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54章 虬龙现身

第1054章 虬龙现身

  火如烬和火燃空一动不动,身体像是【逆天邪神】被定死在了那里。火如烬嘴唇微微开合,似乎极力的【逆天邪神】想要说什么,但许久都无法发出一丝声音。

  两人额头上顷刻间汗水遍布……每一滴都冰冷彻心。

  其实,云澈说的【逆天邪神】半点都没错,火如烬和火燃空对冰凰神宗有着很深的【逆天邪神】积怨,但也只敢在云澈面前发泄,真要当着沐玄音的【逆天邪神】面,就算再给他们十个胆子,也绝不敢说出那样的【逆天邪神】话,估计连半点不敬都不敢表现出来。

  毕竟,当年因为沐冰云之事,沐玄音血洗金乌宗,还毁掉了炎神界所有下属星界……火如烈除了完全失智之下暗算沐冰云之外,整整千年都只能忍气吞声,宗主尚且如此,何况宗中他人。

  当年被沐玄音怒杀的【逆天邪神】人中,自然少不了火如烬和火燃空的【逆天邪神】弟子或旁亲,但沐玄音实力摆在那里,他们只能憋着……憋了一千多年,今日终于亲身见到个沐玄音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还是【逆天邪神】在他们炎神界地盘上,当然要就此发泄一番。

  毕竟,逞口舌之快,放狠话谁不会……但若说到对云澈动手,他们也绝对没有这样的【逆天邪神】胆量,这两人好歹是【逆天邪神】金乌宗的【逆天邪神】长老级人物,还不至于愚蠢鲁莽到如此地步——何况关系到炎神界未来的【逆天邪神】大事就在眼前。

  所以,云澈也完全敢于毫不留情的【逆天邪神】回骂。

  但……被沐玄音撞见,那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方才在云澈面前威风狂傲,满口义愤的【逆天邪神】火如烬和火燃空在看到沐玄音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几乎瞬间魂飞魄散,肝胆欲裂。

  身为金乌宗的【逆天邪神】长老级人物,他们当然绝对不是【逆天邪神】胆小之人,但……那可是【逆天邪神】沐玄音。

  以他们所在的【逆天邪神】层次,更为清楚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实力是【逆天邪神】何等恐怖,而她的【逆天邪神】性情更是【逆天邪神】无情绝情到极点……是【逆天邪神】他们毕生所遇最可怕,最不可招惹的【逆天邪神】人。

  云澈嘴角连抽,想说话又不敢说,只能在心中暗叹……叫你们装逼,这下神仙都救不了你们。

  只是【逆天邪神】……眼下还是【逆天邪神】在炎神界,又有猎杀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大事,师尊若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就此重创、甚至杀了这两个人,一旦事态就此激化恶化……对两界都有弊无利。

  “吟雪……界王……”火破云大着胆子向前,几乎是【逆天邪神】凝聚毕生全部胆量想要为他们求情。

  但他话音刚出口,一股寒风便卷起在灼热的【逆天邪神】大地上。

  砰!!!

  蓝光骤闪,冰晶炸裂。被烧灼了无数年的【逆天邪神】空间在一瞬间被驱散所有灼热,蔓开了无尽冰寒。惊恐的【逆天邪神】惨叫中,两大金乌宗长老像是【逆天邪神】被捆起来的【逆天邪神】稻草,在炸裂的【逆天邪神】寒冰中横飞了出去,一直飞出了极远才重重砸地,但却没有站起,而是【逆天邪神】蜷缩着四肢趴伏在那里,全身如抖筛子般战栗着。

  一瞬间入体的【逆天邪神】寒气,任凭他们如何运转玄力,都无法驱散。他们第一次知道冰冷居然可以如此的【逆天邪神】可怕,就像是【逆天邪神】全身从外到内,每一个细胞都被扎入了冰冷的【逆天邪神】毒刺,这种痛苦,超过他们所知道的【逆天邪神】最残忍的【逆天邪神】酷刑,他们像是【逆天邪神】两只垂死的【逆天邪神】幼虫,全身每一个部位都在蜷缩中疯狂颤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求……求吟雪界王手下留情!”火破云惊骇欲绝。火如烬和火燃空不但是【逆天邪神】金乌宗正式长老,而且还是【逆天邪神】排位第八和第十七的【逆天邪神】长老!放在整个神界,都是【逆天邪神】极高位面的【逆天邪神】存在……但在沐玄音面前,竟是【逆天邪神】如此的【逆天邪神】不堪一击。

  沐玄音根本毫不理会火破云,身影一晃,再次瞬身至了火如烬和火燃空的【逆天邪神】旁边,重复在对两人而言比噩梦还要可怕的【逆天邪神】声音:“把刚才的【逆天邪神】话,再说一遍。”

  火如烬颤颤巍巍的【逆天邪神】抬起被冻到几乎完全失去知觉的【逆天邪神】右臂,口中发出凄惨无比的【逆天邪神】声音:“饶……命……”

  冰火相克,而当实力碾压时,这种克制便会倍增。身负金乌血脉,修炼纯粹火系玄功的【逆天邪神】人被极强的【逆天邪神】寒气浸体,那绝不止是【逆天邪神】痛苦那么简单。时间稍长,必会对其玄脉造成不可挽回的【逆天邪神】重创。

  这对任何玄者而言,都是【逆天邪神】最为恐惧之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嗯??”

