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46章 屠龙之期

第1046章 屠龙之期

  周围的【逆天邪神】景象迅速切换,视线之,是【逆天邪神】冰凰界的【逆天邪神】苍白天空,周围,是【逆天邪神】圣殿区域独有的【逆天邪神】气息。!云澈躺在雪地之,长长的【逆天邪神】舒了一口气。

  随着他精神的【逆天邪神】松弛,极重的【逆天邪神】伤势让他的【逆天邪神】意识越来越模糊和沉重,气息,更是【逆天邪神】微弱不堪,恍惚间,他看到了沐玄音来到了他的【逆天邪神】身侧,双目冷冷的【逆天邪神】看着他。

  “师……尊……”云澈张口,发出痛苦艰涩的【逆天邪神】声音。

  “哼,居然能从雾绝谷活着出来,你的【逆天邪神】命还真是【逆天邪神】硬。”纵然面对全身是【逆天邪神】血,重伤到近乎濒死的【逆天邪神】云澈,她的【逆天邪神】眸光和神情依旧一片冰冷,毫无感情。

  “……”云澈的【逆天邪神】嘴唇轻动,却没有发出声音,他的【逆天邪神】右臂动了动,然后一点一点,无缓慢的【逆天邪神】抬起,剧烈的【逆天邪神】颤抖,彰显着他抬起的【逆天邪神】不但无艰难,还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痛苦。

  而他抬起的【逆天邪神】手掌之,托着一朵华丽绽放,花瓣似无瑕翎羽的【逆天邪神】花。

  他用半条命换来的【逆天邪神】冰羽灵花。

  沐玄音:“???”

  “这是【逆天邪神】……弟子……在雾绝谷采到的【逆天邪神】花……送给……师尊……”

  “……”沐玄音没有用手去接……亦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反应。

  托着冰羽灵花的【逆天邪神】手掌颤抖的【逆天邪神】愈加剧烈,云澈的【逆天邪神】意识也快速的【逆天邪神】涣散着:“弟子……自知犯下大错……不求师尊原谅……只求师尊……不要因为弟子……而气到自己……”

  “弟子手的【逆天邪神】花……像弟子心的【逆天邪神】师尊……很美……很冷……但……其……实……”

  “……”

  云澈的【逆天邪神】意识终于完全溃散,昏死了过去,托着冰羽灵花的【逆天邪神】手掌也无力的【逆天邪神】垂下。

  沐玄音闪电般的【逆天邪神】出手,一抹轻盈的【逆天邪神】玄气顿时托起坠下的【逆天邪神】冰羽灵花,缓缓的【逆天邪神】飞到了她张开的【逆天邪神】掌心之。

  世界,忽然安静了许久。

  “罢了,姑且原谅你了。”

  冰羽灵花在她掌间无声消失,她转身身去,一声似自语的【逆天邪神】低念,很轻很轻,再无威凌。

  ——————————

  不知过了多久,云澈终于幽幽醒来。

  意识复苏,全身剧痛依旧,但已不再剧烈,剧痛之外,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种无清凉舒适的【逆天邪神】感觉,像是【逆天邪神】沐浴在温软的【逆天邪神】凉风之。

  云澈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浸泡于冥寒天池之。周围,点点冰灵环绕他轻灵舞动,除此之外,冥寒天池如平时般静寂,再无他人存在。那个笼罩着天池区域的【逆天邪神】结界也呈关闭状态。

  身体之,存在着数股不属于他的【逆天邪神】灵气,这些,都是【逆天邪神】高等灵药的【逆天邪神】气息,且都已化开,温和的【逆天邪神】滋润着他全身伤势,再加他极强的【逆天邪神】自愈能力,虽是【逆天邪神】重伤初醒,全身伤势却已好了近三成,随着他意识的【逆天邪神】清醒和玄力的【逆天邪神】恢复,伤愈的【逆天邪神】速度会越来越快。

  为他化开灵药,再置入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唯有可能是【逆天邪神】沐玄音。

  “呼……看来,师尊应该不那么生气了。”云澈长长的【逆天邪神】舒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了许多,相之下,身的【逆天邪神】伤都算不了什么了。

  当然,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之所以会遭此厄运,都是【逆天邪神】沐玄音所为……为了让他长记性。

  安心之下,云澈闭了眼睛,大道浮屠诀运转之下,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灵气涌入身体的【逆天邪神】速度顿时数倍加快。

  短短几个时辰之后,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已经恢复了大半,内外伤也好了六成以,虽然依旧虚软,但已几乎感觉不到痛楚。

  而在这时,他玄脉忽然传来异动,四色的【逆天邪神】玄气星云开始了自发的【逆天邪神】旋转,并且越来越快,全身玄气也以相当之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回流向玄脉。

  这是【逆天邪神】……要突破了!

  玄力步入神道后的【逆天邪神】第一次突破——只用了短短三个半月!

