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74章 不忍
  初至黑琊界,准确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逃至黑琊界,云澈别说靠山,连个能商量的【逆天邪神】人都没有,绝不愿生出任何事端。

  但,他不找麻烦,却有麻烦找上他。

  他不想找麻烦,却绝不代表他会怕麻烦!

  “现在,还要我把他交回去吗?”云澈声音幽冷,毫无怜悯。他的【逆天邪神】目光,从黑衣中年人破损外衣下露出的【逆天邪神】黑蛇印记上一扫而过。

  “你……”黑衣中年人一张口,便喷出满口的【逆天邪神】血沫,此时的【逆天邪神】他,就像是【逆天邪神】被钉死在地狱的【逆天邪神】刑架上,痛不欲生:“你……会……后悔……的【逆天邪神】……”

  “呵,我会不会后悔并不知道,但你……一定会!”

  砰!!

  云澈一脚飞出,狠狠踢在贯穿黑衣中年人的【逆天邪神】黑魂枪上,黑衣中年人一声惨叫,血流飞散间,黑魂枪脱体飞出,直钉入了上空的【逆天邪神】石壁上,黑衣中年人在地上翻滚惨叫,血流如喷泉般从他胸前的【逆天邪神】血洞疯狂涌出,惨不堪言。

  在黑羽商会的【逆天邪神】地盘上,不但毫无余地,而且下手竟是【逆天邪神】如此狠毒。在场所有人都是【逆天邪神】心中惊颤……这样的【逆天邪神】人,要么是【逆天邪神】背景大的【逆天邪神】出奇,完全不把黑羽商会和它背后的【逆天邪神】魂宗放在眼中,要么……就是【逆天邪神】个彻头彻尾的【逆天邪神】疯子!

  而他无论属于哪一种,都是【逆天邪神】他们绝不敢多管闲事招惹的【逆天邪神】。

  而云澈的【逆天邪神】耳边,却在这时再次传来纪如颜的【逆天邪神】传音:

  “凌云公子,快走!他们的【逆天邪神】人正在往这里赶来,其中有一个还是【逆天邪神】神灵境的【逆天邪神】堂主!这里的【逆天邪神】禁制我已经全部打开,你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

  疑惑的【逆天邪神】目光在纪如颜的【逆天邪神】脸上短暂停滞……他之所以会对黑衣中年人下如何狠手,主要就是【逆天邪神】为了吓到纪如颜,从而可以轻松逼迫她解开这里的【逆天邪神】禁制,否则他强行突破的【逆天邪神】话,必定要花费不少的【逆天邪神】时间。

  却没想到纪如颜会主动解开……他甚至想不出任何她要帮助自己的【逆天邪神】理由。

  他们的【逆天邪神】人?

  他们?

  深深看了纪如颜一眼,他瞬身到木灵男孩身侧,将他抓在手中,飞身而起,直冲而上。

  砰砰砰……

  玄阵尚在,却是【逆天邪神】一冲而破,纪如颜丝毫没有欺骗他,他没有半点阻滞的【逆天邪神】穿过这里的【逆天邪神】四道禁制,幻光雷极发动,速度暴增之下,转瞬便消失在茫茫夜空之中。

  黑琊界的【逆天邪神】夜幕格外深邃,也自然十分便于藏匿。云澈一路向南,一直掠过了小半个黑琊城,在确认后方始终无人追踪后,速度终于缓下,然后在一个周围毫无气息的【逆天邪神】僻静之地停了下来,并马上以流光雷隐敛起全身气息。

  而从他遁离到停下,被他控制在手中的【逆天邪神】木灵男孩竟是【逆天邪神】格外的【逆天邪神】安静,没有叫喊,也没有挣扎,安静的【逆天邪神】异常。

  周围寂静无声,云澈细想起纪如颜的【逆天邪神】传音和那个黑衣中年人的【逆天邪神】话,那句“牵连到上位星界”让他无法淡视。或许,有可能是【逆天邪神】哪个上位星界的【逆天邪神】大人物知晓了这个王族木灵的【逆天邪神】存在,若真是【逆天邪神】如此,那他此举,无疑是【逆天邪神】捅了一个大篓子。

  不仅是【逆天邪神】彻底开罪了黑羽商会,也很有可能惹的【逆天邪神】那个上位星界大怒。

  接下来,必定会对他大规模的【逆天邪神】追查追杀……封城都是【逆天邪神】极有可能的【逆天邪神】事。

  在得到这个王族木灵的【逆天邪神】同时,也惹上了一个很有可能涉及到上位星界的【逆天邪神】超级大麻烦。

  上位星界,比吟雪界还要高一个层面的【逆天邪神】超然存在,也就意味着事态若真的【逆天邪神】激化,连吟雪界都不可能保得住他……更不要说他现在已逃离吟雪,只是【逆天邪神】孤身一人。

