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86章 多管闲事

第1086章 多管闲事

  这个声音毫无感情,亦毫无预兆,像是【逆天邪神】忽然从空间裂缝中传出来,两个魂宗黑衣人顿时一惊,猛然回身,一眼看到云澈就站在他们身前不到两步距离,直直的【逆天邪神】盯着他们,脸上没有一丝的【逆天邪神】表情。

  “居然自己跳出来找死,果然是【逆天邪神】个无可救药的【逆天邪神】蠢货。”拼命逃窜中的【逆天邪神】大师兄低声嘲讽道。

  看到云澈的【逆天邪神】样子和气息,魂宗二人的【逆天邪神】心惊快速散去:“不错,正是【逆天邪神】你魂宗的【逆天邪神】爷爷,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想着来抱爷爷的【逆天邪神】大腿啊……唔!”

  轰——

  一声闷响,很低,但却沉闷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在灵魂深处炸开。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就如鬼影般出现在了两人的【逆天邪神】面前,双手同时轰在了他们的【逆天邪神】胸口……澎湃玄气瞬间释放,再瞬间收敛,随之,他双臂收回,转过身去,步履缓慢,却是【逆天邪神】转眼之间,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逆天邪神】恍惚视线之中。

  两个魂宗黑衣人双目外凸,在云澈身影消失之时,他们便如两根没有生命的【逆天邪神】木头桩子,直挺挺的【逆天邪神】倒了下去,没有声音,没有抽搐,唯有口中、鼻中疯狂涌出混着白沫和内脏碎末的【逆天邪神】猩血。

  顾小怜眼睛瞪大,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许久都无法回神。而远处,逃遁中的【逆天邪神】两人也已停了下来,面如蜡纸,如石雕般一动不动,像是【逆天邪神】被忽然抽走了魂魄。

  云澈继续向东,一段距离后,他腾空而起,速度加快,逼近向山脉中部。

  刚才所杀魂宗两人的【逆天邪神】嘴脸和行径,以及玉剑门三人对魂宗的【逆天邪神】恐惧,已足够看得出魂宗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宗门。

  神界也好,下界也好,身为主宰宗门,不但要有足够大的【逆天邪神】实力势力,更需要足够的【逆天邪神】人心。比如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四大圣地的【逆天邪神】“圣地”之名便是【逆天邪神】对自己的【逆天邪神】美化,就连在吟雪界有着绝对实力的【逆天邪神】冰凰神宗,也断然不会恶意仗势欺凌无辜之人。

  但魂宗显然不在此列。

  那三个玉剑门弟子在听到魂宗之名时的【逆天邪神】瞬间反应直接证明魂宗在黑琊界的【逆天邪神】恶名昭著,但他们却丝毫不敢反抗,又可见魂宗的【逆天邪神】一手遮天。因为魂宗上有神武界为大树,在黑琊界,又通过挟持黑羽商会等手段,掌握着各大宗门的【逆天邪神】把柄,让他们敢怒而不敢言,更不敢妄动。

  云澈速度逐渐加快,对付魂宗的【逆天邪神】方法也在脑中快速成型。这时,一抹娇小的【逆天邪神】彩影晃过他的【逆天邪神】眼角,他的【逆天邪神】视线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向下,然后竟怔了好一会儿,就连速度也缓了下来。

  那是【逆天邪神】一个外表尚未脱离“稚龄”的【逆天邪神】小女孩。

  大概十二三岁的【逆天邪神】年纪,却有着一张让人看一眼,却不敢几乎不敢相信其存在的【逆天邪神】精致玉颜。眉似月、目若星、唇如脂,目光所能看到的【逆天邪神】每一寸,每一丝,都似粉雕玉琢。

  她体态娇小,一身彩裙,七彩的【逆天邪神】颜色和所在世界的【逆天邪神】灰暗色调格格不入。山风拂过,裙下裸着一双白玉也似的【逆天邪神】纤细小腿。雪足小巧,踏着一双七彩琉璃,不知用什么材质做成的【逆天邪神】漂亮鞋子。

  女孩身上的【逆天邪神】玄气只有王玄境,以她的【逆天邪神】年龄,本也算是【逆天邪神】了不起了,但在这个危险的【逆天邪神】世界,她的【逆天邪神】玄力却是【逆天邪神】低的【逆天邪神】可怜,而她却又是【逆天邪神】孤身一人,周围并无长者相伴。

  虽然不知道她是【逆天邪神】怎么来到此处,但她显然一点都不害怕,因为那两枚细月似的【逆天邪神】眉毛正稍稍弯翘着,就连唇瓣,也一直保持着一个可爱俏皮,却又美得让人看了再也难以离开目光的【逆天邪神】弧度。

  她在这个危险的【逆天邪神】世界里轻盈的【逆天邪神】踱着步子,像是【逆天邪神】在开心的【逆天邪神】欣赏着风景,华丽亮眼的【逆天邪神】彩裙轻轻飘荡,恍惚间,就如一只绝美彩蝶在轻盈曼舞。

