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38章 致命大祸

第1038章 致命大祸

  今日之前,他已和沐玄音交手八十次,也被以相同方法淬脉八十次,但先前,他每日感觉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经脉的【逆天邪神】愈加强大,而今日,则是【逆天邪神】彻彻底底的【逆天邪神】蜕变。

  虽然只是【逆天邪神】一片佛心莲瓣之差,但残缺与九转大圆满,完全就是【逆天邪神】天壤之别。

  “喝!”

  云澈大吼一声,直接强开“轰天”,随着他身上玄气的【逆天邪神】爆炸,骨骼、皮肉感受到的【逆天邪神】重压依旧,但先前总是【逆天邪神】最先承受不住而逐渐崩裂的【逆天邪神】经脉却是【逆天邪神】稳若金汤。

  由于他还不足以完全驾驭轰天之境,每次强行开启,最大的【逆天邪神】感觉就是【逆天邪神】强烈的【逆天邪神】暴躁与失控感,但此时,力量灌满全身,可以肆意释放的【逆天邪神】感觉从未如此的【逆天邪神】真切清晰。虽然,这并不会延长他维持轰天状态的【逆天邪神】时间,但可以让他将这极限状态下的【逆天邪神】威力发挥到极致。

  享受和适应着如今的【逆天邪神】经脉,很快,云澈便达到极限,解除轰天状态,玄气和心神都快速的【逆天邪神】平静了下来。他端坐在地,闭上眼睛,缓慢回想着这几个月和沐玄音的【逆天邪神】交手。

  虽然,沐玄音每次只是【逆天邪神】短短几次出手,但她每次攻击,都绝非信手而出,而是【逆天邪神】有着特别的【逆天邪神】用意。

  在冥思之中,数个时辰不知不觉的【逆天邪神】过去。云澈稍稍睁开眼睛,双手握紧,低念道:“好……明天,一定要赢师尊一次!”

  ————————————

  圣殿之前,冰雪封天。

  沐玄音和云澈沐雪而立,沐玄音一如先前,而云澈因为经脉的【逆天邪神】蜕变,身上所散发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则有了微妙的【逆天邪神】变化。

  “师尊……弟子得罪!”

  先前,都是【逆天邪神】沐玄音开口之后,他才会小心出手。

  而今天,却是【逆天邪神】主动开口,猝然出手。

  如果说他数月之前的【逆天邪神】经脉只是【逆天邪神】溪流的【逆天邪神】话,那么此刻,流转玄气的【逆天邪神】经脉便如道道洪流,虽然玄气总量、强度没有任何变化,但运转速度却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几乎感觉不到玄气的【逆天邪神】凝聚和释放,云澈已飞射而出,快若幻影,直逼沐玄音。和曾经的【逆天邪神】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不同,他出手刹那的【逆天邪神】眼神却是【逆天邪神】透着一往无前的【逆天邪神】凶狠与寒芒。

  因为今天,他的【逆天邪神】目标完全变更。

  沐玄音当初说过,除了抵御住她的【逆天邪神】十次出手,碰触到她,或者将她哪怕只是【逆天邪神】稍稍逼退,也算他胜。今日之前,后者他万万不敢想,但现在,他却有了这样的【逆天邪神】“雄心”——不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为了胜,同时为了向沐玄音证明,他能够对得起她所赐的【逆天邪神】佛心神脉!

  今晨在到来圣殿之前,他早已想好了如何完成这次的【逆天邪神】“奇袭”,

  玄力未变,但云澈的【逆天邪神】速度却明显的【逆天邪神】胜过先前。沐玄音安静如初,手指轻拂,漫天风雪忽然变向,猛烈卷向云澈。

  “封云锁日!”

  张开邪神屏障需要极大的【逆天邪神】消耗,因而会在之后有短时间的【逆天邪神】玄力难继,但这一次,在邪神屏障张开后的【逆天邪神】刹那,云澈便忽然瞬身,随着冰影的【逆天邪神】闪现,他已出现在了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后方,卷向他的【逆天邪神】风雪全部被邪神屏障隔绝在外,他的【逆天邪神】手掌如闪电般推向沐玄音。

  呼!

