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52章 再造之恩

第1052章 再造之恩

  火如烈和火破云刚一离开,云澈已闪电般出手,掌心按在了火烨心口位置,荒神之力运转间,天地灵气缓慢而小心的【逆天邪神】流入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如涓涓细流,浇淋于枯竭之漠。

  火烨的【逆天邪神】身体状况差到极点,残余的【逆天邪神】命气更是【逆天邪神】只剩微微一缕,他最先要做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稳住他最后的【逆天邪神】命气,但必须小心翼翼到极点……足足用了近半个时辰,才将天地灵气缓慢流溢至他的【逆天邪神】全身。

  然后左手绿光微现,手指点在了火烨的【逆天邪神】眉心处,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净化之力同样小心无比的【逆天邪神】笼向他的【逆天邪神】全身。

  火烨的【逆天邪神】身体状况,在医道上,是【逆天邪神】最彻底的【逆天邪神】那一种油尽灯枯,以他所学医术,可以断言无药可医,无法可救。毕竟就连堂堂炎神界金乌宗主,也唯有绝望。

  但医道之外,这世上能救他的【逆天邪神】,唯有云澈的【逆天邪神】力量。

  他尽废并极度枯竭的【逆天邪神】躯体,唯有天地灵气才能重新复苏。

  而遍及他全身的【逆天邪神】淤结、淤堵,非医道所能解,但天毒珠极致的【逆天邪神】净化之力却可以做到!

  又是【逆天邪神】半个时辰过去,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净化之力也终于艰难而无险的【逆天邪神】覆满他全身。云澈精神稍松,这才长长的【逆天邪神】舒了一口气,低声自语道:“遇到我算你命大……也好在你有金乌血脉在身,否则我的【逆天邪神】大道浮屠诀就算到了第五境也几乎不可能救得了你。”

  “希望你活过来之后,两界可以就此化解干戈吧。”

  最艰难的【逆天邪神】阶段成功完成,天地灵气和净化之力涌动的【逆天邪神】速度顿时加快,火烨体内原本只剩奄奄一丝的【逆天邪神】生命之气像是【逆天邪神】被浇灌了春风雨露的【逆天邪神】幼芽,快速的【逆天邪神】焕发出勃勃生机,随着身体淤结的【逆天邪神】疏通,血液开始缓慢的【逆天邪神】流动,荒死了不知多少年的【逆天邪神】经脉,开始出现了轻微的【逆天邪神】蠕动……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火如烈一直守在门外,暴躁不安的【逆天邪神】情绪就没有半刻的【逆天邪神】休止,若不是【逆天邪神】火破云不断拉着劝着他,早已不顾一切的【逆天邪神】冲了进去。

  但等的【逆天邪神】时间越长,火如烈心中反而真的【逆天邪神】生出了些微的【逆天邪神】希望……因为云澈的【逆天邪神】确没有任何理由信口开河,而且,也的【逆天邪神】确没有了更坏的【逆天邪神】结果。

  终于,在漫长的【逆天邪神】三个多时辰后,他们的【逆天邪神】耳边响起了云澈一声颇为疲惫的【逆天邪神】声音:“火宗主,进来吧。”

  火如烈如被火燎,疾步向前推门而入,火破云紧随身后。

  火烨和先前一样,安静的【逆天邪神】躺在堆叠的【逆天邪神】玄晶之上,姿势没有任何变动。火如烈推门而入的【逆天邪神】刹那,便一下子对上了火烨的【逆天邪神】眼睛……一瞬间,他愣在了那里,因为这双眼睛竟不再是【逆天邪神】他早已熟悉的【逆天邪神】死灰色,而是【逆天邪神】……带着近乎清亮的【逆天邪神】神采。

  看着火如烈,火烨的【逆天邪神】嘴唇在轻动,发出了嘶哑的【逆天邪神】声音:“父……亲。”

  虽然嘶哑虚弱,但格外的【逆天邪神】清晰,落在火如烈耳中,便如两道平地惊雷,整个人一下子懵在了那里,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身体竟直直的【逆天邪神】歪去,重重的【逆天邪神】依在旁侧的【逆天邪神】墙上,要不要火破云连忙扶住他,说不定已经瘫跪在地上。

