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59章 最坏的【逆天邪神】结果

第1059章 最坏的【逆天邪神】结果

  “哈哈哈哈!”火如烈直接仰头大笑起来:“葬神火狱之底?我就说摹灸嫣煨吧瘛裤脑子睡懵了吧,说的【逆天邪神】什么傻话。”

  “云兄弟,你……肯定是【逆天邪神】在开玩笑吧?”火破云有些担心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他的【逆天邪神】话打死都不会有人信,但偏偏他的【逆天邪神】眼神又太过怪异。

  “这小子真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怎么疯疯癫癫的【逆天邪神】?”一个凤凰长老摇头道。

  “哎,”焱万苍没笑,却是【逆天邪神】重重叹了一口气:“云澈,你身为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尤其又在吟雪之外,应顾及宗门和师尊荣誉而谨言慎行,岂能如此胡言乱语!还发下如此毒誓……还不赶紧把刚才的【逆天邪神】话收回。”

  焱万苍一直对云澈极为赞赏,不止是【逆天邪神】他超越火破云的【逆天邪神】元素天赋,还有他在任何时候都表现出远超年龄的【逆天邪神】从容不迫。但云澈刚才的【逆天邪神】一番表现,却唯让他觉得简直不可理喻,像是【逆天邪神】脑子忽然烧坏了一样。

  云澈咬牙道:“这种事,我怎么可能拿来开玩笑!两只远古虬龙之事,我绝对没有半个字的【逆天邪神】虚言,否则我身为宗主亲传弟子,怎么会发出如此毒誓!!请焱宗主一定要相信我!”

  “好了!”炎绝海也已是【逆天邪神】看不下去,皱眉道:“云澈,你可知远古虬龙在我炎神界六十万年前便已有记载。之后无论到了哪一代,都从未停止过对它的【逆天邪神】追寻!对它的【逆天邪神】一切,已是【逆天邪神】彻彻底底的【逆天邪神】了如指掌!自始至终,都只有一只虬龙,绝无可能存在第二只,否则我们炎神界怎么可能整整六十万年都毫无察觉。”

  “而你到来我炎神界不过短短三日时间,我炎神界祖祖辈辈六十年,难道还不如你一个人这区区三天?”

  云澈刚要开口,炎绝海的【逆天邪神】声音便再次压来:“这件事也就罢了,纯当你开个无趣的【逆天邪神】玩笑。但葬神火狱……你可知葬神火狱是【逆天邪神】何等的【逆天邪神】存在?就连我、焱宗主、火宗主三人,不要说身体,就算是【逆天邪神】精神力,也最多只能勉强延伸到千丈之深,至于火狱之底,整个炎神界历史都从未有人能触及过。而你一个才神元境的【逆天邪神】吟雪弟子居然敢妄言到了葬神火狱之底……”

  “作为我们炎神界的【逆天邪神】神圣之源,葬神火狱受我们全界敬畏,只可挑战,绝不可拿来开玩笑!”

  “喂!”火如烈狠狠的【逆天邪神】瞪了炎绝海一眼,不满道:“你这老不死,随便教训两句也就行了,说这么重干嘛,他又不是【逆天邪神】生在炎神界,哪管我们炎神界的【逆天邪神】规矩。”

  “唉,”炎绝海摇了摇头。

  焱万苍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忽然低声道:“看他的【逆天邪神】样子,倒也不像是【逆天邪神】在故意胡言乱语。看来,是【逆天邪神】受火狱所影响。”

  他这一说,周围众人顿有所悟,炎绝海点了点头道:“的【逆天邪神】确,这里如此重的【逆天邪神】灼气,会很容易灼伤心魂,导致意识错乱,何况他还是【逆天邪神】吟雪弟子。”

  “我现在清醒的【逆天邪神】很,比任何时候都清醒!”云澈咬牙切齿,拼了命的【逆天邪神】想着能让他们相信的【逆天邪神】方法。

  火如烈伸手一抓他的【逆天邪神】肩膀,满脸无奈的【逆天邪神】道:“好好好,就算你说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就算真的【逆天邪神】有另外一只虬龙……噢,不说一只,就算还有另外两只远古虬龙,以你师尊的【逆天邪神】实力,想要安然遁离的【逆天邪神】话,那也是【逆天邪神】轻而易举的【逆天邪神】事,所以你就放一万个心好了。破云,要不……你还是【逆天邪神】带他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吧,越远越好。”

  火破云刚要答应,云澈已是【逆天邪神】大吼起来:“没这么简单!这两只虬龙整整六十年都未露任何破绽,上一次其中一只被伤了龙阙,另一只都没有出来,可见它们的【逆天邪神】心机和耐性何等可怕!所以,另外一只要么不出,一旦出来,就必定会选择对它们而言最佳的【逆天邪神】时机!我师尊本就已经玄力大耗,再在毫无防备之下被另一只全力偷袭……必定会重伤!”

