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67章 远遁黑琊 上

第1067章 远遁黑琊 上

  葬神火狱之上,太古玄舟一直浮于空中。自炎神三宗退去后,再无人回来,因而也自然不会有人发现这里一直停着一艘奇异玄舟。

  太古玄舟内部的【逆天邪神】世界,确认沐玄音体内虬龙之血全解后,他为她穿好雪裳,然后看着天空,一直呆立了很久,许久,随着他眉头的【逆天邪神】收紧,终于有了最终的【逆天邪神】决定。

  不远处,是【逆天邪神】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巨大身体。它身上的【逆天邪神】寒冰已消融,龙躯之上遍体鳞伤。

  云澈闪身来到远古虬龙尸身前,左手伸向其大张的【逆天邪神】龙口,随着绿光的【逆天邪神】闪现,大量的【逆天邪神】虬龙之息被吸入天毒珠中。

  须臾,云澈手掌收回,大致感知了一番虬龙之息的【逆天邪神】数量,低声自语道:“这些,使用得当的【逆天邪神】话,毒杀个几千人足够了。”

  犹豫了一番后,他又从其伤口中吸取了一些虬龙之血……说不定哪天用得上。

  这是【逆天邪神】神主之龙,有着至少数十万年的【逆天邪神】寿命。它身上的【逆天邪神】任何一部分,都是【逆天邪神】天地奇珍……包括阳性极烈的【逆天邪神】龙血和剧毒的【逆天邪神】龙息。

  但除了这两种之外,云澈其他都未取……因为他想取也取不了。神主境的【逆天邪神】虬龙,纵然是【逆天邪神】没有了力量守护的【逆天邪神】尸体,也绝非他能损毁。别说切开龙躯拿到虬龙之心,连轰下一片龙鳞都是【逆天邪神】根本不可能的【逆天邪神】事。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伤势和气息都已稳固下来,再不会有什么危险,但因为太过虚弱和损失太重,接下来必定会昏睡很长一段时间。或许几天,或许几个月。

  她的【逆天邪神】玄力开始逐渐恢复……但强行释放禁阵、大损精血和天赋、又失了冰凰元阴,她最终能恢复到何种程度,云澈无法预料。

  但,一定会远弱于以往。

  而这对任何玄者而言,都是【逆天邪神】无法接受之事……何况高傲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沐玄音。

  而他如果继续留下来,沐玄音醒来后,会做的【逆天邪神】第一件事,就是【逆天邪神】杀了他。

  所以,他能想到的【逆天邪神】唯一选择,就是【逆天邪神】在她醒来之前,离开吟雪界。因为他不想死,也不能死。

  噗通。

  云澈重重的【逆天邪神】跪在了沐玄音身前,头深深的【逆天邪神】埋下。

  “师尊,”云澈愧然轻语:“弟子初至神界,屡犯大错,若非师尊提醒,早已暴露身上诸多隐秘而不自知。师尊知晓弟子身上传承着邪神之力,更有玄天至宝天毒珠,却从未有过夺舍之心,还将弟子收为亲传。之后,寒雪殿再无沐夙山和沐凤姝,弟子便知,定是【逆天邪神】师尊为了免除弟子后患而将他们抹杀……”

  “弟子本以为师尊是【逆天邪神】为了还弟子救冰云宫主之恩。但……师尊为弟子取金乌焚世录、取虬龙之心,又不惜牺牲大量冰凰元阴来成全弟子,倾注半生心血的【逆天邪神】九转佛心莲,亦全部用在了弟子身上……”

  “弟子两次离开师尊身边,一次为去往冰风帝国,师尊原来竟在暗中相护。一次因弟子犯下大错,被罚入雾绝谷……师尊明明震怒,却依旧担心弟子安危,又一次暗中保护……”

  “师尊是【逆天邪神】天女一般的【逆天邪神】人物,而弟子,只是【逆天邪神】来自下界的【逆天邪神】微末小辈,何德何能承师尊如此重恩……弟子今生本就已无以为报,如今却又对师尊做下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云澈重重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愧然的【逆天邪神】闭上眼睛:“师尊对弟子有再造之恩,而师尊醒来后,定会因弟子而愤怒欲绝……弟子已无颜面对师尊,师尊若要处死弟子,天经地义。只是【逆天邪神】,弟子还有重要的【逆天邪神】心愿未了……待弟子心愿完成,一定滚回师尊身边,任由师尊处置。”

