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50章 百万里葬神火狱

第1050章 百万里葬神火狱

  三个金乌宗年轻弟子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走了过来,低着头,并排站在一起,像是【逆天邪神】三个做了大错事,等着接受处罚的【逆天邪神】小孩子。

  看他们的【逆天邪神】样子,火破云摇头而笑:“好了好了,你们也不用气馁,云兄弟连我都甘拜下风,你们这个样子也是【逆天邪神】理所当然的【逆天邪神】。现在你们服气了吧?”

  “服了服了。”左边少年连连点头。

  “对不起云大哥,我们不但自不量力,还……还冒犯了你。”右边少年也深深的【逆天邪神】低头。

  “云大哥,原来你居然这么的【逆天邪神】厉害……怪不得破云师兄都对你赞不绝口,之前还不服气,现在,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我们错了。”少女一脸的【逆天邪神】羞愧,但和其他两人不同,她不时抬头偷瞄云澈两眼,目光里满是【逆天邪神】小星星。

  玄功对人的【逆天邪神】性情会有颇大的【逆天邪神】影响,这一点云澈早就知晓。吟雪界的【逆天邪神】人因修炼极强的【逆天邪神】冰系玄功,所以大都性子清冷,甚至有些冷漠。而炎神界则截然相反,因修炼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极强的【逆天邪神】火系玄功,所有性子偏向于刚烈刚直。

  不服就要干!服了就彻底的【逆天邪神】心悦诚服,绝不藏着掖着倔着。

  “哈哈哈,不用在意。也算是【逆天邪神】不打不相识。”云澈向来是【逆天邪神】个毫无架子的【逆天邪神】人:“对了,还未请教三位名讳。”

  “云大哥好,我叫火燎原。”右边少年道。

  “云大哥好,我叫火燎天。”左边少年道。

  “云大哥好,我叫火燎……啊呸,我叫火温柔。”中间少女道。

  “……”云澈默默的【逆天邪神】看了小姑娘一眼……“人如其名”这句话是【逆天邪神】哪个瞎子说的【逆天邪神】!

  火破云目光扫了周围一眼,疑惑道:“云兄弟,师尊怎么不在这里?”

  “他刚有急事,所以匆匆离开。”云澈犹豫了一下,还是【逆天邪神】说道:“似乎是【逆天邪神】火宗主家的【逆天邪神】公子身体状况有所恶化。”

  “啊!?”三个年轻弟子同时惊呼。

  火破云也是【逆天邪神】面露惊色,随之轻叹一声:“原来如此……云兄弟,这里一片荒芜,寸草不生,颇有些无处可去。不知……云兄弟有何打算。”

  云澈目光转向南方:“听说向南短短百里便是【逆天邪神】葬神火狱的【逆天邪神】所在,破云兄若是【逆天邪神】方便的【逆天邪神】话,不知可否带我去葬神火狱一观,坦白说,我从初闻葬神火狱的【逆天邪神】第一天,就神往已久。”

  “这……”火破云面露难色:“若是【逆天邪神】平时,当然毫无问题。只是【逆天邪神】眼下正值虬龙……”

  说到一半,他眉头紧了紧,音调一转:“罢了,既然是【逆天邪神】云兄弟之愿,去一趟又何妨,反正那虬龙一时半会也出不来。”

  两人当下腾空而起,迎着漫天热浪,向南方飞去。虽然还隔着百里,但云澈一眼扫过,南方的【逆天邪神】世界一片赤红,火光漫天,如燃烧中的【逆天邪神】地狱熔岩。

  “听闻葬神火狱连绵百万里,亘古不灭,当真是【逆天邪神】不可思议的【逆天邪神】神迹啊,也难怪能孕育出远古虬龙这等可怕的【逆天邪神】生物。”云澈感叹道。

  火破云道:“葬神火狱成就了我们炎神界。若哪一天,葬神火狱的【逆天邪神】火熄灭了,那我们炎神界也将不复存在。说起来,虽然从有意识开始便知葬神火狱中的【逆天邪神】远古虬龙之名,但还从未见过。这次终于能亲眼一见,也算是【逆天邪神】了了一个心愿。”

