。

  “没有啦!”

  少女笑吟吟的【逆天邪神】回答让武归克心中大大一松,却看到她的【逆天邪神】目光竟忽然转向雷千峰等人所在的【逆天邪神】方位,然后小脸一凝,分明露出了怒色:“哼!那几个坏人,居然敢欺负凌云,本公主……我可是【逆天邪神】很生气的【逆天邪神】!”

  少女口中的【逆天邪神】“凌云”让武归克一愣,但他还未反应过来,少女忽然手臂抬起,纤白细嫩的【逆天邪神】手指轻轻一点,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玄气波动,百丈之外,雷千峰、雷天罡,还有其他所有魂宗之人都是【逆天邪神】全身一僵,随之全身如触电般抽搐起来,然后同时发出惊恐的【逆天邪神】惨叫声。

  砰!!

  沉闷的【逆天邪神】破碎声响起,雷千峰……这个黑琊界的【逆天邪神】大界王,全界唯一一个成就神王境的【逆天邪神】绝世强者,他的【逆天邪神】玄脉直接破碎,直碎成粉末。他修炼数千年所得的【逆天邪神】玄气也直接崩溃,疯狂四散。

  连他都是【逆天邪神】如此,雷天罡等人自然更不可能逃离厄难,全部玄脉破碎,玄力尽废。

  雷千峰的【逆天邪神】身体停止了抽搐,重砸在地,但却并没有昏迷,亦没有嘶叫。

  七子尽失,尊严尽丧,正妻和自己一直小心巴结的【逆天邪神】外甥搞在一起,自己从一界之王,成为了再无玄力,连再次修炼都不可能的【逆天邪神】废人,他瞪直的【逆天邪神】眼瞳里,唯有灰白的【逆天邪神】绝望……连屈辱和怨恨,都被绝望覆没。

  虽然,对于他所做下的【逆天邪神】罪恶,这个结果依然远远不足以偿还。但对他个人而言,或许再也没有比这更加残酷的【逆天邪神】报应。

  武乘烟的【逆天邪神】瞳孔,明显收缩了几分。

  小茉莉拍了拍手,怒气未消的【逆天邪神】样子:“哼,这下知道厉害了吧。”然后她眸光一转,直盯武归克和武乘烟,笑嘻嘻的【逆天邪神】道:“告诉你们唷,这帮坏人之前想要欺负我,还好一个叫凌云的【逆天邪神】大哥哥把我救了,你们说,他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救命恩人呢?”

  他……救你??

  武归克张了张口,却只能硬着头皮道:“是【逆天邪神】,当然是【逆天邪神】。”

  “对嘛!”小茉莉满意的【逆天邪神】点头:“但这帮坏人不但要欺负我,还要欺负我的【逆天邪神】救命恩人,所以我就只能把他们给废掉了,既保护我自己,又可以报答救命恩人,哇!做的【逆天邪神】太对了……唉?等等!我忽然记起来,你们跟他们一起出来,好像是【逆天邪神】为了找凌云大哥哥……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这样呢?”

  雷千峰等人的【逆天邪神】下场就在不远处,面对小茉莉那张绝美可爱的【逆天邪神】脸儿,武归克却是【逆天邪神】惊得全身汗毛竖起,慌声道:“不不不不!他们竟敢……竟敢冒犯殿下,就是【逆天邪神】死了也罪有应得。至于凌云……我们两个根本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我们今天就会离开黑琊界,一离开,保证就会忘记这个名字,以后也绝对不会想起来。”

  好歹是【逆天邪神】神武界王之子,就是【逆天邪神】聪明。小茉莉笑眯眯的【逆天邪神】点头:“哦,是【逆天邪神】这样噢。嘻嘻,该做的【逆天邪神】事已经做了,那就不陪你们玩啦,走咯!”

  看着女孩转身,武归克感觉身体一下子轻了很多,连忙做出恭送的【逆天邪神】姿态,口中却是【逆天邪神】不敢发声,唯恐再稍稍引起这个女魔头的【逆天邪神】一丁点注意。

  但,小茉莉才走了两三步,却忽然又停了下去。

  伸出嫩指,无意识的【逆天邪神】点在唇瓣上,小茉莉星眸向上,一脸的【逆天邪神】苦思状,口中在小心的【逆天邪神】碎碎念:“……他们还是【逆天邪神】有很多人的【逆天邪神】样子……他又是【逆天邪神】个超级大傻瓜,万一……唔……又不可以随便杀人……不然姐姐一定会骂的【逆天邪神】……怎么办呢……”

  有了!!

  眼眸刹那亮灿,小茉莉忽然浮身而起,手臂伸出,一股浩瀚的【逆天邪神】玄气无声释放,一瞬间,周围所有事物如被末日风暴席卷,全部飞散而去。武归克一声惊叫,被风暴转眼卷至数里之外,直到被武乘烟慌忙护住,脸色才稍稍缓和。

  小茉莉手臂所向,数百里之外的【逆天邪神】魂宗上空,竟映现出了一枚蔚蓝色的【逆天邪神】星辰,星辰快速变大,所释放的【逆天邪神】蔚蓝光华逐渐将整个魂宗笼罩……然后在某个时辰,星辰爆裂,化作漫天繁星,点缀起一个庞大星阵。

  所笼空间,所有玄气如遭天旨之引,疯狂的【逆天邪神】涌向星阵之中。

  隔着数百里,都似乎隐隐听到了来自魂宗的【逆天邪神】惊恐嘶吼……今日为了迎接武归克等人的【逆天邪神】到来,不仅魂宗弟子、高层齐聚,连各大分宗的【逆天邪神】首脑人物也全部到来。

  足足八百多万人,包含了魂宗几乎所有的【逆天邪神】核心人物。

  小茉莉目罩蓝芒,小小的【逆天邪神】脸儿却在这时没有了半点的【逆天邪神】稚色,平静、威凌,如同俯视尘世的【逆天邪神】天女,随着星阵的【逆天邪神】运转,魂宗所有人,从最底层的【逆天邪神】弟子到神灵境的【逆天邪神】长老,玄气被全部强行牵引而出,直至枯竭……

  不远处,武乘烟用玄力牢牢护住武归克,他怔看着空中的【逆天邪神】彩衣少女,眼瞳无论如何都无法停止颤动。

  “神……神主之力!?”他震惊的【逆天邪神】低吟,但马上,他惊得全身骤缩,所有呼入体内的【逆天邪神】气体全部化作锥魂的【逆天邪神】寒气,口中失声惊喊:“星陨残光阵!!”

  “她……她是【逆天邪神】……唔!”

  武乘烟双齿猛咬,死死憋回了后面的【逆天邪神】声音,再不敢多说半个字,而一个可怕绝伦的【逆天邪神】名字出现在脑中,让他从脸庞到身体都惊得阵阵发白。

  到了此刻,他才终于明白以武归克的【逆天邪神】身份,为什么在她面前会如此唯唯诺诺,哪怕被坑到咽血都还要强陪笑脸。

  ————————————

  【空幻石:没错!又是【逆天邪神】我!还是【逆天邪神】原来的【逆天邪神】配方!还是【逆天邪神】原来的【逆天邪神】功能!用来逃命是【逆天邪神】次要的【逆天邪神】,关键是【逆天邪神】它可以莫名其妙毫无准备的【逆天邪神】突然就开个新地图!简直是【逆天邪神】用来拖字数……呸!扩展新情节的【逆天邪神】不二神器。】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