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71章 王族木灵

第1071章 王族木灵

  “一千两百万!”

  “一千五百万!在下来自北域折风盟,想必众位对我折风盟的【逆天邪神】惊云功都应该略有耳闻,若得此女,在下定受益匪浅,还请给个面子!”

  “呵,黑琊界修炼风系玄功者可不只有你折风盟,这里是【逆天邪神】黑羽商会,从不讲究身份人情,只看身家够不够厚!两千万!”

  转眼之间,不过区区数人报价,便已直涨至两千万,也让不少人在惊愕之余,悻悻而坐。

  “两千三百万!”

  “两千五百万!”

  …………

  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一直在收紧,他神识扫了周围一圈,发现对于这个“商品”,竟根本无人露出惊愕之态,显然都是【逆天邪神】习以为常。

  这个地下商会,远比他预想到要肮脏的【逆天邪神】多。

  那个身负风阴之体的【逆天邪神】女子本是【逆天邪神】一宗门大小姐,却被一夜灭门……现在又被封锁于牢笼,当成商品被拍卖,无疑可怜到极点。若在下界,他不会坐视不理。但在这里,他还没傻到多管闲事。

  在此起彼伏的【逆天邪神】竞价声,这个女子最终被以四千三百万紫玄石的【逆天邪神】价格,被一个坐于最前排的【逆天邪神】青年男子所得。

  那个青年男子上前,交付四千三百万紫玄石后,直接亲手解开玄阵,将那女子拉于怀中,回到了座位上。

  对这个可怜的【逆天邪神】女子而言,这是【逆天邪神】她命运的【逆天邪神】转折点,出于深深的【逆天邪神】同情,云澈只能祝她被买下她的【逆天邪神】人善待,结束这段残酷的【逆天邪神】命运。否则,不过是【逆天邪神】从一个地狱,落到另一个地狱。

  “恭喜这位公子,”纪如颜露出无比迷人的【逆天邪神】微笑:“相信这位公子得此佳人,修为定可一日千里。而奴家虽不懂双修,但也曾听闻,双修之法的【逆天邪神】精髓不仅在于阴阳相融,若能心灵相通,更会有意想不到的【逆天邪神】奇效。所以,这位公子可要善待于她,不然,可能会稍稍浪费了她的【逆天邪神】风阴之体。”

  “那是【逆天邪神】自然。”对方淡笑着道。

  云澈深深的【逆天邪神】看了纪如颜一眼,他看得出,纪如颜这句话倒是【逆天邪神】发自真心,目光瞥向那名风阴之体的【逆天邪神】女子时,眼下也会晃过怜悯……也算她没有完全丧尽天良。

  “那么,接下来……”

  “如颜姑娘!”

  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打断了纪如颜的【逆天邪神】话,随之,坐席前方正中,一个身材高大粗壮的【逆天邪神】男子站了起来,他没有易容,一双眼睛透着慑人的【逆天邪神】锋芒,就连他的【逆天邪神】外衣,也毫无掩饰的【逆天邪神】印着宗门印记——一只怒目傲视的【逆天邪神】黑色雄鹰。

  他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极为年轻,但身上荡动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却是【逆天邪神】格外雄厚,赫然已是【逆天邪神】神魂境的【逆天邪神】巅峰,距离神劫境,或许就只差最后的【逆天邪神】一线。

  他的【逆天邪神】忽然发声和站起,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视线,整个石室也顿时安静了下来,不少人的【逆天邪神】目光也都带上了不同程度的【逆天邪神】敬畏,很显然,此人的【逆天邪神】出身绝非寻常。

  “他是【逆天邪神】黑琊界第三大宗门,黑鹰岛岛主最小的【逆天邪神】孙子应钰山。”云澈身边,一个人小声的【逆天邪神】念道:“据说,也是【逆天邪神】天赋最好的【逆天邪神】一个,将来很可能会继承岛主。”

  “原来是【逆天邪神】应公子。”纪如颜浅笑盈盈:“不知应公子有何吩咐?”

  “吩咐不敢当,只不过……”应钰山声音平淡,但姿态间却是【逆天邪神】凌然傲气:“贵商会难得主动发起邀请,本少以为定有难得奇物,于是【逆天邪神】不惜亲自远赴万里,兴冲冲而至。但可惜,贵商会呈出的【逆天邪神】东西,虽算不上是【逆天邪神】垃圾,但也毫无惊喜可言。”

  应钰山抬首,傲然道:“再有两年,便是【逆天邪神】玄神大会。而本少只差一线,便可得到参加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资格,因而这两年对本少而言无比重要,半刻都浪费不得。若贵商会这次有什么好东西的【逆天邪神】话,那还是【逆天邪神】早早拿出来,堂堂黑羽商会还卖关子,就太无趣了。若召我们来就只是【逆天邪神】这类东西的【逆天邪神】话,那本少就不奉陪了!”

