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49章 专治不服

第1049章 专治不服

  云澈报出名字之后,这三人不但反应极大,而且露出的【逆天邪神】,分明是【逆天邪神】极强的【逆天邪神】敌意。

  “等一等,会不会是【逆天邪神】假的【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气息也太弱了?”左边的【逆天邪神】少年小声道。

  “不会错,听说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弟子穿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带有冰凰图纹的【逆天邪神】白衣,师尊也说过今天吟雪界王会来,能和吟雪界王一起来的【逆天邪神】,肯定就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

  “破云师兄也说过,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才只有神元境。”

  云澈:“……”

  三人快速的【逆天邪神】小声议论一小会儿,已是【逆天邪神】确定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份,右侧的【逆天邪神】少年人走出,昂首挺胸道:“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王刚收的【逆天邪神】那个亲传弟子?”

  云澈点头:“是【逆天邪神】我。”

  “那……三个月前,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你打败了破云师兄!”

  云澈再次点头:“也是【逆天邪神】我。”

  “你……你居然还有脸承认!”三人中的【逆天邪神】少女一步踏出,气势汹汹道:“破云师兄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败给你这这样的【逆天邪神】人!你那时……分明就是【逆天邪神】仗着在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地盘耍诈!”

  “就是【逆天邪神】!你这么弱的【逆天邪神】人,连我都能一个打一百个,破云师兄怎么可能会败给你!就算是【逆天邪神】破云师兄亲口承认,我们也绝对不会信!”

  “……”云澈暗自翻了个白眼,他算是【逆天邪神】知道这三个少年人为什么一听到他的【逆天邪神】名字反应会这么大,顿时颇有些无奈的【逆天邪神】解释道:“我只是【逆天邪神】在元素法则上稍胜你们破云师兄,若论玄力,我当然是【逆天邪神】远远不如。”

  “你胡说!”还是【逆天邪神】那个少女,更加的【逆天邪神】气势汹汹,还满脸怒气:“破云师兄最厉害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火焰法则,比他的【逆天邪神】玄力还要厉害,连宗主都说破云师兄是【逆天邪神】万古第一奇才!你就算和破云师兄玄力相当,也根本不可能胜他,何况才区区神元境……分明就是【逆天邪神】怕输而暗中耍诈,你们吟雪界的【逆天邪神】人,真的【逆天邪神】太卑鄙了!”

  “就是【逆天邪神】!”左右两个少年人大声附和。

  “信不信随你们便。”云澈别过头去,懒得解释。

  “哼!没话说了吧!”少女一看云澈的【逆天邪神】样子,顿时得寸进尺:“不要以为这件事就算完了,你们在吟雪界耍诈,而这里,是【逆天邪神】我们炎神界的【逆天邪神】地盘!该是【逆天邪神】我们为破云师兄讨回公道的【逆天邪神】时候了。”

  少女说完,身影向前骤移,身上燃起金乌烈焰,气势顿时变得格外惊人:“云澈!你不是【逆天邪神】号称打败了破云师兄么!那你就来和我比比看,我连破云师兄一根小手指头都比不上,你要是【逆天邪神】连我都打不过,就老老实实承认你是【逆天邪神】耍诈!”

  云澈:“……”

  “啊……小柔师姐,他才神元境二级,还是【逆天邪神】……客人,这样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有点太欺负人了?而且,万一被吟雪界王知道……”左边的【逆天邪神】年轻男子小声道。

  “闭嘴!我这是【逆天邪神】在给破云师兄讨回公道!”少女见云澈毫无反应,一仰脸颊:“哼!怕了吧!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心虚了?那你就老老实实承认你根本赢不了破云师兄,三个月前那场比试是【逆天邪神】在耍诈!否则……可要吃苦头的【逆天邪神】!”

  “唔。”云澈无奈的【逆天邪神】叹了一声道。瞄了一眼三人,有气无力道:“好吧好吧,既然如此,你们干脆三个人一起上好了。”

  一听这话,三个少年人都是【逆天邪神】一愣。少女身上火焰顿时又蹿高了一倍,怒喊道:“你们吟雪界的【逆天邪神】人脸皮都这么厚么!你这么弱的【逆天邪神】人,我一个人用一根手指头都够了。三个人?简直笑死人了!”

  少女声音未落,云澈手臂伸出,劫天剑现于手中,随着他身体的【逆天邪神】转过,玄气和剑势同时爆发,一瞬间,大地轻微颤抖,一股骇人的【逆天邪神】气浪横推出去,如忽然爆发的【逆天邪神】海啸,将三人笼罩其中。

  三个少年人瞬间脸色大变,站在最前的【逆天邪神】少女“啊”的【逆天邪神】一声惊叫,脚下连退好几步,小脸上的【逆天邪神】嚣张顿时化作了惊恐。

  上一瞬的【逆天邪神】云澈,仅仅神元境二级的【逆天邪神】气息让他们不屑一顾,但他玄气爆发的【逆天邪神】刹那,气势之恐怖,让三人如被山岳压身,连呼吸都完全屏住。

  “小妹妹,”云澈慢吞吞的【逆天邪神】把劫天剑横起一半:“你要不要重新考虑下是【逆天邪神】一个人上呢,还是【逆天邪神】三个人一起呢?”

