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83章 纪如颜的【逆天邪神】请求

第1083章 纪如颜的【逆天邪神】请求

  云澈的【逆天邪神】手缓缓松开。

  纪如颜瘫坐在地,捂着脖颈痛苦的【逆天邪神】干咳着。云澈背过身去,冰冷的【逆天邪神】道:“我亲眼看到了木灵悲凉的【逆天邪神】处境,又亲眼看到了他们遭受的【逆天邪神】悲惨命运……就在他们一直小心蜷缩的【逆天邪神】地方,所有的【逆天邪神】木灵,无论男女老少,全部被残忍杀害……”

  “他们绝非十恶不赦,相反,他们纯善的【逆天邪神】让人短暂接触都会被净化心灵……却如此悲惨的【逆天邪神】送葬在魂宗的【逆天邪神】手下!在这之前,更不知有多少木灵,和其他生灵遭此厄运。你们黑羽商会或许没有直接参与,但却一直都在助纣为虐……你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死有余辜!”

  “……”痛苦感逐渐消却,纪如颜依旧瘫坐在地,双唇泛白,剧烈喘息,没有反驳。

  “我返回黑琊城,就是【逆天邪神】来杀人的【逆天邪神】!魂宗的【逆天邪神】人,黑羽商会的【逆天邪神】人……当然也包括你!”

  纪如颜:“……”

  “我暂且不杀你,是【逆天邪神】想听听你为什么会单独约见我。你最好能给我一个足够的【逆天邪神】理由,否则,我会第一个用你的【逆天邪神】血来祭奠那些木灵的【逆天邪神】亡魂!”云澈冰冷的【逆天邪神】声音带着更加冰冷的【逆天邪神】杀机。

  纪如颜缓缓的【逆天邪神】抬头,轻轻道:“公子……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要杀魂宗的【逆天邪神】人吗?就因为他们捕杀木灵?”

  “他们该死!”云澈字字阴沉。

  如此之近的【逆天邪神】感受着云澈阴森刺骨的【逆天邪神】杀意,纪如颜脸上露出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害怕,反而是【逆天邪神】欣喜:“如果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话,那如颜,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赌对了。”

  她站起身来,一双明目荡动着轻微的【逆天邪神】眼波:“凌云公子,求你……救救黑羽商会。”

  “???”云澈眉头一皱:“救黑羽商会?你在说笑吗?”

  “公子是【逆天邪神】大义之人,公子既如此恨魂宗,那一定对‘助纣为虐’的【逆天邪神】黑羽商会也万分痛恨。但事情,绝非公子所看到的【逆天邪神】那样。”

  纪如颜轻咬嘴唇,眼波之中多了一分凄然:“一个商会的【逆天邪神】兴盛和衰败,往往就在一夜之间。商会的【逆天邪神】久盛,要远比王朝和宗门艰难的【逆天邪神】多。而我黑羽商会已存世五万年,比之黑琊界任何一个宗门都要长久,纵然是【逆天邪神】在整个神界,能鼎盛如此多年的【逆天邪神】商会都少之又少,在下位星界更是【逆天邪神】屈指可数。”

  “拥有如此雄厚的【逆天邪神】历史和底蕴,黑羽商会的【逆天邪神】根基已是【逆天邪神】根深蒂固,财富,名望更不必说……但是【逆天邪神】,公子可曾想过,如此的【逆天邪神】黑羽商会,为何还要冒着覆灭和名声尽毁的【逆天邪神】风险,去做肮脏的【逆天邪神】地下交易,赚取的【逆天邪神】,还是【逆天邪神】根本微不足道的【逆天邪神】利润。”

  “……”的【逆天邪神】确,在知晓黑羽商会的【逆天邪神】地位,又见到其恢弘后,云澈不止一次疑惑过这个问题,他冷眼道:“你该不会想告诉我,你们是【逆天邪神】被魂宗逼迫的【逆天邪神】吧?”

  “何止是【逆天邪神】逼迫。”纪如颜道:“先前,在黑琊界,黑羽商会和黑魂神宗各自为大,也算是【逆天邪神】相安无事。但,千年前,魂宗却忽然发难,他们卑鄙挟持了当时尚在幼年的【逆天邪神】家父,逼迫祖父答应魂宗将他们的【逆天邪神】肮脏的【逆天邪神】地下商会整合到黑羽商会。”

  云澈:“……”

  “祖父共有过九个儿女,但除了家父,全部夭折。祖父被逼之下,最终不得不应……之后不久,在黑羽商会卖出第一枚木灵珠后,家父才被释放,而黑羽商会的【逆天邪神】这个把柄,也被魂宗牢牢的【逆天邪神】抓在手里,从此便被魂宗彻底逼入黑暗的【逆天邪神】泥潭之中,每一次被迫完成的【逆天邪神】地下交易,魂宗都会以玄影石留下完整的【逆天邪神】凭证……逼迫着黑羽商会越陷越深,”

