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60章 无助、断月毁殇

第1060章 无助、断月毁殇

  “哇啊啊啊啊啊啊!!!”

  火狱北岸,响起惊恐之极的【逆天邪神】吼叫声,空间在颤栗,而他们脚下的【逆天邪神】干枯大地已全面龟裂,前方火狱更是【逆天邪神】暴躁的【逆天邪神】翻腾,若不是【逆天邪神】各大炎神的【逆天邪神】长老的【逆天邪神】封阻,早已将所有人都覆没其中。

  那道炎影的【逆天邪神】威力……可想而知。

  很显然,其在火狱之下早已蓄势已久。

  “师尊!!!!”云澈一声暴吼,目眦尽裂。他最害怕的【逆天邪神】一刻,竟是【逆天邪神】如此之快的【逆天邪神】发生……而且比他预想的【逆天邪神】最坏状况还要惨烈。

  那不但是【逆天邪神】另一只远古虬龙蓄势已久的【逆天邪神】全力一击,还是【逆天邪神】在沐玄音凝聚全力准备绝杀第一只远古虬龙,身上几乎毫无防御玄力的【逆天邪神】状况下!

  犹如忽然从天堂跌落地狱,所有人都被惊的【逆天邪神】差点心脏崩裂。焱万苍在惊骇中连退数步,炎绝海和火如烈都是【逆天邪神】头发炸起,双目欲裂。

  “啊……啊……”

  “怎……怎么会有这种事!!”

  那一个如流光般一闪而过的【逆天邪神】刹那,他们三宗主都清清楚楚的【逆天邪神】看到,从后方忽然重击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分明是【逆天邪神】一条龙尾!!

  虬龙之尾!!

  火幕落下,朱雀投影中,翻腾不休的【逆天邪神】火狱之上,那只刚刚脱离冰封,全身是【逆天邪神】血的【逆天邪神】虬龙之侧……

  赫然出现了另外一只一模一样,但毫无伤痕的【逆天邪神】远古虬龙!

  而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身影已消失不见,被埋葬于茫茫火狱之中。

  众人还未从惊骇欲绝中平缓下来,第二只虬龙已在咆哮中扑向前方。

  轰隆——

  火浪滔天,千里海域再次被狂暴掀起……而漫天飞洒的【逆天邪神】碎炎之中,出现了一抹醒目的【逆天邪神】白影。

  这抹白影,让云澈发出惊喜的【逆天邪神】呼喊:“师尊!”

  但声音刚刚出口,欣喜便再次化作惊恐。

  与远古虬龙苦战四个多时辰,她虽然消耗巨大,但未受点伤。但此刻,她的【逆天邪神】雪衣却已是【逆天邪神】遍体染血,冰发散乱,唇角、眼角的【逆天邪神】血痕猩红刺目,冰肌雪颜罩起了一层骇人的【逆天邪神】苍白。

  而她的【逆天邪神】后背,已被完全染红。

  雪姬剑依然握于她的【逆天邪神】手中,但剑尖之上,滴滴鲜血缓缓滴落。

  本是【逆天邪神】几乎罩过整个火狱的【逆天邪神】冰冷气息,此刻无比的【逆天邪神】微弱与混乱。

  而她在被轰离火海的【逆天邪神】那一瞬间,两只虬龙的【逆天邪神】龙炎便已遮天罩下,没有给她那么一个刹那的【逆天邪神】喘息之机。

  沐玄音飞速后撤,而她的【逆天邪神】飞行轨迹竟有些飘忽,就如一片在巨浪中浮摇的【逆天邪神】落叶,雪姬剑横扫,结起漫天寒冰……却被火浪一瞬间噬灭,化于无形……

  噗!!

