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51章 火烨
  “真是【逆天邪神】难以形容的【逆天邪神】壮观啊。”云澈目视前方,深深的【逆天邪神】感叹道,一身雪衣,甚至他的【逆天邪神】一双瞳孔,都已被映成深邃的【逆天邪神】赤红色。

  火破云看了云澈一眼,惊疑道:“云兄弟,你……难道不觉得不适吗?”

  “还好。”

  哪怕是【逆天邪神】初入神道的【逆天邪神】炎神弟子,在此处都会难以长久承受,而云澈的【逆天邪神】样子,岂止是【逆天邪神】“还好”,面色如常,呼吸平稳,身上都没有护身玄气在运转。

  但想到云澈当初以寒冰将他的【逆天邪神】九阳天怒都完全隔绝,他又心中释然:“这等神迹,也唯有远古真神之力方能铸就。真神……难以想象神之力该是【逆天邪神】何等的【逆天邪神】强大。”

  “师尊他们一直坚信葬神火狱的【逆天邪神】底部一定有着远古真神的【逆天邪神】遗留之物,若能寻得,极有可能会让我们炎神界再上一层。但……”火破云摇头:“真神遗迹,又岂是【逆天邪神】凡人所能驾驭。其实师尊他们早就知晓,火狱之底,终究只能是【逆天邪神】不可求的【逆天邪神】奢望,除非葬神火狱有熄灭的【逆天邪神】一天。只是【逆天邪神】那样的【逆天邪神】话……”

  火破云没有说下去,其意不言而喻。

  云澈一时默然,他想到了冥寒天池之底的【逆天邪神】冰凰。

  那竟是【逆天邪神】远古冰凰残留下来的【逆天邪神】本体!

  若此事传出,足以剧烈震动整个神界。

  这葬神火狱比之冥寒天池要大了数万倍,其所蕴含的【逆天邪神】力量也自然远胜冥寒天池。它的【逆天邪神】底部,又会隐藏着什么……

  会不会有什么能让自己玄力一飞冲天的【逆天邪神】大机缘!

  云澈的【逆天邪神】双手缓缓攥起……好,一定要找个机会深入葬神火狱!以我万火不侵的【逆天邪神】体质,到达底部完全轻而易举。

  只不过,一来不能太过引起炎神界的【逆天邪神】注意,二来……火破云刚才说了,这个位置应该靠近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巢穴。以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强大,加之气息和葬神火狱相融,那么它在葬神火狱之中的【逆天邪神】灵觉范围必然极其之广,贸然潜下,万一被它察觉……一万条命也死透了。

  那么,最佳的【逆天邪神】时机……就是【逆天邪神】远古虬龙浮出火狱,师尊和它交战之时!

  这个时间,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人都在关注猎杀虬龙之事,不会有人关注他的【逆天邪神】去向,潜入火狱也不会有遭遇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危险。

  “云兄弟,你在想什么?”看到云澈似在沉思,火破云随口问道。

  云澈也颇为随意的【逆天邪神】道:“我在想,这只远古虬龙倒也有些可怜,从来没做过什么坏事,都从未走出过葬神火狱,却常年被打打杀杀的【逆天邪神】。这么一想,我们简直都是【逆天邪神】恶人啊。”

  “哈哈哈哈,”火破云笑了起来:“的【逆天邪神】确如此,不过就玄道法则而言,它的【逆天邪神】存在便是【逆天邪神】罪,而实力,便是【逆天邪神】法则。”

  “此话不错。”云澈点了点头:“话说回来,那只远古虬龙有多大?会不会是【逆天邪神】身长万丈……或者万里?”

  “不不不,”火破云马上摇头:“说出来或许会让云兄弟意外,据师尊所言,那只远古虬龙虽有着至少数十万年的【逆天邪神】寿元,但其体长,连其龙尾在内,也不过三十丈而已。”

  “三十丈?”云澈果然大为意外:“才三十丈?”

  虽说不能单依体型判别实力,但,一个百万里葬神火狱孕生,有着至少数十万年寿元,有着神主境界力量的【逆天邪神】恐怖虬龙,体长居然才三十丈……也着实太不科学了。

  若说它是【逆天邪神】身长万里,一出现便遮天蔽日,天地无光,云澈反而不会这么惊讶。

  “呃,虽然体型很小,但它的【逆天邪神】实力却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无比恐怖。就连我师尊那么强的【逆天邪神】人,别说和它交战,连靠近它都根本不可能。能和它一战的【逆天邪神】,也唯有令师尊了。”

  火破云说话间,他右肩上的【逆天邪神】一枚赤金铭玉忽然闪烁起了急促的【逆天邪神】金芒,他连忙伸手,覆在了铭玉之上,随之,他的【逆天邪神】脸色大变,一声惊喊脱口而出:“什么!?”

