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76章 被命运遗弃的【逆天邪神】种族

第1076章 被命运遗弃的【逆天邪神】种族

  “不,我们木灵向来知恩图报,何况如此之大的【逆天邪神】恩情。”

  青叶婆婆是【逆天邪神】这里的【逆天邪神】最长者,也似乎是【逆天邪神】话语权最高的【逆天邪神】人。她真诚的【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道:“年轻人,你有什么要求,尽可提出,我们一定会尽最大努力报答你。”

  “不必了。”云澈摇头:“我救他,根本不是【逆天邪神】出于本意,因为我最初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为了得到一颗木灵珠。”

  “什……什么?”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所有木灵猛地抬头,脸色微变。

  “我饶过禾霖,只因他是【逆天邪神】个小孩子而让我有所不忍,若是【逆天邪神】换做其他木灵,我必定已经强取他的【逆天邪神】性命和木灵珠。所以,你们不必感激我。”

  看着众木灵骤变的【逆天邪神】脸色,他转过身去,利落的【逆天邪神】向出口走去。

  “等等。”一个苍老声音喊住了他。

  云澈脚步停顿,却没有回头,淡淡的【逆天邪神】道:“你们放心,我不会把这个地方告诉别人。”

  “不,”青叶婆婆半佝偻着腰向他走近:“你救了霖儿,是【逆天邪神】我们全族的【逆天邪神】大恩人,我们岂会不信任你。你刚才说,你需要一颗木灵珠,对吗?”

  云澈一愣,转过身来。

  青叶婆婆平和的【逆天邪神】一笑,微带浑浊的【逆天邪神】目光看向了禾霖身边的【逆天邪神】那个中年木灵:“青木,秋苓的【逆天邪神】木灵珠,便送给我们的【逆天邪神】恩人,如何?”

  被换做“青木”的【逆天邪神】中年木灵眸光出现了复杂的【逆天邪神】动荡,但并没有犹豫或为难,轻轻的【逆天邪神】点头:“当然可以。”

  “那太好了。”青叶婆婆笑了起来:“年轻人,我们族中,刚好有着一颗木灵珠。那是【逆天邪神】青木的【逆天邪神】妻子当年重伤不治之时,特意将其所留下,虽然已过去多年,但由于是【逆天邪神】封存在自然玄阵中,所以灵力不会有任何的【逆天邪神】折损,应该可以帮得上你。”

  木灵主动所留,灵气又未有折损的【逆天邪神】话……赫然意味着,这是【逆天邪神】一颗十成灵力,是【逆天邪神】对人类而言根本不可能通过强取得到的【逆天邪神】完美木灵珠!!

  云澈心中激动:“真的【逆天邪神】……可以给我?”

  “呵呵,”青木笑了起来:“亡妻所留的【逆天邪神】木灵珠,我纵然拼死,也不会让恶人所夺。但若能以之报答救了我们少族长的【逆天邪神】大恩人,秋苓她在天之灵,也一定会欣然应允。”

  “只不过,为了防止被恶人所得,我封存的【逆天邪神】极为严密。要解开封存它的【逆天邪神】自然玄阵,要至少一两个时辰的【逆天邪神】时间,在这期间,就要劳恩人在此久候了。”

  云澈花费了巨大的【逆天邪神】代价,却最终没有强取禾霖的【逆天邪神】木灵珠……却在这里,得到了一颗完美木灵珠的【逆天邪神】馈赠。

  虽然终究无法和禾霖的【逆天邪神】王族木灵珠相比,但十成灵力,也已是【逆天邪神】大大超过云澈所需的【逆天邪神】七成灵力木灵珠。

  云澈心中最后的【逆天邪神】郁气一扫而空,心中涌上深深的【逆天邪神】喜悦和感激:“如此……就太感谢了,我的【逆天邪神】确因为一个重要的【逆天邪神】原因而急需一枚木灵珠。”

  “不必道谢,你的【逆天邪神】大恩,我们如何报答,都不为过。”青叶婆婆道:“青木,你去吧,取到之后,就直接交到恩人的【逆天邪神】手上。”

  青木应声,飞身而去。

  “太好了!我正舍不得大哥哥呢!”禾霖欢呼一声,雀跃着来到云澈身前,拉起他的【逆天邪神】衣袖:“大哥哥,我带你看看我们的【逆天邪神】家好不好,虽然这里很小,但你一定会喜欢的【逆天邪神】。”