  她的【逆天邪神】笑颜很可爱,又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逆天邪神】妖异。

  云澈目光的【逆天邪神】目光追随着女孩好一会儿,才忽然惊觉,移开目光。

  一个才这般年纪的【逆天邪神】女孩,竟能让他产生如此强烈的【逆天邪神】惊艳感,这本身就是【逆天邪神】一件堪称可怕的【逆天邪神】事。云澈的【逆天邪神】心潮泛起波澜……他本以为,这一生,除了茉莉,再不可能有人带给他这种感觉,没想到,这世上竟然存在一个能如初见茉莉时那般冲击他心灵的【逆天邪神】女孩。

  而且,这个女孩的【逆天邪神】年龄,似乎要比他初见时的【逆天邪神】茉莉还要小上一些。

  王玄境的【逆天邪神】玄力,周围又没有人相伴,她是【逆天邪神】怎么到这个地方的【逆天邪神】?她一个人的【逆天邪神】话,在这里遇到任何一只玄兽,都会极为危险……不对!若是【逆天邪神】遇到人,要远比遇到玄兽还危险的【逆天邪神】多。

  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想到这一点,他又微微晃头,将这些多余的【逆天邪神】杂念抛开,继续向前飞去……只是【逆天邪神】,他在这时,就在女孩所去方向的【逆天邪神】不远处,他感觉到了一个强大的【逆天邪神】气息。

  一个神劫境初期的【逆天邪神】强大气息!

  这是【逆天邪神】一个身材高大,面相冷峻,身上又带着明显戾气的【逆天邪神】中年男子。云澈看到他时,对方也已注意到了那个小女孩,云澈眉头皱了皱,若是【逆天邪神】其他地方倒不用担心,但,在这种没有法则约束的【逆天邪神】险恶之地,一个正常男人遇到一个落单、毫无反抗之力,却有着让星光失色外表的【逆天邪神】少女……会发生什么,毫无疑问。

  魂宗在前,不要多管闲事徒生事端……云澈心中低念一声,转过目光,加速飞向了东方。

  在黑琊界,能成就神劫境,绝非是【逆天邪神】大人物级别。这个中年男子也是【逆天邪神】如此,但在他看到视线中的【逆天邪神】彩裙女孩时,他完完整整的【逆天邪神】露出了云澈预料中的【逆天邪神】反应。

  他的【逆天邪神】眼睛发直,在他屏住呼吸的【逆天邪神】那段时间,他甚至感觉自己在做梦,因为以他千年的【逆天邪神】认知,都无法相信这世上最存在美好到如此程度的【逆天邪神】事物。

  女孩或许并不知道自己的【逆天邪神】魅力有多么的【逆天邪神】可怕,亦没有察觉到危险,反而主动走向了中年人,晶亮的【逆天邪神】美眸露出着疑惑:“叔叔,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呢?我以前有见过叔叔吗?”

  她的【逆天邪神】声音带着些许稚气,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神女轻吟般的【逆天邪神】纯美与空灵。竟是【逆天邪神】让中年人全身猛一个激灵,目光依然直勾勾的【逆天邪神】看着,一种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燥气,在体内快速的【逆天邪神】升腾,转瞬便强烈到几近失控。

  以他的【逆天邪神】修为、地位,早已是【逆天邪神】妻妾成群,绝不匮乏女色,以他的【逆天邪神】心性阅历,也断然不会轻易被女色所迷心,更是【逆天邪神】从来没有恋.童这类癖好,但眼前这个女孩,却让他全身的【逆天邪神】每一个部位都像是【逆天邪神】燃烧起了火焰……

  那是【逆天邪神】一种此生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强烈冲动,让他想要狠狠的【逆天邪神】扑过去,将她劫走,收藏,尽情把玩,肆意蹂躏……就像是【逆天邪神】拥有了一颗从天上掉落凡间的【逆天邪神】星辰,单单一想,都是【逆天邪神】一种愿意用万死去交换的【逆天邪神】满足感。

  虽然已不剩下多少思考能力,但中年人的【逆天邪神】灵觉还是【逆天邪神】快速的【逆天邪神】扫了一下周围,确认着这个女孩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孤身一人。他用力咽了一口口水,向女孩走进,露出一张温和的【逆天邪神】笑颜:“小姑娘,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这里可是【逆天邪神】很危险的【逆天邪神】,叔叔保护你好不好?”

  看着他的【逆天邪神】样子,女孩的【逆天邪神】娇小的【逆天邪神】身体在向后缩,警惕的【逆天邪神】道:“可是【逆天邪神】,叔叔的【逆天邪神】样子……看上去好像坏人。”

  中年男子的【逆天邪神】面孔在抽搐,随之竟露出一个以前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丑恶表情,双手急不可耐的【逆天邪神】伸出,五指失控的【逆天邪神】抓动着:“我以前不是【逆天邪神】坏人,但今天,就当次坏人好了!”

