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68章 远遁黑琊 下

第1068章 远遁黑琊 下

  火如烈一直将云澈带出去很远,完全脱离了焱万苍等人的【逆天邪神】感知范围。

  刚一落下,火如烈便急躁的【逆天邪神】紧抓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肩膀,几乎是【逆天邪神】吼着说道:“到底怎么回事?你是【逆天邪神】怎么活下来的【逆天邪神】?你和你师尊明明已经……难道是【逆天邪神】某种特殊的【逆天邪神】空间遁?不对不对!那种机会,也根本不可能来得及使用空间遁。”

  火如烈急躁之下一通问,然后忽然眼睛一直:“你小子的【逆天邪神】玄力……怎么……怎么回事?”

  先前并未注意,此时忽然惊觉,云澈身上所释放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赫然已是【逆天邪神】神魂境!?

  云澈没有回答,左手一挥,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影子被他从天毒珠中放出,落在了干枯的【逆天邪神】大地上。

  一股浓烈的【逆天邪神】腥气顿时扑面而来,火如烈后退一步,瞬间失声:“远古……虬龙!?”

  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尸体,他们炎神界奢望了几十万的【逆天邪神】东西。原本,他们以为虬龙虽死,但都堕入了葬神火狱,再无得到的【逆天邪神】可能,以往至少还能渴望,今后就连渴望都成了破碎的【逆天邪神】泡影。

  而现在,竟忽然出现在了他的【逆天邪神】眼前,近在咫尺。

  虽然遍体皆伤,但完完整整。

  换做以前,以火如烈的【逆天邪神】性子,早已按捺不住狂吼着扑了上去,但现在,他双目圆瞪,双脚却如被钉在了地上,久久没有迈动一步。

  因为,他自愧没有资格碰触。

  “这只虬龙在死后,险些和第一只一样坠入火狱。这是【逆天邪神】我师尊倾尽全部,险些陨落才换来的【逆天邪神】成果,我不能让它就这么白白消失,总算是【逆天邪神】救了回来。”

  云澈格外平静的【逆天邪神】道,准确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他和沐玄音一起搏命的【逆天邪神】成果。

  “按照当初的【逆天邪神】约定,我们吟雪界和你们炎神界……一人一半。”云澈道。

  “呃……”火如烈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久久说不出话来。

  若是【逆天邪神】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沐玄音能成功猎杀了虬龙,他们的【逆天邪神】一半,会拿的【逆天邪神】心安理得,毕竟,虽是【逆天邪神】全依沐玄音之力,但远古虬龙是【逆天邪神】属于他们炎神界之物。

  但,天大的【逆天邪神】意外,加上他们没有听信云澈的【逆天邪神】劝告,为了不出一点“可能的【逆天邪神】小差错”而无视他的【逆天邪神】毒誓加哀求,导致葬送了沐玄音和云澈……他们还活着,已是【逆天邪神】让他们不敢相信。

  现在面对虬龙尸身,他们哪还有脸再取一半。

  何况,他们都以为两只虬龙死后都沉于葬神火狱,被焚于无形。活下来的【逆天邪神】云澈完全可以心安理得的【逆天邪神】独占整只虬龙,他们纵然知晓,也只能无话可说。

  “你……真的【逆天邪神】……给我们一半?”火如烈声音发颤,依然不敢相信。

  “当然,这是【逆天邪神】当初说好的【逆天邪神】。”云澈道。

  “……”火如烈深深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双手重重的【逆天邪神】按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肩膀上:“云小子,你知道这只虬龙对我们炎神界意味着什么吗?你……你救了我烨儿的【逆天邪神】性命,我已是【逆天邪神】无以为报,你……你这小子又送来这么大一个恩情,我就算把老命都给你也还不起啊。”

  云澈微笑起来:“坦白说,若是【逆天邪神】我个人,定然不会将虬龙分于你们。但,这是【逆天邪神】当初师尊和你们商定的【逆天邪神】结果,纵然你们愧对我师尊,让她险些葬身火狱,我师尊,我吟雪界也绝不会背诺!师尊醒来后,也一定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决定……这些话,烦劳火宗主转告焱宗主和炎宗主。”

  “……”火如烈重重的【逆天邪神】点头:“好。”

  “那么,虬龙之身就暂且由火宗主收下,在留下一半后,烦劳将另一半交予吟雪界。”云澈继续道。

  火如烈一愣,不解道:“由我留下?为何不是【逆天邪神】你先带回吟雪界,然后由你们吟雪界留下一半后再分我们另一半?”

