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77章 完美木灵珠

第1077章 完美木灵珠

  “唉!”一声叹息传至,一个高大的【逆天邪神】中年木灵缓缓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惆怅和沉重。

  “青木伯伯!”飞雁和清竹同时喊道。

  青木向前将禾霖扶起,道:“少族长,你就不要为难恩人了。恩人说得一点都没有错,现在的【逆天邪神】你只是【逆天邪神】个孩子,最应该做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依赖着我们平安的【逆天邪神】长大。长大之后再去努力变得让我们依赖,以及报答恩人的【逆天邪神】救命大恩。你若要强行跟着恩人,不但我们全部族人会担心,还会成为给恩人带来莫大的【逆天邪神】负担和灾难。”

  禾霖怔了好一会儿,终于顺从的【逆天邪神】站了起来,抹掉眼泪,向云澈歉意道:“云澈哥哥,对不起,是【逆天邪神】我……太任性,也太自私了。你救了我的【逆天邪神】命,我却……我却……”

  云澈摇了摇头,内心重重一叹,道:“禾霖,你姐姐叫什么名字?”

  “啊?”禾霖稍怔。

  “以后,我应该会走过神界的【逆天邪神】很多地方,如果命运眷顾的【逆天邪神】话,说不定会有可能遇到你的【逆天邪神】姐姐,那样,我就可以告诉她你的【逆天邪神】位置,或者把她带到这里来,让你们姐弟团聚。”

  “啊!”禾霖的【逆天邪神】眼眸猛的【逆天邪神】一亮,随之激动的【逆天邪神】颤动起来:“云澈哥哥,我……姐姐她叫禾菱……禾菱!”

  青木的【逆天邪神】脸上也露出些许的【逆天邪神】激动。

  “那……她长得什么样子?有没有什么和其他木灵不一样的【逆天邪神】特征?”云澈问道,同时将“禾菱”这个名字牢牢的【逆天邪神】记下……他绝不是【逆天邪神】为了安慰禾霖而随口一问。他的【逆天邪神】哀求与眼泪,让他无法辜负。

  “姐姐是【逆天邪神】最好看的【逆天邪神】木灵,是【逆天邪神】世上最漂亮的【逆天邪神】姐姐,比所有的【逆天邪神】花朵,比天上的【逆天邪神】星星月亮还要好看!”禾霖没有任何犹豫的【逆天邪神】呼喊道。

  “……”云澈点了点头,给了禾霖一个许诺的【逆天邪神】眼神。

  “谢谢你恩人,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你才好。”青木内心触动,发自肺腑的【逆天邪神】感激道。

  说话间,他双手小心的【逆天邪神】捧起,掌心,是【逆天邪神】一枚龙眼大小,释放着翠绿光芒的【逆天邪神】绮丽灵珠。

  木灵珠!!

  “这是【逆天邪神】……”云澈内心顿起波澜。

  “这便是【逆天邪神】亡妻当年所留的【逆天邪神】木灵珠,虽已多年,但好在灵气依旧完好无损。”

  把木灵珠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放到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上,青木的【逆天邪神】目光出现了瞬间的【逆天邪神】空洞,像是【逆天邪神】灵魂被生生切去了一截,随之又马上露出温和的【逆天邪神】微笑:“希望你能将它善用。”

  “万分感谢。”云澈将这枚有着完整灵力的【逆天邪神】木灵珠收起,重重的【逆天邪神】道。

  短暂犹豫,云澈开口道:“青木晚辈,晚辈有一疑惑,不知该不该问。”

  “恩人请讲。”青木微笑道。

  云澈目光环视着这个小世界,道:“你们木灵一族的【逆天邪神】处境,让人无法不同情。但是【逆天邪神】,据晚辈所知,如今在神界……至少是【逆天邪神】东神域,猎杀木灵是【逆天邪神】违逆人道之举,是【逆天邪神】被严厉禁止的【逆天邪神】,而这个禁令,还是【逆天邪神】宙天神界联合其他三王界所下,一旦被王界所知,必将受到极为严厉的【逆天邪神】惩处。既然如此,你们这些年,为什么不试着寻求王界的【逆天邪神】庇护呢?反而离散在远离王界,让他们伸手难及的【逆天邪神】下位星界?”

