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47章 龙阙?
  炎神界的【逆天邪神】凤翼玄舟足有数百里之长,除了内蕴独立世界的【逆天邪神】太古玄舟,这是【逆天邪神】云澈所见过的【逆天邪神】最庞大的【逆天邪神】玄舟。

  靠近玄舟,浓烈之极的【逆天邪神】火焰气息铺面而来。若是【逆天邪神】其他的【逆天邪神】冰凰弟子,定然会有所不适,但云澈绝对不在其列。

  玄舟不但庞大,气势更是【逆天邪神】恢弘磅礴,如一座漂浮在空中的【逆天邪神】帝王之城。

  玄舟之前,朱雀宗主焱万苍和凤凰宗主炎绝海已经等在那里,看到沐玄音和云澈飞至,他们主动迎上。

  “吟雪界王,又见面了。”焱万苍稍稍欠身:“此番,便全依吟雪界王之力了。”

  “废话不必多说。”沐玄音毫不客气的【逆天邪神】甩手,直接掠过两人,飞入玄舟之中:“照看好本王弟子,除了远古虬龙,其他纵然天大的【逆天邪神】事,也不要来叨扰本王。”

  声音未落,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身影已消失在玄舟之中。焱万苍和炎绝海丝毫不觉得尴尬或奇怪,焱万苍回身道:“玄舟右翼已备有冰室,吟雪界王若有吩咐,万勿客气。”

  “唉……师尊!?”云澈连忙向前,却已是【逆天邪神】完全不见了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踪影。

  “呵呵,令师尊她一向喜欢清静,你这个离她最近的【逆天邪神】弟子应该最清楚才是【逆天邪神】。”炎绝海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云贤侄,没想到令师尊竟会带你同往,倒是【逆天邪神】意料之外。”

  “不,意料之中。”焱万苍也笑了起来:“以云贤侄的【逆天邪神】元素天赋,令师尊若不带你同往,反而不合情理。破云那小子若是【逆天邪神】知晓,定会欣喜异常。”

  “哈哈哈,那是【逆天邪神】当然。”炎绝海长笑一声:“听火宗主说,破云自吟雪界一行后,经常念起云贤侄。”

  “晚辈云澈,还未见过两位前辈。”云澈向前,恭敬的【逆天邪神】行了一个晚辈礼。

  “不必客套。”焱万苍温和而语。

  其他冰凰弟子……哪怕是【逆天邪神】冰凰长老,都绝对不可能让这两大炎神宗主亲自相待,而且神态语气都颇为温和。但对他们两人而言,云澈确有这样的【逆天邪神】资格,不仅因他是【逆天邪神】沐玄音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更因他让这两大宗主都深感震惊的【逆天邪神】元素天赋。

  而让他们两人对云澈大生好感的【逆天邪神】,自然是【逆天邪神】当时火破云在惨然认输后,云澈对他说的【逆天邪神】那番话。

  在他们说话间,赤色玄舟已然启动,直飞遥远的【逆天邪神】炎神界。

  玄舟撕空而行,转眼百里即过。而玄舟之内却是【逆天邪神】平稳无比,就连空气都毫无波澜,根本感觉不到正在极速穿梭。

  相比于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简单清冷,炎神界的【逆天邪神】风格截然不同,从玄舟的【逆天邪神】装饰之上便可见一斑。云澈被两个炎神弟子带到了其中一个备好的【逆天邪神】房间之中,房间不但格外宽敞,而且每一处,甚至每一寸每一缕都透着华贵,仅仅只是【逆天邪神】玄舟之上的【逆天邪神】一个客房,却还要远比自己在冰风帝国住过的【逆天邪神】冰仪宫还要奢华。

  “唉,相比之下,吟雪界还真是【逆天邪神】穷啊。”云澈不由得感叹了一声。

  单从这一点上看,吟雪界要是【逆天邪神】没有了沐玄音,完全都没资格和炎神界相提并论。

  以前云澈曾听沐冰云说起过,各大界之间有的【逆天邪神】会有互通的【逆天邪神】传送阵,缴纳足够的【逆天邪神】紫石紫晶就可以使用。但炎神界却是【逆天邪神】用玄舟来接,而单以玄舟飞行,虽然速度极其之快,但到达炎神界也要四个多时辰。

  为什么不直接用传送玄阵呢?以师尊的【逆天邪神】实力,撕裂空间穿行都要远远比这个快千百倍,难道是【逆天邪神】仪式感?或许吧……

  别无他事,云澈开始闭目养神,很快便已入定。不知过了多久,房间外忽然传来一个脚步声,他也随之睁开了眼睛。

  “云贤侄,可否进入一叙?”门外,响起了朱雀宗主焱万苍的【逆天邪神】声音。

  云澈连忙起身,去主动把门打开:“焱宗主。”

