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42章 匿影无踪

第1042章 匿影无踪

  雾绝谷作为“绝”地,向来都极为安静。在远比其他地域残酷的【逆天邪神】生存法则下,玄兽连咆哮声都极少发出。

  雾绝谷的【逆天邪神】玄兽皆为冰系,被流放其中的【逆天邪神】,也都是【逆天邪神】冰凰弟子,所以几乎从无火焰的【逆天邪神】存在……更不要说遮天蔽日的【逆天邪神】金乌神炎!

  疯狂爆燃的【逆天邪神】金乌火海无疑是【逆天邪神】在死寂的【逆天邪神】雾绝谷投下了一枚震天惊雷,弥天的【逆天邪神】火光之下,瞬间带起无数玄兽的【逆天邪神】嘶吼咆哮,或惊惧、或愤怒、或狂躁。

  火海之内,弱小的【逆天邪神】玄兽被焚伤、焚灭,强大的【逆天邪神】玄兽则在烧灼之下愤怒暴走,而火海之外,空气暴乱,飞雪漫天,无数的【逆天邪神】玄兽如浪潮一般蜂拥而至,一股可怕到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气息在火焰与兽吼中流窜。

  “啊啊啊啊……”火海之中传来沐一舟的【逆天邪神】嘶叫,他的【逆天邪神】气息没有再逼近,反而在不断后退,显然已遭到了玄兽的【逆天邪神】围攻:“云澈……你疯了吗!”

  “嘿……这下,谁先死还不一定呢!!”

  云澈狂笑一声,随便选了一个方向,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冲去。

  既然甩不开沐一舟,那么,最后的【逆天邪神】方法,就是【逆天邪神】将玄兽惊动,让玄兽来拖住他……最好能弄死他!

  虽然,他在极限速度上不如沐一舟,但他除了幻光雷极,还有星神碎影和断月拂影!

  在加上这些冰系玄兽在金乌炎下必定失却冷静暴怒狂躁,单纯逃遁,反而要有利的【逆天邪神】多。

  周围,玄兽的【逆天邪神】气息如暴风般扑至……前方、侧方、后方、甚至上方……

  云澈重吸一口气,牙齿咬紧,双手紧攥,双目紧紧眯起……

  集中精神,摈除杂念,五感、灵觉、触觉……拼了!!

  面对从各个方向扑至的【逆天邪神】玄兽,云澈的【逆天邪神】速度非但没有缓下,反而忽然加快,火光之中,他的【逆天邪神】身体掠起一道道让人眼花缭乱的【逆天邪神】幻影,当幻影消散,他也已消失在茫茫火海之中。

  劫天剑被云澈收起,或许几百次,或许几千次,他时而星神碎影,时而断月拂影,短短十里火海,无数的【逆天邪神】残影被粉碎在暴躁的【逆天邪神】玄兽爪下。

  当他冲出火海区域时,视线之中,尽是【逆天邪神】被火海惊至的【逆天邪神】玄兽,看到云澈,全部如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扑了上来。

  云澈一跃而起,直达千丈高空,但尚未停身,数只暴雪烈鹰带着致命煞气一起袭来,鹰爪未至,狂乱的【逆天邪神】风暴已将云澈卷于中心。

  云澈目光阴沉,苍蓝龙影当空浮现。

  龙魂领域!!

  龙神的【逆天邪神】威压对兽类造成的【逆天邪神】威慑自然要远远大过相同层次的【逆天邪神】人类。震世龙吟之下,下方的【逆天邪神】玄兽顿时在恐惧中疯狂逃窜,逼近他的【逆天邪神】六只暴雪烈鹰全部当空痉挛,直坠而下,卷起的【逆天邪神】风暴也快速溃散。

  而云澈没有半点停留,向前方飞窜而去,很快消失于浓浓冰雾之中。

  ——————————

  冰凰圣殿。

  沐玄音立于水池之畔,默然看着池中雪莲。花盘已空,唯有茎叶流光晶莹,生机依旧。

  “相信它九千年后,还会再开放一次的【逆天邪神】。”

  沐冰云脚步无声的【逆天邪神】走了过来,站在了沐玄音身边。

  沐玄音没有说话。

  看了一眼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神情,沐冰云轻语道:“消气了吗?”

