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103章 手黑心黑

第1103章 手黑心黑

  一入石屋,更加剧烈的【逆天邪神】寒意骤然袭身。这不是【逆天邪神】那种忽堕冰窟的【逆天邪神】冰寒,而是【逆天邪神】如临鬼域似的【逆天邪神】阴冷,绝非是【逆天邪神】来自寒冰玄气。

  不仅如此,石室明明残破,门窗大开,但光线却异常的【逆天邪神】阴暗,进门之时,恍然间竟有一种从白天忽然步入黑夜的【逆天邪神】感觉,再加上骤变的【逆天邪神】气息,强如雷千峰,都是【逆天邪神】全身一紧,就连他的【逆天邪神】狂傲和凌气都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一缩。

  破旧的【逆天邪神】石室之中,站着一个全身青黑斗篷,上身微微佝偻的【逆天邪神】人。他整个身躯都被包裹在斗篷之下,只堪堪露出半张脸。而这半张脸竟似他的【逆天邪神】斗篷般青黑,而且干枯如暴晒了千百年的【逆天邪神】山石,让人单单是【逆天邪神】看一眼,便心中生惧。

  而不知是【逆天邪神】否是【逆天邪神】错觉,他的【逆天邪神】全身上下,竟在浮动着一抹淡淡的【逆天邪神】黑气……似有似无。

  陡变的【逆天邪神】气息,骇人的【逆天邪神】样貌,这一切无不在证明着眼前这个人绝非寻常。

  雷千峰本是【逆天邪神】心急如焚外加极度怨怒,身为一界之王,“黑心毒圣”纵然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他也不会将他放在眼中……毕竟一个小小毒医,哪配他一界之王看得起。更何况,生性多疑的【逆天邪神】他并不完全相信他真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黑心毒圣。

  因为黑心毒圣在历史上从未曾在黑琊界出现过。

  但此刻,他的【逆天邪神】想法已是【逆天邪神】剧变。因为,来自这个“黑心毒圣”的【逆天邪神】诡异气息,让他切切实实的【逆天邪神】心生惊悸……能让他一见面便陡然心生忌惮的【逆天邪神】人,绝对不会是【逆天邪神】个普通人物……不,应该说,这必定是【逆天邪神】个极度可怕的【逆天邪神】人物!

  与此同时,对他是【逆天邪神】否是【逆天邪神】黑心毒圣的【逆天邪神】怀疑也一下子消散了大半。

  雷千峰很快驻足,那股在体内不住乱窜的【逆天邪神】寒气让他竟不敢走近“黑心毒圣”太近,在他心中惊疑间,萧青彤已是【逆天邪神】焦急的【逆天邪神】道:“前辈……可是【逆天邪神】大名鼎鼎的【逆天邪神】毒圣前辈?”

  “呵呵呵……”黑衣老者发出他那难听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沙笑:“都找上门来了,还偏要多此一问?老夫正是【逆天邪神】黑心毒圣,你们既然敢找老夫解毒,那就不要怪老夫手黑心黑,嘿嘿嘿嘿!”

  萧青彤心系儿子安危,便要直接拜下去:“求毒圣前辈救救我儿子,只要……”

  “等等!”雷千峰却是【逆天邪神】一把拦住萧青彤,双目缓缓眯起:“你如何证明你是【逆天邪神】黑心毒圣?”

  “……证明?”

  青黑斗篷之下,一双眼睛缓缓露出,目光射向雷千峰的【逆天邪神】刹那,竟是【逆天邪神】惊得雷千峰全身一颤,因为这双眼睛竟分明浮动着一抹骇人的【逆天邪神】黑光:“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让老夫证明?若不信,那就滚吧!”

  在黑琊界一手遮天的【逆天邪神】雷千峰,何曾被人如此蔑骂,他顿时勃然大怒,但刚才在他目光下的【逆天邪神】刹那惊惧,以及六个儿子的【逆天邪神】性命安危,让他敢怒而不敢动手,玄气外放,一股可怕的【逆天邪神】威压直罩千里,口中发出阴沉的【逆天邪神】声音:“那你知道我是【逆天邪神】谁吗?”

