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62章 绝地星回

第1062章 绝地星回

  【听说这一章5500字,因为太饿实在抗不到写6000字凑两章……还是【逆天邪神】当一章发了吧。】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引得焱万苍等人侧目,他们唯一能想到的【逆天邪神】亦和火如烈相同……他想去送死陪葬。

  云澈却是【逆天邪神】目光静寒:“陪葬?我还不至于做出这样的【逆天邪神】蠢事!我要去救我师尊!”

  “你救个屁!”火如烈吼道:“现在除非忽然天降一个上位界王,否则谁都救不了你师尊!你这点修为,连去送死都不够资格!”

  云澈却是【逆天邪神】目光直直的【逆天邪神】盯着火如烈的【逆天邪神】眼睛:“三天前,你认为不可能,不肯相信我,但我做到了。”

  “刚才,我一次次的【逆天邪神】告诉你们有两只远古虬龙,甚至不惜发下毒誓,你依然不相信……但现在呢?”

  “你的【逆天邪神】自以为是【逆天邪神】,一次次变成打自己脸的【逆天邪神】耳光!现在,你又有什么资格不相信我能救我师尊!你们没能力救,凭什么就认为我也没能力救?”

  火如烈顿时愣住。

  “就在今天,短短几个时辰前,你信誓旦旦,亲口和我说欠我一个天大的【逆天邪神】人情,只要是【逆天邪神】我想要什么,或者提出什么请求,你眼皮都不会眨一下。呵……”云澈一声嘲讽的【逆天邪神】淡笑:“亏我那时还对你心生敬意,原来,你火如烈所谓有恩必还,所谓言出必行,根本就是【逆天邪神】一堆随口放出的【逆天邪神】狗屁!!”

  “混账!!”

  谁敢如此怒骂堂堂金乌宗宗主。金乌长老火如烬顿时勃然大怒:“你这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小兔崽子竟敢辱骂我宗主,我看你活得不耐烦……”

  “你特么给我闭嘴!!”

  火如烈一声暴吼,惊得火如烬连退两步。他身上忽然玄气爆窜,双臂的【逆天邪神】衣袖直接炸裂,露出如火岩般的【逆天邪神】臂膀。

  “我火如烈……当过懦夫,但从未做过言而无信的【逆天邪神】小人!”火如烈大喘粗气:“好!既然你想去送死……那老子大不了陪你一起死!一命还一命!”

  “走!!”他一把抓起云澈,卷着狂暴的【逆天邪神】风浪冲入葬神火狱。

  “师尊!”

  “宗主!”

  “火宗主!!”

  众人齐齐惊喊,但火如烈充耳不闻,转眼之间,身影便已消失在视线尽头。

  神君之力下的【逆天邪神】速度恐怖绝伦,单单卷起的【逆天邪神】风暴便让云澈有一种身体被撕裂的【逆天邪神】感觉。好在火如烈马上将一股玄力罩住他的【逆天邪神】身体,才让他慢慢缓和下来。

  “火宗主,快……用你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

  整整相距七千里,云澈自己的【逆天邪神】话,就算能活着靠近,使出吃奶的【逆天邪神】劲也要数个时辰。但火如烈何等修为,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他嘴里碎碎骂了一声,手掌抓出,火焰撕裂空间,穿过道道空间裂痕,极速临近。

  葬神火狱区域的【逆天邪神】能量密度太过可怕,火如烈通过撕裂空间穿梭的【逆天邪神】距离受到极大限制,但依旧奇快无比,很快便已穿梭千里。而在这时,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中缓缓拿起了一枚血红色的【逆天邪神】玉石。

  玉石的【逆天邪神】灼热气息让火如烈顿时回首:“朱雀玉!?”

  数月前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宗门大会,炎神三宗主“拜访”时所奉给沐玄音,却被沐玄音直接丢给云澈的【逆天邪神】那块朱雀玉!

  而云澈已闭上了眼睛,意识快速沉下,朱雀玉也消失在了他的【逆天邪神】手中。

  “啪”!

