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85章 黑魂山
  “你刚才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有办法将我安全送出黑琊界,那么,你可有办法将我送至天机界?”云澈问道。

  “天机界?”纪如颜惊讶道:“公子莫非是【逆天邪神】想去寻求情报,或者找什么东西?如果可以的【逆天邪神】话,可否先告知如颜,黑羽商会最强之处便是【逆天邪神】情报能力,或许……不需要去往遥远的【逆天邪神】天机界,如颜便可以帮得上忙。”

  云澈微微犹豫,道:“我要找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

  “……”纪如颜一怔,但,让云澈意外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她却没有说出“不可能”之类的【逆天邪神】话,而是【逆天邪神】在短暂沉默后道:“这两件奇物,如颜会试着找寻,只是【逆天邪神】希望渺茫。若最终无果,去往天机界,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最优的【逆天邪神】选择。不过公子既然有此追求,那就一定要从魂宗那里活着回来……如颜还是【逆天邪神】希望,公子能够更加理智,知难而退。”

  “天机界真有那么神?”云澈皱眉道。先前那个老者也说过,到了天机界,只要付得起玄石,一定不会失望而归。

  “天机界的【逆天邪神】‘天机’之名,绝非虚词。”纪如颜道:“也是【逆天邪神】唯一一个让众王界都倍为敬重的【逆天邪神】星界。”

  “难道,那里的【逆天邪神】人还真的【逆天邪神】能窥破天机不成?”云澈微微撇嘴。

  “天机界在历史上有过数次大的【逆天邪神】预言,全部应验。”纪如颜道:“无论是【逆天邪神】需要什么情报,只要不违背人道伦理,只要他们愿意,都能给出准确无误的【逆天邪神】结果,从未听闻有过偏差落空。”

  “公子定然知晓再有两年就要召开,惊动整个神界的【逆天邪神】玄神大会,也是【逆天邪神】因天机界而起。”

  “……嗯!?”云澈颇为吃惊:“因天机界而起?难道是【逆天邪神】因为天机界的【逆天邪神】什么预言?”

  “正是【逆天邪神】如此。”纪如颜缓缓颔首:“据如颜所知,天机界在十年前发起预言,三十年之内,东神域,乃至整个神界极有可能会降下大劫。且劫相之重,亘古未有。四大王界因这个预言而早早开始准备,这场忽然举行,且机制完全不同以往的【逆天邪神】玄神大会,主要目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选取东神域资质最上佳的【逆天邪神】千名年轻玄者,然后倾尽的【逆天邪神】宙天珠的【逆天邪神】力量来让他们快速成长,以应对可能降下的【逆天邪神】大劫。”

  云澈却是【逆天邪神】毫无动容:“所谓天机这种东西,我从来不信。而且这个预言提到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可能’,说白了根本就是【逆天邪神】为了给自己的【逆天邪神】故弄玄虚留后路而已。另外,这个所谓预言,我在中位星界那个层面都未曾听说过,你为什么会知道?”

  “‘大劫’二字必定会引发巨大恐慌,所以必须隐而不宣……不过这次玄神大会太过异常,其实各处都有了些许类似的【逆天邪神】猜测。黑羽商会虽然势微,但情报网分布极为广阔,接触的【逆天邪神】人也是【逆天邪神】极多,就情报能力而言,或许要比公子想象的【逆天邪神】还要强上一些。另外,‘天机’之说,任谁听来都是【逆天邪神】虚无缥缈之物,但公子若去往一次天机界后,或许……会有所改观。”

  云澈眉角动了动,点头道:“那好吧。那就劳烦你用你们黑羽商会的【逆天邪神】情报能力,帮我找一找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若真的【逆天邪神】能有结果,我一定会给予相应的【逆天邪神】酬劳。至于我能不能活着回来,这你就不必担心了。”

  “如颜会全力为之,至于酬劳,”纪如颜摇了摇头:“就不必了。若真能帮到公子,也算是【逆天邪神】如颜之幸。”

  “……”云澈目光微抬,重新打量了纪如颜一眼,语气比之先前明显缓和了几分:“如颜姑娘,你已经知道我不过是【逆天邪神】个出身下界,还孤身一人的【逆天邪神】小人物,再怎么也不可能帮到你黑羽商会,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帮我?”

