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43章 夺命云蝶

第1043章 夺命云蝶

  断月拂影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大圆满……匿影之境!

  而之所以是【逆天邪神】传说,是【逆天邪神】因它存在于远古记载和玄诀,却从未有人见过!

  就连沐玄音,修成断月拂影万年,也从未能修至匿影之境。

  断月拂影是【逆天邪神】远古冰凰所留下,要远比冰凰封神典要难以领悟、修炼的【逆天邪神】多。因吟雪界历史修成的【逆天邪神】人极少,更无人能修炼至大圆满之境,沐玄音一度认为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匿影之境是【逆天邪神】凡人之躯根本不可能达到的【逆天邪神】境界。

  但此刻,就在她的【逆天邪神】眼前,她清清楚楚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就这么消失无踪,就连依旧存在于那里的【逆天邪神】气息,也变得无比之淡薄。至少,那只从他身前极近处走过的【逆天邪神】冰麟巨兽完全没有察觉他的【逆天邪神】气息。

  而从她教云澈修炼断月拂影至今……才过去了短短三个月!

  “匿影之境……三个月……”她轻然自语,瞳眸中荡动着无法平息的【逆天邪神】复杂:“再怎么天纵奇才,悟性也不该到如此恐怖的【逆天邪神】地步,他到底……”

  世界又安静了下来,过了很久,冰石的【逆天邪神】角落,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缓缓的【逆天邪神】浮现,从一个虚影瞬间变得清晰,随之,他的【逆天邪神】眼睛也缓缓张开,然后站起身来,带着满脸惊奇看向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

  “这就是【逆天邪神】师尊所说的【逆天邪神】,断月拂影的【逆天邪神】最高境界?”云澈低声自语的【逆天邪神】,连他自己,都是【逆天邪神】满脸的【逆天邪神】难以置信,更多的【逆天邪神】则是【逆天邪神】一种难以自抑的【逆天邪神】兴奋:“居然真的【逆天邪神】可以把身形都完全隐匿……”

  自言自语间,云澈再次凝聚精神,冰凰之力运转间,他的【逆天邪神】存在与周围的【逆天邪神】元素快速交融,逐渐的【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身影再次模糊,短短四息之后,便已完全消失,比刚才的【逆天邪神】匿影明显快了许多。

  云澈抬起手来,随着他这个简单动作,匿影状态直接消失。他握紧双手,有些激动的【逆天邪神】道:“现在只是【逆天邪神】初窥门径,匿影的【逆天邪神】强大绝对远不止如此……若能驾轻就熟的【逆天邪神】话,应该可以在一两息之内便完成匿影,说不定……还能在匿影状态下进行缓慢的【逆天邪神】移动!”

  “……”云澈的【逆天邪神】自言自语,高空之上的【逆天邪神】沐玄音听得清清楚楚。

  兴奋之下,云澈已浑然不顾雾绝谷的【逆天邪神】可怕,再次闭上眼睛,很快,他的【逆天邪神】身体时而模糊,时而消失,时而映现……

  匿影的【逆天邪神】玄机,便是【逆天邪神】自身气息与周围环境的【逆天邪神】交融,玄力消耗很少,但却颇为消耗精神力。而且,在匿影之下,若是【逆天邪神】稍动玄气,或是【逆天邪神】被他人玄气击中,完美的【逆天邪神】交融就会被打乱,匿影状态自然瞬间消失。

  纵然精神负荷很大,而且不能外放玄力,不能被他人玄力干扰,但就凭能让身影消失于无形,这绝对是【逆天邪神】足以震动整个神界的【逆天邪神】逆天之技!

  而匿影状态下隐匿的【逆天邪神】还不仅仅只是【逆天邪神】身形,就连气息也极大幅度的【逆天邪神】匿下……完全不啻于流光雷隐!

  虽然,在匿影状态下不能外放玄力,但,用来内敛气息的【逆天邪神】流光雷隐……

  意念一动,云澈很快再次进入匿影状态,然后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发动流光雷隐……

  高空之上,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眸光猛的【逆天邪神】一动,因为这次不仅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就连他的【逆天邪神】气息,都忽然从她的【逆天邪神】灵觉中消失了!

  沐玄音精神稍凝,这才在云澈气息消失的【逆天邪神】地方,重新察觉到了他的【逆天邪神】存在,而他的【逆天邪神】气息,比之他平时的【逆天邪神】隐匿状态,竟还要淡薄了数倍!

  沐玄音刚刚平静下来的【逆天邪神】雪颜上,再次闪过一抹惊色。

  虽然相隔遥远,但以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玄力所在的【逆天邪神】高度,云澈竟然能短暂避过她的【逆天邪神】灵觉!

