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73章 踢到钢板

第1073章 踢到钢板

  云澈脚步顿停,却没有回头:“不卖了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

  黑衣中年人的【逆天邪神】话让所有人都面露诧异,纪如颜也是【逆天邪神】花容稍变。

  他们在黑羽商会从未遇到过这种事……或者说,在黑羽商会数万年的【逆天邪神】历史上,都从未有过。

  “当然就是【逆天邪神】字面上的【逆天邪神】意思。”

  黑衣中年人缓步走向云澈,他的【逆天邪神】态度可没纪如颜那么温柔,一张面孔依然冷硬:“就在刚才,捕获这只王族木灵的【逆天邪神】大人传来消息,准备将王族木灵从我们手中收回,既然如此,那这场交易便就此作罢了,所以只能抱歉了。不过你放心,你的【逆天邪神】紫玄石,会一分不少的【逆天邪神】退还给你。”

  口中说着“抱歉”,但语气却分明是【逆天邪神】不容拒绝的【逆天邪神】命令式。

  “这……”纪如颜快步来到黑衣中年人身前,犹豫了一下,出声问道:“黑羽商会卖出的【逆天邪神】东西,从来不会收回,不知……到底是【逆天邪神】出了什么事?”

  黑衣中年人看了她一眼,纵然是【逆天邪神】在看向纪如颜时,目光依旧带着冷意,他嘴唇微动,向她简短传音。

  “啊!?”不知听到了什么,纪如颜竟是【逆天邪神】一瞬间花容惨变,脚下甚至一下子后退了一步,像是【逆天邪神】受到了什么巨大的【逆天邪神】惊吓。

  云澈刚要说话,忽然感觉被自己抓在手中的【逆天邪神】木灵男孩全身瑟缩,一只小手紧紧的【逆天邪神】抓住了他的【逆天邪神】衣角,瑟瑟发抖的【逆天邪神】身体也缩到了他的【逆天邪神】身后,显然是【逆天邪神】在恐惧着云澈把他交还回去。

  云澈转过身来,目光直直盯向黑衣中年人:“这就是【逆天邪神】你们黑羽商会的【逆天邪神】行事风格?”

  “不,绝非如此!”黑衣中年人还没开口,纪如颜已是【逆天邪神】急声说道。能主持这样的【逆天邪神】交易会,她掌控局面的【逆天邪神】能力绝对不俗,但此时却是【逆天邪神】瞳光颤荡,显然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心中大乱:“黑羽商会能在黑琊界屹立五万年,皆因我们极重原则,将卖出之物强行收回这种事,奴家保证从未有过。只是【逆天邪神】这次事态极为特殊……这样如何,只要公子愿意将他退回,不但四亿紫玄石全部返还公子,奴家愿多奉送公子五千万紫玄石作为赔礼,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这番话听得所有人目瞪口呆……五千万紫玄石的【逆天邪神】赔礼啊!就算对他们这个层面的【逆天邪神】人物而言,都是【逆天邪神】一个极大的【逆天邪神】数字。无疑算是【逆天邪神】极有诚意了。

  “呵,原则?”云澈却是【逆天邪神】冷笑一声:“举办这等见不得光的【逆天邪神】交易会的【逆天邪神】商会,居然也有脸提原则?”

  云澈一句毫无留情的【逆天邪神】嘲讽,他本以为对方会毫不在乎的【逆天邪神】娇笑以对,没想到,纪如颜却是【逆天邪神】脸色猛的【逆天邪神】一白,螓首垂下,重重咬住了嘴唇,没有一语反驳。

  云澈:“???”

  云澈重新盯向黑衣中年人,面无表情的【逆天邪神】道:“你好像完全搞错了一件事。该交付的【逆天邪神】玄石,我已经一分不少的【逆天邪神】交给了你们,这个王族木灵也已到了我的【逆天邪神】手上,交易既已完成,那么,那四亿玄石就已是【逆天邪神】你们的【逆天邪神】东西,而这个木灵,便是【逆天邪神】属于我的【逆天邪神】东西,和你们黑羽商会已经没有了半点关系,收回?你好像完全没资格说这两个字。”

  室内众人俱是【逆天邪神】屏住呼吸,面面相觑。这里是【逆天邪神】黑羽商会的【逆天邪神】地盘,无人敢在这里造次。而那个黑衣中年人的【逆天邪神】身份,很多人都隐隐猜到,心中无比忌惮,这也是【逆天邪神】为什么自始至终没有人敢向纪如颜问及这个黑衣人的【逆天邪神】身份。