  过于耀眼、可怕的【逆天邪神】诱惑摧毁着他心中的【逆天邪神】正道,燃烧起他所有丑恶的【逆天邪神】本能,声音甫落,他已如饿狼般扑向女孩。

  “啊——救命啊!!”

  黑魂山的【逆天邪神】空中顿时响起女孩的【逆天邪神】尖叫声。

  砰!!

  中年人的【逆天邪神】身体刚刚扑出,便如忽然撞在了空气墙上,忽然而至的【逆天邪神】巨力将他狠狠震开,他略有些狼狈的【逆天邪神】落下,一眼看到,女孩的【逆天邪神】身前,站着一个面色冷淡的【逆天邪神】青年人。

  “马上滚!越远越好。”云澈右臂前伸,掌心直对中年人的【逆天邪神】胸口。

  靠……我怎么就管不住这手!!

  “你……是【逆天邪神】什么人?”云澈的【逆天邪神】出现,让中年人脸色一阵阴暗不定。

  云澈没有回答他,语带嘲讽:“以你的【逆天邪神】修为,在黑琊界必定也是【逆天邪神】个有头有脸的【逆天邪神】人,却要欺凌一个才十几岁的【逆天邪神】小姑娘。这丑事要是【逆天邪神】传出去,怕是【逆天邪神】你一声名誉都要毁的【逆天邪神】一干二净,赶紧滚吧!”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中年人瞳孔一缩,脸上露出惶然,但马上又快速的【逆天邪神】转为凶狠,冷笑道:“年轻人,说的【逆天邪神】好。但,如果你死了,又怎么会传的【逆天邪神】出去呢。”

  他身上的【逆天邪神】玄气猛然爆发,一股强烈的【逆天邪神】杀机牢牢锁定云澈:“不自量力的【逆天邪神】小鬼,死吧!!”

  云澈脸色一阴,已是【逆天邪神】先于中年人冲出,劫天剑瞬间抓于手中。对方的【逆天邪神】玄力是【逆天邪神】神劫境,好在只是【逆天邪神】初期,但若不出劫天剑将极难对付。而且后方的【逆天邪神】女孩离的【逆天邪神】太近,以她才王玄境的【逆天邪神】玄力,稍稍碰到点余波就会必死无疑,必须速战速决。

  重剑轰至,完全不符常理的【逆天邪神】巨大威压让中年人面色一变,本只是【逆天邪神】动用了一成的【逆天邪神】玄力顿时完全涌上。

  轰——

  一声巨响,两人脚下的【逆天邪神】地面疯狂崩裂,力量也死死僵持到了一起。中年人眼瞳放大,根本不敢相信一个才神魂境初期的【逆天邪神】人,竟然正面挡下了他的【逆天邪神】力量:“你……竟然……”

  “轰天!!”

  云澈的【逆天邪神】力量,在这一瞬间无情暴涨,中年人顿时脸色大变,随之一声惨叫,如被飓风摧断的【逆天邪神】枯木横飞了出去。

  云澈身体一转,劫天剑上火焰爆燃,凤凰之鸣与天狼之啸嘶空响起。

  “凤凰天狼斩!!”

  轰隆!!

  燃烧着赤红火焰的【逆天邪神】狼影刺穿空间,无情轰击在倒飞中的【逆天邪神】中年人身上。

  “呜啊啊啊啊啊……”

  凄厉的【逆天邪神】惨叫声中,被火焰包裹的【逆天邪神】身影直被轰击到数十里之外,随之一道火光在数十里之外冲天而起,惊起兽吼连天,那个中年人已是【逆天邪神】生死不知。

  他的【逆天邪神】星神碎影和天狼狱神典都是【逆天邪神】来自茉莉。星神碎影他已经不敢在神界使用,天狼斩自然也不能,但他以凤凰炎力和天狼狱神典轻易融合而成的【逆天邪神】“凤凰天狼斩”当然不在此列。

  云澈微吐一口气,收起劫天剑,转过身来。而女孩已是【逆天邪神】蹦蹦跳跳的【逆天邪神】来到他身前,一双仿佛点缀着璀璨寒星的【逆天邪神】美目星光闪闪的【逆天邪神】看着他,纤眉弯下,脸上挂着可爱之极的【逆天邪神】轻笑:“哇!大哥哥你好厉害,谢谢你救了我,我刚才都快要吓死啦。”

  “……”云澈眨了下眼睛,微微低头:“可是【逆天邪神】小妹妹,看你的【逆天邪神】样子,好像一点都不害怕啊。”

  “才不是【逆天邪神】。”女孩翘了翘鼻尖,然后伸手捂着两边脸颊,笑盈盈的【逆天邪神】道:“不过呢,人家这么可爱的【逆天邪神】小萝莉,就算害怕,也不可以表现出来的【逆天邪神】,不然就不可爱了。”

  小……

  萝……

  莉……!!??

  这小姑娘,从哪里学来的【逆天邪神】这个词!!

  ————————————

  【云澈小儿,叫你丫多管闲事,等着受虐吧!!】nt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