  不过,他在黑羽商会用的【逆天邪神】毕竟是【逆天邪神】假名字,面孔也完全陌生,再加之他身负大圆满之境的【逆天邪神】断月拂影和极高的【逆天邪神】易容术,想要搜寻到他绝不是【逆天邪神】那么容易……而他唯一可被追寻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那枚火如烈给他的【逆天邪神】黑玉。

  黑羽商会的【逆天邪神】那个纪先生,可是【逆天邪神】知道他的【逆天邪神】黑玉来自火如烈!希望,这不会给炎神界带来什么麻烦吧。

  不过,在拿到木灵珠后,还是【逆天邪神】第一时间遁离黑琊界比较好!

  黑暗之中,木灵男孩的【逆天邪神】双瞳依然透着翠绿的【逆天邪神】光彩,像是【逆天邪神】暗夜中熠熠生辉的【逆天邪神】无暇水晶。只是【逆天邪神】这抹翠绿眸光之中,却没有太多的【逆天邪神】惶恐害怕,他看着云澈,发出清澈的【逆天邪神】声音:“前辈……谢谢你。”

  云澈一愣,随之冷笑一声:“谢我?呵,你该不会天真到认为,我花了这么多紫玄石,还得罪了一个庞大势力,就是【逆天邪神】为了把你从他们手中救出来吧?”

  “我……”木灵男孩眸光轻动,他直视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忽然轻笑了起来:“因为我知道,前辈一定是【逆天邪神】个好人。”

  “小毛头,你果然天真的【逆天邪神】可笑啊。”云澈声音低冷,直视着他的【逆天邪神】翠绿双眸,他的【逆天邪神】心神轻轻一突,他从未见过如此纯净无暇的【逆天邪神】眸光,它就像是【逆天邪神】一面至纯至净的【逆天邪神】镜子,映照着他心魂深处的【逆天邪神】所有罪恶,让它们无处遁形。

  云澈不自觉的【逆天邪神】撇开目光,竟不敢再直视他的【逆天邪神】眸光,竭力冷下的【逆天邪神】声音也出现了些许的【逆天邪神】不自然:“好人?我杀过的【逆天邪神】人,要远比你这辈子见过的【逆天邪神】人都要多得多!你自己也该清楚,我花这么大代价把你搞到手,为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你体内的【逆天邪神】木灵珠!”

  “你是【逆天邪神】乖乖的【逆天邪神】把它交出来,还是【逆天邪神】要我亲自动手来取?”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杀气四溢。

  云澈外放的【逆天邪神】杀气,又岂是【逆天邪神】一个木灵少年所能承受。他的【逆天邪神】脸上终于露出惊惧,身体在瑟缩中倒退,但一双泛起害怕的【逆天邪神】眼眸却依然在直视着云澈:“我……我……不,不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前辈是【逆天邪神】好人,我……我可以感觉的【逆天邪神】到的【逆天邪神】,求……求前辈放过我……我一定会报答前辈的【逆天邪神】。”

  看着他害怕的【逆天邪神】样子,云澈的【逆天邪神】双手在轻颤中默然攥起,心中一阵窒息,口中却依然发出阴沉的【逆天邪神】声音:“报答?你最好的【逆天邪神】报答,就是【逆天邪神】把木灵珠交给我!马~~上!!”

  “不,不要……”木灵男孩在倒退中摇头,然后他忽然重重的【逆天邪神】跪了下去,双目泛起翠绿的【逆天邪神】泪光:“前辈,求求你放过我。我虽然年纪还小,但我不怕死,但是【逆天邪神】……我不可以死的【逆天邪神】。因为……因为我和姐姐,是【逆天邪神】木灵王族仅存的【逆天邪神】血脉了,姐姐她是【逆天邪神】女孩子,而我……我如果死掉的【逆天邪神】话,我们木灵王族的【逆天邪神】血脉,还有整个木灵族的【逆天邪神】希望就会彻底断绝……我一定不可以死的【逆天邪神】,求前辈放过我。”

  云澈眉角轻微抽搐,却是【逆天邪神】冷声道:“那是【逆天邪神】你们木灵族的【逆天邪神】事,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要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木灵珠!”

  云澈胸口起伏,声音却是【逆天邪神】更加冷硬:“小毛头,那帮人现在必定正在全城追杀我,我的【逆天邪神】耐心和时间很有限,现在我给你十息的【逆天邪神】时间,要么,你乖乖把木灵珠交给我,要么,你可以强行自毁木灵珠,选择死的【逆天邪神】更有尊严,反正结果对我来说都是【逆天邪神】一样。否则,若是【逆天邪神】换我来动手,怕是【逆天邪神】你会死的【逆天邪神】没那么舒服!”

