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45章 再灭神劫

第1045章 再灭神劫

  云澈没有再继续后退,在定定的【逆天邪神】看了冰羽灵花许久后,竟忽然缓步向前,一步步的【逆天邪神】靠近向极度危险的【逆天邪神】冰甲巨猿,目光所向,依然是【逆天邪神】冰羽灵花。

  云澈的【逆天邪神】意图显而易见,沐玄音看在眼中,面露愠怒:“混账!为了一时贪念居然冒着生命之危,这小子永远这么不长记性!”

  “而且不过是【逆天邪神】区区一株冰羽灵花!冥寒天池随便一株异花都远胜于它!”

  云澈逐渐靠近,每一步都极为缓慢。那可怕的【逆天邪神】气息也随着他的【逆天邪神】靠近而愈加可怕。

  虽然是【逆天邪神】冒着极大的【逆天邪神】危险,但云澈还是【逆天邪神】有着相当的【逆天邪神】信心。断月拂影的【逆天邪神】匿影加流光雷隐的【逆天邪神】双重气息隐匿,他自信除非这只巨猿处在灵觉外放的【逆天邪神】警戒状态,否则就算是【逆天邪神】靠近到十丈左右,它也很难发现自己的【逆天邪神】存在。

  更何况,它还是【逆天邪神】处在睡眠之中。

  冰冷的【逆天邪神】安静中,云澈保持极为缓慢的【逆天邪神】匀速,无声无息来到了冰羽灵花的【逆天邪神】前方,整个过程可谓无惊无险。此时,云澈身侧不过短短三丈之处,便是【逆天邪神】冰甲巨猿的【逆天邪神】所在,他都能隐隐感触到它睡眠之中发出的【逆天邪神】沉重呼气。

  但,自始至终,冰甲巨猿的【逆天邪神】气息都没有丝毫异状,显然毫无察觉。

  近看冰羽灵花,云澈更觉惊艳。只有成人手掌般大小,绽开着七片状似翎羽的【逆天邪神】花瓣,每片花瓣都释放着独立的【逆天邪神】气息,似有着独立的【逆天邪神】生命。

  它释放着冰白色的【逆天邪神】冷光,所以显得格外冷艳绮丽,但随着云澈手掌的【逆天邪神】缓缓靠近,感受到的【逆天邪神】依然不是【逆天邪神】冰系异花都会有的【逆天邪神】冰寒,而是【逆天邪神】一种让人舒适的【逆天邪神】心安,反而更趋于温暖感。

  “好……”云澈手轻轻的【逆天邪神】触在冰羽灵花上,动作小心到极点。随着天毒珠光芒的【逆天邪神】微闪,冰羽灵花已被毫无声息的【逆天邪神】摘下。

  遥远的【逆天邪神】上空,沐玄音月眉稍沉:“给你长长记性!”

  在必要之事前,纵然有性命之危,也该冒险一搏。但,不必要事物下的【逆天邪神】贪念,却无疑是【逆天邪神】大忌。尤为让她生气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冥寒天池无数的【逆天邪神】灵花异草,他却为了区区一株冰羽灵花而冒险接近一只神劫玄兽,简直岂有此理!

  她手指轻点,一抹针芒般的【逆天邪神】蓝光刹那闪现。

  云澈把采下来的【逆天邪神】冰羽灵花捧在掌心,深深的【逆天邪神】看了一眼,刚要把它置入天毒珠,忽而,周围的【逆天邪神】气息陡变,致命的【逆天邪神】危险感一瞬间刺动了他全身神经。

  “吼!!!!”