  “嘿嘿嘿嘿!”雷千峰忽然释放的【逆天邪神】气场换来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黑衣老者的【逆天邪神】惊惧,而是【逆天邪神】带着蔑视……甚至怜悯的【逆天邪神】冷笑,他手臂抬起,一只干枯的【逆天邪神】手掌从长袖下缓缓伸出,而这只手掌之上,也分明缭绕着黑气,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目光碰触到这抹黑气,都会感觉到全身一冷,本就灌满全身的【逆天邪神】冷气在身体和灵魂中更是【逆天邪神】狂乱的【逆天邪神】窜动。

  “被毒死在老夫手上的【逆天邪神】神君,我这一只手,已经数不过来了,才不过几十年没出来走走,连一个小小的【逆天邪神】神王都敢在老夫面前叫嚣。啧啧啧,也难怪都说下位星界蠢货多。”

  每一字都干涩难听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砂纸摩擦,而这番话直惊得后面的【逆天邪神】雷天罡与雷千渡目瞪口呆,雷千峰也是【逆天邪神】脸色陡变:“你……”

  一个字出口,却是【逆天邪神】再未发出声音,非但没有暴怒向前,反而身体微微向后晃动了一下。

  人就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动物,如果这黑衣老者和和气气,唯唯诺诺,雷千峰绝对会盛气凌人外加各种怀疑,而他短短数语,阴森、不屑、蔑视、狂傲,嘲讽,却是【逆天邪神】让雷千峰在走进石室之后的【逆天邪神】短短十息之中心中忌惮层层暴增,纵然心中恼怒,气势却是【逆天邪神】大若减弱,手上更是【逆天邪神】不敢轻举妄动,就连言语上的【逆天邪神】喝骂都一时不敢出口。

  萧青彤却是【逆天邪神】狠狠瞪了他一眼,快速向前两步道:“毒圣前辈,我夫君他性子一向莽撞,但心中绝无半点对前辈的【逆天邪神】不敬。我夫君他为黑琊界大界王,家世颇丰,只要前辈能救我儿子性命,报答定可让前辈满意。”

  雷千峰谨慎多疑,萧青彤却迫不及待的【逆天邪神】想去紧紧抓住最后的【逆天邪神】稻草,都根本不会想去分辨真假,反而上来自报家底,仿佛唯恐被这个“黑心毒圣”黑的【逆天邪神】不够狠。

  两夫妻性格大为不同,而这也是【逆天邪神】大部分男人和女人在应对此类大事……尤其是【逆天邪神】涉及儿女安危这种事上的【逆天邪神】区别。

  黑衣老者阴笑一声:“好说好说,只要付得起玄石,一切都好说,老夫活了这么多年,还不至于沦落到和一个无知小辈一般见识,把人带进来吧。”

  雷千峰脸色一变再变,但也没再说话。

  “快!快把阡儿他们带进来!”萧青彤急声道。

  很快,十几个魂宗弟子把雷千峰的【逆天邪神】六个儿子依次抬入,整整齐齐放置在了黑衣老者身前。

  黑衣老者依旧侧着身子,连眼球都没转过。只有鼻子微微动了动,随之阴阴徐徐的【逆天邪神】道:“哦,原来是【逆天邪神】赤鬼炎毒。”

  黑衣老者的【逆天邪神】口中,说出了一个他们从来没有听过的【逆天邪神】名字,萧青彤面露希冀之色:“毒圣前辈,你识得这种毒?”

  “嘿嘿……”黑衣老者每次的【逆天邪神】笑声都会让人遍体发寒:“这种毒出自南神域,在这东神域可不多见。中了这赤鬼炎毒,会全身如被火燎,毒发之时,全身赤气缠绕,直至内焚而亡。死后毒气不散,会继续焚噬尸身,最后只会剩下一堆赤红色的【逆天邪神】枯骨,连血都不见一滴,嘿嘿嘿。”

  雷广陌的【逆天邪神】凄惨死状历历在目,黑衣老者所述,和其毒状、死状分毫不差!雷天罡和雷千渡都是【逆天邪神】面露异色,雷千峰亦是【逆天邪神】神色微变。

  所有的【逆天邪神】目光都一直锁定在黑衣老者身上,他没有俯身检视,甚至没有正眼扫上一眼,充其量只是【逆天邪神】鼻子嗅了一下,居然就直接识出,而且说得分毫不差。萧青彤已是【逆天邪神】面露无法掩下的【逆天邪神】激动之色:“前辈,你既然识得这种毒,那一定也有办法化解吧?”

  “嘿,简单的【逆天邪神】很。”黑衣老者的【逆天邪神】低笑,竟分明透着不屑。他这短短几个字,顿时让萧青彤大喜过望,雷千峰也是【逆天邪神】眼眉一跳。黑衣老者在这时转过身来,斗篷之下,一只手在某个地方随便乱摸了一通,伸出之时,已捏起了六颗脏兮兮的【逆天邪神】药丸,药丸指甲大小,呈暗绿色,皱皱巴巴,布满让人看着都不舒服的【逆天邪神】灰褐纹路。

  干枯的【逆天邪神】手指一弹,六颗药丸就飞到了萧青彤身上:“一人一颗,吃了毒就解了。”

  让偌大魂宗束手无措,将雷千峰差点逼疯的【逆天邪神】可怕剧毒,在他口中却是【逆天邪神】轻描淡写,随手丢出药丸的【逆天邪神】举动,更像是【逆天邪神】不屑一顾。萧青彤牢牢接住,话都来不及多说一个字,便要冲过去喂给自己的【逆天邪神】儿子。

  “等等!”