  谁也没想到,云澈在面对这个黑衣人时,竟会是【逆天邪神】如此强硬加不留余地。

  “呵呵,年轻人,说话还是【逆天邪神】不要如此冲动的【逆天邪神】好。”黑衣中年人却是【逆天邪神】淡笑了起来:“你说的【逆天邪神】倒也没错,交易既然完成,那么这只王族木灵就已归你所有,强行要回来,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不妥。但我必须提醒你,想要回这只木灵的【逆天邪神】那个人,我惹不起,你更惹不起。你还是【逆天邪神】老老实实把他交回来比较好,一切都可相安无事。不然的【逆天邪神】话,后果怕是【逆天邪神】你承担不起。”

  很显然,他也不想撕破脸。毕竟,云澈能面不改色的【逆天邪神】甩出四亿紫玄石,而且锐气惊人,绝对有着极强的【逆天邪神】背景和出身,不到不得已,当然还是【逆天邪神】不彻底开罪的【逆天邪神】好。

  殊不知……云澈现在别说什么背景,连个同伴都没有,完全就是【逆天邪神】孤身一人!

  “这位公子,若是【逆天邪神】五千万紫玄石的【逆天邪神】补偿依然不够的【逆天邪神】话,你尽可提出条件,只要奴家力所能及,一定满足公子。”纪如颜轻语道,微动的【逆天邪神】眸光中带着些许哀求,还有……焦急?

  云澈刚要开口,耳边却忽然响起来自纪如颜的【逆天邪神】传音:“凌云公子,恳求你马上把他还回来。事态要远远比你想象的【逆天邪神】严重的【逆天邪神】多,牵扯到了上位星界!而且,你眼前这个人来历很大,趁着他还不愿彻底得罪你赶紧顺从于他,否则……他不但会强行抢夺,还有可能会杀你灭口的【逆天邪神】!”

  上位星界,对下位星界而言,便是【逆天邪神】犹如天阙一般的【逆天邪神】存在。若真的【逆天邪神】牵连到上位星界,哪怕是【逆天邪神】下位星界的【逆天邪神】一界之王,也会被骇得面无人色,慌不跌的【逆天邪神】把木灵交出。

  但可惜,他们这次遇上的【逆天邪神】却偏偏是【逆天邪神】云澈。他眼睛稍眯,却对纪如颜的【逆天邪神】传音置若罔闻,对着黑衣中年人冷笑一声道:“他已经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东西,我要是【逆天邪神】不交,你又能把我如何?”

  “公子!”纪如颜一声轻呼。

  “呵呵呵。”黑衣中年人发出阴阳怪气的【逆天邪神】笑声,但脸上却没有半点的【逆天邪神】笑意:“看来,你是【逆天邪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随着他音调与神色的【逆天邪神】变动,整个石室都忽然变得压抑了起来。

  “呵呵呵。”云澈发出着同样的【逆天邪神】笑声:“怎么?厚着脸皮索要不成,准备完全不要脸的【逆天邪神】明抢了么?”

  黑衣中年人没有再说话,一股阴冷的【逆天邪神】狂风忽然卷起,他整个人像是【逆天邪神】一头从黑夜中冲出的【逆天邪神】黑鹰,速度快若雷霆,张开的【逆天邪神】五指直抓向云澈身后的【逆天邪神】木灵男孩。

  黑衣中年人忽然出手,一股神劫境的【逆天邪神】强大玄气在石室中激荡,直惊得坐于前排的【逆天邪神】人纷纷后撤。

  云澈把木灵男孩向身后一推,劫天剑已抓于手中,炼狱开启,迎着扑来的【逆天邪神】黑衣人一剑横扫。

  云澈虽然玄力只有神魂境二级,在黑衣中年人眼中根本不足为虑,但他的【逆天邪神】一掷四亿和凌然之气让他对云澈的【逆天邪神】出身始终存着一分顾忌,因而纵然出手,也只是【逆天邪神】抓向木灵,而未直攻云澈。却没想到云澈在他爆发的【逆天邪神】神劫之威下非但没有惊慌窜离,反而亮出武器正面迎向他的【逆天邪神】攻击。

  这可笑的【逆天邪神】“螳臂当车”让黑衣人冷笑一声:“不知死活的【逆天邪神】蠢货,找死……”

  话音未落,他的【逆天邪神】脸色便猛的【逆天邪神】一变,迎面而至的【逆天邪神】力量风暴如出海蛟龙,压得他瞬间窒息,脸色惊变。

  轰轰轰———

  一阵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逆天邪神】巨大轰鸣声中,所有石桌石椅都完全崩碎。

  玄力风暴炸裂的【逆天邪神】中心,黑衣中年人一声闷哼,仓皇后退,后背狠狠的【逆天邪神】撞在后方石壁上,将有着高等玄纹保护的【逆天邪神】墙壁震得四分五裂,他猛的【逆天邪神】抬头,眼瞳再无先前的【逆天邪神】笃定阴沉,唯有深深的【逆天邪神】震惊和难以置信,他的【逆天邪神】右臂在微微颤抖,几乎失去了知觉。

