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108章 吓破胆
  随着雷千峰一声令下,雷天罡亲自出手,如大鸟般扑出,直冲小茉莉而去。

  虽然对方只是【逆天邪神】一个气息才王玄境的【逆天邪神】小女孩,但他扑出的【逆天邪神】气势却极为惊人。被凌云全方面踩踏了近一个月,他所掌控的【逆天邪神】六十四堂损失惨重,身为总堂主,雷天罡自然也憋了一肚子的【逆天邪神】怒怨,而眼前少女显然和凌云有关,抓住她,便是【逆天邪神】终于在追杀凌云一事上迈出一大步。

  随着他的【逆天邪神】猛烈扑出,周围空气被粗暴的【逆天邪神】排开。而他的【逆天邪神】举动让武归克神色大变,然后猛然扑向雷天罡,动作迅猛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屁股后面忽然被捅了一刀子,甚至还伴随着一声情急之下,完全破坏他傲然姿态的【逆天邪神】暴吼。

  砰!!

  一股仓促轰出的【逆天邪神】力量结结实实打在雷天罡的【逆天邪神】后背上,雷天罡猝不及防之下,被轰的【逆天邪神】当空侧翻,狼狈落地,踉跄站稳后一眼看到攻击他的【逆天邪神】竟是【逆天邪神】武归克,顿时定在那里,惊疑着不敢说话。

  雷千峰也是【逆天邪神】满脸惊疑不解:“归克,你这是【逆天邪神】?”

  武归克丝毫没有理会他们,而是【逆天邪神】暗舒一口气后,蹭蹭蹭几步走向前,又在小茉莉身前十步处规规矩矩的【逆天邪神】站定,身体稍稍前倾,脸色一阵动荡,似乎想笑,却又在惊惧中笑不出来,最后只露出一个无比僵硬难看的【逆天邪神】笑容:“殿……殿下,刚才那个蠢货有眼无珠,差点冒犯殿下,没……没惊扰到您吧?”

  雷千峰和雷天罡瞬间石化,正欲罩下神识的【逆天邪神】武乘烟也从空中降下,满脸震惊之色。

  武归克此时那倾身强笑的【逆天邪神】样子,竟是【逆天邪神】在讨好……哦不,那已不仅仅是【逆天邪神】讨好,他身为神武界王之子,先前的【逆天邪神】凌然、傲气,甚至贵气都消散无踪,眼神、脸色、举动,不但有惊惧,还分明有着卑微!

  无论武乘烟,还是【逆天邪神】雷千峰,都万般确信,武归克哪怕是【逆天邪神】在面对他的【逆天邪神】父亲武三尊,都决不至于是【逆天邪神】这般惊惧模样。

  “哦?”小茉莉眼睛眨了眨,很是【逆天邪神】认真的【逆天邪神】打量了他一眼,然后眼眉一弯:“啊呀!怪不得这么眼熟,好像在不久之前才见过你的【逆天邪神】样子,我想想哦,我记得你是【逆天邪神】……唔!神武界的【逆天邪神】……叫武归……武归……总之就是【逆天邪神】那几个小乌龟中的【逆天邪神】一个!对不对!”

  武三尊子女众多,近百年内生下的【逆天邪神】子女都是【逆天邪神】“归”字辈,名字诸如武归云、武归麟、武归克等等。而偏偏武归有个谐音是【逆天邪神】“乌龟”。但以神武界之强大,又是【逆天邪神】大界王之子的【逆天邪神】名讳,谁要敢当面把武归谐音成乌龟,那完全就是【逆天邪神】找死。

  而小茉莉当着武归克之面,“几个小乌龟”五个字连带他的【逆天邪神】兄弟姐妹活生生拍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脸上,武归克却非但不怒,反而面露受宠若惊之色,颇为激动道:“在下武归克,殿下竟然还记得在下,实在是【逆天邪神】荣幸之至。”

  雷千峰等人完全惊呆,大脑一片混沌,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而那个刚刚识出小茉莉的【逆天邪神】黑魂堂主早已双目外凸,嘴巴大张,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少主,这位姑娘是【逆天邪神】?”武乘烟带着深深震惊,小心的【逆天邪神】问道。

  武归克却没有回头,更没有回答。他就算再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贸然说出女孩的【逆天邪神】身份。他努力露出最温和的【逆天邪神】笑,又把腰身弯了八度,谦恭无比的【逆天邪神】道:“不知殿下莅临此地,是【逆天邪神】有……”

  说未说完,他心中便猛的【逆天邪神】一惊,后背瞬间一片冷汗。以她可怕无比的【逆天邪神】身份,会来到这个地方,定然是【逆天邪神】为了大事,又岂是【逆天邪神】他有资格问询的【逆天邪神】。

  冷汗之余,他也算反应极快,迅速改口:“能在此地得遇殿下,归克荣幸不已。若有什么可以用得到归克的【逆天邪神】地方,殿下尽可吩咐,归克万死不辞。”

  他这句话当然只是【逆天邪神】客套讨好之用,他虽然自视甚高,但绝不认为自己能帮上女孩什么忙。

  没想到,听了他的【逆天邪神】话,女孩却是【逆天邪神】眼睛一亮:“哇!真的【逆天邪神】吗?那太好了!”