  “从那之后,黑羽商会不得不受制于魂宗,否则,魂宗一旦将那些凭证公示,黑羽商会所拥有的【逆天邪神】一切都会毁于一旦,还会沦为被世人,甚至后世谴责唾弃的【逆天邪神】悲惨境遇。”

  “而魂宗如此做,绝不单单是【逆天邪神】想要控制我们黑羽商会,而是【逆天邪神】欲将整个黑琊界都牢牢掌控手中。因为每一次肮脏罪恶的【逆天邪神】地下交易,留下的【逆天邪神】不仅是【逆天邪神】黑羽商会的【逆天邪神】把柄,还有那些客人的【逆天邪神】把柄!所有客人的【逆天邪神】讯息、欲买之物,黑羽商会都必须详细无比的【逆天邪神】告知魂宗,就连交易现场,都会暗中以玄影石完整记录……”

  “呵,玩这么大的【逆天邪神】火,就不怕先烧到自己吗?”云澈不屑道。

  “当然不会……因为执行地下交易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魂宗,而从来都是【逆天邪神】我们黑羽商会,若真的【逆天邪神】事发,黑羽商会会毁于一旦,但绝对不会伤到魂宗。”

  纪如颜轻叹一声:“那之后不久,祖父感觉愧对先祖,郁郁而终,家父继承黑羽商会后,唯一能做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小心再小心,绝不能让世人知道黑羽商会还有如此肮脏的【逆天邪神】一面,为此,他不惜亲自管理地下商会,每一个客人,尤其是【逆天邪神】新客,他都会亲自接待和把关,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疏漏。”

  “这么说来,那天我见到的【逆天邪神】‘纪先生’,就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父亲……也就是【逆天邪神】黑羽商会的【逆天邪神】现任会主?”云澈道。这他着实没有想到。而任谁也不可能想到,如此庞大商会的【逆天邪神】掌权人,竟然会亲自“待客”。

  也难怪,在他直接提到“木灵珠”时,他表露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极深的【逆天邪神】排斥与厌恶……之后的【逆天邪神】改变亦是【逆天邪神】透着太多的【逆天邪神】不自然。

  “不错,正是【逆天邪神】家父。”纪如颜颔首,看着云澈眼中闪过的【逆天邪神】讶异,她苦涩一笑:“事关黑羽商会的【逆天邪神】名望与生死,家父唯有亲力亲为,交给其他任何人,他都无法真正放心。”

  “不过,请公子完全放心,关于你,我们给予魂宗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伪造的【逆天邪神】虚假讯息。我们告知魂宗你是【逆天邪神】来自遥远的【逆天邪神】净月界,他们纵然去那边追查,也需要很长的【逆天邪神】时间。知道你真正来历的【逆天邪神】,唯有家父和我。公子一定疑惑为何能如此轻易骗过魂宗……其实,魂宗最主要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控制黑琊界的【逆天邪神】各大宗门,对于外界客人,除非身份特殊,否则他们一直都并不太过上心。再加上……你用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炎神界火宗主的【逆天邪神】黑羽石,而火宗主的【逆天邪神】身份便是【逆天邪神】伪造的【逆天邪神】……也是【逆天邪神】在你之前,唯一一个冒险伪下身份的【逆天邪神】人,所伪的【逆天邪神】出身,也正是【逆天邪神】净月界。”

  “……”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眯了眯,听到这里,他总算是【逆天邪神】明白了些什么,他似笑非笑的【逆天邪神】道:“原来如此。难怪难怪。我就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昨夜看我的【逆天邪神】眼神还有传音为什么会那么奇怪,刚才竟还说出要我救你们黑羽商会的【逆天邪神】话……原来,你要求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我,而是【逆天邪神】想要借助炎神界的【逆天邪神】力量,来帮你们黑羽商会摆脱这个泥潭啊。”

  “正是【逆天邪神】如此!”纪如颜激动的【逆天邪神】应声:“家父在小心掌管地下商会的【逆天邪神】同时,也一直在苦寻摆脱之法。直到……数百年前,家父遇到了急求木灵珠的【逆天邪神】火如烈火宗主。”

  “中位星界的【逆天邪神】强者来黑琊界寻物者常有,但身居高位者,从不会屑于亲自下临,尤其是【逆天邪神】木灵珠这等禁物,更是【逆天邪神】绝对不会亲为。但火如烈身为炎神界的【逆天邪神】至高存在,却亲自来找寻木灵珠,家父也是【逆天邪神】第一次遇见,而这亦彰显了火宗主的【逆天邪神】性情。”

  “在轻易识破火宗主的【逆天邪神】身份后,家父便心有所忖,第一次伪造了一个‘客人’的【逆天邪神】出身身份,并且将当时最上好的【逆天邪神】一颗木灵珠卖予火宗主,之后,家父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刻意预留一颗木灵珠,但凡是【逆天邪神】火宗主所求,都会马上应予。”

