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40章 仇人相见

第1040章 仇人相见

  在玄兽密集的【逆天邪神】地带,本该是【逆天邪神】不断有来远方,此起彼伏的【逆天邪神】各类兽鸣声,但雾绝谷中,却唯有一片可怕的【逆天邪神】安静。

  当风雪都停息时,这里更是【逆天邪神】安静到让心跳都跟着停止。

  落入雾绝谷的【逆天邪神】云澈背依一棵粗壮的【逆天邪神】枯树,双腿深深的【逆天邪神】陷入雪中。他在落下的【逆天邪神】第一时间,便迅速以流光雷隐收敛气息,然后一动也没有动,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以视线与灵觉感知着周围的【逆天邪神】一切。

  冰雾弥漫,可视距离只有几十丈,而这些雾绝非普通的【逆天邪神】浓雾,不但限制着视觉,也在很大程度上限制着灵觉。不过,这倒也并非完全是【逆天邪神】坏事。

  可怕的【逆天邪神】安静,渲染着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逆天邪神】阴森。危险的【逆天邪神】感觉从四面八方涌来。这种感觉告诉他,沐冰云关于雾绝谷的【逆天邪神】描述绝非危言耸听,这里是【逆天邪神】一个稍不留情就会丧命的【逆天邪神】阴煞之地。

  “唉,这就是【逆天邪神】人生啊。”云澈幽幽的【逆天邪神】吐了一口气。上午还在踌躇满志的【逆天邪神】想着如何奇袭取胜沐玄音……奇袭是【逆天邪神】成功了,但却落得如此结果。

  静止了好一会儿,云澈终于小心的【逆天邪神】挪步,刚走了两步,脚下却忽然踩到一个僵硬的【逆天邪神】东西,他稍稍一顿,将其从雪中踢出……

  赫然是【逆天邪神】一具僵硬的【逆天邪神】尸体。

  在这冰寒的【逆天邪神】环境下,尸体难以腐坏,所以看不出他已死了多长时间。但从他被雪覆盖的【逆天邪神】深度来看,绝对不会很久。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已被啃咬的【逆天邪神】惨不堪言,唯有头颅勉强完整,甚至足以看清他的【逆天邪神】表情——惊恐和绝望之外,分明还有着解脱。

  他的【逆天邪神】外衣已极为残破,肩膀部位,挂着一小缕印有冰凰图纹的【逆天邪神】布片,而这冰凰图纹……代表的【逆天邪神】赫然是【逆天邪神】冰凰神殿!

  这居然是【逆天邪神】一个神殿弟子!

  能入神殿,玄力修为至少在神劫境,却是【逆天邪神】在这里死的【逆天邪神】如此凄惨。

  云澈倒退一步,微吸一口气。

  就如沐冰云所说,在这个可怕之地,能隐匿气息的【逆天邪神】流光雷隐,是【逆天邪神】他最大的【逆天邪神】依仗……除此之外,这里的【逆天邪神】极重的【逆天邪神】寒气不会对他有负面印象,反而会加快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回复,这里的【逆天邪神】玄兽皆为冰系,对他威胁也都大打折扣,这也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依仗所在。

  神道的【逆天邪神】玄力跨度远非凡道可比。在天玄大陆时,他依仗邪神之力,实力可直接跨越两个大境界。但,他在君玄境五级时,要胜过神元境六级的【逆天邪神】纪寒峰都要强开轰天,自己成就神元境一级后,能跨越的【逆天邪神】极限,应该就是【逆天邪神】神魂境一级。

  不对……随着自己经脉的【逆天邪神】蜕变和触觉的【逆天邪神】领悟,或许可以更进一步。

  但若是【逆天邪神】遇到神魂境中后期的【逆天邪神】玄兽,就唯有全力逃走。

  若是【逆天邪神】不幸遇到神劫境的【逆天邪神】玄兽……怕是【逆天邪神】连活着逃走都极为艰难。

  云澈开始小心的【逆天邪神】向前。他所在的【逆天邪神】地方比较空旷,而他目前最该做的【逆天邪神】事,就是【逆天邪神】找到一个比较隐蔽,适合藏身的【逆天邪神】地方,然后全力收敛气息……毕竟,他眼下要做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在三天内找到出去的【逆天邪神】方法,而是【逆天邪神】在这里撑过三天而不死。

