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107章 神武归克

第1107章 神武归克

  口中喊着舅父,但语气、神态间却毫无半点晚辈面对长辈时的【逆天邪神】谦恭尊敬,悠然的【逆天邪神】目光却反而像是【逆天邪神】在俯视卑微的【逆天邪神】下等生灵。

  而雷千峰却没有哪怕半点愠怒,而是【逆天邪神】连忙道:“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要不是【逆天邪神】归克你来了,我这条老命怕是【逆天邪神】也要交代了,只是【逆天邪神】可惜陌儿他们……”

  想到先后惨死的【逆天邪神】七个儿子,雷千峰全身肌肉收紧,紧攥的【逆天邪神】双手不住颤抖着。

  “这些事,昨日舅母已经全部和我说了。”武归克眯了眯眼睛:“听舅母说,这一切,都是【逆天邪神】一个叫‘凌云’的【逆天邪神】人做的【逆天邪神】?他不但毒死了你七个儿子,还间接弄死了十几万精英弟子和四个长老,还把你搞的【逆天邪神】差点送命,而你却好像连他的【逆天邪神】影子都没摸到过?”

  一边说着,他的【逆天邪神】目光转向一边的【逆天邪神】萧青彤。在看着萧青彤时,他的【逆天邪神】目光要比盯视雷千峰时柔和的【逆天邪神】多。

  对于云澈,雷千峰在极度的【逆天邪神】痛苦、愤怒、仇恨、屈辱之余,已然生出了深深的【逆天邪神】惊惧,他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声音也出现了些许嘶哑:“凌云……他……他简直就是【逆天邪神】魔鬼!”

  “魔鬼?”武归克却是【逆天邪神】低笑一声:“呵,舅父啊舅父,这些要不是【逆天邪神】舅母亲口告诉我的【逆天邪神】,我怕是【逆天邪神】一个字都不会相信。虽然我一直认为你配不上舅母,但也没想到,你居然会废物到这种程度,作为你的【逆天邪神】外甥,我都感觉丢尽了颜面啊。”

  雷千峰脸色一惊,不敢争辩,嘴唇一阵哆嗦后,低下头道:“不错,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我无能……但,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一定要将凌云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是【逆天邪神】吗?”武归克缓步走近,目光却是【逆天邪神】逐渐沉了下来:“再把那个什么凌云碎尸万段之前,你还是【逆天邪神】先管好你自己吧!那只王族木灵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我父王可是【逆天邪神】因为这事,少有的【逆天邪神】动了真怒!你最好给一个像样的【逆天邪神】答复,否则,后果可不是【逆天邪神】吃不了兜着那么简单!”

  该来的【逆天邪神】还是【逆天邪神】要来,雷千峰全身一震,连忙慌声道:“王族木灵的【逆天邪神】事绝非虚假,我们在抓到那只王族木灵后,本要马上献给你父王,没想到,却一时不慎,被凌云给劫走!”

  “那凌云怎么会知道那是【逆天邪神】王族木灵?”武归克厉声道。

  “不不,凌云将其劫走并非因为那是【逆天邪神】王族木灵,而是【逆天邪神】……而是【逆天邪神】那只王族木灵就隐藏在黑琊城外的【逆天邪神】一个木灵族群中,凌云早就认识那个木灵族群,所以在我们抓到王族木灵后将其劫走。我们也是【逆天邪神】没有想到竟有人胆子大到敢对我们对手,所有才会失手被劫。之后我们很快找到了那个木灵族群,将所有木灵屠尽,却没有再抓到那只王族木灵,和凌云的【逆天邪神】恩怨,也是【逆天邪神】出于这个原因。”

  “是【逆天邪神】吗?”武归克冷笑一声,显然并不相信。

  “归克,”萧青彤轻声道:“你舅父没有骗你,说的【逆天邪神】每一句话都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若不是【逆天邪神】当真抓到了王祖木灵,我也不会急于告诉你母亲。只是【逆天邪神】没想到,唉……”

  武归克神色缓和,点了点头:“既然是【逆天邪神】舅母之言,那归克当然不能不信。”但随着他目光转向雷千峰,脸色再次变得阴沉:“但至于我父王会不会信,那就不是【逆天邪神】我能决定的【逆天邪神】了。抛开王族木灵这件事,你近些年上贡的【逆天邪神】木灵珠和练功炉鼎也越来越少,想让我父王对此事息怒,怕是【逆天邪神】难的【逆天邪神】很啊!”

