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81章 血誓
  木灵秘地,凄风萧瑟。

  云澈将所有木灵的【逆天邪神】遗体聚到一起,禾霖跪在那里,孤单的【逆天邪神】一一为他们送行。然后,随着云澈手臂轻轻一推,将他们深埋于这片曾经只属于他们的【逆天邪神】土地上。

  虽非他之意,更非他之愿,但他却是【逆天邪神】造成这场惨剧的【逆天邪神】主因,云澈心中的【逆天邪神】愧疚无以言表。他深深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双膝跪地,重重九叩。

  伸出手来,掌心,是【逆天邪神】那枚用各色花草种子串起的【逆天邪神】手链,它不仅释放着自然的【逆天邪神】气息和木灵的【逆天邪神】灵气,还蕴藏着初萌的【逆天邪神】少女之心。

  手掌拨开土地,将手链小心的【逆天邪神】埋下,云澈抬起头来,心海之中,尽是【逆天邪神】那个木灵女孩清澈的【逆天邪神】眸光与单纯到连微风都不忍拂散的【逆天邪神】音语,他轻轻道:“清荷,我这个给你们一族带来灾厄的【逆天邪神】恶魔,没有资格接受你如此美好的【逆天邪神】馈赠,愿你来生……能被命运所善待。”

  禾霖一直跪在那里,却自始至终没有流下一滴眼泪,甚至没有太过强烈的【逆天邪神】情绪波动,这让云澈心中倍感压抑和不安。

  “禾霖,”云澈拍了拍他的【逆天邪神】肩膀:“以后,我就跟在我的【逆天邪神】身边吧,我会帮你再找到一个足够安全的【逆天邪神】地方。你之前说过想要拜我为师,虽然,我不认为我能成为一个像样的【逆天邪神】师父,但如果你依然坚持的【逆天邪神】话,我不会再拒绝了。”

  他的【逆天邪神】追求和处境,绝不适合有一个会极为牵绊自己的【逆天邪神】弟子——何况还是【逆天邪神】一个随时可能带来巨大灾难的【逆天邪神】王族木灵,但……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巨大愧疚,让他断然不可能弃禾霖而不顾。

  禾霖没有因此而兴奋,亦没有点头或者摇头,他转过脸庞,向着云澈露出一个很轻很淡的【逆天邪神】笑……眸光依旧如水晶般清澈透心,但却带着绝不该属于他这个年龄的【逆天邪神】凄伤。

  “云澈哥哥,”他微笑着道:“你的【逆天邪神】生命,因为某种原因而有过缺失……应该就在很短的【逆天邪神】时间以前,对吗?”

  云澈一怔,随之缓缓点头。

  面对远古虬龙,他强行施展“月挽星回”,这种违逆法则、违逆常理,亦违逆天道的【逆天邪神】力量,代价,便是【逆天邪神】生命的【逆天邪神】永久折损!

  那种生命被生生切离的【逆天邪神】感觉,是【逆天邪神】一种无法描绘,但难以承受到极点的【逆天邪神】痛苦感,虽然痛苦很短,但让他此刻想起,都灵魂微颤。伴随这种切离之痛的【逆天邪神】,还有另外一种模糊的【逆天邪神】预感……那就是【逆天邪神】如果他今后继续施展月挽星回,以他当下的【逆天邪神】生命力,最多四五次,他就会因生命亏尽而直接横死。

  “果然呢,”禾霖依然微笑:“我们木灵,对生命气息有着特殊的【逆天邪神】敏感,其实我在看到云澈哥哥的【逆天邪神】第一眼,就感觉到这一点了,而且,是【逆天邪神】很严重的【逆天邪神】生命折损。如果不及时修补的【逆天邪神】话,会少活很多年的【逆天邪神】。云澈哥哥这么好的【逆天邪神】人,应该活的【逆天邪神】很久很久,才是【逆天邪神】公平的【逆天邪神】。”

  “……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的【逆天邪神】。”云澈随口道,他谨慎的【逆天邪神】扫了一眼周围,道:“禾霖,我们先离开这里吧。刚才我杀了他们的【逆天邪神】人,那个叫黑魂神宗的【逆天邪神】宗门定然已经察觉,很快会有更多恶人到这里来。”

  “你放心,除非我死,否则,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云澈坚定无比的【逆天邪神】道。

  “谢谢你,云澈哥哥,有你这句话,我真的【逆天邪神】好开心。”禾霖笑的【逆天邪神】更深,注视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眸光之中,也多了几分异样的【逆天邪神】光彩:“以前,我一直觉得命运很残酷,但是【逆天邪神】,能在生命的【逆天邪神】最后遇到你,果然,是【逆天邪神】自然之神在眷顾着我呢。”

  云澈摇了摇头,心中五味杂陈,但马上心中猛一个激灵……

  生命的【逆天邪神】最后!?