  禾霖拉着他,正式进入了这个只属于木灵的【逆天邪神】小世界中。

  翠木为屋,花草为席,这是【逆天邪神】一个纯净到不可思议的【逆天邪神】世界,就连空气都嗅不到丝毫的【逆天邪神】污浊。

  本是【逆天邪神】受大自然庇护的【逆天邪神】一族,却因人类的【逆天邪神】贪婪而落得比任何种族都悲惨与凋零,他们本该对人类有着刻骨的【逆天邪神】憎恨,但,禾霖将他拉到一个又一个的【逆天邪神】木灵面前,开心的【逆天邪神】向他介绍的【逆天邪神】时候,对方向他表露出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深深的【逆天邪神】感激和发自内心的【逆天邪神】欢迎,或许有那么一点点的【逆天邪神】戒备,但自始至终,他没有感觉到那怕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憎恨。

  木灵,有着世间最纯净的【逆天邪神】力量,以及最纯净的【逆天邪神】心灵。云澈此时在深深的【逆天邪神】感受着这一点,内心为之强烈的【逆天邪神】悸动着。

  纵然是【逆天邪神】他比他强大百倍的【逆天邪神】敌人,他的【逆天邪神】目光也从来不会有半分的【逆天邪神】退却,但,这些木灵一双双清澈无尘的【逆天邪神】翠绿眼眸,让他一次又一次的【逆天邪神】不敢直视……

  这样的【逆天邪神】一族,本该受到大自然最极致的【逆天邪神】庇护才对,为何却背负了如此残酷不公的【逆天邪神】命运……

  因为人类的【逆天邪神】罪恶与贪婪……

  亦因为他们的【逆天邪神】弱小。

  龙族的【逆天邪神】身体亦全部是【逆天邪神】异宝,但,这世间又有谁敢欺凌龙神界的【逆天邪神】真龙一族。

  “清荷姐姐!”

  禾霖拉着云澈一直转到了小世界的【逆天邪神】尽头,这里是【逆天邪神】一个大大的【逆天邪神】花圃,一眼望去,百花绽放,万紫千红。一个彩衣少女在花圃中采集着花瓣上的【逆天邪神】晨露,轻盈的【逆天邪神】身影就如在万花中翩翩而舞的【逆天邪神】彩蝶,让人赏心悦目,心醉魂迷。

  在禾霖的【逆天邪神】高喊声中,少女从花圃中转身,目光柔柔的【逆天邪神】看着他们。禾霖红扑着脸颊,向云澈介绍道:“这是【逆天邪神】清荷姐姐,她的【逆天邪神】爹爹就是【逆天邪神】青木伯伯哦。清荷姐姐,他就是【逆天邪神】救了我的【逆天邪神】大哥哥,虽然是【逆天邪神】个大哥哥,但超级厉害的【逆天邪神】。”

  彩衣少女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莹白的【逆天邪神】脸儿带着少女的【逆天邪神】青涩可人与木灵独有的【逆天邪神】纯美,她向云澈轻轻一礼:“谢谢大哥哥救我们少族长的【逆天邪神】大恩。”

  一句话说完,她不敢再看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垂下螓首,脸儿悄悄蔓起一抹轻微的【逆天邪神】红霞。

  “哎?少族长,原来你把恩人哥哥带到这里来了,怪不得哪里都找不到!”

  耳后,传来一个女孩如清泉般清澈灵动的【逆天邪神】声音,一个和清荷年纪相仿的【逆天邪神】女孩轻飘飘的【逆天邪神】飞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十七八岁,身材纤长高大,长相又俊美无暇的【逆天邪神】少年木灵。

  “飞雁姐姐,清竹哥哥!”禾霖清脆的【逆天邪神】喊出了他们的【逆天邪神】名字。

  两人到来,目光闪闪的【逆天邪神】看了云澈好一会儿,名为清竹的【逆天邪神】木灵少年向 云澈重重一拜:“恩人哥哥,你救了我们少族长,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才好。”

  “谢谢恩人哥哥。”木灵少女飞雁盈盈一礼,一双清亮的【逆天邪神】美眸一直在好奇中一遍又一遍的【逆天邪神】打量着云澈:“人类之中,果然也是【逆天邪神】有很多好人的【逆天邪神】。”

  “那是【逆天邪神】当然。”禾霖颇有气势的【逆天邪神】道:“以前爹娘在世的【逆天邪神】时候,就经常这样告诉我。我在看到大哥哥的【逆天邪神】第一眼,就相信他一定是【逆天邪神】很好的【逆天邪神】人。”