  应钰山的【逆天邪神】话,让更多人侧目,那些年龄不到一甲子的【逆天邪神】人更是【逆天邪神】都露出了强烈的【逆天邪神】嫉妒和艳羡。以应钰山的【逆天邪神】年龄和神魂境十级巅峰的【逆天邪神】修为,两年之后,会有极大的【逆天邪神】可能参加玄神大会。

  而整个黑琊界,能有资格参加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绝对不超过一百人!

  “咯咯咯咯……”纪如颜娇笑了起来,一双媚目如绽桃花:“不愧是【逆天邪神】应公子呢,真是【逆天邪神】了不起,居然可以参加玄神大会。唉,奴家这辈子若能去一遭宙天神界都算得上死而无憾了,玄神大会,根本想都不敢想呢。”

  “哼!这并不算什么。”应钰山声音平淡,但脸上满是【逆天邪神】压抑不住的【逆天邪神】傲然和得意:“本少只想知道,贵商会这次给我们准备的【逆天邪神】惊喜是【逆天邪神】什么?若所谓的【逆天邪神】惊喜就是【逆天邪神】刚才那个风阴之体的【逆天邪神】女人的【逆天邪神】话,那本少,可要对你们黑羽商会失望透顶了。”

  纪如颜再次娇笑,软声轻语:“众位公子都是【逆天邪神】我们商会最重要的【逆天邪神】贵客,奴家就算天大的【逆天邪神】胆子,也不敢让众位公子失望。这次的【逆天邪神】惊喜,奴家本是【逆天邪神】准备留在最后,但既然应公子已经迫不及待,那奴家当然是【逆天邪神】要乖乖遵从。”

  声音落下,她缓缓抬手,轻拍了四下。

  轰隆隆……

  轻微的【逆天邪神】轰鸣声中,纪如颜的【逆天邪神】脚边,又一个石台从地下升起,石台之上,是【逆天邪神】一个和之前一模一样的【逆天邪神】封锁玄阵。

  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目光都牢牢的【逆天邪神】集中在石台之上,翘首以待着这次的【逆天邪神】惊喜。

  显然,这又是【逆天邪神】一个活物。纪如颜没有说话,带着神秘的【逆天邪神】微笑,手指轻轻点在玄阵之上。顿时,玄光尽散,变成半透明的【逆天邪神】玄阵之中,赫然是【逆天邪神】一个紧紧蜷缩在角落的【逆天邪神】……

  小孩子!?

  云澈只能看到他的【逆天邪神】侧面,这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应该只有十岁左右的【逆天邪神】小男孩,身体有着极为显眼的【逆天邪神】特征……那就是【逆天邪神】翠绿色的【逆天邪神】头发,以及像瓷玉一般白中带光的【逆天邪神】皮肤。

  而两个身体特征让云澈目光猛的【逆天邪神】一凝……因为这两个特征,完全符合记载中的【逆天邪神】木灵族!!

  难道,这个小孩子是【逆天邪神】一个木灵!?

  随着玄光的【逆天邪神】散尽,小男孩下意识的【逆天邪神】稍稍回首,他露出的【逆天邪神】耳朵颇为尖长,双目中泛动的【逆天邪神】瞳光,也赫然是【逆天邪神】翠绿色!

  这些,也都完全符合记载中关于木灵族的【逆天邪神】描述!

  看着一双双可怕的【逆天邪神】眼睛,木灵男孩咬紧牙齿,身体在蜷缩中发抖,一双绿水晶般的【逆天邪神】眼眸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恐惧,但却没有一滴眼泪……恐惧之外,又分明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憎恨。

  那个纪先生所说的【逆天邪神】特殊木灵珠……原来指的【逆天邪神】竟是【逆天邪神】一只活的【逆天邪神】木灵!

  “木灵!?呵!”应钰山却是【逆天邪神】一声淡笑:“木灵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越来越少,能捉到一只活的【逆天邪神】木灵更是【逆天邪神】难得,但只要有足够的【逆天邪神】玄石,有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地方买的【逆天邪神】到!相比之下,反而是【逆天邪神】拥有风阴之体的【逆天邪神】人更少见的【逆天邪神】多!如颜姑娘的【逆天邪神】这个惊喜,莫不是【逆天邪神】在逗弄我们?”