  而就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感觉到,禾霖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如同漏了气的【逆天邪神】皮球,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陡然消逝,他脸上依旧带着微笑,但弱小的【逆天邪神】身躯,却缓缓的【逆天邪神】向后倒去。

  “禾霖!!”

  云澈骇然失色,仓皇向前一步将他扶住……他的【逆天邪神】身体一片松软,体温在缓慢下降着,而生命气息持续的【逆天邪神】疯狂流逝。

  “这……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云澈眼睛瞪大,随之忽然想到了什么,惊声道:“你……你自毁了木灵珠?!”

  “禾霖!”云澈狂吼着,双手拼命的【逆天邪神】聚集天地灵气,但,这些天地灵气进入禾霖的【逆天邪神】身体之后,又会马上流泻:“禾霖!你……你在干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我早该发现不对劲的【逆天邪神】!

  “云澈哥哥……”禾霖的【逆天邪神】声音变得虚软,他看着云澈,轻轻的【逆天邪神】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丢下我不管,但是【逆天邪神】,我怎么可以……青木伯伯说的【逆天邪神】很对,云澈哥哥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很伟大的【逆天邪神】人,又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救命恩人,我怎么可以……成为你的【逆天邪神】累赘……”

  云澈灵魂如被重锤轰击,全身都剧烈颤抖起来,他大吼道:“什么累赘!你怎么会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累赘!你……你不是【逆天邪神】想要拜我为师,想要变得和我一样强大来保护你的【逆天邪神】族人吗!你赶紧好起来……你一定会好的【逆天邪神】,一定有办法的【逆天邪神】!!”

  云澈口中气喘如牛,大道浮屠诀已运转到了极致,但……禾霖的【逆天邪神】身上,依然只有让云澈近乎绝望的【逆天邪神】生命流逝。

  不……一定有办法的【逆天邪神】!

  快想办法救他啊!!

  我明明害死了他身边的【逆天邪神】所有族人,他怨我、恨我,哪怕要杀我都是【逆天邪神】应该的【逆天邪神】……为什么却是【逆天邪神】这样!!

  这里其他的【逆天邪神】所有木灵都已因我而死,我怎么能让禾霖也……

  “云澈哥哥,你可以……答应我一个任性的【逆天邪神】请求吗?”禾霖轻轻呢喃道。

  “你说……无论什么请求,我都会答应你。”云澈不死心的【逆天邪神】运转着荒神之力,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吼道。

  “求你……代我……找到姐姐……”

  “好!”云澈点头,声音字字发颤:“我会找到她……我一定会让你们姐弟团聚的【逆天邪神】!”

  禾霖微弱的【逆天邪神】摇头:“我知道,我的【逆天邪神】请求很过分,很自私……但是【逆天邪神】,我……没有办法,真的【逆天邪神】没有别的【逆天邪神】办法了……”

  眼泪,终于在这一刻疯狂的【逆天邪神】流落,滴落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一股太深太深的【逆天邪神】痛苦与哀伤顷刻间蔓延了他的【逆天邪神】全身,禾霖的【逆天邪神】话语,也已字字带泪:“我是【逆天邪神】全族最后的【逆天邪神】王族木灵,带着全族最后的【逆天邪神】希望……但是【逆天邪神】,我却是【逆天邪神】那么的【逆天邪神】没用……我保护不了姐姐,保护不了族人……我什么都做不到……就算继续苟活下去,也只会害了真心对我好的【逆天邪神】云澈哥哥……没用的【逆天邪神】我……找不到姐姐,更无法保护她……只能……自私的【逆天邪神】请求云澈哥哥……”

  “不要再说了。”云澈胸腔沉重的【逆天邪神】已无法呼吸,他沙哑着声音道:“你放心,哪怕踏遍整个神界,我也一定会找到你的【逆天邪神】姐姐!我会保护她……谁要害她,我就杀谁!哪怕要豁出命,我也绝对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我发誓……我发誓!!”