  云澈说完这些话时,他发现青木的【逆天邪神】眼神出现了剧烈的【逆天邪神】动荡,随之,他深深一声叹息。

  “我们尝试过。”青木道:“但是【逆天邪神】,人类的【逆天邪神】贪婪和阴恶,与他们的【逆天邪神】强弱、地位无关,一样的【逆天邪神】可怕。”

  云澈猛地抬头,惊声道:“你的【逆天邪神】意思,难道是【逆天邪神】……”

  “你可知,我们的【逆天邪神】族长是【逆天邪神】怎么死的【逆天邪神】吗?”青木闭上了眼睛,紧攥的【逆天邪神】双手在轻微的【逆天邪神】颤抖着。

  “……”云澈没有贸然猜测。

  “当年,王界虽然下了禁令,但我们木灵遭受的【逆天邪神】厄难却从未休止。于是【逆天邪神】,很多年前,我族开始想到寻求王界的【逆天邪神】庇护,哪怕沦为他们的【逆天邪神】奴隶……至少可以让后世获得安生,不必永远活在恐慌和逃亡之中。”

  “后来,族长和族长夫人历经千辛万苦和无数磨难,终于离其中一个王界越来越近,族长他们本以为接近了希望,却没想到,一场灾难忽然降临……那场灾难之中,族长、族长夫人,还有数千族人遇难,他们的【逆天邪神】拼死抗争也得以让少族长和公主逃出生天……总算苍天没有彻底瞎眼,我们找到了少族长,而拼死保护少族长逃出的【逆天邪神】族人,也凋零至只剩三个……其中一人,便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亡妻。”

  “而公主殿下和保护她的【逆天邪神】族人在逃亡中离散,如今不知流落何处,甚至连生死都……”

  “当年那群人……是【逆天邪神】谁?”云澈问道。

  “……”青木深深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我……接到了族长命绝之时传来的【逆天邪神】魂音,只有四个字。”

  “梵……帝……神……界。”

  “什——么!?”云澈的【逆天邪神】惊得头发都瞬间竖了起来。

  东神域四王界之首,传闻中全界醉迷于玄道,没有弱者,亦从不干涉外界之争的【逆天邪神】梵帝神界!?!?

  青木苦涩的【逆天邪神】一笑:“作为人类,我知道你是【逆天邪神】不可能相信的【逆天邪神】。而这个真相,我们全族知晓的【逆天邪神】,就只有三个人,少族长不知道,不知流落何处的【逆天邪神】公主殿下更不知道——只能祈祷她千万不要再去尝试寻求王界,或者任何星界的【逆天邪神】庇护。”

  “那你……为什么告诉我?”云澈内心起伏不休。他知道为什么这个真相不敢告诉其他木灵,因为这只会让他们陷入无尽的【逆天邪神】悲哀和绝望。

  青木深深的【逆天邪神】看了他一眼:“虽然我非人类,但我明白,以你的【逆天邪神】年龄,却能在黑琊城那种地方将少族长救出,你的【逆天邪神】玄道修为,在同龄人类之中定然是【逆天邪神】顶尖的【逆天邪神】存在。你既然能达到这种高度,必定少不了对玄道的【逆天邪神】痴求。而对于醉心玄道的【逆天邪神】人而言,王界那等玄道的【逆天邪神】至高存在,一定如天阙一般神圣,以你的【逆天邪神】成就,将来,说不定会有资格接触到王界。”

  云澈:“……”

  青木继续道:“我不奢望你会相信我的【逆天邪神】话,但希望至少可以在你心里留下一个提醒……哪怕生出一点点的【逆天邪神】戒心。我不想看到,如你这般善良的【逆天邪神】人类,却要去仰视和信任一众肮脏的【逆天邪神】灵魂。”

  “……”云澈久久无言。虽然,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一天要接触东神域的【逆天邪神】至高存在,但青木的【逆天邪神】话……他相信,却的【逆天邪神】确难以接受。

  不过,随之想到天玄大陆被人世世代代敬仰的【逆天邪神】四大圣地,他心中的【逆天邪神】波澜又一下子缓和了许多。

  “他们那个位面,也会需要木灵珠吗?”云澈似是【逆天邪神】自言自语的【逆天邪神】低念道。

  “不,他们要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族长身上的【逆天邪神】王族木灵珠。”青木道:“但族长在殒命前,以最后的【逆天邪神】力量将木灵珠完全碎灭,没有让那些恶人得逞。”

  青木侧目,看向了不远处的【逆天邪神】禾霖:“好在,他们并不知道少族长和公主殿下的【逆天邪神】存在,否则……”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里顿时一咯噔。

  禾霖是【逆天邪神】王族木灵,这一点已在黑羽商会那边暴露,所有在场的【逆天邪神】人都亲眼所见。

  不过,任何人都会知道,王族木灵依然存在的【逆天邪神】消息足以轰动整个神界,亦会带来无比巨大的【逆天邪神】麻烦和灾难,所以黑羽商会才会急于秘密出手,而那些在场之人,也不会白痴到泄露出去惹祸上身。