  沐玄音冰眸微转:“你想把他带出来?”

  沐冰云幽幽一叹:“已经一天一夜了,他的【逆天邪神】修为,你再清楚不过。三天对他而言根本是【逆天邪神】不可能之事,再不把他带出来……说不定连后悔的【逆天邪神】机会都没有了。”

  “哼!”沐玄音声音幽冷:“你对他,还真是【逆天邪神】好啊。”

  沐冰云轻轻摇头:“我只是【逆天邪神】不想让姐姐后悔。”

  “他没那么容易死的【逆天邪神】。”沐玄音冷冷的【逆天邪神】道:“就算死了也好,这是【逆天邪神】他该受的【逆天邪神】惩罚!”

  “昨日,我没敢细问。云澈他究竟犯了什么大……”

  “这件事你不必再问,也不要管了!他能活着离开算他命大,若是【逆天邪神】死了,也一了百了!”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气息虽已没有昨日那般可怕,但依旧冰冷绝情,显然余怒未消,毕竟,云澈触犯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她绝对无法饶恕之大罪,她转过身去,带着慑心的【逆天邪神】寒气离开:“再有几日,便要前往炎神界。为对付那只炎龙,我需闭关几日,你便在这里为我守关,哪里都不许去!尤其……不许接近雾绝谷!”

  “……”沐冰云没有言语,唯有一声叹息——看来,云澈这次犯得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太大的【逆天邪神】大错。

  ——————————

  噗!

  云澈重重的【逆天邪神】扑倒在厚厚的【逆天邪神】雪堆中,大口的【逆天邪神】喘着粗气,马上,他便紧闭嘴唇,极力压下自己的【逆天邪神】喘息声,唯有胸口在剧烈的【逆天邪神】起伏着。

  被玄兽追杀了一天一夜,他也逃了一天一夜,这期间全部是【逆天邪神】逃遁,再未出过一次劫天剑。

  这里的【逆天邪神】玄兽实在太过密集,而且在残酷环境下,一个个灵觉都敏锐的【逆天邪神】可怕,他纵然身负流光雷隐都无处遁形。因为流光雷隐只能隐匿气息,但无处不在的【逆天邪神】玄兽凭视觉可直接发现他的【逆天邪神】所在,尤其是【逆天邪神】翱翔空中的【逆天邪神】雪鹰巨隼,浓重的【逆天邪神】冰雾对它们而言宛如不存在一般。

  又一波玄兽被他艰难甩开,周围也似乎没有了危险的【逆天邪神】气息,扑在雪堆中的【逆天邪神】云澈半天没有站起,全身唯有酸软。这样的【逆天邪神】短暂喘息,一整天才唯有三次,但每次都不会超过一刻钟。

  过了好一会儿,云澈挣扎着坐起……不行!这样下去根本不可能挨到第三天,玄力恢复的【逆天邪神】再快,也经不起这样的【逆天邪神】消耗,说不定明天就会到油尽灯枯的【逆天邪神】境地,必须想其他的【逆天邪神】办法。

  云澈一边思索着,一边极力以大道浮屠诀恢复着伤势和玄力。但他刚闭上眼睛,眉心忽然没来由的【逆天邪神】一跳,他想也不想,身体猛的【逆天邪神】矮下。

  嘶啦!!

  空气发出刺耳的【逆天邪神】裂帛之音,一道尖利的【逆天邪神】寒风从云澈的【逆天邪神】头顶一扫而过,撕断了他一大截头发。

  云澈身体翻滚,眼眸沉下,定定的【逆天邪神】看向了落在远处的【逆天邪神】白影……赫然是【逆天邪神】一只他刚刚进来雾绝谷时见到的【逆天邪神】白狼!