  云澈眼神复杂,却没有回答,而是【逆天邪神】说道:“火宗主,晚辈之所以与你单独相见,是【逆天邪神】有三件事有求于你,还请……”

  “尽管讲!”火如烈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大手一挥:“只要你一句话,老子绝不皱半下眉头。”

  他是【逆天邪神】个绝不愿欠下人情之人,之前救了火烨的【逆天邪神】性命,现在又将梦寐以求的【逆天邪神】虬龙主动送上,这两个,都是【逆天邪神】他活了一万多年以来承受的【逆天邪神】最大的【逆天邪神】两个恩情,云澈有求于他,他简直高兴都来不及。

  不过,他已经感觉出来,云澈明显心事重重。

  云澈目光转向虬龙尸身:“当初师尊忽然提到要这只虬龙完整的【逆天邪神】虬龙之心,其实就是【逆天邪神】为了我。晚辈修为低微,无法切开虬龙之身,所以有劳火宗主将虬龙之心取出。”

  “这个简单!”

  火如烈没多问一句,飞身而起,一道火光闪过,已将龙腹切开。

  以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强大,常态之下,火如烈纵然全力,也绝难伤它分毫。但死亡之下没有了龙力守护,火如烈要将它躯体毁伤,并不是【逆天邪神】太难的【逆天邪神】事。

  雄厚的【逆天邪神】玄力将龙血封堵,火如烈灵觉扫视之下,很快找到了龙心所在,手势稍变,将其轻而易举的【逆天邪神】取出,被切开的【逆天邪神】龙腹也随之被玄力封死。

  虬龙虽大,但其龙心却是【逆天邪神】格外“小巧”,大小尚不及一丈。

  “接好了!小心龙血!”

  火如烈将托在手中的【逆天邪神】虬龙之心轻轻一推。

  云澈马上伸手,将虬龙之心接过,然后顺势收入到天毒珠中。

  继麒麟之角后,古龙之心也已入手中。剩下的【逆天邪神】,便还有木灵珠、皇仙草和九星佛神玉。

  虽然,沐玄音强大无比的【逆天邪神】冰凰元阴让他一夕之间玄力直接突破至神魂境。但,距离玄神大会只剩短短两年时间。

  神魂境的【逆天邪神】进境必定比之神元境还要缓慢艰难的【逆天邪神】多,参照神元境的【逆天邪神】进境幅度,他就算能留在吟雪界,依靠吟雪界最顶级资源以及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灵气,要在两年之内突破至神劫境也基本是【逆天邪神】不可能的【逆天邪神】事。

  更不要说今后将孑然一身,无靠无依。

  唯一可以依仗的【逆天邪神】希望,就是【逆天邪神】“乾坤五琼丹”。在玄神大会之前,他只能完全依靠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来找寻剩下的【逆天邪神】三种材料。

  “第二件事……”云澈道:“火宗主,听闻,你这千年间,为了火烨兄曾多次亲身前往一个名为黑琊界的【逆天邪神】星界买取木灵珠?”

  火如烈的【逆天邪神】双眉剧烈一跳,随之又马上和缓了下来:“是【逆天邪神】破云告诉你的【逆天邪神】吧?唉,此事……确是【逆天邪神】难以启齿,毕竟……每一枚木灵珠背后,都是【逆天邪神】一个被残忍猎杀的【逆天邪神】木灵,这也是【逆天邪神】我这一生,做过的【逆天邪神】最混蛋的【逆天邪神】事。”

  “火宗主救子心切,可以理解。”云澈殷切的【逆天邪神】道:“火宗主,前往黑琊界的【逆天邪神】空间玄阵可还在?晚辈有要事,欲前往黑琊界。”

  稍稍一顿,他如实的【逆天邪神】说出了自己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晚辈想去找寻一枚木灵珠!”

