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39章 雾绝谷、云蝶刃

第1039章 雾绝谷、云蝶刃

  “姐姐!住手!!”

  或许下一个瞬间,夺命的【逆天邪神】冰晶就会刺穿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将他化作飞散的【逆天邪神】冰粉。但就在这时,一个急促的【逆天邪神】女子声音遥遥传来,让一切顿时定格。

  随着一股冰风暴的【逆天邪神】席卷,沐冰云闪电般冲至,紧紧的【逆天邪神】抓住了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手腕,那枚冰晶也同时被她的【逆天邪神】玄力化解。

  “姐姐,你在做什么?你难道是【逆天邪神】要杀了他吗?”

  这句话,不需要问出,她便知道答案。因为就连她,这数千年间,都未曾见过几次沐玄音释放出如此杀机……如此杀机之下,她绝对是【逆天邪神】要杀了云澈,而且恨不能千刀万剐。

  “他——该——死!!”

  一样的【逆天邪神】话语,一样的【逆天邪神】冰心锥魂,她的【逆天邪神】手上,瞬间出现了三枚冰晶,每一枚,都释放着远比方才都要恐怖的【逆天邪神】冰寒气息。

  “姐姐!!”沐冰云双手齐出,牢牢的【逆天邪神】压制住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手腕:“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犯了什么错,但,我确信他绝非性情丑恶卑劣之人,这一点姐姐也一定认同,否则不会对他如此特别!”

  “而且……纵然他犯下天大的【逆天邪神】错,他毕竟救了我的【逆天邪神】性命,单依这一点,至少……应该给他一次活命恕罪的【逆天邪神】机会!”

  她的【逆天邪神】话语急切,冰眸中甚至透着哀求。对于云澈,她有着好奇和惊叹,更多的【逆天邪神】自然是【逆天邪神】深深的【逆天邪神】感激。不仅是【逆天邪神】他救了她的【逆天邪神】性命,他还挽救了她倾注她心血和无数牵挂的【逆天邪神】冰云仙宫。除此之外,她更是【逆天邪神】清楚,云澈还在无形中,救了吟雪界和炎神界的【逆天邪神】无数生灵。

  因为若是【逆天邪神】她死于虬龙之毒,沐玄音在位界王时,或许会有所顾忌,但一旦卸下界王之位,以她的【逆天邪神】性情,必然会对炎神界展开惨烈无比的【逆天邪神】报复,若是【逆天邪神】炎神界再丧失理智,两界之间会迸发怎样的【逆天邪神】厄难,简直不堪设想。

  “……”沐玄音没有言语,眼神幽冷如前。

  “姐姐!!”沐冰云移身到沐玄音的【逆天邪神】面前,隔断着她盯视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他是【逆天邪神】你亲收的【逆天邪神】弟子,也是【逆天邪神】你一直以来最喜欢的【逆天邪神】弟子,否则,你不会对他如此特别。你说过,他是【逆天邪神】唯一在未来有可能超越你的【逆天邪神】弟子,为了这个期望,你甚至不惜把倾注了九千年心血的【逆天邪神】九转佛心莲都赐予了他……你难道就甘心把这个期望和整整九千年的【逆天邪神】心血就此直接葬送?”

  云澈:“……”

  沐玄音依旧没有言语,但她手中的【逆天邪神】冰晶,光芒微微弱了几分。

  “九转佛心莲是【逆天邪神】姐姐的【逆天邪神】师父用命换来的【逆天邪神】,不仅仅有着姐姐的【逆天邪神】心血,还带着你的【逆天邪神】师父用命换来的【逆天邪神】期望……你千万不要在一时冲动之下,做出让自己后悔终生的【逆天邪神】事啊!”

  “够了!”

  手中的【逆天邪神】韩晶缓缓消散,沐玄音转过身去,冷冷的【逆天邪神】道:“我现在不想看到他,冰云,你帮我把他扔进雾绝谷!”

  “雾绝谷!?”沐冰云惊道:“那里就算是【逆天邪神】妃雪进去,也是【逆天邪神】必死无疑。你这样和直接杀了他有什么区别?”

  “三天,我给他三天的【逆天邪神】时间。如果他能在其中三天而不死,我就饶了他的【逆天邪神】命!”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手指闪电般的【逆天邪神】向后一点,随着一道寒光闪现,一个微小的【逆天邪神】玄阵印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前,然后随之消失。

  “这个玄阵,会在三十六个时辰后启动,将他送出雾绝谷。至于到时送出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活人还是【逆天邪神】尸体,哼,那就看他自己的【逆天邪神】命!”