  云澈笑着道:“怕是【逆天邪神】这次之后,后世的【逆天邪神】弟子就再也无法亲眼见到了。”

  “哈哈哈哈。”火破云大笑起来,随之神情又快速淡下,眼神复杂:“师尊他们这一次如此迫切的【逆天邪神】想要猎杀远古虬龙,为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我,而且成功之后,还会极大的【逆天邪神】损耗他们的【逆天邪神】玄力……甚至寿元。唉,我火破云何德何能。”

  云澈摇头:“正是【逆天邪神】因为你有这样的【逆天邪神】资格,三位宗主才会如此迫切和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他们并不单单是【逆天邪神】为了你,也是【逆天邪神】为了炎神界的【逆天邪神】未来。所以,你无需诚惶诚恐,而是【逆天邪神】应该坦然受之,将来竭诚以报。”

  火破云短暂沉默,随之豁然开朗,真诚笑道:“云兄弟说得不错!拼尽我的【逆天邪神】一切,这届玄神大会……我一定要闯入前一千名,绝不负师尊和两位宗主的【逆天邪神】厚望。”

  云澈点头,心中却是【逆天邪神】无比羡慕……唉,我要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能进入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资格,别说什么前一千位,全东神域倒数第一都行……却要比登天还难。

  人比人气死人啊。

  “虽然以前从未成功过,但看得出来,无论是【逆天邪神】我师尊,还是【逆天邪神】你们炎神三宗主,对这次猎杀虬龙一事都颇具信心。看来,你们炎神界马上就要出现一个惊动整个神界的【逆天邪神】人物了。说不定,从宙天神境出来以后,炎神界将因你而一跃而成为上位星界。”云澈真诚的【逆天邪神】道。

  “好!”火破云重重的【逆天邪神】点头:“就算是【逆天邪神】为了云兄弟这番话,我火破云拼死,也要在玄神大会冲入前一千位!”

  两人的【逆天邪神】速度极快,距离远古葬神火狱越来越近,虽然还隔着数十里,但庞大无际的【逆天邪神】火海已充斥了整个视野,似已将大地和苍穹都完全覆没。

  “说起来……那只远古虬龙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从来不离开葬神火狱?”云澈想到了什么,忽然问道。远古虬龙之强大,炎神三宗主联手都万万不敌,但他们似乎从不担心远古虬龙为祸炎神界。

  “的【逆天邪神】确如此。”火破云点头道:“据师尊说,远古虬龙极有可能是【逆天邪神】葬神火狱之底的【逆天邪神】炎脉之力所生,葬神火狱是【逆天邪神】其力量之源,因而它的【逆天邪神】力量、气息都与葬神火狱相连,一旦离开葬神火狱过久,它的【逆天邪神】力量、命气都会迅速流失,就像是【逆天邪神】鱼儿离开了水一样。”

  “所以从未有过远古虬龙离开葬神火狱的【逆天邪神】记载,否则,炎神界怕是【逆天邪神】早已灾难横生。”

  “原来如此。”云澈了然,随之又道:“气息也与葬神火狱相连的【逆天邪神】话,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它若不主动出现,就根本无法察觉它的【逆天邪神】所在?”

  “当然。”火破云再次点头:“它沉入葬神火狱时,气息便与整个葬神火狱相融,就算你的【逆天邪神】师尊,也应该无法察觉它的【逆天邪神】所在。唯有千年一次的【逆天邪神】蜕鳞期,它必须浮出葬神火狱,这是【逆天邪神】千年之中,唯一可以发现它位置的【逆天邪神】时刻。”

  “难怪。”

  轰隆隆——

  火海翻腾的【逆天邪神】声音遥遥传来,迎面而至的【逆天邪神】灼热气流顿时狂暴了数倍,远远望去,翻腾的【逆天邪神】火光冲天而起,像是【逆天邪神】有千百座火山同时爆发,而这,仅仅只是【逆天邪神】葬神火狱再普通不过的【逆天邪神】炎浪。

  就在这时,前方忽然气息一滞,一个火红的【逆天邪神】人影瞬移般出现在他们眼前,一股无形气浪将云澈和火破云强行逼停。

  出现在前方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一个不怒而威的【逆天邪神】老者,面色低沉肃然,一看到火破云,他微微一讶,脸色瞬间缓和下来:“破云,你来这里做什么?这个人是【逆天邪神】?”