  “嗯?”火如烈一阵惊愕,但他终归是【逆天邪神】金乌宗主,马上了然,沉吟道:“这么说,你是【逆天邪神】想去那边的【逆天邪神】地下黑市找寻木灵珠?该不会……是【逆天邪神】为了你师尊的【逆天邪神】伤势吧?噢……应该不对。”

  云澈:“……”

  “看我,多嘴了。”火如烈轻拍了一下自己的【逆天邪神】嘴巴,再不多问,直接道:“放心,那个玄阵不但还在,而且剩余的【逆天邪神】能量应该刚好可以完成一次传送。”

  “太好了。”云澈暗舒一口气:“那么,还请火宗主赐予那个……地下商会的【逆天邪神】传音印记。”

  “这……”火如烈面露难色,然后道:“非是【逆天邪神】我不想给,而是【逆天邪神】那些地下商会的【逆天邪神】存在都极其隐秘,他们只会定期秘密接待能完全信任的【逆天邪神】客人,至于传音,外人纵然得到了他们的【逆天邪神】传音印记,也根本无法传音给他们。”

  不得捕杀木灵族,这可是【逆天邪神】宙天神界所下的【逆天邪神】严令,一旦被宙天神界所知,后果可想而知。因而这些会售卖木灵珠的【逆天邪神】地下商会都会无比之小心……何况除了木灵珠,还会有比木灵珠更禁忌的【逆天邪神】东西。

  “那么……位置呢?”云澈皱眉。

  “无论哪个地下商会,都从无固定的【逆天邪神】位置……”说到一半,火如烈忽然一拍脑门:“哦!有了!”

  说完,他在随身空间里找了半天,然后同时拿出了一块黑色的【逆天邪神】圆玉和一块赤色的【逆天邪神】令牌。

  “这些年,我在黑琊界来来回回买了十几枚木灵珠,由于木灵族越来越少,再加上为猎杀木灵族为逆道之举,风险极大,导致木灵珠的【逆天邪神】价格越来越贵,为买这十几枚木灵族,我也是【逆天邪神】耗费了极大的【逆天邪神】代价,倒也换得了那个地下商会的【逆天邪神】足够信任,给了我这块黑玉。”

  “这块黑玉在别处毫无用处和异状,但到了黑琊界的【逆天邪神】黑琊城,它就会自动出现感应,指引你找到地下商会的【逆天邪神】人。不过,每块黑玉都对应着固定的【逆天邪神】主人,你就算拿着它找到地下商会的【逆天邪神】人,他也定然不会带你前往……不过,若再加上可以证明我身份的【逆天邪神】宗主令,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说完,火如烈把黑玉和宗主令一起塞到云澈手中:“那些地下商会能生存那么多年,自然有着极强的【逆天邪神】生存之道,我能做的【逆天邪神】只有这些。若依然不成的【逆天邪神】话,你大可回来找我,我亲自去给你弄枚木灵珠回来。”

  “谢火宗主盛情,晚辈还是【逆天邪神】自己去比较好。”云澈把黑玉和金乌宗主令收回。

  “哈哈,好。”火如烈大笑起来:“我还以为都是【逆天邪神】些什么大事,不过都是【逆天邪神】举手之劳而已,还有一件事是【逆天邪神】什么?这第三件事,总得像样点了吧?”

  “第三件事……定会颇为为难火宗主。”云澈道。

  火如烈大气的【逆天邪神】一甩手:“只要是【逆天邪神】你一句话,我为难我就是【逆天邪神】孙子,尽管说。”

  云澈轻轻叹息一声,神色变得颇为复杂:“晚辈想请求火宗主的【逆天邪神】最后一件事……是【逆天邪神】想请火宗主为晚辈,在我师尊面前说谎。”

  “说……谎?”火如烈顿时傻眼。

  “晚辈因一个不得已的【逆天邪神】原因,必须暂时离开吟雪界,而接下来前往黑琊界这件事,不能被任何人知道,尤其是【逆天邪神】师尊……所以,请火宗主千万不要告诉师尊她们我的【逆天邪神】去向,就说……就说我向北离开。不知所踪便好。”

  “晚辈知道火宗主性情刚直,绝不会屑于谎言……但此事,请火宗主务必答应。”

  火如烈默然许久,才缓缓道:“我刚才还在疑惑,你为什么会把虬龙先交给我,而不是【逆天邪神】带回宗门,更疑惑你为什么会想要亲自去黑琊界那种危险的【逆天邪神】地方。若要木灵珠,宗门中随便派个像样点的【逆天邪神】人都比你合适和安全的【逆天邪神】多……原来,你是【逆天邪神】准备离开吟雪界。”

  云澈:“……”

  “为什么?”火如烈眉头大皱,完全不解。

  “因为一个不得已的【逆天邪神】原因,和一件必须去做的【逆天邪神】事。还请火宗主不要再追问。”他断然无法说出真正的【逆天邪神】原因,因为那事关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名节。

  “嗯……”火如烈没有追问,但似有所悟,缓缓点头,他将远古虬龙收起,然后一把带起云澈:“好,我们走!”