  最保险的【逆天邪神】方法当然是【逆天邪神】依靠流光雷隐来当缩头乌龟。

  浮动在空气中的【逆天邪神】危险气息让云澈迈步时都不敢发出丝毫的【逆天邪神】声响。走出一段距离后,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其他生灵的【逆天邪神】气息。但就在这时,他却不由得停了下来……他的【逆天邪神】脚下,莫名传来一种难以言喻的【逆天邪神】不和谐感。

  触觉……

  云澈大脑还未反应过来,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已如闪电般向后倒射而去。

  哧啦!!

  厚厚的【逆天邪神】积雪被掀起,一抹白影从雪层之下爆窜而出,闪现的【逆天邪神】寒光划裂着空气,带起刺耳无比的【逆天邪神】嘶鸣声……从云澈的【逆天邪神】面孔前方不到三寸的【逆天邪神】位置一闪而过。

  云澈后翻落地,后背重重的【逆天邪神】砸在一棵粗树上,右手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按在了脸上,指缝剑缓缓溢出血珠——虽然没有被碰触到,但那道极快的【逆天邪神】寒光所带起的【逆天邪神】刃风依然将他的【逆天邪神】脸划出三道深深的【逆天邪神】血痕。

  而若不是【逆天邪神】他在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指引下感悟并大大提升了“触觉”,身体在第一时间本能反应,那可怕的【逆天邪神】寒光说不定已经将他的【逆天邪神】双眼给剜了出来。

  出现在他面前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只雪白的【逆天邪神】狼,有着赤红的【逆天邪神】双目,暴戾中带着刺鼻血腥的【逆天邪神】气息,刚刚从他面前划过的【逆天邪神】寒光,便是【逆天邪神】它闪动着猩红冷光的【逆天邪神】狼爪。

  和寒冰喋狼一样全身雪白的【逆天邪神】狼,但它绝不是【逆天邪神】寒冰喋狼,体型要小上两倍,但它的【逆天邪神】气息之可怕,远胜寒冰喋狼何止十倍。如芒在喉的【逆天邪神】威胁感告诉云澈,这只在体型上毫无威慑力的【逆天邪神】白狼……分明是【逆天邪神】一只神魂兽!

  好可怕的【逆天邪神】白狼……云澈心中暗凛,这只白狼从他前方不到五丈之处扑出,而自己先前居然丝毫没有发现它的【逆天邪神】存在。

  藏匿于雪中,完美隐匿气息来狩猎……在这里遭遇的【逆天邪神】第一只玄兽便如此可怕。是【逆天邪神】自己运气不好……还是【逆天邪神】,在雾绝谷这残酷的【逆天邪神】环境中生存下来的【逆天邪神】玄兽,都是【逆天邪神】如此恐怖的【逆天邪神】家伙?

  可怕白狼的【逆天邪神】夺命第一击竟然落空,它的【逆天邪神】狼躯扑出很远,又闪电般的【逆天邪神】回身,却并没有继续追击,释放着浓血光芒的【逆天邪神】眼眸泛起了几分警惕。云澈双手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抓起……但马上又停止了召唤劫天剑。

  不行……一剑下去山崩地裂,把周围玄兽都引来的【逆天邪神】话,就彻底死定了。

  云澈手掌一翻,沐冰云给予他的【逆天邪神】云蝶刃已抓于手心……虽然气息骇人,但威胁感并不过分强烈,应该对付得了!

  云澈心念一动,便要出手试着强行猎杀这只神魂白狼。但他玄气刚要爆发,后背忽然传来轻微的【逆天邪神】异样感,他周身玄气瞬间逆转,以断月拂影远瞬而去。

  嘶啦!!