  平息的【逆天邪神】气流忽然如海啸般剧烈激荡,冰甲巨猿翻身而起,发出一声震天般的【逆天邪神】怒吼,将近只三丈之距的【逆天邪神】云澈震得险些吐血,在它的【逆天邪神】狂烈释放的【逆天邪神】力量之下,周围冰雪被狠狠排开,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也瞬间现形,和他手中的【逆天邪神】冰羽灵花,清晰的【逆天邪神】映在冰甲巨猿释放着狂暴怒光的【逆天邪神】瞳孔之中。<>

  “……?!!”云澈大惊失色,迅速将冰羽灵花放入天毒珠,然后雷霆般的【逆天邪神】闪身冲出。

  无论什么生灵,从睡眠中自然醒来的【逆天邪神】话,都会有相当长一段时间的【逆天邪神】意识模糊期。所以,就算是【逆天邪神】他采到冰羽灵花的【逆天邪神】同时冰甲巨猿恰好醒来,他也有足够的【逆天邪神】把握安然离开。

  但,这冰甲巨猿的【逆天邪神】状态,却像是【逆天邪神】在睡眠之中被狠狠扎了一刀,上一瞬间还在熟睡,气息无比之安稳,下一个瞬间,竟是【逆天邪神】在醒来的【逆天邪神】刹那就变得无比之狂暴。

  糟了……云澈牙齿紧咬:怎么会这样?难道,这也是【逆天邪神】雾绝谷这些狂暴玄兽的【逆天邪神】特性?

  冰甲巨猿会睡在冰羽灵花附近当然不是【逆天邪神】偶然,因为冰羽灵花的【逆天邪神】气息对它有着极强的【逆天邪神】吸引力。就算它不被惊醒,随着冰羽灵花气息的【逆天邪神】消失,用不了多久,它也会自己醒过来——不过那时,云澈早已安然离开。

  而今,它不但是【逆天邪神】被狠狠惊醒,还一眼看到了冰羽灵花被云澈摘在手中,本就狂暴的【逆天邪神】气息顿时如二度喷发的【逆天邪神】火山,它向着云澈逃窜的【逆天邪神】方向高高扑起,巨大的【逆天邪神】拳头带着暴烈的【逆天邪神】怒火狠狠砸下。

  轰隆!!

  如惊雷震空,前方千丈空间全部被笼罩冰甲巨猿这一拳的【逆天邪神】恐怖之威下,所有的【逆天邪神】冰石、巨树、冰川被一瞬摧断,雪层以惊人的【逆天邪神】速度陷落。

  致命的【逆天邪神】压迫感从后方袭来,云澈根本避无可避,瞬间开启“轰天”,全力释放封云锁日。

  轰——

  云澈如被巨槌轰击,从空中狠狠栽落,又是【逆天邪神】一声巨响,将地面砸出了一个深至数十丈的【逆天邪神】大坑。

  “嘶……”云澈快速的【逆天邪神】从巨坑中直起身来,全身剧痛中混着酥麻,刚一起身,嘴角、鼻孔、双耳都快速溢出血丝——若不是【逆天邪神】他极快的【逆天邪神】开启轰天并张开邪神屏障,他纵然不死,也要掉半条命。

  那可是【逆天邪神】神劫之威!

  他艰难抗下一击,却绝不代表他脱离了危险,相反,他连喘息的【逆天邪神】机会都没有。他还未能平息下全身激荡的【逆天邪神】玄气,便被两道刺目的【逆天邪神】猩红瞳光笼罩,覆着厚重冰甲的【逆天邪神】巨臂带着死亡之威从他的【逆天邪神】头顶再次轰下,一瞬间便覆满了他的【逆天邪神】整个视野。<>

  云澈极速瞬身,然后再次全力张开邪神屏障。

  轰!!

  大地崩裂,连十几里之外的【逆天邪神】矮山都全部崩塌,云澈再次如被重锤轰击,被一瞬间砸向了高空,虽然只是【逆天邪神】余波,但邪神屏障在短暂的【逆天邪神】维持后完全破碎,也惊险勉强的【逆天邪神】再次帮他躲过一劫。

  云澈全身气血彻底大乱,他在空中极力的【逆天邪神】稳住身姿,狠狠的【逆天邪神】吐了一口鲜血,紧咬的【逆天邪神】牙齿几乎断裂……不行!根本不可能逃得掉,要是【逆天邪神】再来一次,就彻底危险了。

  在轰天状态下连续两次全力施展封云锁日,也已差不多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极限。

  要活命,就只有一个方法……

  那就是【逆天邪神】杀了它!!