  话语微顿,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声音陡然变得冰寒阴厉:“云澈,你听着!这个活命的【逆天邪神】机会,是【逆天邪神】我这辈子最大的【逆天邪神】让步!无论你三日后是【逆天邪神】死是【逆天邪神】活,你对冰云的【逆天邪神】救命之恩就此还清!前往宙天神界之事,我不会再帮你,那乾坤五琼丹,你也永远不必再想了!”

  三天……听似很短,但沐冰云脸上的【逆天邪神】惊色却没有丝毫缓和,因为以云澈的【逆天邪神】实力和雾绝谷的【逆天邪神】可怕,那里对他而言是【逆天邪神】彻头彻尾的【逆天邪神】绝命之地。别说三天,就算活过三个时辰,都难如登天。

  她唇瓣轻张,想要继续为云澈求情,但想到沐玄音先前让她都心惧的【逆天邪神】杀气,她又将即将出口的【逆天邪神】话收回……的【逆天邪神】确,这对沐玄音而言,有可能是【逆天邪神】平生最大的【逆天邪神】让步了。如果再强行求情,或许只会有反效果。

  云澈究竟闯了什么大祸!?

  沐冰云来到云澈身前,伸手将他轻轻扶起:“云澈,起来吧。”

  云澈起身:“谢谢你,冰云宫主。”

  沐冰云摇了摇头:“既然错了,就安心的【逆天邪神】悔过和接受惩罚……我带你去雾绝谷吧。”

  云澈偷偷看了一眼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背影,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逆天邪神】没敢说话,身体也已被沐冰云带起。

  “等等!”沐玄音却忽然出声:“冰云,你找我有什么事?”

  沐冰云回身:“方才炎神界那边传来消息,近日葬神火狱的【逆天邪神】气息开始异常,虬龙蜕鳞之期已近,五日后,他们会来人接迎姐姐前往炎神界。不出意外的【逆天邪神】话,应该是【逆天邪神】焱万苍或炎绝海亲自来接。”

  “……”沐玄音没有回应。她虽然已经给了云澈活命的【逆天邪神】机会,但身上依旧荡动着冰冷绝伦的【逆天邪神】杀气。

  “姐姐,到时,我和你一起去吧。”沐冰云轻声道。

  “不必!”

  冷语声中,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身影逐渐模糊,然后消失在了那里。

  停滞了许久的【逆天邪神】风雪也在这时重新飘落,被冻结的【逆天邪神】世界也随着她的【逆天邪神】离开而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消融。

  “唉。”沐冰云一声叹息,手臂抓紧云澈:“我们走吧。”

  ……………………

  雾绝谷,数月前,沐玄音才带他到来过这个地方……魔障般的【逆天邪神】浓雾,刺骨的【逆天邪神】寒冷,凶暴的【逆天邪神】玄兽,以及犯下大错被丢入其中,任其自生自灭的【逆天邪神】冰凰弟子。

  沐玄音当时说过这是【逆天邪神】他以后会来历练的【逆天邪神】地方……没想到,却成为了犯下大错而将被丢入其中的【逆天邪神】人。

  “云澈,你究竟犯了什么大错,竟然会让你师尊如此动怒?”到了这里,沐冰云终于问出了心中的【逆天邪神】疑问。当着沐玄音之面,她不敢发问,因为能让她如此动怒的【逆天邪神】事,再次提起,只会让她怒上加怒。

  “……”云澈低着头,小声道:“我不是【逆天邪神】故意的【逆天邪神】。”

  再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说出来。否则,方才还竭力护着他的【逆天邪神】沐冰云说不定会直接一巴掌劈了他。

  虽绝非有意,但终究是【逆天邪神】大错,是【逆天邪神】实打实的【逆天邪神】亵渎……自己居然到现在还活着,已经都算是【逆天邪神】奇迹了。

  “我知道你不可能是【逆天邪神】有意的【逆天邪神】。”见他不愿,或者是【逆天邪神】不敢回答,沐冰云转回目光,没有强行追问。

  难道是【逆天邪神】不小心破坏掉了姐姐什么重要的【逆天邪神】东西?不对……姐姐连珍若生命的【逆天邪神】九转佛心莲都给了他,不可能会因这种理由而要杀了他。

  沐冰云再怎么也不可能想到云澈犯下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何等大错,甚至就算云澈实话告诉了她,她都不一定相信……因为以云澈的【逆天邪神】实力,就算再强上千百倍,也别想沾到沐玄音半点衣角,更不要说……