  雷千峰却是【逆天邪神】闪电般伸手,拉住萧青彤,同时将她手中的【逆天邪神】六颗药丸一把夺过。没等萧青彤开口,他又忽然伸手一抓,一个魂宗弟子一声惊叫,已别他瞬间吸在手中。

  “宗……宗主?”那个魂宗弟子满脸不知所措。

  雷千峰不发一言,手指间却不知何时捏起了一根黑色的【逆天邪神】短刺,在那魂宗弟子骤缩的【逆天邪神】瞳孔中直直刺入他的【逆天邪神】心口,刺入的【逆天邪神】同时,短刺也如融化一般直接消失在他体内。

  “千魂毒!”雷天罡和雷千渡同时惊呼出声。

  千魂毒是【逆天邪神】魂宗,亦是【逆天邪神】整个黑琊界最可怕、最残忍的【逆天邪神】一种剧毒,一旦中之,会如被千鬼缠身,在承受整整三个时辰的【逆天邪神】巨大痛苦后悲惨死去。千魂毒没有解药,唯有神王境的【逆天邪神】玄力……也就是【逆天邪神】在黑琊界,唯有雷千峰可解。

  在魂宗之中,千魂毒只会用在叛徒身上,堪称魂宗最残忍的【逆天邪神】处罚手段。

  被下了千魂毒,那名魂宗弟子心口快速变得青黑,而这种可怕的【逆天邪神】青黑色亦快速蔓延,转眼之间,就连他的【逆天邪神】脸色都变得一片灰暗,整个人更是【逆天邪神】一下子软倒在地,全身疯狂的【逆天邪神】抽搐痉挛,口中发出痛苦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惨叫,如同在忍受万刃穿身的【逆天邪神】酷刑。

  雷千峰将他拎起,撑开他的【逆天邪神】下巴,将其中一颗暗绿色药丸拍入其口中,然后再将其丢开,目光紧紧盯着他……但马上,他本是【逆天邪神】阴沉的【逆天邪神】瞳光逐渐的【逆天邪神】呆滞起来。

  被灌下绿色药丸,然后丢开的【逆天邪神】第一个刹那,他就忽然感觉到千魂毒息竟开始减弱……而且是【逆天邪神】极快的【逆天邪神】减弱,短短数息,便已弱了大半,那个魂宗弟子的【逆天邪神】挣扎和惨叫也分明弱了起来。

  十息之后,千魂毒息竟是【逆天邪神】完全消失。

  而被雷千峰在十息之前亲手种下千魂毒的【逆天邪神】魂宗弟子,就这么颤巍巍的【逆天邪神】从地上自己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满脸的【逆天邪神】惊惧和不知所措。

  雷天罡和雷千渡嘴巴大张,如见鬼神,雷千峰足足愣住数息,才一个瞬身向前,手中一把抓在他的【逆天邪神】胸前,玄气扫动之下,竟再找不到半点千魂毒的【逆天邪神】踪迹。

  雷千峰把手移开,竟是【逆天邪神】愣在那里,半天没有动弹。千魂毒的【逆天邪神】可怕,他最为清楚,他一直以为其无药可解,而他要以玄力化解,也要极费工夫,现在,他亲手下的【逆天邪神】千魂毒,一颗毫不起眼的【逆天邪神】药丸,就这么几个转眼的【逆天邪神】工夫……竟化解的【逆天邪神】一干二净。

  这一切就发生在他的【逆天邪神】眼前,他竟都有些不敢相信。

  “宗主!”消失的【逆天邪神】毒息,和雷千峰的【逆天邪神】异样反应,雷天罡和雷千渡自然都知道了结果,萧青彤更是【逆天邪神】一下子激动的【逆天邪神】热泪盈眶,失声道:“不愧是【逆天邪神】黑……毒圣前辈!阡儿他们真的【逆天邪神】有救了!”

  “……”雷千峰缓缓转身,到了此刻,他哪里还会怀疑眼前的【逆天邪神】黑衣老者不是【逆天邪神】黑心毒圣,相反,他甚至开始难以相信传说中的【逆天邪神】黑心毒圣解毒能力竟强到如此地步……

  那可是【逆天邪神】千魂毒啊!居然就这么短短十息就化解了!