  在他心念急转间,冰甲巨猿的【逆天邪神】血色瞳光已再次将他笼罩,云澈的【逆天邪神】气息被其锁定,根本无处遁形,巨大的【逆天邪神】猿臂第三次抡起,神劫之威即将再度覆天而下。

  云澈眼瞳阴下,非但没有全力逃遁,反而主动冲向了冰甲巨猿,在其巨臂即将轰下之时,他身上蓝影闪动,释放出震世龙吟。

  “吼!!!!!”

  龙魂领域之下,冰甲巨猿全身剧震,狂暴的【逆天邪神】双瞳快速涌现出深深的【逆天邪神】惊惧,轰击的【逆天邪神】动作也一时僵在了那里。而云澈的【逆天邪神】玄气在这时毫无保留的【逆天邪神】完全爆发,直冲冰甲巨猿的【逆天邪神】头颅。

  右手,抓着云蝶刃。

  左手覆在云蝶刃之上,一抹绿光一闪而过。

  当初在冰风帝国毒杀沐寒逸时,他只用了沐玄音交给他的【逆天邪神】一半的【逆天邪神】虬龙之息。而此刻,剩下的【逆天邪神】另一半,他全部洒在了云蝶刃上。

  因为他身上唯一能杀了冰甲巨猿的【逆天邪神】东西,唯有这虬龙之毒!

  要让冰甲巨猿中虬龙之毒,就必须将毒注入它的【逆天邪神】躯体。而冰甲巨猿一身厚重无比的【逆天邪神】冰甲,又有神劫之力护身,他纵然手持云蝶刃,又保持轰天的【逆天邪神】极限状态,也没有破开冰甲刺入的【逆天邪神】绝对把握。

  而他的【逆天邪神】机会,就只有这么一次,根本没有赌博的【逆天邪神】资本。

  而生灵身上最脆弱的【逆天邪神】部位……无疑是【逆天邪神】它的【逆天邪神】眼睛!

  面对被龙神之威短暂震慑的【逆天邪神】冰甲巨猿,云澈的【逆天邪神】玄气、速度全部达到了极致,身若流星,手中云蝶刃爆射出一道近尺长的【逆天邪神】无形刃芒,直刺头颅……

  哧!!

  冰蝶刃狠狠的【逆天邪神】扎入了冰甲巨猿大若成人脑袋的【逆天邪神】右眼,发出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如同割裂坚韧岩石的【逆天邪神】可怕声响。<>

  “吼呜!!!!!!”

  冰甲巨猿上身猝然仰起,发出痛苦的【逆天邪神】暴吼,云澈一声闷哼,被远远震开,下一瞬间,他眼前忽然变得一片黑暗,冰甲巨猿在痛苦与暴怒中混乱挥出的【逆天邪神】巨臂狠狠的【逆天邪神】扫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身上。

  嗡————

  意识瞬间空白,云澈完全没有感觉到一丝痛苦,唯有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像是【逆天邪神】一片被飓风卷起的【逆天邪神】落叶,在空白的【逆天邪神】世界里飘飞了出去……

  “糟了!”沐玄音脸色一变,快速飞下。

  砰!