  “哼!少族长,你还好意思说!”飞雁一抬手,重重的【逆天邪神】敲了一下禾霖的【逆天邪神】额头,气鼓鼓的【逆天邪神】道:“你知不知道你快把我们都给吓死了!青叶婆婆都哭了好几次,你……你以后再敢这样,我们可都不理你了。”

  禾霖吃痛的【逆天邪神】捂住额头,不敢反驳,弱弱可怜的【逆天邪神】道:“飞雁姐姐,我已经知道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敢了。我只是【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太想出去看看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没想到会那么倒霉……呜,我真的【逆天邪神】不敢了。”

  “飞雁,不要这么说少族长,他以后一定会乖的【逆天邪神】。”清荷轻轻出声护道,说话之时,眸光悄悄的【逆天邪神】瞥了一眼云澈,又连忙把螓首垂下。

  “哼,反正,我以后会牢牢看住少族长的【逆天邪神】!”飞雁鼓了鼓腮帮。

  清竹却是【逆天邪神】带着按捺不住的【逆天邪神】好奇,有些急切的【逆天邪神】问道:“少族长,你那天偷偷跑出去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是【逆天邪神】什么样子的【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有青叶婆婆和青木伯伯说的【逆天邪神】那么神奇吗?快和我们说说。”

  “这个这个……”禾霖惴惴道:“我刚跑出去没一会儿,就被人抓到了。之后……之后一直都在害怕,哪里还有心思管其他的【逆天邪神】事。啊!对了!”

  禾霖忽然目光一闪,转向云澈:“大哥哥,你给我们讲讲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好不好?”

  禾霖的【逆天邪神】话,也顿时提醒了他们,清荷、飞雁、清竹期盼的【逆天邪神】目光都一下子集中在云澈……这第一个到来他们小世界的【逆天邪神】外界人类身上:“恩人哥哥,你一定知道好多外面世界的【逆天邪神】事,我们想听,好想听。”

  四双翠绿色眼眸中闪动着同样的【逆天邪神】期盼和渴望。而这样的【逆天邪神】眸光,让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魂猝然揪起,如被针刺。他们一生都在逃亡、恐惧和小心翼翼中度过,唯有在自己的【逆天邪神】小世界,才会安心,外面的【逆天邪神】世界,每一个地方对他们而言都可能是【逆天邪神】死亡的【逆天邪神】深渊。

  他们的【逆天邪神】内心有多么的【逆天邪神】向往和渴望,所承受的【逆天邪神】命运,就有多么的【逆天邪神】残酷。

  云澈深吸一口气,徐徐的【逆天邪神】道:“其实,我的【逆天邪神】家,并不在神界,而是【逆天邪神】在很遥远,也很偏远的【逆天邪神】下界……我来到神界后所到达的【逆天邪神】第一地方,是【逆天邪神】一个无尽雪白的【逆天邪神】世界。大地、江海、山川,都被永远也不会融化的【逆天邪神】冰雪覆盖,就连天空,也白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被雪层覆住了一样……那里的【逆天邪神】殿堂,都会有几十里那么长,最大的【逆天邪神】一个,足足有好几百里……”

  没有提及具体的【逆天邪神】名字,云澈讲述了自己出身的【逆天邪神】世界,讲述了吟雪界的【逆天邪神】白色世界和神奇的【逆天邪神】冥寒天池,讲述了炎神界无边无际的【逆天邪神】火焰炼狱……还提及了火焰之中那两只可怕、狡猾的【逆天邪神】远古虬龙……

  四个木灵少年少女直听的【逆天邪神】如痴如醉,惊呼连连。

  仅仅是【逆天邪神】倾听,然后在脑中描绘,根本无法真正明了那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画面,怎样的【逆天邪神】情景,但即使如此,这对永远被“禁锢”在小世界的【逆天邪神】他们而言,已是【逆天邪神】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心灵激荡。

  “几千里……几万里……全部都是【逆天邪神】白色的【逆天邪神】世界。”飞雁仰着头,目光迷离,然后失落的【逆天邪神】说道:“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雪呢。”

  “我也是【逆天邪神】。”清竹也点头附和,满心神往。

  云澈微微一笑,忽然飞身而起,手中蓝光微闪间,一大片飘雪如鸿羽般从天而落,并伴着一阵清凉泌心的【逆天邪神】轻风。

  “哇啊!”