  纪如颜脸上露出浅笑:“因为公子不惜性命,也要对付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如颜最恨的【逆天邪神】魂宗,而且,如颜也万分钦佩公子的【逆天邪神】正道和大义。”

  “正道?大义?”云澈自嘲的【逆天邪神】一笑,然后飞身而起:“我说过,这不过是【逆天邪神】我欠下的【逆天邪神】债……必须还的【逆天邪神】债!”

  声音消逝,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也已消失在夜幕之中。

  ————————————————

  黑琊城东方,高空望去,群山蜿蜒,不见边际,目光极处,整个山脉都被缭绕在暗灰色的【逆天邪神】雾气之中,透着沉重的【逆天邪神】阴森。

  声声兽吼遥遥传来,让人心惊步怯。

  “黑魂山脉!”站在山脉之前,云澈低念一声。

  “魂宗距离黑琊城并不遥远,黑琊城向东三千里,有一片两千里的【逆天邪神】山脉,名为黑魂山脉,穿过黑魂山脉,便是【逆天邪神】魂宗所在。”

  “黑魂山脉是【逆天邪神】个极其危险的【逆天邪神】地方,有着无数危险的【逆天邪神】玄兽,尤其从傍晚到第二天清晨,山脉中会蔓起极重的【逆天邪神】灰雾,就算是【逆天邪神】神道玄者,也会被很大程度上限制视觉和灵觉。”

  “黑魂山脉西部,常年会有很多玄者选择在其中历练或寻找机遇,不过敢进入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强者,普通玄者绝不敢靠近。而东部,则是【逆天邪神】属魂宗所有,一旦贸入被魂宗的【逆天邪神】弟子察觉,下场都会极为悲惨,谁也不敢靠近……一定要万分小心。”

  这是【逆天邪神】纪如颜给予他的【逆天邪神】,关于黑魂山脉的【逆天邪神】讯息。

  面对庞大的【逆天邪神】魂宗,云澈就如山岳下的【逆天邪神】碎石般渺小,绝对绝对不可能正面硬撼……但,他亦有着自己的【逆天邪神】依仗。

  “魂宗,准备领教小人物的【逆天邪神】怒火吧!”云澈咬紧牙齿,阴沉的【逆天邪神】低吟道。

  云澈从空中落下,徒步踏入黑魂山脉之中。他虽然恨极,但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无论如何都必须小心翼翼,稍有不慎,便是【逆天邪神】找死。

  至少,也该大致摸清这里的【逆天邪神】环境,也方便险境下的【逆天邪神】遁离。

  由于是【逆天邪神】白天,黑魂山脉中并无浓雾,但刚刚踏入,便能明显感觉到一种阴森感。

  云澈直线深入,这里四处可见不同衣着和气息的【逆天邪神】玄者,纪如颜所说没错,敢进入黑魂山脉的【逆天邪神】,都绝非普通玄者。云澈所遇之人,玄力气息无一低于神魂境,偶尔还会遇到神劫境的【逆天邪神】强者。同时,这些人全部都是【逆天邪神】结伴,甚至成群结队,没有遇到一个像他这般孤身一人的【逆天邪神】。

  虽然还只是【逆天邪神】山脉边缘地带,但这里游荡的【逆天邪神】玄兽也已远比人类密集。

  在得到禾霖给予的【逆天邪神】王族木灵珠后,云澈的【逆天邪神】视觉、听觉、嗅觉都远胜以往,甚至能清晰感觉到草木的【逆天邪神】呼吸。而目光所至,所有的【逆天邪神】花草禾木,他都能准确无比的【逆天邪神】喊出名字和特性,无一例外。

  避开玄兽气息,云澈一边扫视着周围的【逆天邪神】地形,一边不快不慢的【逆天邪神】深入黑魂山脉,随着步步靠近魂宗,他的【逆天邪神】眼神也逐渐阴戾,而在这时,他的【逆天邪神】眉角微微一动。

  嘶!!

  一条黑线蛇从他右方的【逆天邪神】枯木缝隙中陡然射出,与此同时,另一束同样的【逆天邪神】气息在相悖的【逆天邪神】左方蓄势待发。云澈闪电般的【逆天邪神】伸手,一把抓在了黑线蛇的【逆天邪神】七寸之处,玄气稍吐,将它内脏震得粉碎……而在同一个刹那,第二只黑线蛇已如闪电般扑咬向他的【逆天邪神】脖颈。

  “小心后面!!”