  云澈迅速侧首:“破云兄,发生什么事了?”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火烨师兄,他……他好像……快不行了。”

  火烨?

  云澈忽然想起,火如烈匆忙离开前,喊过一生“烨儿”,难道……

  “不行!我必须马上回去一趟,如果炎烨师兄真的【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不测的【逆天邪神】话,师尊一定会发疯。眼下又是【逆天邪神】大事当前,或许,就只有我能劝住师尊了。”

  声音未落,火破云已火速回身,疾飞而去。

  “等等,我和一起去。”

  火破云心急火燎间,已来不及说什么,直接一手带过云澈,以近乎十倍于来时的【逆天邪神】速度极速飞回。

  火烨是【逆天邪神】火如烈的【逆天邪神】第一个儿子,因火如烈之后修炼时急于求成,遭到金乌炎剧烈反噬,导致不能人道,火烨也就成为了他唯一的【逆天邪神】儿子。

  而火烨尚未能留后,便被沐玄音无意重伤。他自身负有金乌血脉,又是【逆天邪神】修炼的【逆天邪神】金乌焚世录,极为怕冰,直接被伤得全身机能尽废,能苟延残喘到今天,已可谓是【逆天邪神】奇迹,亦可以看得出来火如烈是【逆天邪神】多么的【逆天邪神】不想他死。

  毕竟,是【逆天邪神】他唯一的【逆天邪神】后人。他若死了,便也代表他这一脉彻底的【逆天邪神】断了。

  支撑了这么多年,耗费了不知多少的【逆天邪神】续命丹药,火烨也终归到了极限,这段时间他的【逆天邪神】状况急剧恶化,火如烈不放心之下,纵然到来葬神火狱区域,依然是【逆天邪神】把他带在身边。

  “滚!全部滚出去!滚!!”

  “烨儿……烨儿!!”

  暴躁、失控又带着无尽痛苦悲哀的【逆天邪神】声音如惊雷般遥遥传来,火破云全身一紧,速度再度加快,很快,视线中出现了一间临时筑起的【逆天邪神】房屋,房屋周围有着数层玄阵。为虬龙而来到此处的【逆天邪神】玄者自然不会需要什么房屋,它的【逆天邪神】存在,只为了火如烈的【逆天邪神】儿子火烨。

  房屋周围,已围上了十几个人影,从他们的【逆天邪神】穿着上看,都是【逆天邪神】金乌宗的【逆天邪神】人。

  火破云疾飞而下,一眼看到火破云,下方的【逆天邪神】人都是【逆天邪神】微露喜色,一个老者急声道:“破云,快!快去劝住你师尊!”

  火破云来不及回答,直冲入屋中。云澈稍稍犹豫了一下,紧随其后。金乌宗的【逆天邪神】人愕然之下,都没来得及伸手阻拦。

  进入屋中,各色玄光和浓郁的【逆天邪神】气息扑面而至。云澈一眼看到,一个面如白纸,面相苍老干涩的【逆天邪神】人正虚软的【逆天邪神】躺在那里,他的【逆天邪神】眼睛是【逆天邪神】睁开着的【逆天邪神】,却一动不动,甚至看不到瞳孔的【逆天邪神】存在,身上,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气息,任谁看到,都会直接断定这是【逆天邪神】个死人。

  他的【逆天邪神】身下,铺着一层厚厚的【逆天邪神】玄晶。这些玄晶颜色各异,但都释放着极为高等的【逆天邪神】气息,显然,是【逆天邪神】为了给他续命之用。

  火如烈跪在那里,头深深的【逆天邪神】埋下,全身颤栗,气喘如牛,气息更是【逆天邪神】混乱到极点,脸上甚至已是【逆天邪神】热泪纵横。

  火烨的【逆天邪神】状态让火破云心中大惊,虽然这一天早晚会来临,但偏偏在这个时候……

  “是【逆天邪神】谁让你们进来的【逆天邪神】……滚!滚出去!”火如烈一声暴吼,声音已是【逆天邪神】完全嘶哑,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痛苦和绝望。

  “师尊,是【逆天邪神】我!”火破云连忙向前,想要将他扶起:“火烨师兄那么坚强,他一定会没事的【逆天邪神】……师尊,你先冷静下来,他一定会没事的【逆天邪神】。”

  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此时的【逆天邪神】火如烈,只能极力的【逆天邪神】说着苍白的【逆天邪神】话。

  火破云的【逆天邪神】声音让火如烈身体的【逆天邪神】颤抖稍稍缓和,他没有再大吼,深深俯下的【逆天邪神】头也没有抬起,口中,发出了悲戚的【逆天邪神】呜咽:“没救了……我的【逆天邪神】烨儿……已经没救了……我火如烈……就要没有儿子了……”

  源自灵魂的【逆天邪神】悲伤感染着这里的【逆天邪神】每一丝气息,此刻的【逆天邪神】火如烈不再是【逆天邪神】威凌全界的【逆天邪神】金乌宗主,而是【逆天邪神】一个陷入无尽悲苦与绝望的【逆天邪神】父亲。