  等等……那个纪如颜所提到的【逆天邪神】上位星界……

  呼!只能希望此事千万不要再被更多的【逆天邪神】人知道,尤其是【逆天邪神】梵帝神界。

  ——————————————

  停留在这个独属木灵的【逆天邪神】小世界已有近一个半时辰,如今木灵珠到手,他也是【逆天邪神】时候离开了。

  来到进入时的【逆天邪神】地方,出口的【逆天邪神】青黑蔓藤自动打开,现出一条狭长的【逆天邪神】通道。

  身后,一众木灵相送,尤其禾霖,已是【逆天邪神】红了眼睛。

  “年轻人,一枚木灵珠,远远不足以报答你的【逆天邪神】大恩,若不嫌弃,就把这个带上吧,在危急的【逆天邪神】时候,它或许可以救你的【逆天邪神】性命。”

  青叶婆婆将三个小巧的【逆天邪神】玉瓶交到了云澈手中。

  “这是【逆天邪神】?”

  “这是【逆天邪神】我们一族独有的【逆天邪神】【木灵神露】,来自木灵族始祖之地的【逆天邪神】起源之泉,它蕴含着神奇的【逆天邪神】自然之力,只要饮下,便可在很短时间内疗愈创伤和恢复力量,这是【逆天邪神】我们所拥有的【逆天邪神】最后三滴,希望可以对你今后的【逆天邪神】人生有所帮助。”

  虽然不知恢复效果如何,但来自起源之泉的【逆天邪神】东西,岂是【逆天邪神】凡物。云澈没有推辞,感激的【逆天邪神】收下,向着众木灵重重点头,便要转身离开。

  “云澈哥哥!”

  少女的【逆天邪神】声音远远传来,虽然焦急,却依旧空灵的【逆天邪神】如风拂静水。

  云澈停住脚步,在他,还有所有木灵讶异的【逆天邪神】目光之中,木灵少女清荷带着轻舞的【逆天邪神】彩衣,来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面前,她的【逆天邪神】脸色泛红,眸光盈盈,微微隆起的【逆天邪神】胸脯随着急促的【逆天邪神】呼吸曼妙起伏着。

  “清荷,我要走了。”云澈微笑道。

  “云澈哥哥……”清荷抬起双手,莹白的【逆天邪神】掌心中,是【逆天邪神】一串由各种异花的【逆天邪神】种子串起的【逆天邪神】手链,尾端,系着一枚翠绿色的【逆天邪神】小巧宝石:“这是【逆天邪神】……这是【逆天邪神】我亲手做的【逆天邪神】护身符,它……它可以保佑云澈哥哥的【逆天邪神】……”

  “……”心魂深处如有一道清澈的【逆天邪神】溪流淌过,云澈向前,将手链双手接过,他嗅到了花草的【逆天邪神】气息,显然,这是【逆天邪神】刚刚采摘的【逆天邪神】种子,亦是【逆天邪神】刚刚做成的【逆天邪神】手链。那枚水晶小巧莹翠,却带着一抹少女的【逆天邪神】芳香……这是【逆天邪神】它有幸长久贴着少女的【逆天邪神】肌肤,才会有的【逆天邪神】泌人气息。

  “谢谢你清荷,我会好好珍惜它的【逆天邪神】。”看着少女的【逆天邪神】眼眸,云澈真诚的【逆天邪神】说道。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木灵少女低下螓首,她轻咬嘴唇,又勇敢的【逆天邪神】抬起头来,轻轻的【逆天邪神】道:“云澈哥哥,你以后……会常来看我们吗?”

  “会的【逆天邪神】。”云澈重重的【逆天邪神】点头……她的【逆天邪神】眸光、轻语,还有少女美好无暇的【逆天邪神】心灵,哪怕是【逆天邪神】世间最铁石心肠的【逆天邪神】人,都不会忍心拒绝和辜负。

  ——————————

  出了木灵秘地,身后的【逆天邪神】通道随着青黑蔓藤的【逆天邪神】覆下而消失。转身看去,毫无痕迹。

  显然,不仅仅是【逆天邪神】有蔓藤的【逆天邪神】遮掩,这里还有着一个特殊的【逆天邪神】自然幻阵,可以干扰生灵的【逆天邪神】视觉和灵觉。

  若只是【逆天邪神】路过,基本不可能察觉。但云澈全力凝神之下,还是【逆天邪神】能感知到些许的【逆天邪神】异样。

  若是【逆天邪神】境界足够,都不需要凝心探知,都可能会有所察觉……这应该也就是【逆天邪神】为什么,木灵族基本都藏身于下位星界。

  “终究不是【逆天邪神】长久之地啊。”云澈自言自语:“希望,这里会一直不被发现吧。”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