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90章 报复伊始

第1090章 报复伊始

  黑魂神宗。

  雷狂风带着弟子尸身一路狂奔,回到宗门,亦有些惊魂未定。作为魂宗的【逆天邪神】一堂副堂主,他在黑琊界也是【逆天邪神】响当当的【逆天邪神】大人物,却从未经历过如此诡异骇人之事。

  刚要直奔总堂,他一眼看到前方一人正迎面走来,他顿时脚步加快。

  此人身材矮胖,但眼神却阴戾如鹫,脸上并无表情,但释放让人心悸的【逆天邪神】威压。随着他的【逆天邪神】走动,一股近乎可怕的【逆天邪神】压迫感如影随形,那是【逆天邪神】属于神灵境的【逆天邪神】恐怖气场。所到之处,宗中的【逆天邪神】守卫弟子无不是【逆天邪神】马上单膝跪拜。

  雷天罡,黑魂神宗六十四堂总堂主,宗主雷千峰堂弟,在魂宗地位与众长老平齐,玄力高至神灵境中期,是【逆天邪神】黑琊界让人谈之色变的【逆天邪神】绝顶人物,宗内宗外,无人敢惹。

  “总堂主!”雷狂风快步冲到雷天罡身前。

  看到雷狂风手上的【逆天邪神】尸体,雷天罡眉头大皱:“发生了什么事?”

  “总堂主,属下今日本是【逆天邪神】在黑魂山代堂主监督择选弟子的【逆天邪神】考核,但……百名弟子,竟全部葬身黑魂山中。”雷狂风一边说着,不断伸手擦着额头的【逆天邪神】冷汗。

  “什么!?”雷天罡大怒:“竟有人敢暗算我魂宗弟子?是【逆天邪神】什么人干的【逆天邪神】?”

  “属下不知。”雷狂风道:“属下发现时,他们已经全部死了,中间不过隔了一个时辰,属下离得并不远,却是【逆天邪神】毫无察觉。”

  “你说什么?”雷天罡眉头大皱,却显然不相信雷狂风的【逆天邪神】话。

  雷狂风将手中尸体放下:“不仅如此,这些弟子的【逆天邪神】死状都极为诡异,有的【逆天邪神】身首异处,毫无挣扎痕迹。而更多弟子,则是【逆天邪神】……变成这样的【逆天邪神】活死人。”

  雷天罡蹲下身,伸手按在“尸身”心口,随之眉头一紧,又伸手抓住他的【逆天邪神】天灵,一直过了很久,才缓缓站起身来,脸色一片阴暗不定。

  “总堂主,他究竟是【逆天邪神】因何而死?”雷狂风问道。

  雷天罡目光阴浊,沉声道:“这些弟子的【逆天邪神】尸体所在,距离你有多远。”

  “最远也不到五十里。”雷狂风道。那些弟子才离开这么远,也就意味着,怕是【逆天邪神】考核刚开始不到一刻钟,他们其实就已经全部死绝了。

  “哼,若你说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如此短的【逆天邪神】距离,却让整整百名弟子死的【逆天邪神】没有动静,让你毫无察觉……怕是【逆天邪神】连我都做不到!”

  雷狂风心中一惊:“属下绝不敢欺瞒总堂主!”

  “谅你也不敢!”雷天罡脸色依旧暗沉一片:“这死法就更奇怪了,身上没有任何内伤外伤,甚至连命都还在,像是【逆天邪神】被人搜魂而死……而这个弟子已是【逆天邪神】神魂境,魂源固若金汤,除非他自己不反抗,否则就算是【逆天邪神】宗主想要搜他的【逆天邪神】魂都根本不可能!”

  雷狂风头皮发麻:“难道,真是【逆天邪神】鬼神不成?”

  “什么鬼神!”雷天罡怒斥,忽然问道:“对方真的【逆天邪神】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雷狂风迅速拿出玄影舌,释放出先前印下的【逆天邪神】影像:“这句话,应该是【逆天邪神】他留下的【逆天邪神】。”

  十万黑魂命,血祭木灵魂。

  “凌云!?”雷天罡脸色骤变,忽然抬头大吼道:“马上通知各堂,每堂带至少五千弟子,即刻出发搜山!遇到活人,立刻拿下!重伤打残可以,但一定要活的【逆天邪神】!!”

  雷狂风一惊,虽然暗杀了魂宗如此多弟子,但如此搜山规模,也着实太夸张了些:“总堂主,这凌云究竟何许人物……”

  “不必多问!”雷天罡沉声道:“你可知宗主为何忽然连夜动身亲自去往黑琊城?倒是【逆天邪神】没想到,他居然自己送上门来……十万黑魂命?呵,真是【逆天邪神】吓死人的【逆天邪神】口气啊——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记住,一定要活的【逆天邪神】!”

  “是【逆天邪神】!”雷狂风领命而去。

  雷天罡拿起传音玉,传音道:“宗主,已经不必前往黑琊城了。凌云自己送上门来了!”