  “这是【逆天邪神】两只虬龙不到最后一刻绝不会翻出的【逆天邪神】底牌,一旦翻出,就绝对不会给师尊任何的【逆天邪神】喘息之机!师尊对付一只都要倾尽全力,现在玄力大耗,再受重伤,还要同时面对两只远古虬龙——其中一只还是【逆天邪神】全盛状态,她怎么可能逃得了!”

  “啊啊,你这小子。”火如烈几近抓狂,要不是【逆天邪神】云澈救了火烨的【逆天邪神】命,以他本就少的【逆天邪神】可怜的【逆天邪神】耐心,真想直接一巴掌拍晕他:“你师尊要是【逆天邪神】出了什么事,我拿我的【逆天邪神】老命陪给你总成了吧!?”

  没有人会相信,就算他发再毒的【逆天邪神】誓也不会有人信。云澈一巴掌拍开火如烈的【逆天邪神】手,再度冲到焱万苍身前:“焱宗主,你们可以不相信,可以当我是【逆天邪神】在胡言乱语。既如此,晚辈不求你传音师尊让她逃走,你只需传音我师尊,告诉她周围的【逆天邪神】火狱之中可能潜伏着另一只远古虬龙,让她心有警戒即可……这样总可以吧?”

  “不行!”焱万苍却是【逆天邪神】想也不想,断然拒绝:“你师尊在与虬龙交战时,都会首先粉碎传音玉,就是【逆天邪神】怕有任何形式的【逆天邪神】打扰!若真的【逆天邪神】如此传音予她,定会让她分神!”

  云澈急声道:“现在师尊已占绝对上风,远古虬龙毫无还手之力,就算因传音分神又能怎样?刹那分神,再怎么也不可能影响当下的【逆天邪神】战局!”

  “岂止是【逆天邪神】传音时的【逆天邪神】分神?”焱万苍耐着性子道:“若是【逆天邪神】你师尊相信还有另外一只虬龙的【逆天邪神】存在,那么她还交战时就会时时刻刻分心提防!而对面可是【逆天邪神】活了至少数十万年的【逆天邪神】远古虬龙,它现在虽看似全身是【逆天邪神】血,却绝无重伤,更无人知晓它还有怎样的【逆天邪神】底牌,若是【逆天邪神】当真让你师尊因此一直分神,绝不是【逆天邪神】没有可能毁掉目前的【逆天邪神】局面!”

  “你可知我炎神界为了这一天已经努力和苦等了多少年!而若是【逆天邪神】因为你这番无理取闹而让一切毁于一旦,”焱万苍的【逆天邪神】语气已是【逆天邪神】无比严厉:“不但我炎神界不会原谅你,你师尊知晓后也定然不会原谅你!”

  “好……”云澈嘴唇哆嗦,双手攥得“啪啪”直响:“那我自己去告诉我师尊!”

  说完,他决绝的【逆天邪神】腾空而起,直冲火狱。

  “云小子!”火如烈大惊,闪电般的【逆天邪神】伸手,一股云澈全然无法反抗的【逆天邪神】巨力将他当空坠下,重重的【逆天邪神】砸落在火如烈的【逆天邪神】身边,火如烈迅速伸手将他按住,咆哮道:“你疯了吗!就你这小身板,还没近到千里之内就会被毁的【逆天邪神】骨头都不剩!”

  “那也比我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师尊遇难强的【逆天邪神】多!”云澈爆吼道。

  “云澈!!”焱万苍一声怒吼,直震得所有人灵魂一颤,他双眉彻底沉下,脸上带着极少出现的【逆天邪神】愠怒:“你可知这次猎杀虬龙一事对我炎神界有多么重要?那绝不仅仅是【逆天邪神】龙之异宝,还决定着我们全界未来的【逆天邪神】命运与地位!”