  神元境……避过神主境的【逆天邪神】灵觉!!虽然只是【逆天邪神】遥远距离下的【逆天邪神】短暂一瞬,但这绝对是【逆天邪神】任何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相信的【逆天邪神】事。

  “呼!”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再次浮现,脸上露出了惬意的【逆天邪神】微笑。刚刚在匿影状态下施展流光雷隐,将隐匿的【逆天邪神】气息再次收敛,成功之时,他感觉到自己仿佛已从天地之间消失……而匿影状态,亦没有因此而消散!

  “很好!”云澈兴奋的【逆天邪神】低呼一声,断月拂影的【逆天邪神】匿影加流光雷隐,可达到气息的【逆天邪神】双重隐匿。若能熟练驾驭……自己毫无疑问又多了一道强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护身符!

  而眼下,如果能保持这个状态——隐匿身影加隐匿气息,这里的【逆天邪神】玄兽,将极难发现他的【逆天邪神】存在。

  也就意味着,他要在这里撑过三天,瞬间从难如登天,变成了简直可谓易如反掌!

  前提是【逆天邪神】他能将匿影运用自如。

  匿影本就是【逆天邪神】逆天之技,强如沐玄音,修炼断月拂影万年都未能领悟,要在初悟之后便很快驾驭,对常人来说根本是【逆天邪神】不可能之事。

  但,初窥匿影之道的【逆天邪神】云澈心中却感觉着……好像也没什么难的【逆天邪神】!

  因为,他可是【逆天邪神】身负邪神玄脉,与元素的【逆天邪神】交流本就强至可以无视法则,而大道浮屠诀让他可以随意驾驭天地灵气,这两点是【逆天邪神】达成匿影的【逆天邪神】关键,也是【逆天邪神】对普通玄者来说最为艰难的【逆天邪神】因素,但对他而言却可以信手为之,再加上他完全不符常理的【逆天邪神】领悟能力……

  好像也真没什么难的【逆天邪神】……

  云澈居于原处,平稳呼吸,开始了一次次的【逆天邪神】匿影。

  这种极高层面的【逆天邪神】法则形态,对他人而言,微小的【逆天邪神】进境都要长年累月的【逆天邪神】冥思与修炼,甚至几千年没有寸进都不是【逆天邪神】什么太过奇怪的【逆天邪神】事。但云澈不过几十次的【逆天邪神】施展,完全匿影的【逆天邪神】速度便比之最初快了整整一倍多!

  到了最后,他仅用短短两息,便完成了从真身到虚幻,再到完全消失。

  而这期间,有数只玄兽从他附近掠过,没有一个发现他的【逆天邪神】存在。

  “……”沐玄音久久无言。她想起自己当初教给云澈断月拂影,只是【逆天邪神】第一遍,他便成功施展出了断月拂影的【逆天邪神】雏形,那时让她心中大为吃惊。但相比她眼下所见……那日简直都不算事儿。

  “唉。”

  也不知道她在叹息什么,沐玄音目光移开,身影转过,顿时消失在了茫茫天际。

  ——————————

  匿影状态加之流光雷隐,云澈整个人像是【逆天邪神】消失在了空间夹缝,再加之他逃遁而至的【逆天邪神】这个地方出奇的【逆天邪神】安全,玄兽出没的【逆天邪神】频率远远少于其他区域,云澈在这里停留了一整天,愣是【逆天邪神】没有被一只玄兽发觉。

  相比于第一天的【逆天邪神】狼狈不堪,险象环生,第二天却是【逆天邪神】风平浪静,无比之惬意。

  而这短短一天,云澈才刚刚领悟贯通的【逆天邪神】匿影能力却有了极大的【逆天邪神】进境。到了最后,他已不需完全集中意念,三分意识在外,七分凝心便可快速完成,而且随着愈加纯熟,对精神力的【逆天邪神】消耗也大为减轻。

  “天下之大,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无奇不有,居然真的【逆天邪神】存在如此神奇的【逆天邪神】功法。如此看来,以前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星隐草,原理上应该也差不多吧。”

  “这样的【逆天邪神】话,只要不因意外暴露,十丈之外,就算是【逆天邪神】神劫境,也应该发现不了我的【逆天邪神】存在。”

  云澈自言自语着。

  风声寥寂,却已不再带给云澈最初的【逆天邪神】紧张和阴寒。不过他也并不敢贸然离开所在的【逆天邪神】地方,因为他匿影之时,只要稍有移动,就会瞬间现形。虽然他感觉到应该有能在移动状态下保持匿影的【逆天邪神】方法,但至少他现在做不到,只有一种似清晰又似模糊的【逆天邪神】感觉。

  在长久的【逆天邪神】犹豫之后,云澈终于还是【逆天邪神】没有选择冒险,而是【逆天邪神】继续乖乖龟缩在原处。只要撑过今天,沐玄音就不会再杀他……意外领悟的【逆天邪神】匿影之境,让他又牢牢捡回一条命。

  “这片区域玄兽的【逆天邪神】足迹很少,应该会安全的【逆天邪神】多。”

  远处,忽然传来一个极力压低的【逆天邪神】声音,凝神冥思的【逆天邪神】云澈迅速的【逆天邪神】睁开了眼睛。

  “这里就从来没有安全的【逆天邪神】地方!”