  同样刺耳的【逆天邪神】空气撕裂声,又是【逆天邪神】一道白影从雪层中窜出,扑向云澈,几乎在同一时间,短暂静止的【逆天邪神】第一只白狼也已扑向了云澈。

  噗通!

  在云澈的【逆天邪神】刹那瞬身之下,后方的【逆天邪神】白狼一扑而空,在断月拂影神奇的【逆天邪神】气息驻留下,第一只白狼并没有扑向云澈瞬身后的【逆天邪神】落点,而是【逆天邪神】同样扑向了他的【逆天邪神】残影。

  先前所在的【逆天邪神】位置,一道残影被撕的【逆天邪神】粉碎,洒下一片微小的【逆天邪神】冰晶。

  而云澈的【逆天邪神】真身已脚踩幻光雷极,如雷霆般远遁而去,没入了浓浓冰雾之中。

  一只白狼,不动用劫天剑,他尚无能硬刚的【逆天邪神】绝对把握,两只……他脑袋被门夹了才会不跑。

  没有向其他的【逆天邪神】恶狼一样引颈长嚎,两只恐怖白狼直追云澈而去,速度快到了宛若两道白色雷光掠过。

  好快!

  后方紧追而至的【逆天邪神】气息让他心中暗惊。在这种地方全速逃逸,无疑是【逆天邪神】极为危险的【逆天邪神】,但他此刻别无选择,甚至就连稍稍缓下速度都不能,只能硬着头皮,迎着浓雾,冲向未知的【逆天邪神】前方。

  数十息之后,原来紧紧追在后方的【逆天邪神】两只白狼忽然缓了下来,然后似乎硬生生的【逆天邪神】止住脚步,直接从云澈的【逆天邪神】感知中消失。

  云澈顿时暗舒一口气,但马上,他眉头便猛得一动……不对!从它们惊人的【逆天邪神】狩猎方式上看,这两只白狼都有着极高的【逆天邪神】灵觉和智慧,它们忽然停止,说不定并不是【逆天邪神】放弃追赶,而亦有可能是【逆天邪神】……接近了对它们而言是【逆天邪神】禁地的【逆天邪神】危险之地!

  这个念头一生,云澈的【逆天邪神】脚步快速停止,气息也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收敛。

  而在他的【逆天邪神】身形即将完全止住时,一股如山岳崩塌般的【逆天邪神】压迫感从前方压下。

  苍白的【逆天邪神】浓雾之中,缓缓浮现出一个数十丈高的【逆天邪神】巨大白影。

  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如闪电般抬起……那赫然是【逆天邪神】一只如小山般的【逆天邪神】雪白巨猿!

  如刚才的【逆天邪神】白狼一样,它的【逆天邪神】眼睛,同样是【逆天邪神】浓血一般的【逆天邪神】颜色。在发觉云澈的【逆天邪神】那一刻,它的【逆天邪神】身上陡然释放出可怕无比的【逆天邪神】凶煞气息,雄壮的【逆天邪神】右臂如天坠重锤,向云澈所在之处狠狠砸下。

  一言不合就是【逆天邪神】攻击……似乎,这是【逆天邪神】这个世界唯一的【逆天邪神】生存法则。

  云澈眉头一凝,倾斜着腾空跃起,邪神屏障瞬间张开。

  轰隆!!

  一声天塌地陷般的【逆天邪神】巨响,积雪、冰层、树木被震起千丈之高,空中的【逆天邪神】云澈瞬间失衡,在余波之下如被暴风席卷,远远的【逆天邪神】横飞了出去。

  但好在,邪神屏障的【逆天邪神】守护下,云澈虽然被震得眼前一黑,但并未受伤,他不敢做任何的【逆天邪神】停留,一咬牙,借着巨猿力量轰起的【逆天邪神】风暴远遁而去,转眼便再次消失在了浓雾之中。

  后方传来阵阵震耳的【逆天邪神】咆哮,但那只巨猿显然速度不济,声音很快便越来越远。云澈全速遁出一个足够安全的【逆天邪神】距离,但还未来得及喘口气,风暴伴随着尖鸣从他头顶骤然袭落。

  云澈一仰头……瞳孔之中,一只巨鹰快速放大。它张开的【逆天邪神】雪白羽翼足有十丈,华丽到灼目,而它曲张的【逆天邪神】鹰爪,折射的【逆天邪神】寒光更是【逆天邪神】穿过他的【逆天邪神】眼眸,直刺他的【逆天邪神】灵魂。

  “红儿!”