  天毒珠的【逆天邪神】空间,云澈一巴掌拍在红儿的【逆天邪神】小屁股上,正熟睡中的【逆天邪神】红儿“哇”的【逆天邪神】一声,捂着屁股跳了起来,满脸委屈的【逆天邪神】道:“主人,你你你……你为什么打人家屁股。”

  这小丫头……云澈一阵牙痒痒……外面翻天覆地,她还是【逆天邪神】能睡得这么熟!

  呼……平静!镇定!这丫头是【逆天邪神】小祖宗,不能惹,惹不起。

  云澈的【逆天邪神】脸上顿时露出无比温和的【逆天邪神】笑,然后拿起手中的【逆天邪神】朱雀玉:“红儿,我到了神界之后,好久都没怎么好好陪你玩了,一直心里愧疚,所以……”

  “哇!好闻的【逆天邪神】味道!!”

  云澈话音未落,红儿的【逆天邪神】一双眼眸已是【逆天邪神】星光闪耀,直勾勾的【逆天邪神】盯在了云澈手中的【逆天邪神】朱雀玉上,随之,云澈眼前一道红光闪过……手上瞬间一轻。

  红儿不见了,朱雀玉也不见了!

  嘎嘣!嘎嘣!

  清脆的【逆天邪神】啃咬声从他身后传来,云澈转过身,无语的【逆天邪神】看着红儿将蕴含着极端恐怖力量的【逆天邪神】朱雀玉一口咬的【逆天邪神】稀稀碎,三两口之后,“咕噜”咽了下去

  “~!@#¥%……”云澈眼角发抽……亏我还想着怎么哄她吃,完全就是【逆天邪神】想多了!

  “嘻嘻!”红儿眯着眼睛,摊开小手:“已经没有啦……唉唉唉?”

  她的【逆天邪神】眼前,已经没有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踪影。

  “唔……”红儿摇了摇手指头,小脸上呈思索状:“为什么忽然走掉了,难道是【逆天邪神】主人生人家的【逆天邪神】气了吗?”

  “火宗主,还有多远?”云澈意识恢复,大声吼道。

  随着他们的【逆天邪神】靠近,火海的【逆天邪神】翻腾,力量风暴的【逆天邪神】汹涌都强烈了数倍不止。

  “还早得很!”

  “那就再快点!越快越好!我师尊支撑不了太久了!”

  “娘的【逆天邪神】!”火如烈大骂一声,炎力涌动,直接在身前切出一道数丈高的【逆天邪神】空间裂痕,连续穿梭的【逆天邪神】速度再度加快。

  “小子!你既然不是【逆天邪神】去送死,好歹先告诉我你到底要干什么!”

  火如烈就算挖空自己的【逆天邪神】脑子,也想不出云澈能用什么去救沐玄音。

  云澈微微咬牙,没有说话。

  “那你告诉我,你有几分把握?”火如烈一边竭力穿梭空间,一边再次吼道。

  “毫无把握!”云澈沉声道:“只是【逆天邪神】……有那么一点点的【逆天邪神】可能性。”

  “什么?你……你这小子。”火如烈双目圆瞪。

  “但那是【逆天邪神】我师尊!”云澈双手握紧:“更是【逆天邪神】我到神界之后,对我最好的【逆天邪神】人。就算只是【逆天邪神】一点可能性……我也决不能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师尊殒命。”

  “……切!也不知那娘们对你用了什么妖法,居然让你小子这么死心塌地。”火如烈忽然大笑起来:“真是【逆天邪神】奇怪,你这算是【逆天邪神】拉着我去死,我明明恨得牙痒痒,却又有点更喜欢你小子了,哈哈哈哈……抓稳了!”

  撕裂葬神火狱的【逆天邪神】空间,纵是【逆天邪神】火如烈,每一次也要倾尽全力。

  近到四千里时,力量风暴已是【逆天邪神】震耳欲聋。

  近到三千里时,每一个刹那都是【逆天邪神】风云变色。

  近到两千里时,不断涌来的【逆天邪神】力量余波和气势如道道重锤轰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让他难受欲死,而火如烈抓着他的【逆天邪神】那只手臂玄力涌动,一道淡红色的【逆天邪神】火焰屏障将他整个身体罩入其中,将周围的【逆天邪神】一切完全隔绝。

  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快速恢复如常,急声道:“火宗主,拜托了!”