  ————————

  黑魂神宗顿时嚣声四起,数十万魂宗弟子鱼贯而出,直奔黑魂山脉。一次性出动总宗近一成的【逆天邪神】弟子来搜山,这绝对是【逆天邪神】历史首次,而且毫无预兆。

  黑魂山脉本就分布着众多危险玄兽,玄者连进入者都极少,更不要说深入。而山脉东域是【逆天邪神】魂宗所属,除非活的【逆天邪神】不耐烦了,否则黑琊界玄者纵然再多十个胆子也绝不敢靠近。

  因而这大规模搜山一直持续到天色昏暗,除了惊扰无数玄兽,根本没寻到半个人影。

  夜幕降临,一层厚重的【逆天邪神】灰雾也逐渐笼罩了整个黑魂山脉。

  一无所获的【逆天邪神】搜山队伍先后回到宗门,向雷天罡上报结果。

  “总堂主,搜了一整天,别说人影,连外人出现过的【逆天邪神】痕迹都没找到。”说话的【逆天邪神】人斜了一眼雷狂风:“雷狂风,你说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吗?”

  “这种事我岂敢拿来开玩笑!”雷狂风怒声道:“总堂主,应该是【逆天邪神】他暗算之后,马上逃之夭夭了。不过,只要他不离开黑琊界,绝对逃不出我们的【逆天邪神】手掌心。”

  “看来是【逆天邪神】逃了无疑,亏我还以为他真的【逆天邪神】要取我魂宗十万命。宗主也差不多该回来了,此事,便等他回来再议吧。”雷天罡扫了众堂主一眼,忽然道:“怎么少了一人?十一堂呢?”

  “总堂主!”雷天罡话音刚落,一个急促的【逆天邪神】声音便从外传来,随之,一个中年男子快速冲进,正是【逆天邪神】第十一堂副堂主之一雷辍。

  他的【逆天邪神】样子,让众人眉头大皱,雷天罡沉声道:“出什么事了?”

  “总堂主,属下带领弟子返回宗门,清点人数时,却发现竟少了一百六十人,属下立刻命人返回黑魂山……刚才得到消息,已寻到七十多具尸体,而他们的【逆天邪神】死状,和雷狂风先前所言一模一样!其他未寻到的【逆天邪神】弟子,应该也都是【逆天邪神】遭了毒手。”

  “什……么!?”大厅之中气氛陡变,众堂主无不面露震惊……还有些许惊恐。

  数十万弟子,还有近两百副堂主乃至堂主引领,没有发现任何痕迹……却悄无声息的【逆天邪神】死了一百多个弟子。而且看雷辍的【逆天邪神】反应,他先前分明没有半点察觉。

  一股森然冷意在所有人身体中窜动。

  “发生了什么事!”

  人未至,威严的【逆天邪神】声音带着雷霆般的【逆天邪神】威压已压在所有人心魂上。

  大厅门口,一个一身黑衣的【逆天邪神】中年人正缓步走来,胸口印着一条缠绕雷电,张开着狰狞大口的【逆天邪神】黑蛇,身后跟着四个同样黑衣的【逆天邪神】人。

  他的【逆天邪神】到来,让整个大厅的【逆天邪神】气流顿时凝结,沉闷如阴云覆空。

  黑魂神宗总宗主,黑琊界大界王,亦是【逆天邪神】立于黑琊界玄道之巅,唯一一个神王境的【逆天邪神】恐怖人物。

  雷千峰!

  “宗主!”他的【逆天邪神】到来,让所有人慌忙拜下,头颅深深俯下,无一人敢擅自抬起。

  “起来吧……天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雷千峰扫了众人一眼,淡淡的【逆天邪神】问道。

  雷天罡起身,快速将今日之事讲述了一遍。

  “凌……云。”雷千峰眼睛微眯,稍稍抬头:“真是【逆天邪神】奇了。我魂宗还未找他算账,他居然主动来找我们晦气,居然还声称要取我魂宗十万命……理由就是【逆天邪神】因为木灵?呵呵,看来这小子,怕是【逆天邪神】个疯子。”

  “宗主,这凌云看来远没有我们想的【逆天邪神】那么简单,这些弟子的【逆天邪神】死状,倒是【逆天邪神】让我想起了记载中【北神域】的【逆天邪神】那些‘魔人’,传闻那些魔人会隐于暗中,于无声之间夺人之魂。当然,那里的【逆天邪神】人从不会离开北神域,凌云也断然不可能那里,只是【逆天邪神】……颇为相似。”雷天罡道。

  “抓到他,自然就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雷千峰厉声道:“凌云显然就是【逆天邪神】藏在黑魂山中,明日,六十四堂全部出动,遍搜黑魂山,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我找出来!”

  “宗主,这凌云……究竟是【逆天邪神】?”一个堂主终于忍不住问道。

  “此事你们不必知道太多。只需知道,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有神武界要的【逆天邪神】东西!”雷千峰阴声道。

  “神武界”三个字,让众堂主脸色惊变。

  “而且这东西,还是【逆天邪神】他从我们手中抢过去的【逆天邪神】。”雷千峰深吸一口气,目露戾光:“神武界只给了我们一个月!要是【逆天邪神】一个月内不能把‘那个东西’找回,怕是【逆天邪神】我们都要吃不了兜着!”