  云澈上身俯下,对着沐玄音轻轻三叩。

  来到沐玄音身边,动作轻缓小心的【逆天邪神】替她整理好雪裳,手指勾了勾她额前凌乱的【逆天邪神】头发,然后将她轻轻抱起,走出了太古玄舟的【逆天邪神】世界。

  在离开之前,他必须先把沐玄音安全的【逆天邪神】送回吟雪界。

  ——————————————

  朱雀宗,主厅。

  沐冰云和沐涣之到来吟雪界后,直接来到了朱雀宗。他们在这里等了许久之后,才终于有人到来……而且是【逆天邪神】三个人。

  朱雀宗主焱万苍、凤凰宗主炎绝海,金乌宗主火如烈。

  看到三宗主一同出现,沐涣之明显惊了一下,随之颇为惶恐道:“冰凰神宗沐涣之见过三位宗主。呵呵,不曾想炎宗主和火宗主竟也在此处,着实是【逆天邪神】太巧了。”

  “啊……涣之兄客气了。”炎绝海道,三个宗主表情极为不自然。

  沐玄音和云澈“葬身”火狱之事,他们并未传音吟雪界。他们到今天也并未想好该如何向吟雪界交代此事,焱万苍自葬神火狱回来后,便一直一筹莫展,却在方才忽然接到沐涣之与沐冰云到来的【逆天邪神】消息。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他们既已到来,那么沐玄音的【逆天邪神】事就注定无法隐瞒下去了。他情急之下,不敢一个人面对此事。迅速喊来炎绝海和火如烈。

  不但三大宗主齐迎,言语间还客气无比,倒是【逆天邪神】让沐涣之有些受宠若惊。但这种异常,却是【逆天邪神】让沐冰云内心猛的【逆天邪神】一沉,向前寒声道:“你们不是【逆天邪神】应该在葬神火狱吗?我姐姐呢?她在哪里?”

  这句话也让沐涣之顿时醒悟,脸色一变。虬龙蜕鳞期,三大宗主应该都在葬神火狱附近才对。他们既已经回来,说明猎杀虬龙之事已完结……但沐玄音却是【逆天邪神】毫无音讯!

  “这个……”沐玄音之事关系实在太大,将三大宗主都逼得不知该如何出口,炎绝海勉强笑着道:“这件事,说来有些话长……”

  身为宗主,却吞吞吐吐,沐冰云心中的【逆天邪神】不安顿时百倍的【逆天邪神】放大,声音再无清冷,唯有惊恐:“我姐姐她到底在哪……快说,说啊!”

  “冰云宫主,你且先冷静。”焱万苍轻叹一口气。

  “好了,还是【逆天邪神】我来说吧!”火如烈再也忍耐不住,大步向前,直接道:“沐玄音昨日和远古虬龙交战时,已经陨落了!”

  “你……你说什么!?”沐涣之全身剧颤,一瞬间亡魂皆冒。

  “……”沐冰云冷冷的【逆天邪神】盯着火如烈,许久,低低的【逆天邪神】道:“不……可……能……”

  “对!对……不可能,不可能的【逆天邪神】。”沐涣之慌然失措的【逆天邪神】摇头:“以宗主的【逆天邪神】实力,区区虬龙,怎么可能伤的【逆天邪神】了她,不可能,绝……绝对不可能的【逆天邪神】。火宗主……这……这种玩笑可开不得。”

  “我知道你们无法相信,但这是【逆天邪神】事实!”火如烈重声道:“一只远古虬龙当然伤不了你们宗主,但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葬神火狱中竟然一直有着两只虬龙,她遭遇暗算重伤,又被两只远古虬龙合力压制,无法逃脱,最终……”

  “……”沐冰云一动不动,一声不吭,一张雪颜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变得一片惨白,身体在失力间摇摇欲坠。

  “怎么会有这种事……不可能……不可能……”沐涣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眼前天旋地转,双目发直,口中声声叨念,如忽然中了魔。