  声音刚至,一把玉剑已飞射而至,精准无比的【逆天邪神】刺在空中的【逆天邪神】黑线蛇上,随之剑身在空中一个漂亮的【逆天邪神】回转,带着冷冽的【逆天邪神】剑气飞回,而黑线蛇已一分为二,洒出的【逆天邪神】黑血所落之处,草木瞬间漆黑一片,触目惊心。

  云澈:“……”

  射出飞剑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瘦小的【逆天邪神】墨衣男子,与他为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相同装束的【逆天邪神】高大男子,和一个明显比他们年轻很多的【逆天邪神】妙龄少女。

  从气息来看,这个“救”下他的【逆天邪神】瘦小男子修为稍胜过他,应该是【逆天邪神】神魂境三级,而高大男子则要强的【逆天邪神】多,应该已至神魂境五级。至于那个女子,则显然是【逆天邪神】处在他们的【逆天邪神】陪护之中,玄力只有神元境中期。

  三人明显师出同门,从出手来看,应该主修剑道。

  “兄台,你没事吧?”三人向前,那瘦小男子道:“这是【逆天邪神】黑魂山恶名昭著的【逆天邪神】黑煞蛇,不但狡猾,往往多只一起狩猎,而且有着剧毒,刚才真是【逆天邪神】危险。”

  云澈点头,看了他们一眼,微笑一声:“感谢出手相助。”

  那高大男子眉头皱了皱,显然对云澈就这么一句感谢颇为不爽,淡笑一声道:“刚才若不是【逆天邪神】我师弟出手,你已经死了,连尸体都会是【逆天邪神】黑的【逆天邪神】,你还是【逆天邪神】先想想该怎么报答我们吧。”

  “呵呵,这位兄台,大师兄他是【逆天邪神】开玩笑的【逆天邪神】。”那个瘦小男子连忙打圆场道:“兄台为什么会一个人来这种地方?不如……我们结伴一起如何?彼此之间也好照应。一个人的【逆天邪神】话,在这里实在太危险了。”

  “对啊,我们结伴一起好了。”那女子也马上道,云澈本就相貌不凡,再加上一身凌气和隐约的【逆天邪神】贵气,极易引发女子的【逆天邪神】好感,她颇为自豪的【逆天邪神】道:“我叫顾小怜,这是【逆天邪神】我大师兄和三师兄,他们都特别厉害,名气也很大,说出来,你肯定听过的【逆天邪神】。”

  那高大男子撇了撇嘴,一脸毫不掩饰的【逆天邪神】傲然。

  “不必了。”云澈说完,不再和他们多言,直接转身离开。

  “呵,这小子。”高大男子不屑冷哼。

  “三师兄,他是【逆天邪神】什么修为?难道也是【逆天邪神】神魂境吗?”顾小怜好奇的【逆天邪神】问道。

  瘦小男子道:“嗯,神魂境二级。”

  “哦,好厉害。”顾小怜眨了眨眼睛:“而且我感觉,他的【逆天邪神】年纪应该和我差不多……甚至还小的【逆天邪神】样子。”

  “怎么可能!”高大男子撇嘴道:“三十岁左右的【逆天邪神】神魂境,连魂宗都没有几个,就他?不过,要是【逆天邪神】他年纪在六十岁以下的【逆天邪神】话,倒也的【逆天邪神】确称得上天才,可惜,却是【逆天邪神】个蠢货,居然敢一个人来黑魂山,怕也是【逆天邪神】第一次来吧,因为他不可能有命来第二次。”

  “大师兄!”顾小怜吓了一跳,连忙道:“不要这么说,他……他可以听到的【逆天邪神】。”

  “那又怎样?”大师兄不屑冷笑:“听到听不到,他都是【逆天邪神】个蠢货。”

  在他们说话间,视线中,出现了两个身材粗壮,身穿同样黑衣的【逆天邪神】人,察觉到这两个黑衣人的【逆天邪神】气息时,两人都是【逆天邪神】心中一凛,高大男子连冷笑都连忙收敛。

  因为这两个黑衣人,身上释放的【逆天邪神】赫然是【逆天邪神】神魂境后期的【逆天邪神】气息!