  “火烨师兄,你……”火烨的【逆天邪神】眼中,是【逆天邪神】火破云这一生都未见的【逆天邪神】神采,他的【逆天邪神】脸色虽依旧惨白,但不再是【逆天邪神】那种干枯到让人不忍直视的【逆天邪神】白……而是【逆天邪神】蒙着一层可以清晰感觉到的【逆天邪神】生气。

  “破云师弟……”火烨发出声音,苍白的【逆天邪神】脸上,甚至缓慢的【逆天邪神】露出了微笑:“我终于……可以看清你的【逆天邪神】样子了。”

  很长的【逆天邪神】一句话,说的【逆天邪神】很慢很轻,却字字清晰,火破云嘴唇嗫嚅,却激动的【逆天邪神】一时说不出话来。

  “烨儿……烨儿!”

  火如烈两声如在梦中的【逆天邪神】呼唤,踉踉跄跄的【逆天邪神】扑了过去,一下子跪倒在了火烨所在的【逆天邪神】玄晶前,临近之时,他更加清楚的【逆天邪神】感觉到了火烨此刻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激动的【逆天邪神】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知觉,他伸出手来,小心的【逆天邪神】按在了火烨的【逆天邪神】身上,随着他的【逆天邪神】探视,整个人再次懵在了那里,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生机忽然旺盛了百倍,他清晰感觉到他的【逆天邪神】血液在流动,他的【逆天邪神】脏器在蠕动……甚至感觉到了经脉的【逆天邪神】存在!

  “父亲,孩儿……真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在……做梦吗?”火烨问询着,但脸上,但带着微笑……是【逆天邪神】火如烈这千年之中从未见过的【逆天邪神】,发自内心的【逆天邪神】笑。

  火如烈身体剧烈发颤,然后一手扬起,狠狠的【逆天邪神】扇在了自己的【逆天邪神】脸上。

  啪!!

  这一记耳光响亮之极,都足以传到数里之外。火如烈神君境修为,右脸都被扇的【逆天邪神】通红一片,他伸手捂住脸,感受着剧痛,一瞬间眼泪横流,随之竟像个孩子一样“呜呜”痛苦起来。

  “这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这竟然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烨儿……”

  痛哭和极度的【逆天邪神】激动之下,他许久都说不出一句完好的【逆天邪神】话来。

  “这……简直是【逆天邪神】奇迹啊。”火破云低喃一声,然后看向云澈,深深叹道:“云兄弟,你简直是【逆天邪神】……旷古奇人。”

  火如烈直到现在,才终于想起云澈的【逆天邪神】存在,他猛一转头,看到云澈正蹲坐在那里,一脸的【逆天邪神】疲惫,显然消耗极大。他用力一抹眼睛,声音却依旧发颤:“云小子,你……你……烨儿他……真的【逆天邪神】……”

  火如烈已是【逆天邪神】激动的【逆天邪神】彻底语无伦次,估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云澈干脆直接道:“火宗主刚才也探查过了,尽管放心好了,烨兄恢复的【逆天邪神】很好,现在命已完全保住,晚辈只需再以同样的【逆天邪神】方法医治两次,之后,辅以普通的【逆天邪神】疗伤灵药,烨兄就会缓慢恢复,不出两三年,就能痊愈。”

  “啊……”火如烈嘴巴大张,脸上火辣辣的【逆天邪神】疼告诉他一切都不是【逆天邪神】做梦,但这个惊喜太大太大,让他依旧有一种身在梦中的【逆天邪神】虚幻感,他连张数次嘴唇,几乎是【逆天邪神】下意识的【逆天邪神】问道:“那……那……能否……成婚生子?”

