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48章 初踏炎神

第1048章 初踏炎神

  “既然焱宗主如此说,那定然是【逆天邪神】没有问题了。”云澈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晚辈感觉师尊这一次应该也有很大的【逆天邪神】把握。”

  “对了,不知那只远古虬龙的【逆天邪神】龙阙是【逆天邪神】在它身体的【逆天邪神】什么位置?”云澈好奇的【逆天邪神】请教道。因为他还是【逆天邪神】第一次听闻虬龙身上还有“龙阙”这个弱点的【逆天邪神】存在。

  “在其龙腹正中。”焱万苍道:“并非所有龙的【逆天邪神】龙躯都有龙阙,虬龙不但有着龙阙,而且在龙族之中最为明显,或许是【逆天邪神】因其无法化作人形的【逆天邪神】原因。不过,云贤侄,将来你若遇不得不敌的【逆天邪神】真龙,就算是【逆天邪神】虬龙,也千万不要试图寻其龙阙,刻意为之,反增其险,切记。”

  云澈深深点头:“谢焱宗主教诲。”

  “唉,”看着云澈,焱万苍忽然深深一叹:“可惜,你还太年轻,而玄神大会已在眉睫,若是【逆天邪神】这场玄神大会能缓上十几年,给你足够的【逆天邪神】成长时间,以你的【逆天邪神】天赋,要在玄神大会上进入前一千位,绝非不可能之事。之后宙天神境三千年,连我,都难以想象你会成长到何等地步……着实是【逆天邪神】可惜啊。”

  他深深的【逆天邪神】摇头,叹息发自肺腑。

  云澈:“……”

  “破云的【逆天邪神】出世,加之忽然到来的【逆天邪神】玄神大会,这次的【逆天邪神】猎杀虬龙对我们炎神界而言极为重要。若能成功,集我们三宗主之力,必能让破云在短时间内再度脱胎换骨,玄神大会之上也有很大的【逆天邪神】把握冲入前一千位。之后的【逆天邪神】宙天神境之历,极有可能……让我炎神界诞生历史上第一个神主。”

  焱万苍抬起头,看得出来,他万分的【逆天邪神】期待,也万分的【逆天邪神】紧张忐忑:“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成功……一切,还是【逆天邪神】要拜托你师尊了。虽是【逆天邪神】各取所需,但若能圆满成功,炎神界定会以恩情为记。”

  空气在这时忽然开始躁动起来,焱万苍缓缓站起:“看来,已经到了。”

  和吟雪界相似而又相悖,炎神界亘古灼热,火元素密度与活跃程度极其之高,温度之高远远超出寻常人所能承受的【逆天邪神】界限,但却是【逆天邪神】继承火系血脉者、火系玄兽,以及修炼火系玄功的【逆天邪神】天堂。

  炎神界的【逆天邪神】形成,是【逆天邪神】因为一条上古炎脉。和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冰脉一样,炎神界的【逆天邪神】炎脉是【逆天邪神】从远古诸神时代所留下,而炎脉的【逆天邪神】核心区域,是【逆天邪神】一片连绵近百万里的【逆天邪神】庞大火海,便是【逆天邪神】葬神火狱!

  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人对于炎脉和葬神火狱有着无上的【逆天邪神】敬畏,同时,他们在无数年间,也从未停止过对葬神火狱的【逆天邪神】探索,只是【逆天邪神】从来没有人能达到葬神火狱的【逆天邪神】底部……就如在吟雪界从未有人能达到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底部。

  而,相比于只有数十里,一眼可以看到边际的【逆天邪神】冥寒天池,葬神火狱连绵百万里,它的【逆天邪神】存在,更称得上是【逆天邪神】上古神迹。

  玄舟停下,一出玄舟,气浪便猛烈扑至。相比于吟雪界空气的【逆天邪神】冰寒静寂,炎神界的【逆天邪神】空气完全就是【逆天邪神】另一个极端,灼热而狂躁,如同一下子步入了一个正在被灼烧的【逆天邪神】熔炉之中。

  这里的【逆天邪神】天空,呈现着深邃到惊人的【逆天邪神】赤红色,简直像是【逆天邪神】被烧红的【逆天邪神】烙铁。不知是【逆天邪神】因这里靠近葬神火狱,还是【逆天邪神】炎神界的【逆天邪神】天空都是【逆天邪神】如此。

  焱万苍看向云澈,话未出口,便怔了一下,他本以为修炼冰系玄功,又久居吟雪界的【逆天邪神】云澈在这里会极为不适,却见他脸色、气息都格外平息,毫无异色,心中称奇,转而说道:“这里,便是【逆天邪神】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中心,向南再有短短百里,便是【逆天邪神】葬神火狱的【逆天邪神】所在。”