  这一幕,让石室中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刚才那骇人的【逆天邪神】力量,竟是【逆天邪神】来自一个神魂境的【逆天邪神】人?而且……竟正面击退了神劫境!?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云澈眯着眼缝,缓缓的【逆天邪神】道。

  “你!”黑衣中年人眼神已是【逆天邪神】大变,右臂的【逆天邪神】酥麻渐消,他忽然一声低吼,张开的【逆天邪神】五指间骤然闪过一道黑色的【逆天邪神】雷电,一把漆黑长枪已抓于手中,枪上雷光如数十条真龙在飞舞,直刺云澈。

  “黑魂雷罡……他果然是【逆天邪神】魂宗的【逆天邪神】人。”石室后方尽头的【逆天邪神】一个人轻呼道。

  云澈眉头微沉,将木灵男孩向后猛的【逆天邪神】一推,身体骤然前扑,前方逼近的【逆天邪神】黑色雷霆如妖蛇飞舞,他却是【逆天邪神】完全视而不见,以陨月沉星直接一剑砸下。

  木灵男孩在云澈一推之下直接被推飞了出去,远远的【逆天邪神】摔倒在地。他惶然无措的【逆天邪神】呆坐在那里,一时之间都忘了站起身来。

  而他后方不到十丈之距,便是【逆天邪神】满脸惊色的【逆天邪神】应钰山。看着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王族木灵,他在短暂犹豫后,猛一咬牙,闪身冲出,向木灵男孩抓去。

  轰隆!!!

  枪剑相撞,几乎是【逆天邪神】一瞬间,枪身上的【逆天邪神】黑色玄雷便全部溃散,九尺枪身直接弯成残月,在难以置信的【逆天邪神】巨力之下,黑衣中年人全身剧震,然后脚不沾地的【逆天邪神】倒飞出去,后背再次狠狠的【逆天邪神】撞在石壁上。

  轰——

  在刚才便已龟裂的【逆天邪神】石壁轰然倒塌,黑衣人握着雷魂枪的【逆天邪神】双臂都在麻木中发颤,嘴角,赫然溢出了一道猩红的【逆天邪神】血丝。

  一剑轰退黑衣人,云澈借着反震力后翻,带着一股强烈的【逆天邪神】风暴扑向逼近木灵男孩的【逆天邪神】应钰山,一拳砸下。

  试图捡漏的【逆天邪神】应钰山完全没想到刚刚扑出的【逆天邪神】云澈竟会又瞬间折返,他只来得及惊然抬头,云澈的【逆天邪神】拳头便已重重的【逆天邪神】砸在他的【逆天邪神】胸口……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全身骨头仿佛一瞬间全部碎裂,一蓬血雾直喷数丈,全身在惨叫声中横飞出去,狠狠砸在石室尽头的【逆天邪神】石壁上,直震得整个石室剧烈颤荡。

  砰!

  应钰山身体落地,狠狠抽搐几下后便没了动静,唯有一大滩血在身下快速蔓延。

  周围,没有一个人向前,而是【逆天邪神】在惊惧中缓缓后退。应钰山的【逆天邪神】玄力,可是【逆天邪神】已达到神魂境的【逆天邪神】巅峰。而云澈,分明只有神魂境二级……却是【逆天邪神】被一拳,仅仅是【逆天邪神】一拳便重伤昏迷!!

  “呃啊啊!!”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后暴风狂涌,黑衣中年人的【逆天邪神】身上,在这时现出了一道巨大的【逆天邪神】黑色蛇影,周身雷电嘶鸣,一股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气息极速的【逆天邪神】蔓延着。

  “魂宗的【逆天邪神】……黑色雷蛇!”一个人惊呼道。

  “小子……这是【逆天邪神】你……自找的【逆天邪神】!”黑衣中年人脸色阴暗,咬牙切齿。

  嘶啦!!

  雷光嘶鸣,随着黑衣人一声怒吼,那道黑色蛇影忽如活了一般,带着他身上所有雷电窜于枪身之上,顿时,黑魂枪化作了一条狰狞的【逆天邪神】黑色巨蛇,张开黑暗獠牙,带着恐怖雷电撕向云澈。

  被云澈两次击退,黑衣人盛怒之下,已不敢再有半点的【逆天邪神】轻敌或保留,而他心中也已开始恐惧失措……因为他之前根本没有将只有神魂境初期玄力的【逆天邪神】云澈放在眼中,因而完全不担心他能从自己手中把王族木灵带走。

  但他做梦都没想到,这个分明只有神魂境二级玄力的【逆天邪神】云澈,实力竟是【逆天邪神】完全不符常理的【逆天邪神】恐怖!他恐惧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云澈,而是【逆天邪神】若真的【逆天邪神】被云澈将王族木灵带走,那么,他的【逆天邪神】后果将远比死还要凄惨的【逆天邪神】多!