  忽然间,云澈的【逆天邪神】眼前一片苍白。

  浓郁到极致的【逆天邪神】冰雾弥漫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整个视野,抑或着整个世界。云澈视线中的【逆天邪神】一切都完全消失不见,以他远超常人的【逆天邪神】目力,目光却无法贯穿冰雾一丝一毫,甚至看不到自己的【逆天邪神】胸口和双手。

  而这可怕到不可思议的【逆天邪神】冰雾封锁的【逆天邪神】又岂止是【逆天邪神】视觉。他的【逆天邪神】灵觉也被完全隔断……明明上一个瞬间,他距离沐玄音只有不到五步之距,但冰雾之下,他却完全失去了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气息和方位,就连方向,甚至哪是【逆天邪神】天,哪是【逆天邪神】地,都已根本无法辨识。

  一瞬间隔绝视觉与灵觉,就像是【逆天邪神】忽然被置入了另外一个世界,这可怕的【逆天邪神】能力完全超出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认知。

  虽刹那惊然,但云澈心神却是【逆天邪神】冷醒无比,微一咬牙,身上龙影乍现,释放出一声惊天骇地的【逆天邪神】咆哮。

  龙魂领域!

  他奇袭的【逆天邪神】最大依仗,不是【逆天邪神】刚刚成就的【逆天邪神】佛心神脉,而是【逆天邪神】龙魂领域!

  他的【逆天邪神】精神力比之沐玄音,相差的【逆天邪神】何止是【逆天邪神】一个次元。但,龙神之魂毕竟有着层面上的【逆天邪神】压制,他不敢奢望对沐玄音能有什么实质性的【逆天邪神】影响……但,哪怕只是【逆天邪神】一个瞬间的【逆天邪神】干扰,在他成功近身的【逆天邪神】情况下,便足以有少许成功的【逆天邪神】可能!

  而这种“奇袭”,当然只能使用一次……沐玄音毫无灵魂防备的【逆天邪神】第一次。

  龙神之吼震荡天地,将云澈困于冰雾中的【逆天邪神】沐玄音动作顿时一滞,寒星般的【逆天邪神】双目出现了刹那的【逆天邪神】恍然。

  虽然只是【逆天邪神】刹那……但,这却是【逆天邪神】以神元境之身,对一个拥有神主境至高存在造成的【逆天邪神】压制。或许普天之下,乃至整个混沌之中,唯有龙魂领域方有做到的【逆天邪神】些微可能。

  冰雾的【逆天邪神】气息猛的【逆天邪神】一缓,亦没有来自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攻击紧随而至,云澈意识到或许已经成功,但苍白的【逆天邪神】世界里,他依旧辨不清方向和气息,但这唯有一次,转瞬即逝的【逆天邪神】机会容不得他有半点的【逆天邪神】犹豫。

  凭着自己的【逆天邪神】感觉,他的【逆天邪神】身体爆射而出,手掌直抓前方。

  从云澈张开邪神屏障,到他被困入冰雾,再到他释放龙魂领域后猝然出手……这一切,都不过是【逆天邪神】发生在瞬息之间。

  沐玄音虽然是【逆天邪神】将自身玄力压制至神魂境,但她和云澈的【逆天邪神】交手,节奏从来都是【逆天邪神】快如电光火石……以锤炼云澈的【逆天邪神】触觉。

  冰冷的【逆天邪神】触感,顿时从云澈抓出的【逆天邪神】手掌上传来,云澈顿时欣喜若狂……但这种欣喜刚刚生出,便在下一个瞬间陡然化作惊恐。

  因为冰冷的【逆天邪神】触感之后,他的【逆天邪神】整只手掌满满的【逆天邪神】陷入了一团腴沃的【逆天邪神】柔软之中。

  他循着感觉孤注一掷的【逆天邪神】出手,冲力自然极大,手中之物如凝脂酥酪般绵软,又格外的【逆天邪神】肥腴硕大,从手掌到五指,都完完整整的【逆天邪神】陷入其中——而且陷的【逆天邪神】极深,张开的【逆天邪神】五指间似有雪脂被满满的【逆天邪神】挤溢出来,掌心,清晰的【逆天邪神】感觉到了一抹浮凸。

  “~!@#¥%……”

  云澈瞬间明白自己抓到了什么,全身的【逆天邪神】汗毛瞬间炸了起来,心脏都吓得直接停滞,手忙脚乱的【逆天邪神】调转玄力,整个人像是【逆天邪神】被一脚踢出去的【逆天邪神】皮球,远远的【逆天邪神】倒翻回去……再简单不过的【逆天邪神】动作,却是【逆天邪神】狼狈不堪。

  随着云澈手掌的【逆天邪神】离开,沐玄音胸前雪浪翻滚,足足颤抖了好一会儿才安静下来。而云澈却没有看到这足以让任何男人血脉偾张的【逆天邪神】风景,他已远远的【逆天邪神】跪在地上,头部深深垂下,全身的【逆天邪神】每一个毛孔都死死的【逆天邪神】瑟缩了起来。

