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84章 魂宗靠山

第1084章 魂宗靠山

  纪如颜面色一滞,随之低下螓首:“公子……果然已经知道了。但是【逆天邪神】……但是【逆天邪神】神武界那等上位存在,又怎么会真的【逆天邪神】重视区区下位星界的【逆天邪神】宗门。而炎神界在中位星界中亦是【逆天邪神】顶级的【逆天邪神】存在,神武界定然不至于为了一个魂宗而开罪炎神界。”

  “呵,”云澈冷笑一声:“既然一个上位星界不愿因为一个下界星界的【逆天邪神】宗门而开罪中位星界,那一个中位星界又为什么要因这个下位星界的【逆天邪神】宗门而得罪一个上位星界……何况炎神界与之豪无恩怨!简直可笑至极!”

  “而且,若神武界真的【逆天邪神】如你所言对魂宗不屑一顾,那你黑羽商会为什么整整千年都毫无挣扎之力!”

  “我……”纪如颜咬紧唇瓣,无言以对。

  “为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安生,梦想着让炎神界的【逆天邪神】宗门顶着触罪一个上位星界的【逆天邪神】巨大危险来助你,凭什么?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逆天邪神】事!哼,我该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是【逆天邪神】可怜可悲,还是【逆天邪神】可笑!”云澈毫不留情的【逆天邪神】道。

  他并不怀疑纪如颜的【逆天邪神】话,若黑羽商会是【逆天邪神】被胁迫,那么他先前的【逆天邪神】诸多疑惑便都可以得到解释。但经历这两日之事,他对黑羽商会始终存着一分厌恶。

  “因为如颜实在已经走投无路,别无他法了!”纪如颜哀声道:“千年前,神武界大界王武三尊偶至黑琊界,看中一名为雷千雨的【逆天邪神】女子,带回神武界为妾……而雷千雨,便是【逆天邪神】黑魂神宗宗主雷千峰的【逆天邪神】胞妹。魂宗便是【逆天邪神】借此,全力攀上了神武界这根高枝。”

  “神武大界王姬妾无数,雷千雨出身下界,本是【逆天邪神】毫无地位,但,就在三十几年前,她为武三尊生下了一名幼子,取名武归克。”

  云澈:武归克……

  乌龟壳!?

  这特么是【逆天邪神】后爹给起的【逆天邪神】名字吧?

  “小妾所生,在武三尊众子中本是【逆天邪神】地位低下,但随着他的【逆天邪神】成长,武归克却展露出惊人无比的【逆天邪神】天赋,也因此得到了武三尊的【逆天邪神】重视和喜爱,在神武宗,乃至整个神武界都逐渐有了越来越重的【逆天邪神】名望。而母凭子贵,雷千雨在神武宗的【逆天邪神】地位也自然快速攀升,今非昔比。她所出身的【逆天邪神】魂宗,也自是【逆天邪神】更加得势……之后,只会更加肆无忌惮,黑羽商会若再不脱出,永不了多久,定会永堕深渊。”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个乌龟壳……哦不,武归克的【逆天邪神】崛起,让魂宗本来只是【逆天邪神】勉强附着的【逆天邪神】靠山顿时变得稳固无比,毕竟,魂宗可是【逆天邪神】那武归克的【逆天邪神】娘家,魂宗宗主雷千峰还是【逆天邪神】他亲舅舅。

  一个下位星界的【逆天邪神】宗门,有了一个上位星界为靠山,那是【逆天邪神】何等概念——更不要说魂宗在黑琊界本就是【逆天邪神】主宰宗门。

  也难怪黑羽商会心焦之下,都有些慌不择路。

  “公子,若你愿助黑羽商会摆脱魂宗之控,只要你开口,无论什么条件,多大的【逆天邪神】代价,我们都会答应。若能得偿所愿,之后,只要不让我们再做肮脏之事,黑羽商会愿为公子,或炎神界效劳百年……乃至千年!”

  纪如颜声声悲苦,字字哀求。一个足有五万年历史的【逆天邪神】庞大商会被逼到如此地步,任谁都会心生怜悯。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从纪如颜的【逆天邪神】脸庞向下,眼睛缓缓眯了起来:“真的【逆天邪神】什么条件都答应?”

  云澈那赤裸裸的【逆天邪神】侵略目光,让纪如颜全身一酥,她脸色稍白,嘴唇咬紧,却是【逆天邪神】颤声道:“只要能救黑羽商会,哪怕让如颜……为奴为妾……”

  “……那敢情好啊,不过可惜了。”云澈满脸遗憾的【逆天邪神】摇了摇头:“可惜你搞错了很多事。比如,我既不是【逆天邪神】出身炎神界,更不是【逆天邪神】出身所谓比炎神界更高的【逆天邪神】星界,就连和火宗主,也不过只是【逆天邪神】见过几面而已,他会把那块黑羽石给我,不过是【逆天邪神】为了还我一个人情,之后,我们便恩怨两情,互不相欠。”

  “……”纪如颜抬头,不知所措。

  “说起我的【逆天邪神】出身,怕是【逆天邪神】要让你大失所望了,我不但不是【逆天邪神】出身中位星界,连下位星界都不是【逆天邪神】,而是【逆天邪神】在神界之下的【逆天邪神】下界,都位于底层的【逆天邪神】一个小小星球而已。别说身后有什么势力,就连个同伴都没有。”

  “我之所以出手那么干脆,是【逆天邪神】因为那些玄石是【逆天邪神】我偷来的【逆天邪神】,花了一点都不心疼。至于昨夜被我重伤的【逆天邪神】那人,一来,我压根不知道他是【逆天邪神】谁,二来,我孑然一身,也就没什么顾忌和后患!谁敢惹我,管他是【逆天邪神】谁,我都没理由让他好过,仅此而已!”