  “呵呵,没打扰到你吧?”焱万苍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

  “焱宗主到访,晚辈唯有万分荣幸,何来打扰。不知焱宗主有何吩咐。”云澈恭敬的【逆天邪神】道。

  “并无他事,便随便聊聊吧,也算是【逆天邪神】依令师尊之命关照好你,来,坐吧。”

  说完,焱万苍已关上房门,主动坐下。

  “……晚辈惶恐。”云澈倒也并未矫情退却,坐到了焱万苍的【逆天邪神】正对面。

  这要是【逆天邪神】被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人看到,估计都能惊得眼珠子蹦出来。因为整个炎神界,能和焱万苍这般平起平坐的【逆天邪神】,唯有炎绝海和火如烈。

  “云贤侄,听闻你是【逆天邪神】出身下界,只是【逆天邪神】不知,你所出生的【逆天邪神】星界是【逆天邪神】?”焱万苍问道。

  初来吟雪界时,他毫不避讳自己的【逆天邪神】出身,甚至在到来的【逆天邪神】第一天主动和风陌提起自己是【逆天邪神】来自蓝极星。但在天池被沐玄音痛骂一顿后,他已是【逆天邪神】彻底警醒,忽然被焱万苍问起这个问题,他带着歉意道:“这个……晚辈只是【逆天邪神】出身于一个小小的【逆天邪神】星球,焱宗主定未听过,不值一提。”

  云澈的【逆天邪神】婉拒回答让焱万苍稍愕,但并未追问或不满,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也罢,我虽万分好奇究竟何等星界竟育出你这等奇才,但想来,这这等奇才唯有天赐,和出身哪个星界倒也并无关系。”

  “焱宗主太过奖了,晚辈愧不敢当。”云澈道。

  “这等夸赞,别人当不起,但你绝对当的【逆天邪神】起。”焱万苍忽然面露感叹:“你们吟雪界出了你师尊这等人物,我曾经一直相信必是【逆天邪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再不可能出现一个如她那般的【逆天邪神】后继之人,没想到啊……看来,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天佑你们吟雪啊。”

  一边说着,焱万苍脸上露出着毫不掩饰的【逆天邪神】惊叹……还有艳羡。

  毕竟,到了他们这等年纪、修为和高度,恐怕最大的【逆天邪神】追求,就是【逆天邪神】找到一个资质绝佳,能继承自己力量和意志,最好能超越自己的【逆天邪神】传人。然而,这比成为一宗之主都难。

  云澈:“……”

  “哦,呵呵,好像说了有些逾越的【逆天邪神】话。”焱万苍一摆手:“云贤侄,到了我们炎神界之后,你尽可游玩。只要你师尊不急着回去,你想去哪里,就和我那不成器的【逆天邪神】儿子说一声,千万不要客气。至于那只虬龙,就是【逆天邪神】你师尊的【逆天邪神】事了,到时远远看着就好,哈哈哈哈。”

  焱万苍笑的【逆天邪神】格外轻松,显然对这次屠灭远古虬龙格外有信心。云澈稍稍思索,道:“谢过焱宗主盛情。晚辈……有一事请教。这次猎杀远古虬龙之事,不知前辈有几分把握?”

  “这个……”焱万苍刚要回答,话未出口,又强行咽了回去,摇头笑着道:“这话,你该问你的【逆天邪神】师尊,你师尊之外,任何人都无资格回答。”

  “呃?”云澈稍愣:“焱宗主这话的【逆天邪神】意思是【逆天邪神】?”

  “呵呵,我们纵然筹备的【逆天邪神】再完善,与虬龙交手的【逆天邪神】毕竟是【逆天邪神】你师尊,是【逆天邪神】否有把握,当然只能她才有资格回答。”焱万苍略显无奈的【逆天邪神】笑着道。

  云澈怔了怔,随之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你是【逆天邪神】说……只有我师尊一个人和远古虬龙交战!?”

  云澈的【逆天邪神】反应让焱万苍也愣了下:“这是【逆天邪神】当然。”

  “……”云澈嘴巴张了张:“难道,三位宗主前辈……不参战?”

  一抹尴尬在焱万苍脸上晃过:“看来,你师尊并未向你提起过猎杀远古虬龙之事。这几千年来的【逆天邪神】数次猎杀虬龙,从来都是【逆天邪神】你师尊和其独自交战,我们三人纵是【逆天邪神】想帮忙,也是【逆天邪神】有心无力啊。”

  “……”云澈愣在那里,他先前的【逆天邪神】确不知,甚至还一直以为是【逆天邪神】炎神界倾尽全力,是【逆天邪神】主战力,而师尊只是【逆天邪神】外援……特喵的【逆天邪神】居然全靠师尊一个人打!?