  武归克一愣,连忙道:“能为殿下效劳,是【逆天邪神】归克之幸。不知殿下……”

  “嘻嘻嘻嘻。其实,人家好不容易跑到这里来,是【逆天邪神】为了找一件东西,要是【逆天邪神】小乌龟肯帮忙的【逆天邪神】话,就太好了。”

  女孩本就极美,轻笑起来更如初荷绽放,不可方物,武归克不敢直视,头皮没来由的【逆天邪神】一阵发麻,心里陡生阵阵强烈的【逆天邪神】不安感,只能硬着头皮道:“不知殿下所寻之物是【逆天邪神】?”

  “并不是【逆天邪神】什么很贵重的【逆天邪神】东西啦。”小茉莉一脸的【逆天邪神】天真无暇:“只是【逆天邪神】一块小石头,名字好像叫‘九星佛神玉’,小乌龟,你身上有没有这种石头呢?”

  “九星佛神玉”这个名字一出,武乘烟眉头瞬间一蹩,武归克心脏猛的【逆天邪神】紧了下,然后马上道:“九星佛神玉是【逆天邪神】天地奇石,极为难寻,可遇不可求。归克也是【逆天邪神】梦寐以求而不得。不过既然是【逆天邪神】殿下吩咐,归克回到神武界后,会立即吩咐下去全力找寻,如有消息,一定会……想办法告知殿下。”

  “是【逆天邪神】这样吗?”女孩依然在笑,但随着她嘴角一个微小弧度的【逆天邪神】变动,嫣然笑颜后,却陡然生出了一股似有似无,却让所有人内心猛的【逆天邪神】一悸的【逆天邪神】危险感:“可是【逆天邪神】,天机界的【逆天邪神】一个老爷爷说,就在上个月,你刚好得到了一块九星佛神玉,还是【逆天邪神】那个老爷爷亲自交给你的【逆天邪神】唷。难道是【逆天邪神】那个长胡子的【逆天邪神】老爷爷骗了人家吗?”

  天机界某个长胡子的【逆天邪神】老爷爷被小茉莉一张口就给卖了,却是【逆天邪神】引得武归克和武乘烟同时脸色惊变。

  到了此刻,武归克才惊然醒悟……女孩之所以会在这里,竟分明是【逆天邪神】冲着他而来,而绝非什么偶遇!

  武归克瞬间冷汗直冒,全身发酥。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这等……根本不会有资格入她眼的【逆天邪神】“小人物”,竟会有被她专门盯上的【逆天邪神】一天,他一时之间,都不知该是【逆天邪神】荣幸还是【逆天邪神】害怕。

  他的【逆天邪神】身上,的【逆天邪神】确有一块九星佛神玉。而那是【逆天邪神】他苦寻多年,花费巨大代价,得了莫大机缘才得到。再有两年便是【逆天邪神】玄神大会,有了这枚九星佛神玉,他有绝对的【逆天邪神】信心在两年之内将玄力再度提升一大截,从而在玄神大会上名动东神域。

  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甘心将它就这么交给他人。但眼前的【逆天邪神】女孩,又是【逆天邪神】他绝对招惹不起,可以在弹指之间决定他生死的【逆天邪神】恐怖存在,他再有十条命也不敢触罪。

  冷汗浃背间,武归克俯首惶然道:“殿下,归克前段时间,的【逆天邪神】确有缘得到一枚九星佛神玉,但,非是【逆天邪神】归克不愿将其交给殿下,而是【逆天邪神】它对归克无比重要,若是【逆天邪神】……”

  “啊呀啊呀,小乌龟不要这么紧张啦。”小茉莉笑嘻嘻的【逆天邪神】歪了歪头:“又没说要强抢你的【逆天邪神】东西。虽然很想要九星佛神玉,但那毕竟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东西,怎么可以让你白白送给人家。人家这么可爱的【逆天邪神】女孩子,才不是【逆天邪神】那种不讲道理的【逆天邪神】坏人。”

  武归克一愣。

  “人家可以拿东西和你换哦,保证是【逆天邪神】和九星佛神玉一样好的【逆天邪神】东西。”小茉莉扑闪着长长的【逆天邪神】眼睫,说着非常讲道理的【逆天邪神】话:“若是【逆天邪神】小乌龟见到之后不想换的【逆天邪神】话,人家一定不会强求的【逆天邪神】,好不好?”