  雷千峰脸色再变,全身开始瑟瑟发抖起来。在黑琊界,他是【逆天邪神】一手遮天的【逆天邪神】大界王,但在神武界王这等人物面前,他就跟一只卑微的【逆天邪神】爬虫毫无区别。魂宗能强盛至今,其中八成以上是【逆天邪神】秉着神武界的【逆天邪神】威名。神武界其他人还好,但这次,却是【逆天邪神】神武大界王之怒……震怒之下,想要捏死他一个神王,乃至整个魂宗,都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哪会管他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自己儿子的【逆天邪神】舅父。

  “归克,非是【逆天邪神】舅父怠慢,而是【逆天邪神】这些年木灵越来越少,上佳的【逆天邪神】炉鼎更是【逆天邪神】越来越难寻,实在是【逆天邪神】……归克,你回去之后,一定要对你父王美言几句,尤其是【逆天邪神】王族木灵之事,舅父就是【逆天邪神】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欺瞒你父王。”

  “哼!”武归克却是【逆天邪神】冷哼一声:“真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越来越少吗?还是【逆天邪神】……你为了独霸黑琊,制造把柄,将一部分本该上贡的【逆天邪神】木灵珠悄悄卖给其他人呢?”

  “……”雷千峰猛的【逆天邪神】抬头,瞳孔骤缩。

  “归克,”萧青彤出声:“这件事并非完全是【逆天邪神】你舅父的【逆天邪神】错,若不是【逆天邪神】我一时冲动,也不会因王族木灵被劫而引得你父王动怒。你父王平时最为疼你,现在只有你能救你舅父了。”

  萧青彤一说话,武归克本是【逆天邪神】暗沉的【逆天邪神】脸色顿时如抚春风,连忙宽慰着笑道:“不不,舅母何错之有。说起来,舅父这次只是【逆天邪神】失了大功,而不是【逆天邪神】犯了什么大错,我把这边事情说清,再多劝父王几天,等他消了气,也就没事了。我刚才说这么重,只是【逆天邪神】提醒舅父以后做事一定要更加谨慎小心。归克回去之后,一定会平息此事,请舅母放心。”

  武归克面对雷千峰和萧青彤的【逆天邪神】态度截然不同,而且一向如此。雷千峰早就习以为常,一闻此言,顿时面露喜色。

  萧青彤微笑了起来:“归克真是【逆天邪神】好孩子,也不枉我一直这么疼你。只可惜你的【逆天邪神】两个兄长却……”

  声音未落,萧青彤已是【逆天邪神】泫然欲泣。

  武归克连忙安慰道:“舅母节哀……请舅母放心,归克既然来了,就一定会为两位兄长讨回公道。小小一个凌云,竟敢惹得舅母伤心落泪……我定会亲手将他抓回,由舅母任意处置。”

  说完,他狠狠横了一眼睛雷千峰:“那个叫凌云的【逆天邪神】小子,现在在什么地方?”

  雷千峰连忙道:“这小子虽然玄力低微,但却似乎有着极强的【逆天邪神】匿身之能,每次都是【逆天邪神】神出鬼没。不过,从他一直以来的【逆天邪神】动向猜测,他最经常藏匿的【逆天邪神】地方,应该就是【逆天邪神】黑魂山脉,那里白天玄兽众多,气息杂乱,夜晚又是【逆天邪神】浓雾沉降,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个极其适合隐匿的【逆天邪神】地方,再加上他……”

  “那就去黑魂山看看吧。”武归克直接打断他的【逆天邪神】话:“舅母说,最近凌云每日都会出现数次,昨日亦曾出现过,也就是【逆天邪神】说他一直都藏在附近的【逆天邪神】某个地方,从未走远。哼,乘烟!”

  “少主。”黑衣中年人俯身听命。

  “虽然有些辱了你的【逆天邪神】身份,但这里就只剩下一堆灰头土脸的【逆天邪神】无用废物,只能你亲自出手去抓那只小爬虫了。”

  “是【逆天邪神】。”武乘烟面无表情的【逆天邪神】领命。

  扫了一眼雷千峰,武归克背在身后的【逆天邪神】手放下:“那走吧。”

  “啊?现在?”雷千峰一愣。

  “不然呢?难道要等他跑远不成?”武归克冷声道:“若他真如你所说的【逆天邪神】那么狡猾,万一被他知晓有神武界的【逆天邪神】人到了这里,定会马上远遁千里!这世上可不是【逆天邪神】谁都像你一样天真愚蠢!”

  被外甥如此喝骂,雷千峰却不敢有丝毫动怒,向下方一挥手:“天罡,带上几个堂主,随本王去一趟黑魂山!”