  “十!”

  “九!”

  “前……前辈!求求你……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逆天邪神】不可以死的【逆天邪神】。”木灵少年跪在地上,恐惧的【逆天邪神】哀求着。

  “八!”云澈却是【逆天邪神】毫不动容,唯有口中吐出冰冷无情的【逆天邪神】字眼。

  “前辈,我们木灵族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其他的【逆天邪神】生灵,从来没有犯下过任何不可饶恕的【逆天邪神】罪恶。即使……即使你们人类几乎快把我们全族赶尽杀绝,我们也从来没有因为怨恨和绝望,做过任何伤害无辜人类的【逆天邪神】事……”

  云澈:“……”

  “我那么多族人都死了,爹娘为了保护我,也死在你们人类的【逆天邪神】手上,就连姐姐……我最后的【逆天邪神】亲人也都失散,或许这辈子都再也无法见到……为什么?到底为什么……我们到底犯了什么错,你们人类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

  “……五!”云澈仰起头,深吸一口气。

  “前辈,”木灵少年的【逆天邪神】脸上,缓缓的【逆天邪神】滑下两道清澈的【逆天邪神】泪痕:“爹娘生前告诉我,虽然,人类对我们赶尽杀绝,但人类之中,更多的【逆天邪神】其实是【逆天邪神】好人,我知道,前辈就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好人。因为,那些坏人让我害怕,但在前辈身边的【逆天邪神】时候,我一点都不感觉到害怕……”

  “三!”云澈的【逆天邪神】呼吸微微混乱,牙齿也微微咬了起来。

  “前辈……求你放过我……如果我现在死了,会没有脸面去见爹娘的【逆天邪神】……只要……只要你放过我,我一定会报答你……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我都会努力做到的【逆天邪神】。”

  “一!”

  云澈凶狠的【逆天邪神】目光直逼木灵少年:“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既然如此……那我只好亲自动手了!这就是【逆天邪神】你,还有你们木灵族的【逆天邪神】命!要恨,就尽管恨吧!”

  云澈身体猛然转过,灌满玄力的【逆天邪神】右臂直抓向木灵少年的【逆天邪神】胸口,这一抓之力,足以将他脆弱的【逆天邪神】身体轻易洞穿。

  “前辈!!”木灵少年一声悲鸣。

  嘶!!

  空气被狠狠撕裂,刚刚涌起的【逆天邪神】狂暴力量忽然混乱的【逆天邪神】逸散出去,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停在了木灵少年的【逆天邪神】胸口,像是【逆天邪神】被一道无情的【逆天邪神】墙壁阻隔着,再无法前进。

  我……我在做什么?我现在到底是【逆天邪神】在做什么……

  真的【逆天邪神】就为了一颗可能的【逆天邪神】乾坤五琼丹,而泯灭人性的【逆天邪神】残杀一个无冤无仇,更无辜的【逆天邪神】木灵?

  何况,他还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孩子……

  身上,还背负着整个木灵族的【逆天邪神】未来。

  不……我这两生,在仇恨、愤怒之下,因我而死的【逆天邪神】无辜之人还少吗……若不是【逆天邪神】我,他必定也会死在别人手上,他还是【逆天邪神】我花费大量玄石,得罪一个庞大实力而得来,我完全有资格,可以心安理得的【逆天邪神】决定他的【逆天邪神】命运才对……

  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有我最需要的【逆天邪神】木灵珠……若是【逆天邪神】错过,或许在玄神大会之前,将再无可能找到合适的【逆天邪神】木灵珠,也将再无望见到茉莉!

  “……”胸口在剧烈的【逆天邪神】起伏,眸光时而凶狠,时而混乱,几乎贴到木灵少年胸口的【逆天邪神】手掌在无比剧烈的【逆天邪神】颤抖着。他一次次的【逆天邪神】说服自己,但他明明可瞬间夺其性命的【逆天邪神】手掌,无论如何都无法再凝起半点玄力。

  我到底……在犹豫什么……

  “嗄……嗄……”长久的【逆天邪神】寂静,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无声,木灵少年脸色苍白,怔怔的【逆天邪神】看着他,全身一动不敢动,一阵冰冷的【逆天邪神】夜风吹过,云澈的【逆天邪神】呼吸忽然变得粗重起来,粗重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刚刚经过了一场生死恶战。

  缓缓的【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手掌攥起,然后一点点的【逆天邪神】垂下。

  “……你走吧……赶紧走!”他转过身,抬头看着幽暗的【逆天邪神】夜空,眸光透着一片茫然,心魂,竟是【逆天邪神】充斥着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轻松。

  为什么会这样……

  我到底哪里变了!?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