  “快……快给他们服下!”亲眼所见这些绿色药丸的【逆天邪神】神奇,雷千峰再也无法淡定,赶忙将它们交给雷千渡和雷天罡。

  先将药丸给六儿子雷元柏服下,在他们的【逆天邪神】注视之下,雷元柏身上的【逆天邪神】赤色雾气很快消失,随之消失的【逆天邪神】则是【逆天邪神】如噩梦般缠绕全身的【逆天邪神】毒息。短短不到二十息,雷元柏的【逆天邪神】身体和脸上都褪去了不正常的【逆天邪神】赤色,虽然气息依旧有些孱弱,但已自己坐了起来,而且再无痛苦之色。

  玄气一扫,他体内的【逆天邪神】毒息,赫然已是【逆天邪神】无影无踪!

  “这……这简直是【逆天邪神】奇迹啊。”雷天罡惊叹万分的【逆天邪神】道:“毒圣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雷元柏摆脱剧毒,其他正承受虬龙之龙折磨的【逆天邪神】五人无不是【逆天邪神】眼睛圆瞪,奋力挣扎呼喊起来:“父王……救我……救我……”

  “快,快给他们解毒!快!”雷千峰连声道。

  亲眼看着雷元柏剧毒全解,萧青彤已是【逆天邪神】喜极而泣,她连忙拉过雷元柏,激动道:“元柏,快,快叩谢毒圣前辈,要不是【逆天邪神】毒圣前辈,你们兄弟六人可就……”

  雷元柏想也不想,连忙跪拜:“晚辈雷元柏,谢过毒圣前辈救命大恩。”

  一直等他跪完,黑衣老者才慢悠悠道:“叩谢就不必了,把价钱算好就行了,嘿嘿嘿嘿。”

  雷千峰转过身,此时面对黑衣老者,他的【逆天邪神】眼神已全然不同。他束手无策,甚至被逼到几乎绝望崩溃的【逆天邪神】剧毒,被对方随手而解,其驭毒能力可想而知。那么,先前他所说的【逆天邪神】毒死过数个神君,以及根本不将神王放在眼里的【逆天邪神】话语,也自然极大可能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

  想到这些,再想到自己先前言行,他内心一咯噔,后背甚至已是【逆天邪神】狂冒冷汗,他身体前倾,手上也已不自觉的【逆天邪神】施礼:“毒圣前辈放心,如此大恩,我魂宗定会涌泉相报。”

  黑衣老者斜了他一眼,却是【逆天邪神】不屑的【逆天邪神】阴笑:“你?嘿嘿嘿……黑琊界王?老夫听你那么大口气,还以为你有多大的【逆天邪神】本事,却连这么一点小毒都解不了,你这种夜郎自大,有眼无珠的【逆天邪神】小子,怕是【逆天邪神】会活不久啊。”

  换做平时,听到有人敢如此和自己说话,雷千峰早已杀气漫天,但此时,他竟是【逆天邪神】脸色一正,道:“前辈教训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在下坐井观天已久,竟险些不识高人。”

  身后,又有两个儿子身上的【逆天邪神】毒息消失,他心中大为一松,接着道:“这样如何,在下前些日子听闻毒圣前辈初临黑琊城时,曾出手救过三个黑羽商会的【逆天邪神】人,为他们解去剧毒,每人收取了百万玄石。”

  “而我魂宗对前辈大恩感激在心……愿出五倍报答!”雷千峰满脸真诚:“一颗,五百万玄石!前辈救我魂宗六人,魂宗愿奉送前辈三千万玄石!不知前辈可还满意?”

  随意丢出的【逆天邪神】六颗丹药,主动奉送三千万的【逆天邪神】玄石……三千万,常人一辈子都不敢想的【逆天邪神】天文数字。他想着这黑心毒圣哪怕再黑,这个天价也该让他乐上天了。

  “喋喋喋喋……”黑心毒圣笑了,笑的【逆天邪神】无比刺耳:“到底只是【逆天邪神】个小界界王,嘿嘿嘿嘿。”

  “……”雷千峰一脸懵。

  “那三个人,一人一百万玄石,他们的【逆天邪神】命,差不多就值这些。”黑衣老者森然低语:“但这六个人不一样,他们可是【逆天邪神】这黑琊界大界王的【逆天邪神】儿子啊,他们的【逆天邪神】命,可要比一般人值钱多了,你说是【逆天邪神】吗?”

  “……请毒圣前辈明示。”雷千峰心中陡生不安。

  黑衣老者缓缓的【逆天邪神】抬起一根干枯的【逆天邪神】手指,阴恻恻的【逆天邪神】道:“一亿玄石——每个人。”

  ————————————

  【为什么要出现萧青彤这个人物呢?她存在的【逆天邪神】意义是【逆天邪神】什么?嗯……】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