  一大蓬血雾漫天飘洒,沐玄音如被射落的【逆天邪神】白雀,再入落入了无尽火海之中。

  云澈嘴巴大张,却已连声音都无法喊出,全身发冷间,唯有强烈的【逆天邪神】怨恨和无助。

  他的【逆天邪神】实力,只是【逆天邪神】处在神道的【逆天邪神】起点,而沐玄音和她交战的【逆天邪神】虬龙,却是【逆天邪神】位于神道的【逆天邪神】顶端,在实力上,完完全全处在两个位面。随着第二只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终于现身,沐玄音根本连反应之机都没有,便被直接逼入绝境,但他却什么都做不了……不要说冲过去救她,连靠近一些都无法做到。

  就连真的【逆天邪神】能靠近……以他的【逆天邪神】实力,一万个他,一百万个他又能有什么用?

  甚至他明明事先知晓了另一只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存在,都无法告知沐玄音……他心焦之下,不惜立誓加乞求,却无人相信。

  他能做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这么看着……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

  因为,他只是【逆天邪神】一粒卑微的【逆天邪神】沙尘……他就算是【逆天邪神】拼上自己的【逆天邪神】存在,也无法遮挡即将把沐玄音葬灭的【逆天邪神】滔天巨浪——更悲哀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连这一点都无法做到。

  轰隆!!轰隆!!

  被连续轰入火狱,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气息已是【逆天邪神】越来越弱,身上的【逆天邪神】血迹快速蔓延,在两只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狂暴轰击之下,她就连封住伤口都无力做到。

  就如云澈先前所说的【逆天邪神】一样,两只虬龙一旦被逼到同时现身,就绝对是【逆天邪神】绝命一击,然后不会给沐玄音任何逃离的【逆天邪神】机会。

  玄气大损、身负重伤、遭遇合围……这是【逆天邪神】它们唯一的【逆天邪神】机会!若是【逆天邪神】今天被她逃离,它们将再无葬灭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可能——火如烈之前的【逆天邪神】话一点都不夸张,沐玄音或许敌不过两只远古虬龙,但若只是【逆天邪神】单纯逃离,别说两只,三只也别想能留住她。

  两只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攻击就如暴风巨浪,没有刹那的【逆天邪神】停滞,沐玄音别说反击,就连防御都越来越微弱不堪,被一次次的【逆天邪神】轰入葬神火狱,每一次艰难脱出,气息便会再度衰弱一分。

  再加上无力顾及伤势,却又不得不运转全力,导致伤势亦在快速恶化……她就像是【逆天邪神】在风暴之中竭力挣扎摇摆的【逆天邪神】浮萍,随时都有可能被粉碎。

  云澈怔怔的【逆天邪神】看着,只能这么看着……流淌在他灵魂之中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弱者的【逆天邪神】悲哀、无助,和对自己无能的【逆天邪神】痛恨。

  我为什么要来神界……他在心中痛苦自语,在下界多好,没有我救不了的【逆天邪神】人,没有我做不到的【逆天邪神】事,永远不需要忍受这种无助和煎熬。

  你又为什么非要对我这么好,如果你从来只是【逆天邪神】如表面那般对我严厉无情……我又怎至于如此……

  “竟然……竟然真的【逆天邪神】有两条虬龙……怎么会……怎么会有这种事啊!”炎绝海双瞳瑟缩,直到现在,都依旧惊魂未定,无法相信。

  “完了……全完了……”焱万苍失魂落魄的【逆天邪神】低念。

  沐玄音完了……他们要培养出一个神主的【逆天邪神】梦想,也完了……

  “我们竟然真的【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被瞒了这么多年……”火如烈身体亦是【逆天邪神】摇摇欲坠,按在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手臂彻底没了力气。

  云澈侧目,冷冷的【逆天邪神】道:“你们肯定不会去救我师尊,对吗?!”

  这声冷语,理亏的【逆天邪神】焱万苍唯有一声重叹,闭目道:“非我们不愿,而是【逆天邪神】以我们的【逆天邪神】实力,就算……”

  “不必解释了,我知道你们不会!”云澈在笑,笑得冰冷彻心:“哪怕一个小小的【逆天邪神】提醒,一个根本不可能有什么负面影响的【逆天邪神】提醒,却有可能救我师尊的【逆天邪神】命,你们都不肯,现在又怎么可能会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救我师尊——哪怕她是【逆天邪神】因你们而遭遇这样的【逆天邪神】绝境!!”