  而且这段时间,他都是【逆天邪神】在修炼断月拂影、冰凰封神典以及金乌焚世录,几乎从未刻意修炼过玄力,玄力的【逆天邪神】积累提升完全是【逆天邪神】依靠身体对冥寒天池灵气的【逆天邪神】吸收,却只用了短短三个半月,完成了神道一个小境界的【逆天邪神】跨越!

  云澈迅速凝聚精神,潜下内识,开始迎接人生第一次的【逆天邪神】神道突破。

  ——————————————

  冰凰界外,一艘伸展着赤红长翼的【逆天邪神】巨型玄舟缓缓停驻,它的【逆天邪神】存在,在冰白的【逆天邪神】世界里显得极为醒目。

  圣殿之前,沐冰云的【逆天邪神】身影在一闪而过的【逆天邪神】冰芒映现,莲步轻移,步入圣殿之,一眼看到了沐玄音背对着她的【逆天邪神】身影。或许是【逆天邪神】巧合,和前几次一样,她正站在曾经绽放着九转佛心莲的【逆天邪神】水池之侧。

  “炎神界的【逆天邪神】玄舟到了?”沐玄音冷语道。

  “是【逆天邪神】焱万苍和炎绝海。”沐冰云来到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身侧:“姐姐,你准备现在随他们去炎神界吗?”

  说话间,她看到了培育九转佛心莲的【逆天邪神】水池之,竟漂着一朵无暇的【逆天邪神】白花,瓣若鸿羽,释放着格外温和的【逆天邪神】灵气。

  “冰羽灵花?”沐冰云面露讶色,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疑问看向沐玄音。

  这个水池,是【逆天邪神】九千年前,沐玄音为了培育九转佛心莲所设,倾注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天池之水,并滴入了三滴冰凰源血,且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注入冰凰灵气,连它存在的【逆天邪神】位置,也是【逆天邪神】这核心圣殿的【逆天邪神】正心。平时,水池周围都会有无形结界相隔,不要说被外人碰触,连一丝微尘都别想靠近。

  这九千年间,这个灵池之,唯有九转佛心莲。

  今日,竟多了一枚冰羽灵花!?

  若是【逆天邪神】其他极其高等的【逆天邪神】花异草,沐冰云并不会太惊讶。毕竟九转佛心莲的【逆天邪神】花瓣已被采尽,在其重新绽放之前,已无需太强的【逆天邪神】灵气。但,冰羽灵花在吟雪界虽是【逆天邪神】极为高等难得的【逆天邪神】灵花,对她们而言却绝不稀,冥寒天池周围的【逆天邪神】随便一株,论灵气都要远胜冰羽灵花。

  何况,这还仅仅只是【逆天邪神】一枚完全绽开的【逆天邪神】花朵,而不是【逆天邪神】完整的【逆天邪神】一株——居然放入了这个倾注着天池灵气与冰凰灵气的【逆天邪神】灵池之!?

  “空着也空着,随便扔朵看着还算顺眼的【逆天邪神】花进去。”沐玄音别过脸去:“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人既然来了,说明时间也差不多了,刚好现在也无事缠身,那今日吧。”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样子,似乎是【逆天邪神】在刻意岔开话题。沐冰云再次深深的【逆天邪神】看了那朵冰羽灵花一样,也没再追问,担心的【逆天邪神】道:“还是【逆天邪神】决定要一个人去吗?”

  “不,”沐玄音却是【逆天邪神】目光微动:“我准备多带一个人。”

  “大长老?”

  “云澈。”

  “云澈?”沐冰云微怔。

  “他对神界的【逆天邪神】认知,目前也只有吟雪界而已,也是【逆天邪神】时候带他出去长点见识了。”沐玄音无冷淡的【逆天邪神】道:“既然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弟子,怎能一直坐井无知。”

  “……”沐冰云忽然露出了很浅的【逆天邪神】笑:“看来,姐姐已经不生他气了。”

  沐玄音不屑的【逆天邪神】冷哼一声:“哼!既然他命大活着回来,我也懒得再和一个小鬼头置气。”

  沐冰云唇瓣微倾,无声莞尔:“云澈身的【逆天邪神】火焰之力还要胜过寒冰,带他去炎神界,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个很好的【逆天邪神】决定。倒是【逆天邪神】姐姐,千万要小心。”

  “放心吧。”沐玄音毫无忧色:“一次,那只虬龙被我重创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其他部位,而是【逆天邪神】‘龙阙’。龙阙被伤,短短千年绝对不可能痊愈,其威胁必定大减,这次,在其完成蜕鳞之前,我有至少八成的【逆天邪神】把握将其屠杀!”

  沐冰云缓缓的【逆天邪神】点头。

  “告诉涣之,我不在的【逆天邪神】这段时间,宗若有大事,由他全权做主。除非有不可解之大事,否则不得向我传音。”

  沐玄音说完,转过身来,向殿外走出。刚到门口,她忽然想到了什么,脚步停下,忽然手掌一翻,一抹白芒被她推向了沐冰云。

  沐冰云伸手,将那抹白芒接于手,正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那把云蝶刃。

  “姐姐……”

  “不必解释。”沐玄音冷语道:“这是【逆天邪神】母亲留下的【逆天邪神】最重要之物,绝不可交给外人……任何人都不许!这次姑且算了,下不为例!”