  云澈重重砸地,身体在冰层上犁出一道长达百丈的【逆天邪神】沟壑,才终于停了下来。他被瞬间轰散的【逆天邪神】意识,也总算在这时缓慢的【逆天邪神】恢复过来,越来越强烈的【逆天邪神】剧痛从他身体所有部位无情的【逆天邪神】传来。

  先前冰甲巨猿的【逆天邪神】两次重击,他都是【逆天邪神】在轰天状态下全力张开邪神屏障,完全是【逆天邪神】他最极限的【逆天邪神】防御姿态,而且承受的【逆天邪神】还只是【逆天邪神】余波,都受了内伤。

  而这次,他却是【逆天邪神】在没有邪神屏障在身的【逆天邪神】情形下,被冰甲巨猿正面轰中。

  强烈的【逆天邪神】剧痛,也意味着苏醒的【逆天邪神】知觉。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缓缓睁开,右手手指微动,然后艰难的【逆天邪神】抬起手臂,抓向身后的【逆天邪神】一块崩裂的【逆天邪神】冰石,似乎是【逆天邪神】想要站起,但随着手臂的【逆天邪神】抬起,他看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染满手臂的【逆天邪神】鲜血……

  而左臂,则骨头尽断,毫无知觉。

  砰!

  倾尽全力也未有完全抬起的【逆天邪神】右臂也重重垂下,全身除了剧痛,连轻微的【逆天邪神】移动都难以做到。不止是【逆天邪神】左臂,他感觉到自己左肋、甚至胸骨都断裂了大半,内腑更是【逆天邪神】大幅度移位,裂痕无数。

  “嗷……吼!!”

  “呜吼~~~~”

  远处,传来冰甲巨猿愤怒、痛苦、癫狂的【逆天邪神】咆哮声,模糊的【逆天邪神】视线中,他看到了一个正在捂着左眼,狂乱扭动、挣扎的【逆天邪神】巨大影子。

  从它被刺中的【逆天邪神】左眼开始,它厚重的【逆天邪神】冰甲上开始覆上了一层诡异赤红色,并快速的【逆天邪神】蔓延,转眼之间便覆满其庞大的【逆天邪神】身躯,又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变得深邃。

  很快,它本是【逆天邪神】冰白色的【逆天邪神】身体变得赤红一片,它的【逆天邪神】咆哮、挣扎也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微弱无力,直至重重载倒在地,只剩下绝望的【逆天邪神】蠕动与抽搐。

  “嘿……嘿嘿……”瘫在地上,伤重之极的【逆天邪神】云澈却在笑。继三个月前的【逆天邪神】沐寒逸之后,他居然又杀了一个神劫境界的【逆天邪神】存在。虽然,两次都是【逆天邪神】依靠的【逆天邪神】龙神领域和虬龙之毒,但,这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唯有他才能创造的【逆天邪神】奇迹。

  虽然伤重到极点,但中了神劫之力的【逆天邪神】正面一击还没死,这同样只有他才能做到。换做其他玄者,纵然是【逆天邪神】神魂境,也绝对会被一瞬轰得稀巴烂,别说留口气,连块完整的【逆天邪神】骨头都别想剩下。

  只是【逆天邪神】,这次伤得实在有些惨,哪怕当初和轩辕问天一番恶战,也没伤到这般地步。

  冰甲巨猿虽死,但危机远远没有解除,因为这里可是【逆天邪神】雾绝谷,随时会有凶暴玄兽出现。他现在不要说摹灸嫣煨吧瘛夸影,连站起身来都无法做到,哪怕来一只最弱小的【逆天邪神】寒冰喋狼,都能轻易让他死透。

  而就在这时,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忽然闪出一团明亮的【逆天邪神】玄光,玄光之下,一个小型玄阵快速启动,并释放出一团将云澈完全包裹的【逆天邪神】光芒,带着他瞬间消失在了那里。

  进入雾绝谷的【逆天邪神】三十六个时辰在这一刻刚好达成,也随之触动了沐玄音留在他身上的【逆天邪神】空间玄阵,也终于结束了这场沐玄音给予他的【逆天邪神】重罚。

  “还真是【逆天邪神】命大。”遥远的【逆天邪神】上空,沐玄音轻念一声,随着她的【逆天邪神】转身,身影也无声消逝。

  ——————————

  【哎,想念当初写网游的【逆天邪神】时候。跨这么多级杀怪,得多少经验啊……】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