  沐玄音若真的【逆天邪神】陨灭,对冰凰神宗,对整个吟雪界而言,将是【逆天邪神】一场巨大的【逆天邪神】灾难……大到没有任何人敢去想象。

  “我……不……相……信……”沐冰云唇瓣轻动,声音平静轻缓,却带着让人心魂压抑的【逆天邪神】灰暗。

  “这件事,错在我们炎神界。”火如烈道:“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逆天邪神】交代。”

  “交代?”沐冰云木然轻语:“能把姐姐……还给我吗……”

  火如烈顿时收声,说不出话来,焱万苍和炎绝海更是【逆天邪神】不知该说什么。对方没有怒骂、没有暴走,没有痛苦,但那一瞬间蔓延的【逆天邪神】冰冷哀伤,深深的【逆天邪神】扎入他们的【逆天邪神】心扉……他们仿佛听到了沐冰云心魂破碎的【逆天邪神】声音。

  “云澈……云澈呢?”她忽然问道,音似飘絮。

  “云澈他……”依然是【逆天邪神】火如烈来说,他重重叹息,对于云澈的【逆天邪神】死,他有着无限的【逆天邪神】惋惜:“他为了救你们宗主,强行冲了过去……结果就……唉!我对这小子真的【逆天邪神】喜欢的【逆天邪神】不得了,谁知道他就……唉唉唉!”

  “……”沐冰云这时忽然伸出手来,拿出了一枚闪动着微光的【逆天邪神】冰凰铭玉,然后轻轻的【逆天邪神】道:“云澈……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你吗?”

  “你……你说什么?”沐冰云忽然的【逆天邪神】言语,让火如烈三人同时一愣。

  沐冰云的【逆天邪神】雪眸忽然恢复了焦距和些许的【逆天邪神】神采,握着冰凰铭玉的【逆天邪神】玉手一阵轻颤,忽然猛的【逆天邪神】抬头,急声道:“快!马上带我去葬神火狱!!”

  “啊?这……这是【逆天邪神】……”三大宗主完全不明所以。

  而沐冰云已在一道寒风中冲了出去。

  ——————————

  临近葬神火狱的【逆天邪神】次元玄阵光芒闪动,三宗主带着沐冰云和沐涣之再次到来。走出玄阵,三大宗主瞬间如遭雷击,眼睛齐齐瞪得比牛还大,像是【逆天邪神】忽然看到了鬼神。

  就在他们前方,他们赫然看到云澈竟活生生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怀中,抱着一个昏睡的【逆天邪神】女子。

  “云澈……还有……吟……吟雪界王!?”炎绝海失口出声,在惊乱之下,竟是【逆天邪神】一下子咬到了舌头。

  “啊……这……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火如烈下巴差点砸在地上。

  “姐姐!”

  “宗主!”

  沐冰云和沐涣之已是【逆天邪神】急急冲了上去,云澈向前,将沐玄音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交到沐冰云怀中:“涣之长老,冰云宫主,放心好了,师尊没事,只是【逆天邪神】消耗过大,会昏迷一段时间。”

  “太好了……呼,太好了。”沐涣之手按在心脏的【逆天邪神】部位,猛的【逆天邪神】几个大喘息,大悲大喜之间,简直像是【逆天邪神】在生死边缘徘徊了一圈。

  沐冰云抱过沐玄音,双手一点点的【逆天邪神】抱紧……没有说话,感受着她的【逆天邪神】气息,无声而泪。

  “冰云宫主,师尊……就交给你了。”

  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很轻,轻到了几乎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最后看了沐玄音的【逆天邪神】面容一眼,他迈步向前,迎着呆滞的【逆天邪神】目光来到了三宗主的【逆天邪神】身边,却没有看焱万苍和炎绝海一眼,直接对火如烈道:“火宗主,晚辈有件事,想和你单独相商……可否借一步?”

  “……”火如烈又继续愣了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一手带起云澈,远远飞离。

  “云澈,你去哪里?”感受到他气息的【逆天邪神】忽然远离,沐冰云转过身来,一声呼喊。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却已随火如烈消失在她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并无回音。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