  兴奋的【逆天邪神】惊呼声交叠在一起,他们捧起双手,沐浴雪落,感受着从未有过冰凉,如同忽然置身于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逆天邪神】世界。

  雪落初时轻盈,很快便化作一片暴雪。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指稍变,顿时,十几朵冰晶莲花在飞雪中争相绽放,最小的【逆天邪神】可以捧在手心,最大的【逆天邪神】让两个木灵少女争相想要坐于其中,亲身去感受冰莲的【逆天邪神】绽放。

  呼!

  飞雪之外,淡金色的【逆天邪神】火焰燃起,很快凝成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金乌炎影,并发出嘹亮威凌的【逆天邪神】长鸣声。

  “好漂亮的【逆天邪神】火鸟!”禾霖轻呼道。

  “这是【逆天邪神】金乌,在上古时代,是【逆天邪神】最强的【逆天邪神】火焰神兽之一。”

  云澈意念稍动,顿时,火焰凝化的【逆天邪神】影像快速变化,变成了葬神火狱中那只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样子。

  “这就是【逆天邪神】我刚才和你们说起的【逆天邪神】那只火焰虬龙,它全身都是【逆天邪神】火,尾巴比身体还要长,恩,大小也差不多就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云澈介绍着,还感叹了一句:“我当初差一点点就死在它的【逆天邪神】爪下了。”

  “它长得好可怕,一看就知道一定是【逆天邪神】很坏很坏的【逆天邪神】玄兽。”飞雁腮帮稍鼓,似乎在发泄着对它差点害死云澈的【逆天邪神】不满。

  雪、冰、火之后,云澈又表演了雷电和玄罡,一直带他们玩了许久,才手掌一收,让所有的【逆天邪神】风雪雷火全部消散。

  一切,宛若乍现的【逆天邪神】泡影。

  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兴奋之下,四个木灵男女的【逆天邪神】脸颊都是【逆天邪神】红扑扑一片,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眸中,似乎有璀璨的【逆天邪神】星辰在闪耀——刚才,他们对云澈有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感激和好奇,而现在,是【逆天邪神】一下子强烈到覆盖全部的【逆天邪神】崇拜。..

  “好想……真的【逆天邪神】好想到恩人哥哥说的【逆天邪神】地方去看看。”清竹仰着头,说着梦呓般的【逆天邪神】话语。

  “一定会有那一天的【逆天邪神】。”云澈道。

  “恩人哥哥……唔!我们可不可以……”飞雁眸光切切,却是【逆天邪神】满脸紧张:“可不可以知道你的【逆天邪神】名字?”

  禾霖、清荷、清竹也都看向了他。

  云澈微微而笑,毫无犹豫的【逆天邪神】道:“我叫云澈。”

  “云澈……”他们同时轻念着这个名字。

  “云澈哥哥!”清竹兴奋奕奕的【逆天邪神】喊道。

  “你你你……傻大个你又抢我前面!我也要喊……云澈哥哥!”飞雁一边喊着,双眸弯成细巧的【逆天邪神】月牙,然后,她拉了拉身边的【逆天邪神】清荷:“清荷姐姐,你今天的【逆天邪神】话好少哦,快来喊云澈哥哥。”

  清荷向前一小步,却一直没有抬头,双手紧张的【逆天邪神】捏着彩色衣带,轻声怯怯:“云澈……哥哥……”

  “清荷,你怎么了?”清荷异常的【逆天邪神】模样让清竹担心了起来:“你的【逆天邪神】样子……啊?你的【逆天邪神】脸怎么有点红,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生病了?”

  “啊!我知道了!”飞雁一声娇呼:“清荷姐姐一定是【逆天邪神】喜欢上云澈哥哥了!”

  “我……我哪有!”淡淡的【逆天邪神】朝霞在一瞬间变成艳丽的【逆天邪神】晚霞,直蔓延至她玉色的【逆天邪神】脖颈,她螓首垂得更低,然后忽然轻一跺脚,如受惊的【逆天邪神】蝴蝶般转身跑开……自始至终没敢看云澈一眼。

  “哇哈哈!被我说对了!”飞雁得意的【逆天邪神】大笑起来,然后一双明眸直盯云澈:“云澈哥哥,清荷都被羞跑了,你可要负责哦!”