  云澈眉头大皱,双手也捏起了起来。他需要木灵珠。若只是【逆天邪神】一颗木灵珠,再大的【逆天邪神】代价他都会买下。但,眼前却是【逆天邪神】一个活的【逆天邪神】木灵,还只是【逆天邪神】一个木灵中的【逆天邪神】孩子。要取其木灵珠,就必须要杀了他……

  “应公子不要着急嘛,若他只是【逆天邪神】一个普通的【逆天邪神】木灵,奴家又怎么会好意思特意邀请众位公子前来呢。”

  她长腿迈动,来到封锁木灵男孩的【逆天邪神】玄阵之侧,修长的【逆天邪神】手指轻轻点入玄阵之中,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众位公子仔细看好了唷。”

  一道微弱的【逆天邪神】玄气从纪如颜指尖飞出,点在了木灵男孩的【逆天邪神】眉心,木灵男孩全身一颤,却是【逆天邪神】一声不吭,但他的【逆天邪神】眉心之上,却缓缓映出一枚翠绿色的【逆天邪神】光印。

  哗————

  这枚翠绿光印出现的【逆天邪神】刹那,瞬间爆发的【逆天邪神】惊呼声如在沉闷的【逆天邪神】石室如投下了一枚惊雷。除了云澈之外,所有人都一下子站了起来。就连之前满脸傲慢的【逆天邪神】应钰山,都是【逆天邪神】脸色剧变,目光呆滞。

  “木灵……王族!!”应钰山失声吼道!

  云澈:“???”

  “不错,正如众位公子所见,这可不是【逆天邪神】一只普通的【逆天邪神】木灵,而是【逆天邪神】……王族木灵哦!”

  纪如颜的【逆天邪神】手指离开,但木灵男孩眉心间的【逆天邪神】光印久久不散:“奴家敢保证众位公子虽然都认识这枚象征王族木灵的【逆天邪神】印记,但一定是【逆天邪神】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逆天邪神】王族木灵,因为上一只王族木灵的【逆天邪神】出现,可是【逆天邪神】在两千多年前呢。”

  “不是【逆天邪神】说……王族木灵已经……灭绝了吗?这……竟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应钰山的【逆天邪神】言语中带着无比强烈的【逆天邪神】激动。

  “毕竟已经两千多年未曾出现过,会被认为灭绝,也是【逆天邪神】理所当然。奴家之前也一直相信王族木灵已经灭绝,直到奴家找到了他。”

  石室之中顿时变得落针可闻,只有不断响起的【逆天邪神】吞咽声。他们绝对相信黑羽商会的【逆天邪神】惊喜一定不会让他们失望,否则也不会赶赴万里而至,但谁都没想到,这次的【逆天邪神】惊喜,竟是【逆天邪神】如此巨大。

  因为普通的【逆天邪神】木灵,和王族木灵,是【逆天邪神】截然不同的【逆天邪神】概念。

  这只被捕获的【逆天邪神】王族木灵,纵然到了上位星界,都会引起巨大的【逆天邪神】震动。

  “王族木灵有着世上最精纯的【逆天邪神】自然之力,这只王族木灵虽还未长成,但他的【逆天邪神】‘妙用’之大,相信以众位公子的【逆天邪神】见识,一定都清清楚楚。但还是【逆天邪神】容奴家再赘言一番。”

  “得一王族木灵,对环境要求再苛刻的【逆天邪神】奇花灵药,都能轻松培育,而且成长速度会快至少十倍哦!当然,府中留存一个活的【逆天邪神】木灵毕竟是【逆天邪神】风险很高的【逆天邪神】事,相信大多数公子并不会愿意冒这样的【逆天邪神】风险,那么,他身上的【逆天邪神】木灵珠,则是【逆天邪神】不得了的【逆天邪神】东西哦。”

  “王族木灵的【逆天邪神】木灵珠,可远不是【逆天邪神】普通木灵的【逆天邪神】木灵珠可比。他就算是【逆天邪神】自我了断,自毁灵珠,只要在百息之内取出,残留的【逆天邪神】灵力哪怕只剩两成,也依然要胜过完美保留十成灵力的【逆天邪神】普通木灵珠……这可是【逆天邪神】多少玄石,都换不到的【逆天邪神】顶级异宝!”

  云澈神色剧烈一动。

  自己需要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至少保留七成灵力的【逆天邪神】木灵珠。而这等成色的【逆天邪神】木灵珠极其难寻,有价无市。

  而这个木灵男孩身上的【逆天邪神】木灵珠,就算是【逆天邪神】强行取下,就算取下之前他强行自毁,灵力也要胜过十成灵力的【逆天邪神】普通木灵珠!!完全符合……不,是【逆天邪神】超过他所需!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