  盈泪的【逆天邪神】眼眸剧烈的【逆天邪神】颤荡着,禾霖缓缓的【逆天邪神】抬起手臂:“谢谢你,云澈哥哥,这是【逆天邪神】我……唯一……可以报答你的【逆天邪神】东西……”

  一直紧握的【逆天邪神】手掌缓缓打开,一抹纯净的【逆天邪神】翠绿光芒瞬间从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眸直透他的【逆天邪神】灵魂。

  木灵珠……

  这颗木灵珠比之云澈刚刚得到的【逆天邪神】那一颗要小上一半,但在来自它的【逆天邪神】灵气与光芒之下,云澈仿佛忽然置身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他的【逆天邪神】眼睛、身体,甚至灵魂,都似在被纯净的【逆天邪神】流水缓慢而温柔的【逆天邪神】洗剂着。

  翠绿的【逆天邪神】灵光映照下,云澈一时呆在了那里。

  这是【逆天邪神】禾霖的【逆天邪神】木灵珠。

  它不是【逆天邪神】普通的【逆天邪神】木灵珠,而是【逆天邪神】一枚王族木灵珠……是【逆天邪神】梵帝神界这等存在都梦寐以求的【逆天邪神】东西。

  还是【逆天邪神】一枚连梵帝神界都绝不会奢望,甚至在整个神界历史都从未真正出现过的【逆天邪神】……完美王族木灵珠!

  “虽然……我很没用……但……我的【逆天邪神】木灵珠,是【逆天邪神】很了不起的【逆天邪神】东西呢。”他托着自己的【逆天邪神】木灵珠,缓缓的【逆天邪神】靠近向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它可以给予云澈哥哥五万年的【逆天邪神】寿元,以及我们木灵独有的【逆天邪神】能力……”

  五万年的【逆天邪神】寿元!?

  混沌之中,能拥有五万年寿元的【逆天邪神】人类,怕是【逆天邪神】唯有至高无上的【逆天邪神】神主!

  “在我很小的【逆天邪神】时候……爹娘说过……我的【逆天邪神】木灵珠很特殊,它是【逆天邪神】一枚【奇迹的【逆天邪神】种子】,希望它有一天……真的【逆天邪神】可以……给云澈哥哥带来奇迹的【逆天邪神】力量……”

  翠绿的【逆天邪神】光芒缓缓而近,在奇异的【逆天邪神】气息之中长久发怔的【逆天邪神】云澈终于如梦方醒,急声吼道:“禾霖!我不需要你的【逆天邪神】木灵珠!马上收回去……啊!”

  木灵珠碰触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然后,就如轻轻落入安静湖面的【逆天邪神】水滴,安静无声的【逆天邪神】融入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之中……

  明明是【逆天邪神】外来异物,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却没有出现哪怕一丝的【逆天邪神】排斥!

  一抹翠绿的【逆天邪神】光芒顿时以云澈的【逆天邪神】心口为源,快速的【逆天邪神】覆慢他全身。一瞬间,一股股纯净无比,却又庞大到不可思议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在他全身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快速的【逆天邪神】滋生、流转……

  苍白的【逆天邪神】小手缓缓的【逆天邪神】落下,感受着云澈生命气息的【逆天邪神】异变,禾霖的【逆天邪神】小脸上露出满足的【逆天邪神】轻笑,他的【逆天邪神】眼睛也在这时缓缓的【逆天邪神】闭合……

  “爹……娘……霖儿终于又可以……见到你们了……”

  声音缓缓而逝,他最后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也随着一缕残酷轻风的【逆天邪神】拂过而消失殆尽……

  “禾……霖……”

  云澈发出了这一生最干枯的【逆天邪神】声音,缓缓的【逆天邪神】跪倒在地。

  铮——

  他手上忽然一轻,怀中的【逆天邪神】禾霖耀起翠芒,然后忽如被风吹散的【逆天邪神】轻雪,化作了漫天飞舞的【逆天邪神】绿色光星,飞落向了那片埋葬逝去木灵的【逆天邪神】土地。

  顿时,株株翠草破土而出,快速生长,顷刻间已是【逆天邪神】碧绿一片,随之百花盛开,覆满了整片木灵安眠的【逆天邪神】土地。

  或许,这是【逆天邪神】禾霖给予族人最后的【逆天邪神】守护。

  “……”云澈如化作了一具冰雕,一动不动的【逆天邪神】跪在那里,直至依然在生长的【逆天邪神】翠草和盛放的【逆天邪神】花株遮过他的【逆天邪神】躯体。

  砰!!

  狠狠的【逆天邪神】一拳轰在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心口,云澈猛吐一大口血,双臂一下子撑在了地上,却又猛的【逆天邪神】抬头,嘴角染血,一双眼瞳却透射着如炼狱阎罗般的【逆天邪神】恨光。

  “魂……宗……”

  “不将你们全宗血洗……我云澈……誓不为人!!”

  ————————————

  nt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