  火破云在火如烈身边跪下,轻声道:“师尊对破云恩重如山,如若生父。师尊就算没有了火烨师兄……只要师尊不弃,破云愿一生陪伴师尊左右。”

  “好……好云儿……”火如烈轻喃一声,这些年来,对随时可能丧子的【逆天邪神】火如烈而言,火破云成了他最大的【逆天邪神】精神支撑。

  云澈的【逆天邪神】玄气外放,快速扫过火烨的【逆天邪神】躯体,眉头深深沉下……火烨的【逆天邪神】状况何其是【逆天邪神】凄惨,全身经脉、玄脉、血管、脏器……全都是【逆天邪神】一塌糊涂,不仅毁的【逆天邪神】不能再毁,而且早已全部淤结在一起,简直惨不堪言,带给云澈的【逆天邪神】感觉,就像是【逆天邪神】一截干枯了很久,却依然强行活着的【逆天邪神】枯木。

  而他体内最强烈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多达数十种的【逆天邪神】各种灵药气息,就是【逆天邪神】这些灵药,以及各种上等玄晶,死死的【逆天邪神】吊着火烨最后的【逆天邪神】一丝命气。

  但,这种状态下纵然活着,也是【逆天邪神】生不如死,还不如早些解脱的【逆天邪神】好。

  而火烨却是【逆天邪神】一直坚持到了现在……恐怕,支撑他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求生欲,而是【逆天邪神】怕火如烈因他的【逆天邪神】死而崩溃。

  虽全身皆残,但这个火烨,却也是【逆天邪神】个极为硬气,让人赞叹的【逆天邪神】人啊,倒也无愧是【逆天邪神】金乌少主。

  “火宗主,破云兄,你们先出去,我有办法救他。”云澈开口道。

  火如烈猛的【逆天邪神】抬头,沉浸在巨大痛苦之下,他竟是【逆天邪神】直到现在才发现云澈的【逆天邪神】存在,看到云澈那一身冰凰雪衣,他瞬间双目喷火,爆吼道:“谁让你进来的【逆天邪神】!滚!滚!!”

  云澈面不改色:“我再说一遍,我有办法救他。不想让他死,你们就赶紧出去!”

  “你放屁!”火如烈缓缓站起,全身玄气乱窜:“我的【逆天邪神】烨儿,就是【逆天邪神】因为你们冰凰神宗才变成这个样子,你,你居然还敢……”

  “师尊!”火破云连忙挡在火如烈身前,急声道:“云兄弟是【逆天邪神】说他要救火烨师兄。”

  “救?怎么救?怎么救!!”火如烈悲声嚎叫:“早在千年前,烨儿就……就已经没救了,这些年,我花了多少的【逆天邪神】代价,才为烨儿续命到今天。现在……现在已经彻底没有办法了,就凭他……”

  “就凭我怎么样?我既然敢说出刚才的【逆天邪神】话,不是【逆天邪神】想救他,难道还是【逆天邪神】想害他不成?”云澈伸手一指状若死人的【逆天邪神】火烨,沉声道:“就他现在这个样子,我还能怎么害他?”

  狠狠一句话,说的【逆天邪神】火如烈愣住。

  “他现在只剩最后一口气,随时就会死的【逆天邪神】彻彻底底。你要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不想让他死,这种状况下,哪怕是【逆天邪神】你不共戴天的【逆天邪神】仇人,或者一个路过的【逆天邪神】乞丐说摹灸嫣煨吧瘛寇救他,他也只能信,必须信,没有任何拒绝质疑的【逆天邪神】理由!当然,若是【逆天邪神】你压根就不想让他活了……那当我没说!”

  云澈说完,转身便走。

  “云兄弟!”火破云大喊一声,快步向前挡在云澈前方,向火如烈急声道:“师尊!云兄弟绝非信口开河之人,他既然敢说出那样的【逆天邪神】话,一定就有相当的【逆天邪神】把握。云兄弟说的【逆天邪神】没错,火烨师兄已经如此……已经没有更坏的【逆天邪神】结果,再小再小的【逆天邪神】希望,也没有理由拒绝。”

  火如烈深深喘了几口粗气,身体依旧颤抖不止:“好……好,云小子,你说得对……好……不管你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真是【逆天邪神】假,哪怕你能为烨儿多续命几日,或几个时辰,我火如烈……”

  “时间紧迫,不必多言,赶紧出去!在我出来之前,任何人都不得进来!也不得用灵觉探视!”云澈来到火烨身前,用命令的【逆天邪神】语气道。

  “师尊,我们先出去吧,我相信云兄弟。”火破云道。

  火如烈深吸一口气,一咬牙,拉着火破云转身离开,然后紧封房门。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