  “……”小茉莉的【逆天邪神】话让武归克心中稍安,同时也有了几分好奇:“不知殿下所言之物是【逆天邪神】?”

  “就是【逆天邪神】这个!”小茉莉小手一张,一枚圆润的【逆天邪神】黑色玄石躺在白嫩嫩的【逆天邪神】掌心上,竟是【逆天邪神】一枚普通的【逆天邪神】玄影石。

  还没等武归克发问,小茉莉已是【逆天邪神】手儿一捏,玄影石中印下的【逆天邪神】影像和声音顿时呈现在所有人眼前。

  雷千峰等人一眼就看出,影像中呈现的【逆天邪神】地点,赫然是【逆天邪神】他们魂宗的【逆天邪神】主殿!

  而影像之中的【逆天邪神】人……武归克、武乘烟、雷千峰、萧青彤……都在其中!

  “再把那个什么凌云碎尸万段之前,你还是【逆天邪神】先管好你自己吧!那只王族木灵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我父王可是【逆天邪神】因为这事,少有的【逆天邪神】动了真怒!你最好给一个像样的【逆天邪神】答复……”

  这是【逆天邪神】武归克的【逆天邪神】声音,伴着凶厉的【逆天邪神】语调。

  “王族木灵的【逆天邪神】事绝非虚假,我们在抓到那只王族木灵后,本要马上献给你父王,没想到,却一时不慎,被凌云给劫走!”

  玄影中的【逆天邪神】雷千峰在惊慌的【逆天邪神】回答。

  …………

  “抛开王族木灵这件事,你近些年上贡的【逆天邪神】木灵珠和练功炉鼎也越来越少,想让我父王对此事息怒,怕是【逆天邪神】难的【逆天邪神】很啊!”

  “归克,非是【逆天邪神】舅父怠慢,而是【逆天邪神】这些年木灵越来越少,上佳的【逆天邪神】炉鼎更是【逆天邪神】越来越难寻,实在是【逆天邪神】……归克,你回去之后,一定要对你父王美言几句,尤其是【逆天邪神】王族木灵之事,舅父就是【逆天邪神】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欺瞒你父王。”

  “真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越来越少吗?还是【逆天邪神】……你为了独霸黑琊,制造把柄,将一部分本该上贡的【逆天邪神】木灵珠悄悄卖给其他人呢?”

  …………

  从看到第一幕影像,听到第一个声音时,武归克的【逆天邪神】脸就一下子变得煞白,当玄影被小茉莉忽然笑吟吟的【逆天邪神】收起时,他已是【逆天邪神】全身发虚,双腿酥软,从内脏都四肢都在剧烈的【逆天邪神】颤抖着。

  而守护在他身侧的【逆天邪神】武乘烟同样完全变了脸色,收缩的【逆天邪神】瞳孔中荡动着不比武归克少多少的【逆天邪神】惊恐。

  王族木灵、上贡木灵珠、炉鼎……还是【逆天邪神】武归克亲口所言,清清楚楚……

  不得猎杀木灵,这是【逆天邪神】宙天神界联合其他三王界共同下的【逆天邪神】禁令。如果这个玄影石的【逆天邪神】影像传开,将绝不仅仅是【逆天邪神】神武界的【逆天邪神】丑闻那么简单,还必将受到宙天神界的【逆天邪神】制裁!

  更可怕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枚玄影石,还是【逆天邪神】出自这个女孩之手!

  而他,作为玄影石中的【逆天邪神】“主角”,若是【逆天邪神】事发,在神界,他会身败名裂,在神武界,他的【逆天邪神】后果和处境更是【逆天邪神】可想而知。

  虽然,很多星界都在暗中收揽木灵珠,甚至猎杀木灵……但偷偷摸摸,和被公开于众,是【逆天邪神】截然不同的【逆天邪神】两个概念!