  临近两千里,火如烈这些年观战多次,却从未离它如此之近过。他去势未减,带着云澈层层逼近。

  很快……

  一千五百里……

  一千里!

  龙吼声惊天骇地,末日来临般的【逆天邪神】力量风暴没有刹那的【逆天邪神】停滞,而这至少证明着沐玄音依旧没有完全殒命。火如烈咬了咬牙,将更多的【逆天邪神】力量加持在云澈周围的【逆天邪神】火焰屏障上,然后继续冲向前方。

  九百里……

  八百里……

  七百里……

  六百里……

  五百里!!

  火如烈终于停了下来,沉声道:“不能再靠前了。否则,若是【逆天邪神】远古虬龙忽然转移目标向我们攻击,我们两个都是【逆天邪神】必死无疑。”

  这里的【逆天邪神】空间在震荡,在层层扭曲,火如烈一半力量护于己身,一半力量护在云澈身上……这个距离,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屏障若是【逆天邪神】解除,他瞬间就会被毁灭成粉末。

  不,连粉末都不会剩下,直接就会被毁成虚无。

  “不会的【逆天邪神】!”云澈无比肯定的【逆天邪神】道:“师尊杀了它的【逆天邪神】同伴,它疯癫之下只想不惜一切杀了师尊,绝不会转移目标给师尊任何喘息之机!”

  “而且你好歹是【逆天邪神】堂堂神君啊!这只虬龙和我师尊的【逆天邪神】力量都已衰成这样了,你没那么容易死的【逆天邪神】!”

  “靠!”火如烈破口大骂,却是【逆天邪神】抓起云澈继续向前冲去:“老子算是【逆天邪神】栽在你小子手上了……谁叫你偏偏救了我烨儿的【逆天邪神】命!拼了!!”

  越来越接近两大神主的【逆天邪神】恶战中心,隔着极强的【逆天邪神】守护屏障,云澈都能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无法用任何言语形容的【逆天邪神】恐怖。

  随着他们的【逆天邪神】逐渐临近,就连保护着他,倾注着火如烈一半力量的【逆天邪神】火焰屏障,也开始出现了剧烈的【逆天邪神】晃动。

  “火宗主,你在这里最多可以传音多远。”云澈竭力保持着平静。

  “若是【逆天邪神】其他地方,几万里都没问题,但这里,火狱炎力加上两个神主的【逆天邪神】力量干扰,三百里就是【逆天邪神】极限了!”火如烈吼道。

  四百五十里!

  四百里!

  “好!那就接近到三百里即可!”云澈道。

  火如烈没有废话,带着云澈继续前行,心中却是【逆天邪神】一阵暗骂:三百里即可?即可你大爷!这特么是【逆天邪神】玩命啊!

  三百五十里……

  三百里!!

  轰!!!

  万千火柱在周围炸开,其中一道将火如烈和云澈吞没其中,落下之时,火如烈的【逆天邪神】头发都全部炸了起来,身上多了几处焦黑色。他一手按在云澈身上,一手撑在身前,用尽全力抵御着来自两大神主的【逆天邪神】力量余波:“差不多三百里了,你要做什么,快说!我支撑不了多久的【逆天邪神】!”

  “告诉我准确的【逆天邪神】距离和方位……最好准确到一丈!”云澈道。

  “靠,你这小子!”火如烈狠狠咬牙,精神力释放到了极致,然后快速伸手,点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心:“这就是【逆天邪神】他们的【逆天邪神】距离和方位!不过他们一直在移动。”

  “好!”云澈眉头沉下:“现在马上向我师尊传音,最好是【逆天邪神】魂音!”

  轰!!

  一道来自远方的【逆天邪神】无形气浪拂在火如烈的【逆天邪神】胸口,火如烈脸色一白,险些吐出一口血来:“快!把手点在我头上,你自己来!我快支撑不住了!”

  云澈迅速伸手,手指点在火如烈的【逆天邪神】眉心,一缕魂音顿时通过火如烈庞大的【逆天邪神】精神力,传到了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心魂之中。

  “师尊!坚持住,弟子马上到你身边去!你不要骂我离开,好好听清我接下来的【逆天邪神】话……在弟子魂音中断之后,你默数五息,会有一艘小型玄舟出现在你周围,你马上用力量罩住玄舟和从玄舟中走出的【逆天邪神】我……弟子会创造机会让师尊杀了它!”