  “记住……抓活的【逆天邪神】!”

  一夜之间,凌云这个名字全宗皆知。

  在第一次大规模的【逆天邪神】搜山之后,次日,却是【逆天邪神】比之第一天规模更要大的【逆天邪神】多的【逆天邪神】搜山。出动的【逆天邪神】,还全部是【逆天邪神】六十四堂的【逆天邪神】人……在黑魂神宗,六十四堂可是【逆天邪神】最顶层的【逆天邪神】阶级。

  而如此兴师动众,只为找一个人,所有人都以为这只会是【逆天邪神】一场过于夸张的【逆天邪神】猫抓老鼠的【逆天邪神】游戏,却绝没想到,这竟是【逆天邪神】一场可怕梦魇的【逆天邪神】开端。

  和第一天一样,他们搜了一整天,却是【逆天邪神】连个人影都没摸到。但,逐渐的【逆天邪神】,随着搜寻的【逆天邪神】深处,他们找到了一个又一个的【逆天邪神】尸体……全部是【逆天邪神】魂宗弟子的【逆天邪神】尸体,没有人看到或知道他们是【逆天邪神】怎么死的【逆天邪神】,在找到他们之前,更没有任何异常的【逆天邪神】气息和声响……就像是【逆天邪神】在忽然间魂飞魄散。

  一天下来,他们一无所获,只带回了两百个没有了灵魂的【逆天邪神】活死人。

  第三天亦是【逆天邪神】如此。

  第四天,雷天罡带着各大堂主亲赴黑魂山,他们居于高空,灵觉在玄力推动下释放到了极致,数个时辰之后,却得到一个让他差点吐血的【逆天邪神】传音:

  “总堂主!留守后山秘境的【逆天邪神】所有弟子全部死亡,死状和死在黑魂山的【逆天邪神】弟子一模一样……很可能是【逆天邪神】凌云!”

  “什么?后山秘境!!”雷天罡一声暴吼:“我们走!凌云不在这里!”

  在黑魂山扑空,再把后山区域搜了个底朝天,依旧是【逆天邪神】一无所获,但让人头皮发麻的【逆天邪神】消息却一次次的【逆天邪神】传来。

  “总堂主,从紫竺域执行任务归来的【逆天邪神】两百弟子在途中被截杀,无一生还!”

  “宗主!半个时辰奉你密令前往黑琊城的【逆天邪神】那拨人,已经……已经全部死了,尸体就在离宗不到三百里之处。”

  “总堂主,十七堂堂主的【逆天邪神】次子和第七子,以及他们的【逆天邪神】护卫弟子死在了黑魂河……应该就在半个时辰前。”

  “三个时辰前派去取运紫雷石的【逆天邪神】弟子至今未归,而且毫无音讯,怕是【逆天邪神】已经……”

  …………

  …………

  让人遍体发寒的【逆天邪神】消息一个接一个的【逆天邪神】传来,每一天,都会有魂宗弟子死亡,甚至消失的【逆天邪神】消息传来。发生在不同的【逆天邪神】时间,不同的【逆天邪神】区域,但都是【逆天邪神】在魂宗附近,死的【逆天邪神】、消失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魂宗弟子。

  少则几人,多则几百人!

  短短半个月的【逆天邪神】时间,已是【逆天邪神】累计有数千魂宗弟子丧命。

  若只是【逆天邪神】简单的【逆天邪神】丧命,魂宗上下决不至于恐慌。但,在这半个月中,在死亡数字一天天增加的【逆天邪神】同时,魂宗上下一直在不惜代价,可以说是【逆天邪神】疯狂搜寻凌云的【逆天邪神】踪迹,恨不能总宗八百万弟子倾巢而出。

  魂宗弟子死亡的【逆天邪神】消息没有一天间断过,也就意味着“凌云”从未离开过魂宗附近,但在黑琊界只手遮天,势力庞大无比的【逆天邪神】魂宗,却在自己的【逆天邪神】地盘上,在疯了一样的【逆天邪神】搜寻之下,却从未摸到过“凌云”的【逆天邪神】影子。

  甚至,上至宗主、总堂主,下至最底层的【逆天邪神】弟子,都没有一个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唯一知道的【逆天邪神】,就只有“凌云”这个名字。

  而这种无影无形的【逆天邪神】恐惧,要比之任何让人望而生畏的【逆天邪神】魔神还要来得可怕。一天天过去,这种恐惧也在一天天累积,到了后来,几乎再无弟子敢随便踏出宗门,而那些奉命离宗而出的【逆天邪神】弟子,每一步都是【逆天邪神】战战兢兢……整个后背都是【逆天邪神】凉的【逆天邪神】,似乎有一双死神之眼在无声的【逆天邪神】盯视着他。

  半个月后,魂宗终于下达了有史以来最耻辱的【逆天邪神】禁令:所有魂宗修为神劫境以下的【逆天邪神】人,没有允许,不得擅离宗门半步!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