  “他……他……他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神元境?”右边的【逆天邪神】少年人喉咙狠狠的【逆天邪神】“咕嘟”了一下,满脸的【逆天邪神】不敢相信。

  “总……总之他绝对不可能打败破云师兄!”少女明显被惊到了,声音气势大减,但马上又牙齿一咬,有些气急道:“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一定要让他亲口承认赢了破云师兄的【逆天邪神】事就是【逆天邪神】耍诈!!”

  “啊……是【逆天邪神】。”

  锵!

  之前明显不准备亮出武器的【逆天邪神】少女快速的【逆天邪神】从空间戒指中抓出一把和她娇小身材很不相配的【逆天邪神】宽剑,一声娇喝,剑舞炎龙,直卷云澈。

  另外两个少年人也都抓出极为相似的【逆天邪神】宽肩,金乌烈焰燃烧之下,本就炙热的【逆天邪神】空气温度再次疯狂升高,三人身影穿梭,彼此之间显然极有默契,在同一个瞬间,三把宽剑同时正面砸向云澈,三人的【逆天邪神】金乌炎也在剑体砸下的【逆天邪神】瞬间交融到一起,剑未临近,火焰已猛烈爆开。

  浓烈的【逆天邪神】火光无比灼目,金乌炎威更是【逆天邪神】恐怖绝伦,但云澈却是【逆天邪神】看也不看一眼,任由身体被三人的【逆天邪神】金乌炎吞没,玄气聚拢,随手一剑横扫。

  轰隆!!

  凝聚三大神魂境金乌宗弟子的【逆天邪神】金乌神炎,在云澈这随手一剑下,像是【逆天邪神】薄纸般被一瞬撕开,而剑威却没有哪怕一丝的【逆天邪神】衰减,重重的【逆天邪神】扫在三个人的【逆天邪神】身上。

  金乌炎被一剑撕裂,三人已是【逆天邪神】脸色惊变,而来自云澈的【逆天邪神】玄气风暴临身时,他们清楚的【逆天邪神】感觉到自己轰下的【逆天邪神】力量竟在转瞬之间便已轰散,巨力如万钧重锤般狠狠砸在他们身上,将三人同时扫向了空中。

  他们在惊骇中稳住身体时,赫然已在百丈之外。

  而他们合力轰出的【逆天邪神】金乌炎已变成四散的【逆天邪神】碎炎,云澈一动不动的【逆天邪神】站在碎炎中间,那懒散随意的【逆天邪神】身姿,就像是【逆天邪神】在藐视他们一般。

  “小柔师姐,他……他怎么会这么厉害。”右边少年人说话都变得有些结巴起来。

  “他……说不定……真的【逆天邪神】……”

  “啊啊啊!”少女一声气急败坏的【逆天邪神】大叫,显然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或者说,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火破云会被云澈击败这件事。她把宽剑一收,双手聚拢,高高举起,金乌炎力毫无保留的【逆天邪神】全力运转。

  “云澈!破云师兄说摹灸嫣煨吧瘛裤能用手接住他的【逆天邪神】黄金炎剑!我才不相信!有种,你来接我的【逆天邪神】试试看!!”

  “喂!你们两个又在发什么呆,快让他们知道我们的【逆天邪神】厉害!!破云师兄绝对~~绝对~~绝对不可能败给他!!”

  “啊?噢!!”

  这三个金乌弟子平时显然经常一起修炼,默契度极高,当他们金乌炎力运转之时,气息很快便微妙的【逆天邪神】同步起来,“黄金断灭”威力极大,消耗极大,凝聚炎力所需时间也相对很长,这三个人虽然玄力都胜云澈一个大境界,但断然不可能和云澈的【逆天邪神】控火能力相比,随着他们金乌炎全力燃烧、压缩,足足三息之后,黄金断灭才终于成型……也是【逆天邪神】同时成型。

  而这个过程,三人毫无疑问都是【逆天邪神】破绽大露,而云澈却是【逆天邪神】动都懒得动一下,任由三把金乌炎剑成型……然后在同一刹那向他的【逆天邪神】头顶斩下。

  黄金断灭,金乌焚世录前七境最惧毁灭能力的【逆天邪神】一招,无坚不摧,纵然是【逆天邪神】同级之间,也绝对不可能硬抗,何况三剑齐落。

  云澈微微仰头,目视着三把金乌炎剑从空斩落,任由它们越来越近,脚下动也不动。

  黄金炎剑转瞬已到了云澈头顶,云澈面不改色,金乌三弟子却已是【逆天邪神】心中大慌……

  他……不会真的【逆天邪神】打算不躲吧?