  血脉断绝,是【逆天邪神】他毕生最大的【逆天邪神】痛。

  云澈按了按鼻头,慢悠悠道:“火宗主刚才可能没听清楚,晚辈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痊愈,痊愈啊!既然是【逆天邪神】痊愈……当然没问题。”

  “呵……嘿……嘿嘿……哈哈哈……嘿……”火如烈身体屈在那里,笑的【逆天邪神】像个神经病。

  “师尊,火烨师兄,太好了!太好了!”火破云由衷的【逆天邪神】欣喜着,同样双目含泪。他平时距离火如烈最近,这些年,火如烈和火烨都背负着多么大的【逆天邪神】痛苦,他都清楚的【逆天邪神】看在眼中。

  若火烨真的【逆天邪神】能痊愈,那么不仅仅是【逆天邪神】火烨,对火如烈而言,也同样不啻于重生。

  “只是【逆天邪神】……我为烨兄治伤这件事,还望火宗主能够保密,否则,很有可能会引来麻烦。”云澈道。

  火如烈瞬间如小鸡啄米般快速点头:“对!对对!保密,一定保密!”现在他正激动的【逆天邪神】云里雾里,对云澈更是【逆天邪神】感激到了不知该如何表述,当然是【逆天邪神】他说什么就是【逆天邪神】什么:“我火如烈要是【逆天邪神】说出去半个字,就让我被天打五雷轰。”

  “云兄弟放心,我火破云绝不会说出去半个字。”火破云重重点头。

  “另外,还有一个不太好的【逆天邪神】消息,火宗主要有心理准备。”云澈平静的【逆天邪神】道。

  火如烈一愣,神色顿时紧张起来。

  “烨兄的【逆天邪神】身体,晚辈有信心会在三年内痊愈,变得和正常人一样。但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却是【逆天邪神】……注定无法恢复。而且玄脉不同于其他,枯废太久,恢复起来会极其缓慢,烨兄至少要在三十年后,才能重修玄力。”

  云澈声音一落,周围顿时久久无声,火如烈嘴巴大张,随之脸上露出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遗憾和失望,而是【逆天邪神】更深的【逆天邪神】激动:“你……你是【逆天邪神】说……烨儿他……他还能再修玄力!?”

  “呃,当然。”云澈点头:“烨兄的【逆天邪神】玄脉虽重伤枯竭已久,但根基未完全损毁,晚辈已将之勉强唤醒。若是【逆天邪神】他人,怕是【逆天邪神】毫无办法,但烨兄身负金乌血脉,而……以火宗主之能,可以轻易得到各种高等玄晶。烨兄逐渐复苏的【逆天邪神】金乌血脉加上这些高等玄晶,三十年后玄脉定可恢复。”

  “……呼……”火如烈胸口剧烈起伏,若是【逆天邪神】他人如此说,他断然不会信,但面对此时的【逆天邪神】火烨,怕是【逆天邪神】云澈说出再不可思议的【逆天邪神】话,他都会相信,他长喘一口气,再次扑到火烨前方,激动无比的【逆天邪神】道:“烨儿,你听到了吗!你会完全好起来,而且短短三十年后,就可以再修玄力啊……你听到了吗?”

  “!@#¥%……”云澈眼角一歪……对神界的【逆天邪神】人来说,三十年好像是【逆天邪神】挺短的【逆天邪神】,亏我还以为这会是【逆天邪神】个打击。

  火烨张口,目视云澈:“云兄弟……再造之恩,无以为报。”

  云澈却道:“不必谢。你的【逆天邪神】伤是【逆天邪神】我师尊所造成,我做到这般地步,也远远无法弥补你这些年所受的【逆天邪神】痛苦。只求……你可以少一些对我师尊的【逆天邪神】怨恨。”

  火烨却是【逆天邪神】轻轻,但坚决的【逆天邪神】摇头:“不,我从未怨恨过你的【逆天邪神】师尊。当年,是【逆天邪神】我年轻气盛,根本不知神主境界的【逆天邪神】恐怖,偷偷临近,想要一观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真姿……一切,都是【逆天邪神】我咎由自取,根本怨不得你师尊。我亦劝过父亲多次,但当年父亲却是【逆天邪神】理智全失……该是【逆天邪神】我,向令师尊,和冰云前辈致歉。”

  云澈:“……”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烨儿说得对。”火如烈连连点头:“当年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我理智全失又犯了大错。烨儿,你只要好起来,别说什么登门致歉,要我给她们磕八百个响头都没问题。好了,烨儿你快别说话了,好好休息。”

  “不……”火烨依然摇头,轻轻的【逆天邪神】道:“这么多年,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还活着……让我……多享受一会儿这种感觉……”

  一句话,让火如烈全身剧颤,死死埋头,肩膀颤抖间,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破云兄,我们出去吧。”云澈站起身来。

  “好。”nt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