  两个黑衣男子也在同一时间看到他们,他们的【逆天邪神】脚步顿时一缓,随之交换了一个眼色,竟改变方向,直直的【逆天邪神】向三人走人,目光,赫然是【逆天邪神】盯在顾小怜的【逆天邪神】身上。

  察觉到他们的【逆天邪神】目光,瘦小男子慌声道:“来者不善,我们快走。”

  “站住!”他们刚转过身,一道震雷般的【逆天邪神】声音已在耳后响起,让他们全身一颤,再不敢妄动。

  三人缓慢转身,瘦小男子行礼道:“在下玉剑门骆牧,不知两位前辈有何指教。”

  “玉剑门?那是【逆天邪神】个什么东西?”右侧黑衣人道。

  “哈哈哈哈,管它什么东西,反正在我们魂宗眼里就是【逆天邪神】个屁,有乐子就行。”左侧黑衣人狂笑道。

  魂宗……这两个字让三人心中大骇。他们也在这时瞥到了他们身上的【逆天邪神】黑蛇印记,高大男子战战兢兢道:“原来,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魂宗的【逆天邪神】前辈,不知两位前辈……有何吩咐?”

  “吩咐?哼!”右侧黑衣人脸色忽然黑下:“你们几个东西,真是【逆天邪神】好大的【逆天邪神】胆子,居然敢擅闯我们魂宗的【逆天邪神】领地!难道不知道整个黑魂山都是【逆天邪神】我们魂宗的【逆天邪神】地盘吗?”

  “这……这……”瘦小男子慌忙道:“晚辈绝对不敢,只是【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晚辈素知黑魂山以东才是【逆天邪神】贵宗所有,而西部……”

  “放屁!”黑衣人怒声道:“既然叫黑魂山,那当然就是【逆天邪神】我们黑魂神宗的【逆天邪神】东西,你们擅闯了不说,居然还敢狡辩。算了,我们魂宗毕竟是【逆天邪神】黑琊界主宰宗门,自该心胸宽大,不和你们这些无知小辈一般见识。”

  三人心中一喜,刚要道谢,却见那人伸出手指,指向顾小怜,脸上露出丑恶的【逆天邪神】淫笑:“只要把这个小姑娘给我们乐一乐,我们就既往不咎,饶你们擅闯之罪,要是【逆天邪神】乐爽了,说不定还会大大有赏,哈哈哈哈哈!”

  两人神色骤变,顾小怜更是【逆天邪神】瞬间脸色煞白,一下子缩在了两人后方,恐惧颤声:“不……不要……”

  “师兄,”瘦小男子双手紧攥,全身发抖,咬牙传音道:“师兄,他们欺人太甚……我们拼了!”

  “不行!你想死吗!”高大男子连忙回声:“他们是【逆天邪神】魂宗的【逆天邪神】人,魂宗!而且这两个人玄力这么高,在魂宗的【逆天邪神】身份肯定不低……千万不要冲动!”

  “师兄,救……救我。”顾小怜哀声道。

  “小怜师妹,”大师兄眉角抽搐:“他们是【逆天邪神】魂宗的【逆天邪神】……前辈,就只能……只能委屈你了,否则……我们三个都要死的【逆天邪神】。”

  “大……师兄……”顾小怜一下子呆在那里,面无人色,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耳朵。

  “哈哈哈哈,算你们听话识相。那你们两个还不快滚!难不成,是【逆天邪神】要一起乐一乐吗?”

  “不,不……我们马上滚,马上滚!”听到“滚”字,大师兄非但未感屈辱,反而如闻天音,他一把拽过瘦小男子,强行拉着他向后离开。

  “……”顾小怜缓缓瘫坐在地,一脸绝望。

  “哈哈哈哈……”两个黑衣人同时放声狂笑:“啧啧,真是【逆天邪神】个怂包,还以为能多点乐子呢。”

  而就在这时,他们的【逆天邪神】耳后,忽然响起一个毫无情感的【逆天邪神】冰冷声音:

  “你们两个,是【逆天邪神】魂宗的【逆天邪神】人?”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