  没有向焱万苍、沐冰云他们打招呼,反而刻意避开了他们的【逆天邪神】灵觉,直赴南方。

  炎神界,金乌宗。

  随着火如烈轰出的【逆天邪神】一道火焰,眼前,一个小型次元玄阵缓缓亮起。

  “剩下的【逆天邪神】能量果然足够再启动一次。”火如烈收起手掌:“进入之后,你会被传送至黑琊城的【逆天邪神】上空的【逆天邪神】随机方位。不过,这个是【逆天邪神】单向传送玄阵,你想要回来,就需另找可以通往炎神界或者吟雪界的【逆天邪神】传送阵点,并花费大量的【逆天邪神】紫石紫晶。”

  “……除非被师尊找到,否则,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来的【逆天邪神】。”云澈似是【逆天邪神】自言自语,然后,就这么直接走向了传送阵。

  “等等!”火如烈却是【逆天邪神】叫住了他,然后拿出了一枚释放着耀眼金芒的【逆天邪神】玉石。

  “九阳玉。”云澈一口喊出了它的【逆天邪神】名字,和当初在幻妖界,金乌魂灵给它的【逆天邪神】那枚一模一样。

  “哦?你居然知道它的【逆天邪神】名字。”火如烈将它放到云澈手中:“九阳玉是【逆天邪神】它的【逆天邪神】远古之名,现在一般都称之为金乌玉,和你身上的【逆天邪神】朱雀玉属于同等级别,亦是【逆天邪神】我们炎神界最高等的【逆天邪神】能量玉石。你那艘玄舟很……奇特,或许你会用得上它。”

  云澈没有推辞,感激的【逆天邪神】接过。

  “云小子,有个问题,你务必回答我。”火如烈的【逆天邪神】眼神,忽然变得极为郑重。

  “火宗主请讲。”云澈道。

  “你……真的【逆天邪神】潜入到了葬神火狱之底?”

  问起这句话时,火如烈的【逆天邪神】双目牢牢的【逆天邪神】盯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里面闪动着云澈看不懂的【逆天邪神】异光。

  “……”云澈转过身,走向了次元玄阵:“我很想说,那只是【逆天邪神】我心切师尊安危之下的【逆天邪神】慌不择言,但……我不想欺骗火宗主。这件事,还请火宗主遗忘。”

  声音落下之时,他也已进入到玄阵之中,一道次元玄光笼罩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无疑是【逆天邪神】默认。火如烈大脑顿时轻“嗡”一声,呆了刹那后,才猛然扑前,大吼道:“云小子,等等……”

  铮!!

  次元切换,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连同消散的【逆天邪神】玄光,一同消失在了他的【逆天邪神】眼前。

  火如烈呆立在那里,脸色、眼神不断变幻,许久,才慢慢的【逆天邪神】平息下来。

  如果,他真的【逆天邪神】潜入到了葬神火狱之底,那么岂不是【逆天邪神】……

  呼!算了,那对他而言,反而会是【逆天邪神】个麻烦吧。不过,若有哪日他能再临炎神界……

  “二十来岁,远胜破云的【逆天邪神】元素天赋,连烨儿都能仅仅三天医好的【逆天邪神】能力,到神界短短半年便成就神魂境……从我都不能靠近的【逆天邪神】远古虬龙爪下救回了沐玄音,这小子……”火如烈深深而叹:“他的【逆天邪神】将来,无法想象啊。”

  云澈离开了炎神界,也同时离开了他已经产生了深厚感情的【逆天邪神】吟雪界……前往了一个完全未知,名为黑琊界的【逆天邪神】星界。

  作为一个从下界到来神界尚不到一年的【逆天邪神】人,却是【逆天邪神】马上得到了纵是【逆天邪神】神界玄者都不敢奢望的【逆天邪神】机遇和庇护。在吟雪界,他可以享受着全界最上等的【逆天邪神】资源,背依着全界最强大的【逆天邪神】靠山,需要做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修炼,无需防备、畏惧任何风雨。

  但随着他闯下了弥天大祸,也迫使他不得不离开这个冰雪堆彻而成的【逆天邪神】港湾。

  离开吟雪界的【逆天邪神】他,就如一枚孤单的【逆天邪神】浮萍,飘向了神界的【逆天邪神】无际汪洋,未来,只能独自去面对前方未知的【逆天邪神】惊涛骇浪。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