  炎绝海接口道:“这段时间,我们三大宗门一直都带人停驻此处,随时探查葬神火狱的【逆天邪神】动向,顺便也带了一些年轻弟子到此历练。哦对了,破云也在这里,他若知道你来了,定会高兴的【逆天邪神】很。”

  这时,一股寒气忽然掠过,一瞬间便将所有的【逆天邪神】灼热全部排开,整个世界都一下子变得幽冷无比,云澈明显看到,身为两大宗主的【逆天邪神】焱万苍和炎绝海在这冰寒之下竟都剧烈的【逆天邪神】哆嗦了一下。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身影出现在了面前,目光直视南方的【逆天邪神】葬神火狱。

  “吟雪界王……”

  焱万苍向前,话刚出口,沐玄音却已是【逆天邪神】冰影一闪,失去了踪影,唯有冰心刺骨的【逆天邪神】声音遥遥传来:“本王去葬神火狱一观。澈儿,你留在这里,不得随意走动,更不许靠近葬神火狱。”

  “是【逆天邪神】。”云澈乖乖应答。

  冰寒褪去,焱万苍和炎绝海同时长长的【逆天邪神】舒了一口气。炎绝海不经意的【逆天邪神】一抚额头,才发现额前头发上已铺了一层薄薄的【逆天邪神】冰霜,他顿时感叹道:“比之千年前,吟雪界王的【逆天邪神】玄力竟又有精进……着实可怕。”

  刚到吟雪界,云澈就被沐玄音直接丢给了焱万苍和炎绝海。

  大地干枯,散发着一股颇浓的【逆天邪神】焦糊味,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燃烧起来。一眼望去,尽是【逆天邪神】荒芜,毫无生机。而这片区域存在着大量的【逆天邪神】人影,显然,这些都是【逆天邪神】朱雀宗、凤凰宗、金乌宗这三大宗门的【逆天邪神】人,云澈用神识快速扫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三大神炎气息之外的【逆天邪神】存在。

  猎杀远古虬龙这等大事,连焱万苍、炎绝海、火如烈三大宗主都全部到场,能到来这里的【逆天邪神】,自然都绝非寻常人物。每个人身上的【逆天邪神】气息,都远比爆发中的【逆天邪神】火山还要恐怖无数倍,就连那些年轻玄者,也必然都是【逆天邪神】三大宗门年轻一辈的【逆天邪神】佼佼者。

  一个人影带着灼烈的【逆天邪神】风浪迎面到来,正是【逆天邪神】金乌宗主火如烈。他劈头问道:“沐玄音已经来了?嗯……云小子?”

  云澈向前:“晚辈云澈,见过火宗主。”

  “呵呵,吟雪界王已亲自去探查葬神火狱。”焱万苍目光扫了周围一眼,笑着道:“破云呢?”

  火如烈深深看了云澈一眼:“没想到居然会带这云小子来,哼,倒也不奇怪。焱宗主,炎宗主,你们都有要事缠身,各自去忙碌吧,这次的【逆天邪神】猎杀,绝不容许再有任何差池……至于这云小子,就交给破云吧。”

  “哈哈哈。”炎绝海长笑一声:“如此最合适不过。”

  焱万苍和炎绝海离开。而独自面对和师尊有仇,又恶毒暗算过沐冰云的【逆天邪神】火如烈,云澈自然远没有面对焱万苍和炎绝海时那般轻松。火如烈似乎一眼看穿他心中所想,忽然道:“云小子,你不必紧张,虽然我跟你师父不对付,但你小子……算我火如烈欠你一个大人情!”

  云澈侧目讶然……惊讶着堂堂金乌宗主,堪比一界之王的【逆天邪神】人,居然对他一个年轻弟子说出这样的【逆天邪神】话。

  “那日破云惨败于你,他当时的【逆天邪神】颓然让我一度惊恐万分。”火如烈皱眉道:“破云这小子天赋极其之高,性子也傲得狠,从小到大,从未败过,亦从未有能在元素法则上胜过他的【逆天邪神】人。但那日,却不但败于你手,还败的【逆天邪神】一败涂地。”

  “唉,”火如烈重重一叹:“一个从未败过的【逆天邪神】人主动认输,可见所受打击之大。而若是【逆天邪神】没有你的【逆天邪神】那番话,势必会让他在极长的【逆天邪神】一段时间里难以走出阴影,一蹶不振都并非没有可能,任何人都帮不了他。但是【逆天邪神】,你主动拯救了他……让他不但没有就此颓然,反而真正明了了天外有天,回宗之后,他修炼的【逆天邪神】热情和专注,都要远胜以往,尤其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心境,也有了些微的【逆天邪神】蜕变,让我心中大慰。”