  “相信弟子!!”

  不等沐玄音有任何回应,云澈的【逆天邪神】魂音已然中断。守护屏障之内,太古玄舟被他抓于手中,然后快速放大,直放大至一丈大小。

  “火宗主,屏障不要解除,这艘玄舟消失后,你就马上离开!”

  “若我能活着……定报答此恩!!”

  云澈吼完,整个人已经消失,进入至太古玄舟之中。

  太古玄舟内部空间,朱雀玉力量的【逆天邪神】注入,让这个世界重新出现了些许的【逆天邪神】生机。

  但,朱雀玉的【逆天邪神】能量能否带他穿梭这三百里,他不知道……甚至能不能穿梭,他都无法确定。

  太古玄舟因为是【逆天邪神】带着一个庞大世界移动,所以消耗的【逆天邪神】单位能量极其之大,对能源的【逆天邪神】层面要求更是【逆天邪神】极高……在上古时代,它是【逆天邪神】属于神族的【逆天邪神】玄舟,需要的【逆天邪神】也自然是【逆天邪神】神之层面的【逆天邪神】能源。

  先前金乌玉注入的【逆天邪神】能量,在他往返沧云大陆不久后耗尽。

  之后,他便没再用过太古玄舟,更没有在神界用过。因为,他从不认为太古玄舟在找到合适的【逆天邪神】能源之前,能够穿梭神界的【逆天邪神】空间。

  以金乌玉为能源时,弑月魔窟的【逆天邪神】黑暗空间、绝云崖下的【逆天邪神】黑暗世界,它都无法穿梭,而神界的【逆天邪神】空间只会比它们更加坚韧,相同层面的【逆天邪神】能源之下,几乎不可能穿梭才对。

  而朱雀玉,显然就是【逆天邪神】和金乌玉相同层面的【逆天邪神】能源。他在拿到时,想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回到下界之后,可以把它当太古玄舟的【逆天邪神】能源使用。

  但现在……他已别无选择!只能赌!

  玄舟的【逆天邪神】世界里,云澈手握劫天剑,心中一边默数着时间,一边默念着:太古玄舟,你好歹是【逆天邪神】远古剑灵神族之神物!求你一定要争气点……只有三百里,哪怕你一口气耗尽朱雀玉的【逆天邪神】全部力量,也一定要穿梭过去啊!!

  不然……老子死了你也跟着死!老子能活着也会砸了你!!

  三息……

  四息……

  五息!!

  霎时,外面的【逆天邪神】空间瞬间切换。

  成功了?

  成功了!!!

  完整朱雀玉的【逆天邪神】力量,或许还要再加上云澈的【逆天邪神】信念,太古玄舟在这惊魂时刻,成功完成了在神界的【逆天邪神】第一次空间穿梭。

  虽然只有短短三百里,但对云澈而言,已是【逆天邪神】灿然的【逆天邪神】奇迹。

  如果可以的【逆天邪神】话,最好的【逆天邪神】结果,无疑是【逆天邪神】能将沐玄音带入太古玄舟然后遁离……但,云澈不敢奢望能有这样的【逆天邪神】机会。而他的【逆天邪神】赌博,才刚刚开始。

  空间成功切换的【逆天邪神】刹那,云澈瞬开“轰天”,玄力状态达到极限,握紧劫天剑冲出了太古玄舟,冲向了两大神主交战的【逆天邪神】中心——一个刹那便能将他完全抹去的【逆天邪神】恐怖之地。但他毫无犹豫,因为他相信沐玄音,他也相信沐玄音会相信他!