  一阵肆意的【逆天邪神】大笑声隔着很远的【逆天邪神】距离传来,似是【逆天邪神】忽然感觉到了气息不对,这个笑声戛然而止,随之一股强大的【逆天邪神】气息暴风般逼近,如横跨空间,转瞬之间便到了身前。

  “师尊!”火破云惊喜出声。

  现身的【逆天邪神】火如烈脸上笑状未退,似乎大笑的【逆天邪神】过于厉害,嘴巴都有点笑歪了,他扫了一眼地上的【逆天邪神】两人,愣是【逆天邪神】好一会儿才认出这两个蜷在地上惨不忍睹的【逆天邪神】人竟是【逆天邪神】火如烬和火燃空,顿时笑意僵住,迅速冲了过去,燃烧的【逆天邪神】金乌炎快速将两人覆盖,为他们驱散着身上的【逆天邪神】寒气,同时皱眉回首道:“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火破云火速向前,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道:“没……没什么大事,刚刚二位长老在言语上稍有偏颇,被吟雪界王稍加惩戒,已经没事了,真的【逆天邪神】没事了。”

  火如烈好歹是【逆天邪神】活了一万多年的【逆天邪神】人,瞬间想明白了缘由。火如烬和火燃空的【逆天邪神】性子他知道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再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当着沐玄音“言语偏颇”,定然是【逆天邪神】看到云澈后控制不住撒气,结果被沐玄音给撞见了。

  这两个不成器的【逆天邪神】家伙……也是【逆天邪神】倒霉。

  在火如烈雄厚的【逆天邪神】金乌炎力下,火如烬和火燃空身上的【逆天邪神】寒气很快被驱散,他们颤巍巍的【逆天邪神】站起,还未说话,火如烈已是【逆天邪神】一脚踹在了火如烬的【逆天邪神】肚子上,火如烬寒气刚退,正全身酥麻,被这一脚直踹出了几十丈远,脸部着地,半天没有站起。

  “混账东西!吟雪界王可是【逆天邪神】我们炎神界好不容易请来的【逆天邪神】贵客,你们身为宗门长老,竟然敢言语不敬,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活的【逆天邪神】不耐烦了!”

  火破云:“……”

  云澈:“……”

  沐玄音:“??”

  不止是【逆天邪神】被踹飞的【逆天邪神】火如烬,火燃空也瞬间懵逼……全宗门上下,最恨沐玄音的【逆天邪神】人绝对是【逆天邪神】火如烈,恨不能一天骂上三百遍……这,这是【逆天邪神】火如烈说出来的【逆天邪神】话?

  “宗……宗主,”明显感觉到哪里不对劲,火燃空胆颤心惊的【逆天邪神】道:“我们……绝对不敢对吟雪界王不敬,我们只是【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和那姓云的【逆天邪神】小子……”

  砰!!

  火燃空话音未落,已被火如烈一脚踹在屁股上,像个皮球一样横飞出去,和火如烬一样摔了个狗吃屎,身后传来火如烈震天的【逆天邪神】怒骂声:“什么姓云的【逆天邪神】小子!你叫谁姓云的【逆天邪神】小子!?云贤侄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同样是【逆天邪神】我们炎神界的【逆天邪神】贵客,你这是【逆天邪神】什么狗屁称呼!你爹娘没教过你待客之道么!”

  火破云:“……”

  云澈:“……”

  沐玄音:“???”

  “宗主,我……我们……”火如烬艰难的【逆天邪神】爬起来,才刚一开口,狠狠的【逆天邪神】一脚又踹在了他的【逆天邪神】后背上,踹的【逆天邪神】他再次翻滚着飞了出去。

  “还想狡辩?你你你哪来的【逆天邪神】胆子!”

  砰!!

  “不是【逆天邪神】让他们监守火狱么!谁特么让你们擅自回来的【逆天邪神】!”

  砰!!

  “看什么看,还不赶紧给我滚回去!”

  砰!!

  “居然敢对贵客不敬,丢人都丢到吟雪界去了!!”

  砰!!

  “这次的【逆天邪神】事比天还大,你们却敢给老子找事,要是【逆天邪神】出了什么岔子,老子非宰了你们不可!”

  砰!!