  武归克瞳孔几乎失了颜色,整个人像是【逆天邪神】被吓掉了魂魄,全身只剩下了哆嗦。这绝对是【逆天邪神】他这辈子受到过的【逆天邪神】最大的【逆天邪神】惊吓。

  “你……你到底是【逆天邪神】什么人!为什么要暗算我们!”武乘烟向前一步,挡在了武归克一侧,脸色已再无法恢复淡然。

  玄影石中的【逆天邪神】影像,就发生在不到三刻钟之前。也就是【逆天邪神】说,她至少在那个时候,其实就一直隐在他们附近。

  而他居然毫无所觉。

  小茉莉稍稍抬头看向他,脸上笑容消失,唇瓣也不满的【逆天邪神】翘了起来:“这位叔叔,你好凶哦,难道不知道对漂亮女孩子说话要温柔一些吗?哼,你不许再说话,否则,就把你杀掉哦。”

  女孩的【逆天邪神】声音娇娇脆脆,悦耳无比,但在她最后一句话落下时,武乘烟却是【逆天邪神】全身一凉,一种莫名的【逆天邪神】恐惧在心魂中陡生,本就微缩的【逆天邪神】瞳孔瞬间又陡缩数倍。

  “乘烟,马上闭嘴!”武归克已稍稍回神,慌忙将武乘烟推开,而后者向后一步,便真的【逆天邪神】牢牢闭嘴,再不敢多说半个字。那一瞬间的【逆天邪神】莫名惊惧,让他全身经脉如被冰封,久久僵硬。

  “小乌龟,人家手里的【逆天邪神】这个东西可是【逆天邪神】世上独一无二的【逆天邪神】唷,你刚才已经看过了,很神奇对不对?所以,你要不要用九星佛神玉来换呢?”

  天真无邪的【逆天邪神】浅笑再次浮现在少女的【逆天邪神】脸上,她把玄影石握在手心,还很是【逆天邪神】善解人意的【逆天邪神】道:“不肯换的【逆天邪神】话,人家也绝对~~绝对不会逼你的【逆天邪神】唷。”

  九星佛神玉能给予他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短时间内的【逆天邪神】玄力大增,而女孩手中的【逆天邪神】玄影石一旦落入王界手中,毁掉的【逆天邪神】将极有可能是【逆天邪神】他一生,武归克根本无从选择,哆嗦着点头:“我换……我换……请……殿下稍稍宽容几日,九星佛神玉毕竟贵重,被我留在了神武界,往返的【逆天邪神】话,尚需些时日。”

  “好呀好呀。”小茉莉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点头答应:“人家也刚好很久没去宙天界找那个白胡子大叔玩了,到时候可以和白胡子大叔一起去找你哦。”

  武归克全身猛一激灵,心中最后的【逆天邪神】一丝幻想完全破灭,嘴唇哆嗦的【逆天邪神】更加厉害:“殿……殿下,我忽然又想起来,临行前我其实……把九星佛神玉给带在身上了,请殿下……笑纳。”

  一边说着,他双手已颤巍巍捧起一块莹白玉石,玉石现身之时,整个世界都一下子明亮了许多。

  九星佛神玉!

  小茉莉眼眸一亮,小手一抓,那枚玉石便已瞬间飞到了她的【逆天邪神】手中。玉石小巧,如她的【逆天邪神】肌肤般莹润,玉嵌九星,释放着皎月之光,交错着星辰之芒。

  小茉莉唇瓣上翘,展露笑颜,笑嘻嘻的【逆天邪神】把九星佛神玉收起,然后手指一弹,那枚差点把武归克吓破胆的【逆天邪神】玄影石便飞到了武归克的【逆天邪神】手中:“小乌龟,这可是【逆天邪神】你自愿要换的【逆天邪神】,人家可完~~全~~没有逼你哦!”

  接过玄影石,将它牢牢抓在手心,直到用玄气摧成粉末。他抬起头,强撑起比哭还难看的【逆天邪神】笑脸:“是【逆天邪神】……我当然是【逆天邪神】……自愿的【逆天邪神】,多谢……殿下……成全。”

  “对嘛对嘛。”小茉莉满意的【逆天邪神】点头:“本来还以为你会不肯跟人家交换的【逆天邪神】,原来,这个东西这么值钱。”

  微翘的【逆天邪神】唇瓣间露出一颗莹光闪闪的【逆天邪神】小虎牙,小茉莉小手一伸,纤嫩白皙的【逆天邪神】手指间忽然又拿起了一枚玄影石:“其实,人家手里还有一颗,小乌龟要不要再拿东西和人家换呢?嘻嘻嘻嘻。”

  武归克猛的【逆天邪神】抬头:“殿下,你……”

  “这个和刚才那个绝对不一样哦……不过好恶心的【逆天邪神】。”小茉莉的【逆天邪神】一双星目弯成两枚细细的【逆天邪神】新月:“昨天夜里,人家出来玩的【逆天邪神】时候,忽然看到小乌龟和一个名字叫‘舅母’的【逆天邪神】大姐姐脱光了衣服,抱在了一起做着奇奇怪怪的【逆天邪神】事情,人家虽然觉得好恶心,但也很好奇,就偷偷刻印下来了,你们要不要看一看呀。”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