  这只白狼同样是【逆天邪神】隐于雪中,忽然扑至,也同样让他事先毫无察觉。显然,这是【逆天邪神】这种可怕白狼惯有的【逆天邪神】狩猎方式。

  难得的【逆天邪神】喘息之机,却被这只白狼搅灭,云澈灵觉快速的【逆天邪神】扫动四周,瞬间决定不选择逃遁……而是【逆天邪神】以最小的【逆天邪神】动静,灭了这只白狼!

  云澈的【逆天邪神】右手伸到胸前,掌心之中抓起了云蝶刃。

  白狼目绽血光,微张的【逆天邪神】狼口发出极为阴沉的【逆天邪神】低吟,显然也并不想造成太大的【逆天邪神】动静。自己的【逆天邪神】绝命一击居然被对方避过,它的【逆天邪神】血瞳之中多了深深的【逆天邪神】警惕,在僵持数息之后,才忽如闪电般弹射而起,锋利的【逆天邪神】狼爪直撕云澈的【逆天邪神】心口。

  云澈精神紧绷,意念无比集中之下,白狼的【逆天邪神】扑击轨迹清楚的【逆天邪神】呈现在他瞳孔之中,他目光一寒,在白狼逼近的【逆天邪神】刹那骤然瞬身,同时云蝶刃精准无比的【逆天邪神】划过了白狼的【逆天邪神】脖颈。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闪现在在十丈之外,然后闪电的【逆天邪神】回身,刚要反手追击,却忽然愣在了那里。

  白狼的【逆天邪神】身体直线砸落在远处一块被尖冰覆盖的【逆天邪神】巨石之上,头颅和身躯瞬间分离,再无声息。

  “……”云澈嘴巴微张,足足愣了数息,才缓缓低头,满脸不敢置信的【逆天邪神】看向手中的【逆天邪神】云蝶刃。

  被追杀了一天一夜,云澈疲惫之下,此时全身玄力尚不足四成。刚才他虽然确定手中短刃切过了白狼的【逆天邪神】脖颈,但充其量只能切出一道不重的【逆天邪神】伤口……绝没想到,竟然直接把头颅给完整的【逆天邪神】切了下来。

  以这只白狼极其压迫力的【逆天邪神】气息……它极有可能是【逆天邪神】一只低等的【逆天邪神】神魂兽!以自己此刻的【逆天邪神】玄力灌入利刃,能撕破皮肉已是【逆天邪神】不易,竟然……

  更奇异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自己居然毫无已将它整个头颅切下来的【逆天邪神】感觉。

  云澈快步向前,以寒冰玄力将白狼的【逆天邪神】头颅和躯体快速封结,阻断了血腥气的【逆天邪神】逸散,然后定定的【逆天邪神】看着云蝶刃,一直看了很久。

  他玄气轻吐,顿时,云蝶刃之上,延伸出了一截足有半尺的【逆天邪神】刃芒……无色无形。他将刃芒缓缓靠近手指,尚隔数寸之遥,他的【逆天邪神】皮肤已是【逆天邪神】感觉到一线烧灼般的【逆天邪神】刺痛。

  “冰云宫主竟然给了我一把这么可怕的【逆天邪神】东西……”云澈低念一声,在玄力大耗的【逆天邪神】他手里,居然轻而易举的【逆天邪神】将一只低等神魂兽的【逆天邪神】躯体切断。若是【逆天邪神】换做同等层次的【逆天邪神】神魂玄者,岂不是【逆天邪神】……

  若是【逆天邪神】能找到机会,说不定……连神魂境后期的【逆天邪神】强者都能一刃绝杀!