  焱万苍苦笑一声,道:“三个月前,你也看到,你师尊怒然出手之下,我们三宗主纵然合力,也被一瞬击溃。你师尊的【逆天邪神】强大,现在的【逆天邪神】你根本无法理解和想象。唉,不要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就是【逆天邪神】我和炎宗主、火宗主三人,也同样无法理解。那可是【逆天邪神】神主境啊……人类最接近神的【逆天邪神】境界。”

  “而那只远古虬龙,它的【逆天邪神】力量亦堪比人类的【逆天邪神】神主境界。你师尊可敌,我们三人万万不敌,冲上去,不过是【逆天邪神】送死而已,何况我们修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火系玄功,对其本就毫无威胁可言。”焱万苍摇了摇头:“我们能做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判断好虬龙蜕鳞之期,在它脱离葬神火狱时,第一时间锁定其位置。”

  特喵的【逆天邪神】……怪不得你们炎神界的【逆天邪神】龙,猎杀后居然甘愿被师尊拿走整整一半,原来全靠师尊一个人出力,你们就是【逆天邪神】提供龙……以及做前哨兵的【逆天邪神】工作。

  三个月前,还觉得三大宗主组团亲自上门来请无比的【逆天邪神】有诚意……现在一看,完全就是【逆天邪神】应该的【逆天邪神】!

  “不过,我相信你师尊这次会有相当之大的【逆天邪神】把握,毕竟,千年前那一次,若未出现那个意外,很有可能已经成功。虽然功败垂成,但那只虬龙的【逆天邪神】‘龙阙’已被你师尊所伤,千年时间应该不足以恢复。”

  “龙阙!?”云澈失口而出。

  “哦?”焱万苍面露疑问。

  云澈连忙解释道:“我以前用过一把剑,名字刚好就叫龙阙,巧合而已,让焱宗主见笑了。”

  龙阙……好怀念啊。

  拿到那把剑时,楚月婵就在怀中……它陪着自己披荆浴血,见证了自己最重要的【逆天邪神】那段成长……称霸苍风排位战,屠灭焚天门,威震七国诸雄……功劳赫赫,却没有得到善终……

  被红儿给吃了!!

  “原来如此。”焱万苍微笑点头。

  “焱宗主,晚辈虽未见过那只远古虬龙,但素知龙躯为万灵之尊,自愈能力应该极其之强,远古虬龙那么强大,又是【逆天邪神】在最适它的【逆天邪神】葬神火狱中,怎么会在被伤后,整整千年都恢复不过来?”云澈疑问道。

  龙的【逆天邪神】自愈能力有多强,云澈很是【逆天邪神】清楚……他自身就负有龙神血脉,自愈能力强到简直连他自己都害怕。

  “呵呵,你说的【逆天邪神】没错,论躯体之强,没有任何生灵能与龙族相比。若是【逆天邪神】其他部位,纵然伤重,也会快速痊愈,但唯独龙阙,”焱万苍笑着解释道:“它是【逆天邪神】虬龙的【逆天邪神】命门之所在,是【逆天邪神】虬龙身上唯一称得上弱点的【逆天邪神】地方。一旦受创,便会命气大伤,想要完全恢复,需要相当之久的【逆天邪神】时间。而若能重创,让其直接殒命,都并非没有可能。”

  “你或者可以理解为蛇之七寸。”

  “哦……原来如此。”云澈恍然点头:“既然是【逆天邪神】命门所在,想要重创,应该很难吧?”

  “那是【逆天邪神】当然。远古虬龙会以极强的【逆天邪神】力量护于龙阙,要将其守护力量打散然后创伤龙阙,说起来其实比直接重创其龙躯还要难得多,你师尊与它交战多次,从不会刻意攻击龙阙,因为刻意为之,反而会多费力气。千年前你师尊之所以能伤其龙阙,是【逆天邪神】在长久恶战之后将其全面压制,使其力量大溃,方才成功。”

  “今时,远古虬龙龙阙未愈,而你师尊玄力又有明显精进,所以这次……”焱万苍声音稍顿,一改音调,断言道:“定会成功!”

  —————————————————

  【焱】:yan,四声。

  【虬】:qiu,二声——虬!虬!虬!皮球的【逆天邪神】球!留言满屏的【逆天邪神】扎龙!扎你妹!!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