  “……”焱万苍呼吸停滞,他嘴唇嗫喏,却终究没有说出什么,盯着朱雀投影的【逆天邪神】目光一阵恍惚。

  后方的【逆天邪神】朱雀宗众长老都是【逆天邪神】面露怒色,但这次,他们却没有一个人训斥的【逆天邪神】出口。

  “唉!”火如烈重叹一声:“现在能救你师尊的【逆天邪神】,只有她自己。或许,她可以找到逃离的【逆天邪神】机会……也唯有如此。”

  但看着沐玄音此时的【逆天邪神】状态,以及两只虬龙如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压制,他心里无比清楚希望是【逆天邪神】多么的【逆天邪神】渺茫。

  先前,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火都是【逆天邪神】被沐玄音轻易封灭,但现在,局面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翻转……还是【逆天邪神】数倍的【逆天邪神】翻转过来,她的【逆天邪神】寒冰,刚刚结起,便会被瞬间粉碎。沐玄音每一息都在退,嘴角渗出的【逆天邪神】血迹早已染红了整个脖颈……而这时,云澈从她的【逆天邪神】脸上,看到了一抹异常的【逆天邪神】赤红。

  那是【逆天邪神】……

  毒!!

  虬龙之毒!!

  “嘶!!”云澈双手指缝鲜血淋淋……虬龙之息的【逆天邪神】毒对沐玄音而言并不可怕,但那是【逆天邪神】平时,现在,对她却是【逆天邪神】致命的【逆天邪神】。

  就如千年前的【逆天邪神】沐冰云,以她的【逆天邪神】实力,中了虬龙之毒后,本可用玄力很快完全化解。但她中毒之后根本没有机会化解,还必须全力与火如烈恶战,玄力运转的【逆天邪神】越剧烈,毒就发作的【逆天邪神】越剧烈,之后更是【逆天邪神】重伤在火如烈手下,拼命才逃离……落入天玄大陆后,更有一段时间玄力尽失,才导致剧毒侵魂,无药可救。

  如今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状态,赫然就是【逆天邪神】当年的【逆天邪神】沐冰云!中了虬龙之毒,非但无法化解,在全力交战之下还只会让剧毒极速蔓延恶化,而持续恶化的【逆天邪神】虬龙之毒又会让她躯体和玄力每况愈下,极大加速死亡的【逆天邪神】临近。

  轰!!

  沐玄音又一次被轰入火狱之中……但这次,只一瞬间,她便飞身而起,口中忽然喷出大片的【逆天邪神】血雾,淋在了手中的【逆天邪神】雪姬剑上。

  云澈的【逆天邪神】冰凰血脉在这一刻忽然猛烈悸动,他快速抬头……冰凰投影之中,一股浓烈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冰凰气息罩下。

  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神顿时大变,露出深深的【逆天邪神】惊恐……

  冰凰源血!?

  但马上,他的【逆天邪神】惊恐又数倍的【逆天邪神】放大……

  不对!这是【逆天邪神】……这是【逆天邪神】精血!

  除了冰凰源血,还有精血!!

  师尊难道……难道……

  叮!

  世界,忽然变得无比之安静。

  火海的【逆天邪神】沸腾停止了,整片火狱像是【逆天邪神】忽然被封结,完全的【逆天邪神】静寂了下去。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身上,本微弱到几近熄灭的【逆天邪神】蓝光,竟忽然变得狂暴……比先前的【逆天邪神】任何一刻,都要浓郁数十倍!!