  “这一切,都是【逆天邪神】拜你所赐。”

  云澈摇头,谦逊道:“火宗主过奖了。当日晚辈能胜,皆是【逆天邪神】取巧。对破云兄的【逆天邪神】那些话,更是【逆天邪神】发自肺腑。”

  “哼!虽然我看你师尊不顺眼,但……”火如烈猛的【逆天邪神】一拍胸脯:“你小子比你师尊要顺眼一万倍。这大人情我非报不可,你看中我金乌宗什么东西,或者要我做什么事,尽管说!”

  “……”这巨大的【逆天邪神】口气,让云澈一时都不敢接话。

  “我刚刚已经喊了破云那小子,他很快就会过来了。你想去什么地方,就尽管吩咐他。”

  火如烈正说着,忽而,一个急促的【逆天邪神】声音快速由远及近。

  “宗主……宗……宗主!!”

  一个身着金乌炎衣,面色通红的【逆天邪神】中年人雷霆般冲至,脸上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惊慌。

  火如烈眉头大皱,斥道:“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逆天邪神】!”

  “少主……少主他……”

  听到“少主”二字,火如烈如被火燎,猛的【逆天邪神】冲前抓住中年人的【逆天邪神】肩膀:“烨儿他怎么了?快说!!”

  “少主他……忽然元气大乱,快……不行了。”

  “什……么!!”

  一团金乌炎在失控中爆发,猛烈炸开的【逆天邪神】气浪将云澈远远的【逆天邪神】推开,险些吐血。而火如烈已瞬间消失,不知所去。

  “好可怕的【逆天邪神】气势。”云澈捂着胸口低吟一声,然后重重喘了一口气。

  少主……火如烈的【逆天邪神】儿子?千年前被师尊误伤的【逆天邪神】那个人?

  据说,这整整千年,都是【逆天邪神】火如烈在不惜代价的【逆天邪神】为他吊着最后一口气……就如这千年间,沐玄音不惜代价的【逆天邪神】为沐冰云续命。

  看了一眼周围,云澈顿时郁闷了起来。

  两大宗主亲自去吟雪界将他们接来,他本以为或许是【逆天邪神】去朱雀宗或凤凰宗,好歹也能沾着师尊的【逆天邪神】光当一个大界的【逆天邪神】贵客,没想到居然直接来到这葬神火狱附近的【逆天邪神】荒芜之地……

  而到来之后,先是【逆天邪神】沐玄音把他丢下,然后焱万苍和炎绝海把他丢给火如烈……火如烈又一瞬间跑没影。

  炎神界这待客之道……必须要给差评啊!

  被孤零零一个人丢在这陌生之地的【逆天邪神】云澈也不敢四处乱走,只得等候在原地。这时,三个年轻玄者从葬神火狱的【逆天邪神】方向快速飞来,身上都带着极其活跃的【逆天邪神】火焰气息,似乎是【逆天邪神】刚刚完成了葬神火狱的【逆天邪神】某种历练。

  “金乌宗的【逆天邪神】人。”感受着这三个年轻玄者的【逆天邪神】火焰气息,云澈低念一声。

  但,就在经过他身边时,这三个年轻玄者却忽然停了下来,三道目光和气息同时锁定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身上。

  “你是【逆天邪神】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一个带着深深警惕的【逆天邪神】女孩声音毫不客气的【逆天邪神】喊向云澈。

  远古虬龙蜕鳞之期,这片区域,也被炎神三宗封锁成了禁地,其他人半步不可踏入。而云澈一身扎眼的【逆天邪神】白色雪衣不说,身上更无炎神三宗的【逆天邪神】气息,他们自然瞬间警戒。

  云澈转身,礼貌的【逆天邪神】道:“在下吟雪界,云澈。”

  这三个年轻人两男一女,年纪格外之轻,和沐小蓝相近,撑死不超过二十岁,但玄力,却都是【逆天邪神】惊人的【逆天邪神】神魂境一级!

  沐小蓝能以神元境被纳入冰凰宫,资质自然算是【逆天邪神】极高。而这三个年轻人年纪与沐小蓝相仿,修为却都要远胜于她。

  果然,能被带来此地观望猎杀虬龙的【逆天邪神】,都不是【逆天邪神】一般的【逆天邪神】弟子。

  让云澈没有想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报出名字之后,这三个年轻玄者的【逆天邪神】脸色同时剧变:

  “云澈!?你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的【逆天邪神】那个云澈!?”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