  “云澈,你或许并不知道,你师尊她对你一直很特别。她在位界王这些年,也曾收过数个亲传弟子,但从未有一个能得她如此对待。她不但关心你的【逆天邪神】成长,也一直关心你的【逆天邪神】安危,几个月前,就连你前往冰风帝国那几天……她都一直担心着你,怕你遭了沐寒逸的【逆天邪神】暗算。”

  “……我知道,是【逆天邪神】我对不起师尊。”云澈低着头,像个犯错的【逆天邪神】孩子。

  “她对你有着很大的【逆天邪神】期望,曾和我说过会倾尽全力的【逆天邪神】培养你。九转佛心莲,是【逆天邪神】你师尊的【逆天邪神】师尊用命换来的【逆天邪神】,整整九千年,她亲自用冰凰玄气培育,以天池之水浇灌……最终却全部给予了你,这件事,让我都万分惊讶。”

  “……”云澈头垂得更低。

  “在这个世界上,我是【逆天邪神】你师尊唯一的【逆天邪神】亲人,也是【逆天邪神】最了解她的【逆天邪神】人。她只要但凡有一点点的【逆天邪神】杀气,就必定会尸横遍野。但这次,让我都害怕的【逆天邪神】杀气,却最终还是【逆天邪神】饶过了你。这已经是【逆天邪神】好到无法再好的【逆天邪神】结果了。”

  “冰云宫主,谢谢你。”云澈稍稍抬头,感激的【逆天邪神】道:“如果不是【逆天邪神】你求情,我现在已经……”

  沐冰云缓缓摇头:“你不必谢我,毕竟,若没有你,我早已殒命,连今日为你求情的【逆天邪神】机会都没有。”

  她目光看向下方雾绝谷:“你进入雾绝谷后,我无法暗中助你,否则若被你师尊发觉,她只会更怒,你只能靠你自己。我听你师尊说过,你有一种可以隐匿气息的【逆天邪神】玄功,能让师尊都颇为称赞,相信定然不凡,这会是【逆天邪神】你在雾绝谷撑过三天的【逆天邪神】最大依仗。”

  “切记,在雾绝谷中,能隐则隐,能避则避,不到万不得已,纵然只是【逆天邪神】遇到最低等的【逆天邪神】寒冰喋狼,也尽可能的【逆天邪神】不要正面对抗,因为雾绝谷中的【逆天邪神】玄兽极为密集,而且个个凶暴,稍有异动,便极有可能引来大群你无法应对的【逆天邪神】玄兽。”

  “还有,不到万不得已,也不要浮空飞行。飞行之时极易被察觉,尤其那些飞行玄兽的【逆天邪神】灵觉都极其之高,一旦被察觉,将无处遁形。”

  “如果遇到其他的【逆天邪神】冰凰弟子,纵然对方表现的【逆天邪神】再和善,也千万不要放下戒心……最好能全部避开,不要遭遇任何一个。”

  云澈连续点头,牢牢记下沐冰云的【逆天邪神】叮嘱。

  “拿上这个。”

  沐冰云的【逆天邪神】掌心中,多了一把小巧的【逆天邪神】短刀。柄长两寸,形似蝶翼,刃仅四寸,通体冰白无暇,微漾流光。

  “此刃名为‘云蝶’,你师尊手中亦有一把,名为‘音蝶’,这是【逆天邪神】我们家族祖传之物,在吟雪界亦负有盛名。你的【逆天邪神】重剑虽然威力极大,但亦会伴随着极大的【逆天邪神】动静,而它却可以杀敌于无声,它的【逆天邪神】强大,你一用便知……希望你不会有用上的【逆天邪神】时候。”

  云澈伸手接过,入手刹那,冰冷锋芒感直刺灵魂,明明在手,却如飘雪般轻若无物。

  沐玄音和沐冰云家族祖传之物,而且沐玄音那里亦有一把,这把短刃之不凡可想而知。

  “谢谢你,冰云宫主。”把云蝶刃小心的【逆天邪神】收好,云澈再次感激道。

  “你师尊现在在气头上,等她稍稍消气,或许就会提前来带你离开……你好自为之吧。”

  沐冰云轻叹一声,将云澈轻轻推下,转瞬之间,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已消失于茫茫冰雾之中。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