  “现在,猎杀虬龙已是【逆天邪神】成功在即,我绝不会允许有任何差错、任何意外的【逆天邪神】发生,哪怕再微小!”焱万苍一双凌目直视云澈:“若不是【逆天邪神】因为你师尊,换做任何一个人敢在这等大事上如此胡闹,我早已将其毙于掌下!你现在给我老老实实闭嘴,否则……休要怪我不客气。”

  三大神炎中,以朱雀炎最为温和。焱万苍也是【逆天邪神】三大宗主中最有涵养,脾气最温和之人,就连朱雀一众长老,都极少见他如此动怒——毕竟,猎杀虬龙一事关系太大太大。

  “……”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在剧烈起伏,但他的【逆天邪神】眼神在焱万苍的【逆天邪神】盯视中缓缓软下,声音也完全软了下来,带上了深深的【逆天邪神】哀求:“焱宗主,我云澈这一生虽短,但极少发誓,更极少求人……我再次发誓,刚才说的【逆天邪神】话,没有一个字是【逆天邪神】虚言,否则,我甘愿被天道裁决,不得好死!求焱宗主传音我师尊……只需提醒她稍加警戒就好……求焱宗主成全,师尊对我恩重如海,若师尊就此得救,我云澈,定一生不忘焱宗主之恩。”

  “……”焱万苍没有说话,而是【逆天邪神】冷然转过身去……无动于衷。

  “但,若是【逆天邪神】我师尊真的【逆天邪神】出了什么意外……”哀求的【逆天邪神】眼神,在一瞬间变得阴狠,声音在颤抖中变得嘶哑:“焱万苍,我云澈……绝不会放过你!!”

  这句话,让所有人面露惊色。

  “混账!”焱万苍还未说话,朱雀宗大长老已是【逆天邪神】怒眉大骂:“你算什么东西,也配直呼我宗主之名!?居然还有胆子威胁……”

  “闭嘴闭嘴!哪有你说话的【逆天邪神】份!”火如烈狠狠的【逆天邪神】横了他一眼,皱着眉头道:“看着这小子确实是【逆天邪神】脑子被烧坏了,焱宗主,你就当没听着。破云,你赶紧带他找一个……”

  咔咔咔咔咔咔……

  震耳无比的【逆天邪神】冰晶凝结声几乎瞬间撕裂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耳膜,也将众人的【逆天邪神】视线一下子拉回到朱雀投影上。

  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龙躯上,一层厚厚的【逆天邪神】冰晶在蔓延,并快速覆满了它的【逆天邪神】全身。远古虬龙咆哮、挣扎,冰晶不断出现着细密的【逆天邪神】裂痕,又不断的【逆天邪神】再次凝结,并在凝结中变得越来越厚重。

  而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怒吼和挣扎却越来越微弱,直至它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都被封死在足有数丈厚的【逆天邪神】冰晶之中,再也无法挣脱。

  “封……封住了!!”炎绝海狂喜着吼道。

  先前不知道多少次的【逆天邪神】尝试冰封,都会被远古虬龙震散,这是【逆天邪神】第一次,将它真真正正的【逆天邪神】封结。虽然这种完全封结不可能维持太久……但,却是【逆天邪神】创造了一个绝杀它的【逆天邪神】极好机会。

  沐玄音冰眸闭合,双臂轻展,身上冰凰之影无声轻舞,一点菱状冰芒在她指尖凝聚,并在膨胀中变得深邃。

  一息、两息、三息、四息……

  封结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冰晶出现了遍体裂痕,沐玄音指尖的【逆天邪神】菱形冰芒也已变成足丈大小,并释放着谁都没有见过的【逆天邪神】深邃蓝光。

  通过朱雀投影看着那抹蓝光,所有人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视线竟在无声的【逆天邪神】陷落,随之,整个人都仿佛忽然跌入了无尽的【逆天邪神】沧海,再落入无底的【逆天邪神】寒冰深渊。

  让一个神主静心凝聚玄力整整四息是【逆天邪神】什么概念?

  不要说此刻的【逆天邪神】远古虬龙,就算是【逆天邪神】在全盛状态下,一旦被击中,也会瞬间重伤。而以它此时的【逆天邪神】状态……

  破冰而出的【逆天邪神】那一刻,说不定就是【逆天邪神】它的【逆天邪神】殒命之时!

  空气仿佛凝结,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双目死死的【逆天邪神】盯在朱雀投影上,等待着那梦幻一刻的【逆天邪神】到来……唯有云澈,他眼瞳欲裂,但身体被火如烈按住,无论如何试图挣扎都一动不动。

  糟……糟了!师尊快逃……快逃啊!!

  砰!!

  封锁虬龙的【逆天邪神】冰晶轰然炸裂。

  而就在沐玄音指尖冰菱即将射出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她后方不足十丈的【逆天邪神】火狱忽然炸开,一道炎影带着灭世之威,卷着层层碎灭的【逆天邪神】空间轰然砸下。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力量都凝聚于指尖,精神完全锁定在前方虬龙身上。毫无防备,又是【逆天邪神】如此之近的【逆天邪神】距离……在她惊觉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后背已被狠狠轰中,意识瞬间苍白一片。

  轰————————

  周围三千里火狱完全沸腾,掀起欲噬灭苍穹的【逆天邪神】万丈火浪。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