  他可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要是【逆天邪神】不小心把他弄死了……就糟了。

  他们心中惊乱,但纵然想收手都已不可能。三把金乌炎剑气息相连,轨迹一致,在碰触到云澈前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交叠在了一起……而也是【逆天邪神】在这一个瞬间,云澈的【逆天邪神】右手如闪电般伸出,准确抓在了三把炎剑的【逆天邪神】交点之上。

  相当于单手,同时抓住了三把金乌炎剑!

  嗡——

  气浪震荡,三把金乌炎剑没有就此斩过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臂,而是【逆天邪神】在他的【逆天邪神】手上同时停止,然后随着他手掌的【逆天邪神】轻轻一抓……

  砰轰!!!

  三把金乌弟子全力凝聚的【逆天邪神】金乌火焰同时崩断,火焰横飞。

  “哇啊啊啊啊啊!!”

  三声尖叫当空响起,黄金断灭被强行击溃的【逆天邪神】反噬之下,三个金乌弟子玄脉如遭重击,全身玄气大乱,而云澈在这时忽然冲出,浓郁的【逆天邪神】蓝光带着刺魂的【逆天邪神】寒气将惊到几乎魂飞魄散的【逆天邪神】三人全部笼罩。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空气温度骤降,三人连气息都未能来得及平复,已被瞬间封入厚重的【逆天邪神】寒冰之中,云澈身影闪过,已到了他们的【逆天邪神】后方,头也不回,劫天剑向后猛的【逆天邪神】一扫。

  乒!!

  冰晶炸裂,寒风漫天,三人在混乱飞舞的【逆天邪神】寒冰中横飞了出去,远远的【逆天邪神】砸落在干枯的【逆天邪神】地面上,过了许久,都没有一个人站起。

  这三个金乌弟子好歹都是【逆天邪神】神魂境的【逆天邪神】强者,联手之下,再怎么也不至于被云澈如此轻易的【逆天邪神】击溃。但,三把黄金炎剑被云澈以手掌轰断的【逆天邪神】一幕给他们造成了太过巨大的【逆天邪神】震撼,他们都瘫坐在那里,难以回神,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

  就如他们之前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在他们眼神天才如神子的【逆天邪神】火破云会败给吟雪界一个才神元境的【逆天邪神】人。

  之前喊的【逆天邪神】最凶的【逆天邪神】小姑娘瞪大眼睛,愣愣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身体在寒气下冻的【逆天邪神】直哆嗦,却都已不知道用玄气驱散。估计现在她最相信的【逆天邪神】事,就是【逆天邪神】她在做梦。

  “哈哈哈哈哈!”

  一阵清朗的【逆天邪神】大笑声由远及近,很快,一个身着赤金长衣的【逆天邪神】青年男子从天而降,正是【逆天邪神】火破云,他看着三个狼狈不堪的【逆天邪神】师弟妹,笑着道:“现在你们知道什么是【逆天邪神】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

  “破云……师兄。”那小姑娘弱弱的【逆天邪神】喊了一声,却依旧没有完全回神。

  火破云转身,脸上露出由衷的【逆天邪神】欣喜:“云兄弟,一别三个月,你能来真是【逆天邪神】太好了。倒是【逆天邪神】没想到,云兄弟不但元素法则惊世骇俗,竟连玄力也如此惊人,破云唯有叹服。”

  云澈笑着道:“我这点玄力,和破云兄差的【逆天邪神】何止十万八千里。而且,这才短短三个月,破云兄的【逆天邪神】玄力竟又有了如此进境,该叹服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我才对。”

  相比三个月前,火破云的【逆天邪神】气息明显有了相当之大的【逆天邪神】变化。以他所在的【逆天邪神】境界,短短三个月能有如此变化,着实惊人。

  火破云笑着摇了摇头,道:“可惜此处荒芜,距离宗门又格外遥远。猎杀虬龙一事了结后,云兄弟千万不要急着回去,一定要容许破云好好尽一番地主之谊。”

  “哈哈,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云澈没有推脱,笑着应允。

  火破云伸手,向才刚刚爬起的【逆天邪神】三人招了招:“你们三个,还不赶紧过来向云兄弟赔罪。”

  云澈摆手道:“不必了,他们并无恶意,你也不用怪罪他们。倒是【逆天邪神】我,真是【逆天邪神】羡慕你有一群这么真心爱护你的【逆天邪神】师弟师妹啊。”

  哪像我……成为师尊亲传弟子后,一天到晚被关在冥寒天池,别说出去耍威风,连个师弟师妹的【逆天邪神】人影都见不到。

  以前好歹还有个沐小蓝可以逗弄下,哎。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