  “老子今天好好的【逆天邪神】心情都让你们给败坏了!”

  砰!!

  “谁让你们站起来的【逆天邪神】!赶紧滚!滚!滚!”

  砰!!

  砰!!

  砰……

  火如烈本就嗓门奇高,一声声怒骂简直震天的【逆天邪神】响,而他两脚踹出的【逆天邪神】声响更是【逆天邪神】像打雷一样,堂堂两大金乌宗长老,像是【逆天邪神】两个皮球般,被火如烈连续十几脚,直踹出了几十里之外,末了,火如烈还回身大吼道:“吟雪界王,对不住,对不住哈。等这次的【逆天邪神】事完了,我再让他们两个单独给你赔罪……对不住对不住。”

  沐玄音:“?????”

  火破云嘴巴大张,许久才慢慢合上,随之喉咙重重的【逆天邪神】“咕嘟”了一下。

  云澈却是【逆天邪神】暗松一口气……火如烈这是【逆天邪神】救了那俩人啊,不然以师尊的【逆天邪神】性子,火如烬和火燃空不死也要掉半条命。

  沐玄音忽然转头,目视云澈:“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火如烈刚才的【逆天邪神】样子,何止是【逆天邪神】反常,简直像是【逆天邪神】换了一个人。

  “这个……”云澈只能老老实实交代:“弟子方才……用在下界时学到的【逆天邪神】医术救了火烨,只要再医两次,火烨用不了几年,就可以痊愈。”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目光一时定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脸上……火烨的【逆天邪神】伤有多重,她清清楚楚。在千年前便无法可救,苟延千年,更是【逆天邪神】神仙难救……又岂是【逆天邪神】医术可医。

  “多管闲事!”她冷然而言,身影转过的【逆天邪神】瞬间,已如消散的【逆天邪神】冰灵般瞬间消失。

  “啊……师尊!!”云澈连忙出声,却已完全来不及,只能无奈的【逆天邪神】垂下手来。他还想和沐玄音说“黑琊界”可能买到木灵珠的【逆天邪神】事。

  沐玄音离开,火破云紧绷的【逆天邪神】神经和身体才总算松弛了下来,连续十几次粗重的【逆天邪神】大喘气后,才心有余悸的【逆天邪神】道:“云兄弟,你师尊的【逆天邪神】气势……好可怕。”

  “呃……嗯。”云澈点头。他第一次面对沐玄音怒意的【逆天邪神】时候,也如火破云这般,但后来就……

  ——————————

  接下来的【逆天邪神】两天,云澈每天会按时为火烨疗愈一次,第二天之后,火烨的【逆天邪神】意识、言语已是【逆天邪神】格外清醒,甚至已经可以坐起来很长一段时间。

  而在第三天完成时,火烨的【逆天邪神】脸色,已现出了明显的【逆天邪神】红润,双目也清亮了许多……至少,再也看不到半点先前的【逆天邪神】死气。

  “不愧是【逆天邪神】火宗主的【逆天邪神】儿子,拥有最纯正金乌血脉的【逆天邪神】人,烨兄恢复的【逆天邪神】程度还要远比我预想的【逆天邪神】好很多,这样的【逆天邪神】话,说不定用不了三年,不到两年的【逆天邪神】时间就有可能痊愈。”云澈微笑道。

  火烨看着云澈,目中微闪泪光:“云兄弟,大恩不言谢,看来我前世定是【逆天邪神】十世善人,这一世才能遇到云兄弟这等贵人。”

  “哈哈哈哈!”火如烈开怀大笑:“烨儿,想谢还不简单,先把身体养好,之后想怎么报答就怎么报答。”

  说完,他一转头,直盯着云澈:“你救的【逆天邪神】不仅仅是【逆天邪神】烨儿的【逆天邪神】命,还救了我们这一脉!这个恩情……哎,大的【逆天邪神】实在是【逆天邪神】让我头疼啊,我这几天想破脑袋,都想不出该怎么报答。这样,你来说,无论你想要什么,或者要我火如烈做什么,尽管说!我火如烈要是【逆天邪神】皱半下眉头,我就不姓火!”

  云澈缓缓摇头,真诚道:“晚辈还是【逆天邪神】先前那句话,不求火宗主任何报答,只求不再记怨我师尊。”

  “……”他们的【逆天邪神】正上方,遥远的【逆天邪神】上空,默然注视着下方的【逆天邪神】沐玄音眸光轻然而动,出现了些微的【逆天邪神】复杂。

  但下一瞬间,她的【逆天邪神】眉头忽然一沉,目光陡然转向了南方。

  “终于出来了。”

  她低吟一声,手掌一抓,身上的【逆天邪神】传音玉被她瞬间粉碎。前方空间也被撕开了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裂痕。

  她身体穿过裂痕,直赴火浪燃天的【逆天邪神】南方。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