  才得到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冰凰元阴没两天,他并不能完全明了自己如今的【逆天邪神】实力已到了何种层次,但在感觉到这个有着神劫境初期玄力的【逆天邪神】黑衣人却并没有给他造成太大的【逆天邪神】压迫后,他已是【逆天邪神】无比笃定,面对他再无保留的【逆天邪神】攻击,云澈依旧是【逆天邪神】将木灵男孩一掌推开,正面直迎而上。

  这次,木灵男孩被推离的【逆天邪神】更远,但有应钰山的【逆天邪神】前车之鉴,再无一人敢向前。

  “滅…天…绝…地!!”

  黑衣人的【逆天邪神】黑色雷蛇无比可怕,而云澈轰出的【逆天邪神】力量,更要数倍于先前,在劫天剑罩下的【逆天邪神】力量风暴中,黑色雷蛇顿时被狠狠压下,但马上如被彻底激怒,发出一声,迎着玄力风暴扑上,生生抗下了剑威。

  轰隆!!

  如九霄雷霆降世,这个深藏地下的【逆天邪神】石室在颤抖中快速崩裂着。

  “什……么?”黑衣人中年人双目瞪大,那扭曲的【逆天邪神】表情如见鬼神。他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自己的【逆天邪神】全力,竟然被云澈给正面挡住了!

  不对,应该说,是【逆天邪神】他抵住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力量……还只是【逆天邪神】勉强抵住。

  云澈的【逆天邪神】面孔冰冷而沉静,而支撑着黑色雷蛇的【逆天邪神】黑衣人却是【逆天邪神】双臂持续重颤,全身汗如雨下,压在枪上、身上的【逆天邪神】巨力,就像是【逆天邪神】在缓缓倒向他的【逆天邪神】万丈山岳。

  “你……”重剑缓缓压下,黑魂枪一点点弯折,盘在上面的【逆天邪神】黑色雷蛇开始发出哀鸣,黑衣人的【逆天邪神】眼瞳逐渐放大,凝聚着越来越强烈的【逆天邪神】惊恐。

  轰……天!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中一声低念,邪神第四境关无情开启。

  轰!!!!!

  “呜啊!!!”

  玄力骤然暴增,原本还能苦苦支撑的【逆天邪神】黑色雷蛇一声悲鸣,被瞬间撕的【逆天邪神】粉碎,黑衣人双臂骨头完全碎断,在暴走的【逆天邪神】玄力风暴中洒血飞了出去,黑魂枪脱手飞出。

  云澈手臂一抓,将黑魂枪吸在手中,猛然甩出。

  噗!!

  如一道黑色流星闪过,黑魂枪精准无比的【逆天邪神】刺入了黑衣人的【逆天邪神】右胸,无情贯穿而过,将他横飞中的【逆天邪神】身体结结实实的【逆天邪神】钉在了地面上,血流飞洒了一地。

  滴……

  滴……

  石室终于安静了下来,除了鲜血快速流落的【逆天邪神】声音,就连呼吸声都已无法听到。

  纪如颜就站在不远处,已是【逆天邪神】花容失色,无法言语。后方众黑琊玄者都紧贴墙壁,瞠目结舌,全身冒汗,别说出声,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神魂境二级……短短数个照面碾压式重创一个神劫境强者!

  他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甚至都无法想象何等的【逆天邪神】位面才能培养出这样的【逆天邪神】怪物。

  木灵男孩呆坐在地上,双目一直怔怔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只是【逆天邪神】,他仿佛已经忘记了害怕,双目之中闪动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种异常璀璨的【逆天邪神】光芒。

  云澈缓步向前,不重的【逆天邪神】脚步声,却像是【逆天邪神】踩在了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心脏之上。他来到黑衣人身前,冷然俯视着他此时悲惨的【逆天邪神】样子,慢悠悠的【逆天邪神】道:“以后有求于人的【逆天邪神】时候,态度最好温和点,否则若是【逆天邪神】不幸遇到像我这样的【逆天邪神】人……就是【逆天邪神】找死!”

  ————————————

  ————————————

  【云澈,一个疑似被诅咒,走到哪里都必会捅大娄子的【逆天邪神】男人!】

  【另外,去年收到的【逆天邪神】三十吨刀片到现在都还没卖完,今年就不收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