  云澈忽然想起,沐冰云说过这把短刃是【逆天邪神】其家族的【逆天邪神】祖传之物,她和沐玄音一人一把,另一把名为“音蝶刃”。而以沐玄音和沐冰云在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地位……这把短刃,说不定在吟雪界是【逆天邪神】顶级至宝一般的【逆天邪神】存在,又岂会不恐怖。

  神界的【逆天邪神】玄器,有可能还是【逆天邪神】极为高等的【逆天邪神】……又岂是【逆天邪神】蓝极星的【逆天邪神】可比。

  见识了这把云蝶刃的【逆天邪神】恐怖,云澈内心也多少安定了几分。他重新收敛气息,身体依在巨石的【逆天邪神】角落,目光扫过白狼的【逆天邪神】尸体,眉头微微皱下。

  自己的【逆天邪神】流光雷隐,已是【逆天邪神】极其高等的【逆天邪神】隐匿玄功,但纵然全力施展,也绝对做不到毫无气息可循。但,这些白狼,它们隐于雪中,位置距离自己都不超过十丈,以自己的【逆天邪神】灵觉,而且在时刻感知着周围的【逆天邪神】动静,在窜出之前,居然完全无法察觉它们的【逆天邪神】存在。

  它们究竟是【逆天邪神】怎么做到如此完美的【逆天邪神】隐匿气息。

  它们隐于雪中时,气息就像是【逆天邪神】和雪完全融合在了一起一样。

  …………

  …………

  气息……融合!?

  云澈忽的【逆天邪神】抬头,心魂之中猛然颤荡,一抹奇异的【逆天邪神】流光在意识海中骤然闪过。

  眼神出现了短暂的【逆天邪神】混乱……他想要马上集中意念去抓住这一瞬灵光,但,在这可怕的【逆天邪神】雾绝谷中,他一旦意识沉寂,极有可能会万劫不复,但若他不如此,那抹骤然闪过的【逆天邪神】灵光,便有可能永远的【逆天邪神】擦身而过。

  在刹那的【逆天邪神】挣扎之后,他终于还是【逆天邪神】选择了前者,快速闭上了眼睛……逐渐的【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呼吸、气息都变得一片平稳,意识缓慢的【逆天邪神】沉寂,再沉寂,竟似是【逆天邪神】直接忘却了自己现在身处何地。

  遥远的【逆天邪神】高空之上,一双冰寒的【逆天邪神】眸光穿过层层浓雾,冷冷的【逆天邪神】盯视着云澈。

  看到云澈忽然安静了下来,很快,他周身的【逆天邪神】气息变得缓慢柔和,灵魂状态一片安静……竟是【逆天邪神】进入了顿悟状态!

  她月眉倾起,微怒冷语:“这小子……居然在这种地方沉寂意识,嫌自己死的【逆天邪神】太慢么!”

  虽然愠怒,但她并未离去,目光掠过云澈手间的【逆天邪神】云蝶刃,冷声道:“冰云居然把云蝶都给了他,简直岂有此理!”

  云澈整个人进入了一个无比奇妙的【逆天邪神】状态,全然没有发觉有人在默然注视着他,亦已感觉不到了时间的【逆天邪神】流动……当然也完全没有察觉,一只冰鳞巨兽正踏向他所在的【逆天邪神】方位,越来越近。

  沐玄音目光一凝,指尖已微绽蓝光,但就在这时,她忽然看到,云澈静坐在那里的【逆天邪神】身体忽然模糊了一下,然后竟如缓慢消散的【逆天邪神】虚影,一点点的【逆天邪神】淡化……再淡化……

  最终消失在了那里……消失的【逆天邪神】彻彻底底,无影无踪。

  “……!?”深深的【逆天邪神】惊诧浮现在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脸上,她的【逆天邪神】灵觉感知到云澈依然存在于那里,一动未动,但他的【逆天邪神】身影,却是【逆天邪神】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消失不见。

  那只冰麟巨兽已经临近,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从云澈前方不到十丈之处走过,未有半刻停顿,更没有向云澈存在的【逆天邪神】方位瞥上一眼,很快,便消失在另一个方向的【逆天邪神】浓雾之中。

  “匿……影!?”

  沐玄音一声低念,一双冰眸之中,呈现着数千年都难有一次的【逆天邪神】震惊和……失神。

  ——————————

  【菜鸟们,傻了吧!老子会隐身!!】

  nt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