  “是【逆天邪神】。”沐冰云收起云蝶刃,心有愧然。

  沐玄音手掌一拂,空间顿裂,瞬间,她的【逆天邪神】身影消失原地,出现在了冥寒天池前。

  正在天池之巩固玄力的【逆天邪神】云澈忽然感觉到天池结界在开启,他连忙从天池起身,刚落到池畔,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身影已出现在了他的【逆天邪神】眼前。

  面对沐玄音,云澈心依旧万千忐忑,连忙拜下:“弟子拜见师尊。”

  先前,他拜下后都会直视沐玄音,但这次,他却是【逆天邪神】乖乖的【逆天邪神】垂首,半瞬不敢抬起……唯恐自己的【逆天邪神】目光不小心碰触到她的【逆天邪神】胸脯。

  “跟我走。”沐玄音冷冷道。眸却是【逆天邪神】微恍诧异……伤势竟好的【逆天邪神】如此之快,而且居然突破了!

  “啊?去哪?”云澈下意识的【逆天邪神】问道,

  “炎神界!”

  云澈尚未反应过来,身体便忽得一轻,眼前的【逆天邪神】景象快速切换,已来到了冰凰界空。

  云澈在这时忽然想起,自己进入雾绝谷之前,沐冰云说过再有几日,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人会到来……也意味着,已经到了葬神火狱的【逆天邪神】远古虬龙蜕鳞之期,亦是【逆天邪神】屠龙之时!

  而沐玄音,这是【逆天邪神】要带着他一起去!

  远古葬神火狱,云澈早心存神往,若能远远看一眼传说的【逆天邪神】远古虬龙,那更是【逆天邪神】极其难得的【逆天邪神】经历。

  这对云澈而言,当然是【逆天邪神】好事一件。

  沐玄音带着云澈,沐着寒气极速穿行,快速接近冰凰界外的【逆天邪神】赤色玄舟。云澈偷看了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背影几眼,弱弱的【逆天邪神】问道:“师尊,难道……只有弟子和师尊两人?涣之长老和冰云宫主不一起吗?”

  他已经知道,宗门除了沐玄音,玄力最强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沐涣之和沐冰云。

  说及沐冰云,云澈忽然脸色一变,失声道:“糟了!”

  沐玄音:“??”

  “师尊!”云澈面带惊慌道:“弟子忽然想起,冰云宫主交给弟子的【逆天邪神】一件东西,被弟子不慎遗失在雾绝谷。弟子必须马告知冰云宫主,否则……”

  当日在雾绝谷,云澈用淬虬龙之毒的【逆天邪神】云蝶刃成功刺入了冰甲巨猿的【逆天邪神】眼睛,但随之被冰甲巨猿一臂扫开,瞬间重伤,云蝶刃也自然脱手飞出,不知所去。

  而沐冰云亲口说过,云蝶刃是【逆天邪神】祖传之物,毫无疑问重要之极。

  “你是【逆天邪神】说云蝶刃吗?”沐玄音冷冷的【逆天邪神】道。

  “啊……”云澈嘴巴大张:“是【逆天邪神】……”

  “不必了,为师已经替你还给她了。”

  “呃……”云澈的【逆天邪神】喉咙重重“咕嘟”了一下,紧张的【逆天邪神】道:“谢谢师尊。”

  沐玄音美眸侧过,忽然手掌一翻,一抹冰芒飞向云澈,被云澈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接住。

  落入手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把闪动着冰冷寒光的【逆天邪神】短刃,蝶翼状的【逆天邪神】刃柄,冰白色的【逆天邪神】刃身,轻灵似无物……其形,其息,其锋芒,皆和沐冰云交给他的【逆天邪神】云蝶刃一模一样。

  唯一的【逆天邪神】不同,是【逆天邪神】蝶翼的【逆天邪神】方向相反。

  “这是【逆天邪神】……”

  “此刃,名为‘音蝶’。看你用的【逆天邪神】还算顺手,便暂且借你一用。”沐玄音目光转过,声音毫无感情:“但你若敢把它弄丢,我非杀了你不可!”

  云澈愣了好一会儿,才连忙道:“谢师尊恩赐,弟子一定万分珍惜。”

  云澈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把音蝶刃收起,大脑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

  哎?等等,师尊为什么会知道我用的【逆天邪神】很顺手?难道……

  寒风之下,两人已出了冰凰界范围。前方,一股不正常的【逆天邪神】灼气隐隐传来,那艘来自炎神界的【逆天邪神】火焰玄舟,也已出现在了视线之。

  ——————————

  【本火星微信公众号:huoxingyinli99,或直接公众号搜索火星引力。温馨提醒:关注了也不会多长一两肉!】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