  “这个……”云澈苦恼的【逆天邪神】按了按鼻头。

  木灵身负最纯净的【逆天邪神】自然之力,因而女性都是【逆天邪神】委婉可人,男性长相都极为俊美,但亦会因之而缺少阳刚之气。对于见惯了男性木灵的【逆天邪神】木灵少女来说,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阳刚,以及无数风雨磨练出的【逆天邪神】锋芒与凌然,一旦临近和好奇,产生的【逆天邪神】吸引力往往会是【逆天邪神】致命的【逆天邪神】。

  禾霖没有笑,从云澈报出自己的【逆天邪神】名字之前,他就一直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他,嘴角也缓缓咬起,越来越紧。

  在云澈察觉到他异状时,他忽然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前重重的【逆天邪神】跪下。

  “啊?少族长!”飞雁和清竹吓了一大跳。

  “禾霖,你?”云澈连忙伸手想要把他扶起。

  禾霖却是【逆天邪神】倔强的【逆天邪神】跪在那里,仰着一双微颤的【逆天邪神】双目:“我……我不想喊你云澈哥哥,我……我……我想喊你师父。”

  云澈:“……”

  “师父!请你做我的【逆天邪神】师父好不好?我想要变得和你一样强大……我……我会努力,我可以吃苦,无论多大的【逆天邪神】苦我都可以的【逆天邪神】,求师父收下我。”

  禾霖不是【逆天邪神】请求,而是【逆天邪神】哀求……带着太过强烈渴望的【逆天邪神】哀求。

  “禾霖。”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按在他幼小的【逆天邪神】肩膀上:“你是【逆天邪神】木灵,而我是【逆天邪神】人类,我们虽然相似,但力量是【逆天邪神】不一样的【逆天邪神】,所以我没办法做你的【逆天邪神】师父的【逆天邪神】。”

  “不!师父可以教我的【逆天邪神】,我们也可以用人类一样的【逆天邪神】方式来使用玄力,这是【逆天邪神】爹娘亲口告诉我的【逆天邪神】。”禾霖坚决的【逆天邪神】道:“因为,爹娘就好厉害,他们打败过很多很多强大的【逆天邪神】恶人,保护了无数的【逆天邪神】族人。我想要和师父一样强大,我想和爹娘一样保护族人,我……我会听师父的【逆天邪神】话,我什么都可以为师父做,求师父收下我、”

  “……”云澈身体蹲下,目光呈现着只有在亲人面前时才有的【逆天邪神】柔和:“禾霖,一个人的【逆天邪神】力量,终究是【逆天邪神】有限的【逆天邪神】。你就算变得比我还要强大十倍,也不可能改变木灵族的【逆天邪神】命运,而是【逆天邪神】要靠全族的【逆天邪神】一起努力。”

  “你是【逆天邪神】木灵族的【逆天邪神】少族长,但是【逆天邪神】,不要忘了,你还是【逆天邪神】个孩子,不需要把这么重的【逆天邪神】压力抗在自己的【逆天邪神】肩膀上。你最该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在族人的【逆天邪神】守护下,安安心心,平平安安的【逆天邪神】长大,长大了,再用自己成熟的【逆天邪神】羽翼来守护自己的【逆天邪神】族人,好吗?”

  “我……我知道……”两道泪痕,从禾霖的【逆天邪神】脸颊缓缓滑落:“我知道就算变得很强,也不可能改变我们全族的【逆天邪神】命运,但是【逆天邪神】……那样,我至少可以有一天离开这里,去寻找姐姐,保护姐姐……我答应过爹娘,一定会保护好姐姐的【逆天邪神】,可是【逆天邪神】……可是【逆天邪神】我找不到姐姐了,我不知道她在哪里,有没有被坏人欺负,我……我好想她……我好想找到她,我好想可以保护姐姐再也不要被人欺负……可是【逆天邪神】……可是【逆天邪神】……”

  云澈按在禾霖肩膀的【逆天邪神】手掌微微收紧,无法言语。

  在他和禾霖这么大的【逆天邪神】时候,因为玄脉的【逆天邪神】残废,他受人嘲笑,遭人冷语,但,他有萧烈无微不至的【逆天邪神】照顾和庇护,有萧泠汐形影不离的【逆天邪神】陪伴,有夏元霸可以嬉笑打闹,可以自由去想去的【逆天邪神】地方,做想做的【逆天邪神】事,完全不知道什么是【逆天邪神】逃亡和恐惧,更不要说背负一个种族的【逆天邪神】重任。

  和同龄人相比,玄脉残废的【逆天邪神】他可以说是【逆天邪神】可怜的【逆天邪神】。

  但与禾霖相比,那时的【逆天邪神】他无疑身在天堂。

  ——————————

  【这章真是【逆天邪神】超超超超难写啊,但是【逆天邪神】……】

  【过年忙成一坨……今天特喵的【逆天邪神】几号来着~!@#¥%……算了,先睡觉吧。】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