  “师尊……弟子……不是【逆天邪神】……有意的【逆天邪神】……”

  他艰难的【逆天邪神】说完,便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怎……怎……怎么会这样……嘶……我明明瞬身到了她的【逆天邪神】身后……怎么会……

  许久,他都没有等到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声音,整个世界都没有了一丝声音……漫天风雪,在这一刻完全的【逆天邪神】停滞。

  光线暗了下来,苍穹,仿佛在缓缓的【逆天邪神】沉下。

  云澈全身一动不敢动……也根本无法动弹。他已经无法呼吸,就连心脏也彻底停滞了跳动。他唯一能感觉到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世界在变得越来越寒冷,越来越刺骨……

  以他的【逆天邪神】水灵邪体,世上本该没有能让他感觉到“刺骨”的【逆天邪神】寒气。但,他很清楚,这让他全身如坠冰狱的【逆天邪神】感觉……分明是【逆天邪神】杀气!

  他曾承受过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怒气,但从未感受过她的【逆天邪神】杀气——纵然当初的【逆天邪神】火如烈,她也仅仅只是【逆天邪神】怒气。因为这世上,根本没有多少东西配让她生出真正的【逆天邪神】杀机。

  更不要说,强烈如现在的【逆天邪神】杀机!

  云澈这辈子所见过的【逆天邪神】,最可怕的【逆天邪神】杀气!

  哪怕沐玄音怒骂,或者直接出手将他重伤,他都能稍微松口气。但,这可怕的【逆天邪神】沉默,可怕的【逆天邪神】杀机,让他知道这次……彻底的【逆天邪神】死定了……

  在吟雪界,她是【逆天邪神】至高无上的【逆天邪神】大界王,是【逆天邪神】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总宗主,无人敢惹,无人敢逆,就连一个能和她勉强相提并论的【逆天邪神】人都不存在。她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吟雪界当今第一人,甚至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纵观古今的【逆天邪神】亘古第一人。

  在她的【逆天邪神】眼中,或许除了她的【逆天邪神】妹妹沐冰云,皆为卑民。又有谁敢亵渎她……谁能亵渎她?

  就连敢用目光多她一眼的【逆天邪神】人,基本都不存在,她不要说身躯。就连衣角,她都未曾被任何男人碰触过。而今,却被云澈……污染了她比世间最神圣的【逆天邪神】雪莲还要无暇的【逆天邪神】冰洁!

  这是【逆天邪神】千死万死九族尽诛都难赎之罪!

  叮……

  可怕无比的【逆天邪神】沉默之中,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指尖,冰冷的【逆天邪神】凝结起一枚湛蓝色的【逆天邪神】冰晶。而她看似平静的【逆天邪神】眼眸,透着足以让星空都冻结的【逆天邪神】极致幽寒。

  这枚冰晶的【逆天邪神】气息,让云澈全身再次一僵。

  平时对云澈出手,她的【逆天邪神】玄力都压制至冰魂境,纵然正面击中,也断然不会致命。

  但这枚小巧的【逆天邪神】冰晶,那可怕的【逆天邪神】气息,足以让云澈死上千万次。

  “……”云澈嘴唇嗡动,他想要求饶,但僵硬的【逆天邪神】身体却已无法发出声音。逃?那更是【逆天邪神】绝无可能的【逆天邪神】事。这是【逆天邪神】来自沐玄音,来自一个绝世神主的【逆天邪神】杀意,云澈何止是【逆天邪神】身体无法动弹,就连视线和意识都早已变得模糊。

  若就此下去,沐玄音都不需要出手,只凭这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杀意,就足以云澈就此横死。

  我还没有找到茉莉……我答应彩衣她们会完好的【逆天邪神】回去……可是【逆天邪神】……虽是【逆天邪神】无心,但闯下的【逆天邪神】祸太大……而且是【逆天邪神】没有任何办法逆转挽回的【逆天邪神】大祸……这一下……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非死不可了……

  可怕的【逆天邪神】幽寂之中,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手缓缓抬起,悬浮在指尖的【逆天邪神】冰晶闪烁着来自地狱的【逆天邪神】寒光。

  “你——该——死!”

  沐玄音终于发出声音,每一个字,比她指尖的【逆天邪神】恐怖冰晶还要冷彻锥心。

  “……”用尽全身力气深深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云澈认命的【逆天邪神】闭上眼睛。

  ——————————

  nt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