  就连两只拼尽全力准备葬灭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远古虬龙,动作都忽然缓了下来,赤红的【逆天邪神】龙鳞上,反射起越来越冷目的【逆天邪神】蓝光,随着,它们发出一声怪吼,竟同时开始倒退,身上一直燃烧的【逆天邪神】火焰,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熄灭着。

  蓝光在蔓延,周围的【逆天邪神】火狱,朱雀投影的【逆天邪神】影像都已彻底化作蓝色。

  沐玄音美目中透着涣散,遍体的【逆天邪神】鲜血描绘着冰冷绝艳的【逆天邪神】凄美。手中的【逆天邪神】雪姬剑缓缓的【逆天邪神】抬起,剑尖之上,一个微小的【逆天邪神】玄阵在缓慢的【逆天邪神】旋转、闪耀。

  而在这玄阵成型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两只远古虬龙就如周围的【逆天邪神】冰狱一样,变得一动不动,像是【逆天邪神】空间被封禁,时间被静止。

  “这……这是【逆天邪神】……”

  隔着朱雀投影,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直入灵魂的【逆天邪神】冰寒和恐惧。

  “难道是【逆天邪神】……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冰凰禁阵?”火如烈喃喃道。

  “冰凰禁阵?那是【逆天邪神】什么?”云澈咬牙急声道。

  火如烈目光盯着朱雀投影,怔然道:“很多主宰宗门,都会有绝境之下才会动用的【逆天邪神】禁忌之技。我们朱雀宗有,冰凰神宗同样有……名为,断月毁殇。”

  云澈:“……”

  “我虽未见过,但见过记载。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禁忌玄阵,需以冰凰源血和大量的【逆天邪神】精血来发动,威力足以毁灭乾坤……但,不但消耗巨大,还会让玄力修为大幅度倒退,并极大的【逆天邪神】折损寿元以及……天赋,若是【逆天邪神】修为不至而强行发动,甚至有可能直接被反噬而死。”

  “什么!?”云澈眼瞳放大,口中两颗牙齿被他硬生生咬碎,嘴角鲜血流溢,他却感觉不到丝毫的【逆天邪神】疼痛。

  “看来,你师尊自知逃离无望,必死之境下,才……”火如烈身体发紧,没有再说下去。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神情绝美而平静……那是【逆天邪神】一种云澈从未见过的【逆天邪神】平静,在奇迹般的【逆天邪神】湛蓝世界里,她的【逆天邪神】手臂轻轻推出……

  叮!

  时间,似乎真的【逆天邪神】定格了,再没有了一丝的【逆天邪神】声音。朱雀投影之中,以及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瞳孔之中,只有那一道雪姬剑化成的【逆天邪神】流光。

  那道流光飞的【逆天邪神】很慢很慢,又似乎是【逆天邪神】一动不动,不知过了多久,剑尖终于碰触到了什么,剑尖的【逆天邪神】玄阵,也这这一刹那忽然迸发,释放出灼目之极的【逆天邪神】蓝色霞光。

  剑尖所点,赫然是【逆天邪神】那只虬龙的【逆天邪神】龙阙!

  是【逆天邪神】那只后来出现,通体完好的【逆天邪神】远古虬龙!

  在旋转的【逆天邪神】冰蓝玄阵中,雪姬剑却没有停滞,而是【逆天邪神】继续向前,无声的【逆天邪神】贯穿。

  在天地之间,切开了一道梦幻般的【逆天邪神】蓝色光痕。

  让人甚至都没有意识到,它竟然贯穿过了一只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身体。

  铮!

  铮!

  两只远古虬龙依旧处在静止状态,但两道蓝色霞光,却从那只被雪姬剑从龙阙处贯穿的【逆天邪神】虬龙的【逆天邪神】身体两侧射出,随之是【逆天邪神】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

  铮!铮!铮!铮!铮!铮……

  第十道!

  第十二道!

  蓝色霞光之下,远古虬龙保持着完全静止的【逆天邪神】姿态,快速的【逆天邪神】化作冰蓝之色。

  而在霞光完全消散的【逆天邪神】那一刻,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裂痕,忽然从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身上裂开,然后快速蔓延,直至龙爪龙尾。随之,它的【逆天邪神】巨大龙躯在快速的【逆天邪神】迸裂下轰然倒塌……

  化作漫天碎冰,散落入下方被冰封的【逆天邪神】火狱之上。

  ——————————————

  【雪妃颜:咦?奴家的【逆天邪神】配剑怎么找不见了?】

  nt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