  “……”纪如颜唇瓣微张,久久说不出话来。

  “所以,你来求我,压根就是【逆天邪神】个天大的【逆天邪神】笑话!”云澈背过身去:“这便是【逆天邪神】事实,信不信随便你。念在你们黑羽商会也是【逆天邪神】受害者,并冒险向魂宗隐瞒我的【逆天邪神】来处,我便不杀你,也懒得杀你们黑羽商会的【逆天邪神】人。但魂宗……我必须让他们付出血的【逆天邪神】代价!!”

  说完,云澈便飞身而起,准备离开。

  “等等!!”纪如颜快速起身,身影一晃,拦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前方:“公子,你……你难道是【逆天邪神】要去魂宗?”

  “不错。”云澈冷冷的【逆天邪神】道:“我之所以没有离开黑琊界,就是【逆天邪神】因为魂宗!”

  “不要!”纪如颜摇头:“凌云公子,虽然你实力不俗,但,如果你真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孤身一人的【逆天邪神】话……千万不可以去!魂宗是【逆天邪神】黑琊界的【逆天邪神】主宰宗门,无比的【逆天邪神】可怕,总宗弟子八百万,若连同遍及黑琊界的【逆天邪神】各大分宗,足有数千万弟子!宗主雷千峰是【逆天邪神】无可匹敌的【逆天邪神】强大神王,各大分宗主都是【逆天邪神】神灵境,总宗还有八个神灵长老和一个神灵境的【逆天邪神】总堂主,六十四堂主亦全部都是【逆天邪神】神劫境后期的【逆天邪神】可怕人物……公子重情重义,如颜万分钦佩,但绝不能因一时之气而石投深渊,枉送性命。”

  “哼!”云澈微微咬牙:“我一个渺小人物,当然不可能撼的【逆天邪神】动一个庞大的【逆天邪神】主宰宗门。但,就算要豁出性命,我也一定要让魂宗染血!”

  “这是【逆天邪神】他们欠的【逆天邪神】债!”

  “也是【逆天邪神】我欠的【逆天邪神】债!”

  “必须血债血偿!”

  “……”纪如颜呆看着云澈,一个才神魂境的【逆天邪神】玄者,还是【逆天邪神】毫无靠山,连同伴都没有的【逆天邪神】孤身一人,竟要去主动“制裁”一个主宰星界的【逆天邪神】庞大宗门!

  她本该觉得荒谬、可笑、愚蠢。但,云澈身上所沸腾的【逆天邪神】气息却让她深深窒息,她竟清晰感觉到他不是【逆天邪神】在妄言,甚至不是【逆天邪神】冲动。

  作为黑羽商会的【逆天邪神】少东家,她接触的【逆天邪神】人之多远胜常人,第一次,她竟会如此心惊于一个青年男子的【逆天邪神】凌气。

  “凌云公子,”纪如颜真诚的【逆天邪神】道:“我有办法送你安全离开黑琊界,保证不会被魂宗……”

  “不必了!”云澈断然拒绝,便要再次离开。

  “公子!”纪如颜连忙挡在他身前:“若你执意要去魂宗的【逆天邪神】话……如颜愿意相助公子。”

  “嗯?”云澈面露诧异:“你帮我?”

  纪如颜幽幽一叹,道:“公子既是【逆天邪神】初来黑琊界,且昨日尚对魂宗一无所知,此刻,对于魂宗应该也是【逆天邪神】知之甚少。怕是【逆天邪神】公子连魂宗所在都并不知晓。”

  云澈:“……”

  “公子此举,在如颜看来和赴死无异。如颜也帮不了公子太多,但至少在黑琊界,我算是【逆天邪神】最了解魂宗的【逆天邪神】人之一。晚些,我会将有关魂宗的【逆天邪神】讯息通过传音玉传给公子……还是【逆天邪神】希望公子,可以知难而退。”

  “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云澈忽然道:“昨夜交易会,那个魂宗的【逆天邪神】人为何会突然发难,要强行夺回禾……木灵。”

  “这件事……是【逆天邪神】因为神武界。”

  提及那个遥远、可怕、高不可望的【逆天邪神】神武界,纪如颜的【逆天邪神】眸光难以平静。

  “说下去。”云澈道。

  “此事缘由,我也刚刚知晓不久。起初,魂宗在确定抓获的【逆天邪神】小木灵竟是【逆天邪神】传说已灭绝的【逆天邪神】王族木灵后,马上将之传音告知雷千峰。雷千峰先喜后惧,不敢私用,甚至不敢将其献给神武界,当然也不敢久留,要他们马上经由我黑羽商会处置。但没想到,这个传音的【逆天邪神】前半段,却被雷千峰的【逆天邪神】正妻远远听到,她并不知‘王族木灵’是【逆天邪神】何等概念,更为不巧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那一日,刚好是【逆天邪神】雷千雨的【逆天邪神】生辰,雷千峰之妻向远在神武界的【逆天邪神】雷千雨传音之时,随口提到了此事。”

  “事情的【逆天邪神】经过,大致如此,神武界在知晓魂宗抓到一个王族木灵后会作何反应可想而知。但偏偏在神武界知晓之时,那个王族木灵却被凌公子带走……现在,找回那只王族木灵是【逆天邪神】魂宗的【逆天邪神】头等大事,若最终不能找回,神武界毫无疑问会降下震怒,说不定,还会遣人亲至黑琊界。”

  “他们找不到的【逆天邪神】,永远也别想找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双手缓缓攥紧:“管他什么神武界,就算是【逆天邪神】天王老子罩着,我也要让魂宗遍地鲜血!”

  nt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