  这是【逆天邪神】另一个人的【逆天邪神】声音,而这个声音让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猛的【逆天邪神】一动。

  这个声音……沐一舟!?

  他居然没死!?

  断月拂影与流光雷隐同时发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顿时如散开的【逆天邪神】云雾,缓缓的【逆天邪神】消失在了那里。

  很快,浓雾之中,走出了两个结伴而行的【逆天邪神】人影。

  两人都全身是【逆天邪神】伤,但从气息和状态上来看,却是【逆天邪神】并无大碍。尤其是【逆天邪神】右侧那人,纵然还隔着很远,依旧带给了云澈一股极强的【逆天邪神】压迫和危险感。

  而那张面孔……赫然就是【逆天邪神】沐一舟!

  不知该说他命大,还是【逆天邪神】实力太过强大。云澈别无选择之下爆开的【逆天邪神】黄泉灰烬,居然没让沐一舟死在暴走的【逆天邪神】玄兽爪下,分明连重伤都没有。

  “早晚都要死,什么时候死还不一样!”沐一舟狠狠的【逆天邪神】道:“我只恨……之前没能亲手杀了云澈!!”

  他被流放至此,皆因他做下太多丑事,却把怨恨全部撒到了云澈头上。

  “那天连你都差点丧命,云澈十条命也死了。他虽不是【逆天邪神】你亲手所杀,但也算得上是【逆天邪神】因为你死的【逆天邪神】,所以还是【逆天邪神】痛快点吧。”另一个人道。

  听了他的【逆天邪神】话,沐一舟脸上露出低笑:“嘿,你说得倒也没错。”

  两人的【逆天邪神】脚步小心而缓慢,踏在雪上,却不留半点足迹。

  杀我?云澈眼睛眯起,心中暗中冷笑。

  想到前日被他险些逼入绝境,云澈心中杀意横生。

  正面对抗,他断然不是【逆天邪神】沐一舟的【逆天邪神】对手。

  但,想到那只被轻易断体的【逆天邪神】神魂白狼,云澈的【逆天邪神】瞳孔中闪起危险的【逆天邪神】寒光,手间,已悄然抓起了云蝶刃。

  “一舟师兄,我们真的【逆天邪神】只能……只能死在这里吗?”

  “不然呢?难道你还梦想能活着离开?”沐一舟咬牙切齿道。

  “不……我只是【逆天邪神】不甘心,一定有办法的【逆天邪神】,一定有出去的【逆天邪神】办法的【逆天邪神】。一舟师兄,我们都坚持这么久了……一定会有方法的【逆天邪神】!”

  两人逐渐走近,方向刚好是【逆天邪神】云澈所藏身的【逆天邪神】冰石。而云澈就站在冰石的【逆天邪神】正前方,亦是【逆天邪神】他们视野的【逆天邪神】正中,但两人虽都是【逆天邪神】内心警戒,不敢有半刻放松,却分毫没有察觉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存在。

  冰石和粗树的【逆天邪神】夹缝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一个极好的【逆天邪神】藏匿之地,两人的【逆天邪神】脚步稍稍加快,距离云澈越来越近,逐渐的【逆天邪神】临近至十丈……五丈……却依旧完全没有察觉到竟有一个人直直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

  云蝶刃握紧,云澈的【逆天邪神】心跳没有因他们的【逆天邪神】靠近而加快,反而愈加的【逆天邪神】平缓。

  机会,只有一次!

  视线中的【逆天邪神】沐一舟越来越近,转眼间已近在十步之内。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指再次微紧,依旧强行忍住……而就在沐一舟踏进七步之距时,他深隐的【逆天邪神】玄气在一瞬间完全爆发,现形的【逆天邪神】身体如一道流光般爆射而出,从沐一舟的【逆天邪神】身前骤然掠过。

  一道快至极点的【逆天邪神】光影闪过身前,还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逆天邪神】凉意。这道光影就如来自忽然裂开的【逆天邪神】虚空,毫无征兆,快到了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这一惊非同小可,沐一舟两人心脏骤停,惊然转身:“什么人!!”

  云澈平稳的【逆天邪神】停在了十丈之外,悠然转身,嘴角,带着一抹诡异的【逆天邪神】淡笑:“一舟师弟,为了报答你热情的【逆天邪神】招待,我来亲自送你一程!”

  ————————————

  nt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