  “万屠长老。”老者的【逆天邪神】出现,火破云毫不意外,迅速行礼道:“这位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云澈,他初来炎神界,弟子带他临近火狱一观。”

  “哦?他就是【逆天邪神】……”老者看向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顿时陡变,短暂犹豫后,他沉声道:“好吧。不过,远古虬龙随时可能出现,若是【逆天邪神】万一临近此处,将极其危险。你们最多只可至火狱边缘,万万不得深入。”

  “万屠长老放心,我和云兄弟只是【逆天邪神】临近一观,随后便回,绝不会进入火狱区域。”火破云保证道。

  长老缓缓点头:“如此最好。”然后还是【逆天邪神】加了一句:“一定要万分小心。”

  老者又深深看了云澈一眼,这才离开。

  “他是【逆天邪神】朱雀宗的【逆天邪神】大长老,名焱万屠。”火破云介绍道。

  “大长老?”云澈面露惊异。

  “每次猎杀屠龙之时,各宗门最强者们都会到来此处,和远古虬龙恶战之时,他们都会在此防御,以免我们这些年轻弟子被交战时的【逆天邪神】余波所伤。”火破云解释道:“不仅朱雀宗,我们三大宗门排号前三十的【逆天邪神】长老,绝大多数都在此地。”

  云澈眉头动了动,忽然疑问道:“远古虬龙在火狱之中时,它的【逆天邪神】气息无法追寻,自然也就无法提前知晓它会在哪个位置出现。而葬神火狱连绵百万里,方位差异极其之大,但你们却都很笃定的【逆天邪神】守在这里,似乎算准了它会在附近出现一样。”

  “那是【逆天邪神】当然,”火破云笑了起来:“因为远古虬龙每次千年蜕鳞期的【逆天邪神】现身,都会是【逆天邪神】在临近北岸之处,而且距离北岸的【逆天邪神】位置极其之近,往往只有几千里而已,记载中最近的【逆天邪神】一次不过三千里,最远的【逆天邪神】一次,也未超过万里之距,从无例外。”

  “很显然,是【逆天邪神】它的【逆天邪神】巢穴,就在临近北岸之处。所以,等在这个位置,定不会错。”

  “哦,原来如此。”云澈再次了然,不过心中很快又生出另一个疑惑……离岸数千里,再强大的【逆天邪神】目力也不可能看到,但火破云之前说这一次终于可以亲见传说中的【逆天邪神】远古虬龙,这又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百里之距很快飞过,两人终于来到了葬神火狱的【逆天邪神】边缘。

  眼前,已没有了被烧红的【逆天邪神】大地,只有一片无边无际,触目惊心的【逆天邪神】通红色在翻滚,就如一片沸腾的【逆天邪神】鲜血炼狱。

  而且沸腾了至少百万年。

  苍穹,也早已被烧灼成相同的【逆天邪神】血色,一眼望去,根本找不到火狱与苍穹的【逆天邪神】分界点,似是【逆天邪神】无际苍穹都已被这恐怖火狱完全吞没。

  这里的【逆天邪神】空气,灼热到纵然神道玄者都难以承受,怕是【逆天邪神】一块精钢到了此处,无需碰触到火海烈焰,单单是【逆天邪神】这里的【逆天邪神】空气,都足以将其轻易熔化。

  翻腾的【逆天邪神】火海之中,大量的【逆天邪神】火灵在飞舞。

  幻妖界有着三千里死亡之海,那是【逆天邪神】整个幻妖界最可怕、最极端的【逆天邪神】地方。纵然是【逆天邪神】历届妖皇,都绝不敢靠近。

  而相比于眼前这百万里葬神火狱,死亡火海无论规模、气势、气息,都孱弱如沧海前的【逆天邪神】溪流,全然不可同日而语。

  ————————

  本章重要关键词:【潜入便不会被察觉气息】、【巢穴】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