  “你父亲想让火宗主欠他人情?”云澈立刻明了。

  “正是【逆天邪神】如此。”纪如颜点头:“家父说火宗主性情刚正刚烈,恩怨分明,同时又不失正道,这等人有仇必报有恩必还,绝不愿意欠人人情。这些年,家父一直在拼命努力,想要在火宗主那里攒下足够的【逆天邪神】人情,若到了合适的【逆天邪神】时机,他便可以请求火宗主帮黑羽商会摆脱魂宗的【逆天邪神】控制……魂宗虽然在黑琊界一手遮天,但炎神界那等存在,想要压下魂宗,根本是【逆天邪神】易如反掌。”

  “哼。”云澈似笑非笑:“但可惜,火宗主的【逆天邪神】黑羽石却转到了我的【逆天邪神】手上,证明他以后不会再来了,所以你们就把目光转移到了我身上?”

  “是【逆天邪神】。”纪如颜点头,眸中涌现深深的【逆天邪神】哀求:“黑羽石不仅象征特殊‘贵客’身份,还深含禁忌。火宗主那等人物,绝对不愿让人知晓他多次前来下位星界买寻木灵珠这种禁物,但他却将之交给了公子,足以证明公子定是【逆天邪神】火宗主极为亲近、信任之人。”

  云澈:“……”

  “昨夜,公子一掷数亿,面不改色,如弃凡石;明知对方是【逆天邪神】魂宗分堂主,却毫无顾忌的【逆天邪神】将其重创,说明公子根本不将魂宗放于眼中;加之,公子神魂境初期修为,却可以轻易击败神劫境,这等天赋,家父和如颜都闻所未闻……如颜和家父都万般确信,公子的【逆天邪神】出身定然极其不凡,甚至可能犹在炎神界之上。”

  云澈抬手捏住下巴,一时无语。

  这特喵的【逆天邪神】误会大了。

  面不改色的【逆天邪神】扔四个亿紫玄石,是【逆天邪神】因为那都是【逆天邪神】他从冰风帝国的【逆天邪神】宝物库随手捞来的【逆天邪神】,而不是【逆天邪神】拼命挣来的【逆天邪神】,所以根本不会感觉到肉疼。至于重伤那个黑衣中年人,只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踢开他拿到木灵珠的【逆天邪神】阻碍,那个时候,他都压根不知道魂宗是【逆天邪神】个神马玩意。

  “以公子之能,定能救我们黑羽商会于泥潭。或者,由公子转言火宗主,相信以家父这些年和火宗主的【逆天邪神】交情,加之公子亲言,火宗主定然会出手相助。”

  云澈:“……”

  “公子,此举,绝非只是【逆天邪神】救我黑羽商会。”纪如颜继续哀求道:“黑琊界无数的【逆天邪神】大小宗门、商会,都陷于魂宗的【逆天邪神】掌控。一手遮天的【逆天邪神】魂宗在黑琊界横行无忌,所做下的【逆天邪神】恶事,又岂止是【逆天邪神】猎杀木灵……就如昨夜交易会所提的【逆天邪神】折风山庄,其实就是【逆天邪神】灭门于魂宗之手!缘由仅仅是【逆天邪神】想要霸占折风山庄的【逆天邪神】铸器能力,他们残忍屠灭折风山庄后,将那些铸剑师如奴畜一般囚禁于魂宗,终日为魂宗炼器。而折风山庄大小姐的【逆天邪神】悲惨下场,公子昨夜也已是【逆天邪神】亲眼所见。”

  云澈:“……”

  “公子亿金买下王族木灵,却将之义释。因目睹魂宗残杀木灵,便欲怒屠魂宗,可见公子是【逆天邪神】个正道大义之人……求公子救我黑羽商会,黑羽商会……以及黑琊界,都会永世不忘公子的【逆天邪神】大恩。”

  凄声说着,纪如颜已深深拜下。

  “……”云澈久久无言,很显然,纪如颜是【逆天邪神】彻底误会了……但偏偏又误会的【逆天邪神】有理有据。

  但可惜……

  云澈目光侧下,看着纪如颜冷淡的【逆天邪神】道:“如颜姑娘,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觉得我特别蠢?”

  纪如颜抬头:“公子何出此言?”

  “虽然我来黑琊界才短短几天,但也知道,若论历史和底蕴,屹立五万年而不倒的【逆天邪神】黑羽商会绝对要胜过魂宗,说是【逆天邪神】远胜都不过分。我先前在黑琊城外,亲耳听得魂宗还要依仗你们黑羽商会的【逆天邪神】情报网——如此的【逆天邪神】黑羽商会,却在千年前,被魂宗如此轻而易举的【逆天邪神】就钳制了,之后别说反制,连反抗之力都没有,”云澈淡笑一声:“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纪如颜急声道:“不不,如颜绝对没有欺骗公子……”

  “我相信你没有骗我。”云澈声音依旧冷淡:“我换一个问法,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说漏了什么,比如……”

  云澈声音一阴:“神武界!”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