  太古玄舟出现之时,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寒冰屏障便将其笼罩……这是【逆天邪神】来自沐玄音最后的【逆天邪神】残烛之力。

  作为上古神物,云澈确定它绝不会那么容易被摧毁,而需要被保护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太古玄舟,而是【逆天邪神】他。

  云澈从太古玄舟冲出之时,便直接被笼罩在寒晶之中,他第一眼,便看到了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眼睛,她的【逆天邪神】身体直接撞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染血的【逆天邪神】手掌牢牢抓着他的【逆天邪神】肩膀,几乎把残余的【逆天邪神】所有力量都倾注在保护他的【逆天邪神】寒晶上。

  “你……”她似要怒骂,但暴走中的【逆天邪神】远古虬龙岂会给他们刹那之机,沐玄音拼尽全力扑向太古玄舟和云澈之时,远古虬龙也已一声怒吼,飞扑而至,巨大的【逆天邪神】龙爪卷着滔天龙炎,向沐玄音和云澈狠狠砸下。

  来自沐玄音的【逆天邪神】鲜血很快染红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外衣,面对远古虬龙紧追而至的【逆天邪神】毁灭之力,她的【逆天邪神】大半力量都用来保护云澈,已根本无法抵御,就连摆脱它的【逆天邪神】气势压迫带着云澈避离都已无法做到——因为她施加在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力量一旦消失或减弱,不需要被余波沾到,单单是【逆天邪神】来自虬龙的【逆天邪神】威压,都足以将他瞬间毁灭。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冲过来!

  云澈缓缓抬头,看着仿佛从苍穹坠下的【逆天邪神】龙爪,眼波静若冰湖,随之双目竟直接闭合。

  随着他意念的【逆天邪神】集中,时间,仿佛忽然慢了下来。

  劫天剑抬起,剑尖直指上空,然后缓缓划动……当空划起着一个标准的【逆天邪神】圆弧。

  随着剑尖的【逆天邪神】无声游走,所指空间,法则、秩序忽然变得混乱起来。

  成则一线生机,败则必死无疑!

  爷爷、爹娘、元霸、泠汐、彩衣、月儿、雪児、苓儿……保佑我!

  一定要成功……必须要成功!!

  时间仿佛已经定格,世界变得无比之安静,随着劫天剑舞动了一个完整的【逆天邪神】圆弧,一个无色无形无息无迹,世间唯有云澈才能感知其存在的【逆天邪神】玄阵刹那成型。

  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瞳,也在这时猛的【逆天邪神】睁开,释放出决绝的【逆天邪神】寒芒。

  “邪神第四式……”

  “月——挽——星——回!!”

  ——————————————

  【很多同学看书实在……一言难尽啊。我本来多么正常的【逆天邪神】一个人,看留言直接看到尴尬癌晚期。什么从火狱底下潜过去,什么太古玄舟直接冲过去,什么强开阎皇……那可是【逆天邪神】神主境之力!文中不止一次的【逆天邪神】强调千里之外沾点边都会死的【逆天邪神】透透的【逆天邪神】!要想接近,必须综合火如烈的【逆天邪神】神君之力加太古玄舟加距离和时间的【逆天邪神】计算加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瞬时保护等等等等……有刹那疏忽云澈就直接狗带了!还开阎皇?开一万个阎皇然后再把实力提升一万倍都不可能伤了那只扎龙一根头发!要是【逆天邪神】神主境这么渣,还在神界混个屁啊!】

  【这样就算了,早就习惯了。关键有些人自己想一出是【逆天邪神】一出还要说我脑子有坑!我在所有作者中,写东西属于最最慢的【逆天邪神】,一章平均要三到四个小时,有时坐一整天也写不到一章。这大概是【逆天邪神】一种写作强迫症,每次对话,我都要花很长时间来模拟代入情境和每个人的【逆天邪神】心态心境,剧情推进时,更是【逆天邪神】要各种综合所有元素以免出现遗漏和BUG。个别正太妹子下结论之前也要学学本大叔……慎思,慎思啊!】

  【噢……算了,又激动了,我这三十岁的【逆天邪神】油腻中年还是【逆天邪神】多吃枸杞少上火比较好……以后还是【逆天邪神】不吐槽了,你们开心就好(╯﹏╰)b】

  【嗯,其实这些倒是【逆天邪神】无所谓,有时候还能看得蛮开心的【逆天邪神】。最过分的【逆天邪神】一类人,居然说我更新慢。对于这种人,呵呵呵,我只想说三个字……你知道的【逆天邪神】太多了!】

  【另外,下一章的【逆天邪神】更新时间是【逆天邪神】……哦!是【逆天邪神】啥来着?】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