  “舅母,你好生歇养,千万不要伤了身子,归克这就就把那凌云小儿带回来由你处置。”武归克离开前,躬身向萧青彤拜别。

  ————————————

  出了魂宗,武归克的【逆天邪神】脸一下子黑了下来,毫不客气的【逆天邪神】道:“舅父,你该知道我父王动怒是【逆天邪神】何等严重的【逆天邪神】事。这次要不是【逆天邪神】舅母伤心欲绝之下还万般求情,我也不会兜下此事,哼!”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雷千峰连忙应声,赔笑道:“归克,你这次救了舅父,舅父一定不会忘的【逆天邪神】。”

  “那就不必了,你要真有心的【逆天邪神】话,就对舅母好一点。”武归克眯了眯眼睛:“昨天一来,乘烟给你驱了一夜的【逆天邪神】毒,而我则安慰了舅母一夜,好歹是【逆天邪神】个下位星界的【逆天邪神】界王,居然狼狈到如此地步,简直丢尽我和娘的【逆天邪神】脸,哼!”

  “……”雷千峰懦懦着不敢说话。

  “我急着出来抓那个凌云,一方面,是【逆天邪神】慰舅母之情,另一方面……你们始终没有抓到凌云的【逆天邪神】同时,也一直没找到那个王族木灵,也就是【逆天邪神】说,它很可能在凌云的【逆天邪神】手上,再不济,凌云也该知道它在哪里。”

  “对,的【逆天邪神】确如此!”雷千峰应声道:“我一直都不惜代价的【逆天邪神】全力追捕凌云,也是【逆天邪神】出于这个原因。”

  “哼!”武归克冷哼一声,速度加快。

  武归克在前,武乘烟在侧,雷千峰则带着一行人跟在后方。武归克不再说话,他们也无一人敢随便出声。这些平日里在黑琊界可以肆意横着走的【逆天邪神】人物,此时个个噤若寒蝉,呼吸都不敢大声。

  武归克的【逆天邪神】身份自不必说,武乘烟……一个神君境的【逆天邪神】恐怖强者,足以藐视所有下位星界的【逆天邪神】超然存在。纵然在神武界,都有着很高的【逆天邪神】地位。他此行跟随武归克,便是【逆天邪神】为了保护他的【逆天邪神】周全。

  很快,他们便已来到黑魂山脉之前。雷千峰道:“归克,便是【逆天邪神】这里了。我们曾在这里埋伏凌云数十次,又一次险些成功,却……却功亏一篑。”

  “乘烟。”武归克没有理会雷千峰,眉角一挑。

  武乘烟稍稍颔首,便飞身而起,来自神君的【逆天邪神】庞大神识如覆天之雾,快速的【逆天邪神】笼罩而下。

  但就在这时,前方忽然传来微弱的【逆天邪神】气息波动,众人的【逆天邪神】视线下意识的【逆天邪神】转过,一眼看到,一个穿着七彩霞裙,娇纤玲珑的【逆天邪神】女孩穿过不高的【逆天邪神】树丛,蹦蹦跳跳的【逆天邪神】朝着他们所在的【逆天邪神】方向迎面而来,口中还隐约哼着清脆悦耳的【逆天邪神】歌谣。

  “嗯?这里怎么会有一个小女孩?”雷千峰沉声道。

  “什么人!”雷天罡一声大吼。

  似乎被这声厉吼吓到,小女孩停住了脚步,星辰般的【逆天邪神】眸光很认真的【逆天邪神】打量着他们,然后小脸上露出了古怪的【逆天邪神】神情:“哦唷唷,好巧哦。”

  “她……她是【逆天邪神】!”雷天罡身后,一个黑魂堂主忽然惊声而起:“宗主,总堂主,她就是【逆天邪神】半月前和凌云一起出现,然后被凌云救走的【逆天邪神】那个小女孩!就是【逆天邪神】她,绝对不会错!”

  那身彩衣,那张让日月黯然的【逆天邪神】绝美嫩颜,任谁看上一眼,都绝不会忘却。

  “什么!?”雷千峰和雷天罡都是【逆天邪神】脸色一变,雷千峰瞬间吼道:“马上将她拿下!”

  但,他们却没有注意到,在小女孩身影出现在视线中的【逆天邪神】刹那,武归克的【逆天邪神】身影便死死僵住,像是【逆天邪神】石化一般一动不动,嘴巴缓缓大张,但却始终没有发出一丝声音,而他的【逆天邪神】一双瞳孔分明在剧烈的【逆天邪神】收缩,然后又急剧放大,再放大……

  神武界大界王之子,一个在上位星界都无人敢惹的【逆天邪神】超然人物,此时放大到极点的【逆天邪神】瞳孔之中,颤荡着如见鬼神般的【逆天邪神】惊骇。

  nt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