  云澈瞳孔骤缩,根本别无选择,劫天剑第一时间抓起,金乌炎在剑身爆燃,迎着巨鹰直轰而去。

  “滅天绝地!!”

  轰!!

  金炎炸空,俯空而空的【逆天邪神】巨鹰一声尖鸣,白羽飞散,被震的【逆天邪神】凌空倒翻而去。而云澈一声闷哼,如遭重锤,带着劫天剑从空中坠落,狠狠的【逆天邪神】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逆天邪神】轰鸣声。

  噗……

  云澈尚未能起身,便已是【逆天邪神】一口逆血喷出,但身负佛心神脉,他身上的【逆天邪神】玄气却并没有因此而大乱……高空之上,被他一剑震开的【逆天邪神】巨鹰短暂盘旋,冰寒鹰目牢牢锁定他的【逆天邪神】所在,如流星般坠空而下,一双鹰爪精准的【逆天邪神】指向他的【逆天邪神】心脏,身后,席卷着一股灾难的【逆天邪神】冰风暴。

  真是【逆天邪神】个……地狱一样的【逆天邪神】地方啊……好歹让我喘口气……

  云澈心中咒骂着,身体已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他已不敢选择硬抗,而是【逆天邪神】以断月拂影瞬身而去,同时张开了邪神屏障。

  而身影移位之时,他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了声音……

  人类的【逆天邪神】声音!

  “果然是【逆天邪神】暴雪烈鹰!”

  “它在下落……快趁机封住它,取它的【逆天邪神】玄丹!”

  巨鹰带着恐怖的【逆天邪神】风暴扑落,掀起漫天冰雪,但它却没有马上重新腾空,因为一道蓝光凶狠的【逆天邪神】贯穿了它的【逆天邪神】躯体,将它巨大的【逆天邪神】身体快速冻结,挣扎之中,它的【逆天邪神】长鸣顿时化作哀鸣。

  云澈远远遁开,心中暗惊。他刚刚才领教了这只巨鹰的【逆天邪神】恐怖,但,这道蓝光,居然如此轻易的【逆天邪神】便将它封住……

  这个气息……难道竟是【逆天邪神】神魂境巅峰?

  冰雾之中,两个模糊的【逆天邪神】人影快速扑至,当先之人一剑刺出,巨鹰在云澈全力一剑下都未受伤的【逆天邪神】躯体却在这一剑之下被瞬间贯穿,随着剑上玄力的【逆天邪神】爆发,它庞大的【逆天邪神】身体快速覆上了厚厚的【逆天邪神】冰层,当冰层蔓延全身时,它也完全停止了挣扎,生机也快速涣散。

  “太好了!不愧是【逆天邪神】一舟师兄。”后方那人一边快速接近被冰封的【逆天邪神】巨鹰,一边兴奋的【逆天邪神】喊道:“有这枚玄丹,我们绝对可以多支撑很久……”

  一舟师兄?

  这个称呼,让云澈猛的【逆天邪神】侧首,目光穿过层层浓雾,落在了前方那人的【逆天邪神】身上……赫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逆天邪神】面孔。

  沐一舟!!

  他怎么会在这里!?

  而在云澈看清他时,对方的【逆天邪神】目光也牢牢的【逆天邪神】落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身上,他的【逆天邪神】眼睛猛然放大,身体一下子转过,注意力完全离开了刚刚猎杀的【逆天邪神】暴雪烈鹰,在长久的【逆天邪神】惊愕之后,一张面孔开始愤怒、扭曲、兴奋……

  “云澈……是【逆天邪神】你?是【逆天邪神】——你!!!”

  他骤变的【逆天邪神】眼神、声音,如同忽然见到了不共戴天的【逆天邪神】仇人!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