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37章 佛心神脉

第1037章 佛心神脉

  蓝极星,幻妖界。

  “苓儿妹妹,快……快来!小姑妈她又昏倒了!”

  传音玉中传来天下第七焦急的【逆天邪神】呼喊声,苏苓儿马上放下手中即将配好的【逆天邪神】药,急急的【逆天邪神】回道:“我马上就过去。”

  天玄大陆,流云城中,萧门。萧泠汐安静的【逆天邪神】躺在自己最熟悉的【逆天邪神】软床上,她已经醒了过来,但脸上却蒙着一层虚弱。苏苓儿的【逆天邪神】小手拿捏着她的【逆天邪神】手腕,一会儿又将手指放在她的【逆天邪神】心口间,眉头一直微微蹙起着。

  “苓儿,我没事的【逆天邪神】,可能就是【逆天邪神】小澈不在身边,有一些的【逆天邪神】不习惯。”

  周围,萧烈等人都是【逆天邪神】一脸的【逆天邪神】紧张,萧泠汐却是【逆天邪神】浅笑,半开玩笑的【逆天邪神】宽慰着他们。

  苏苓儿的【逆天邪神】收回手儿,然后转过身,向着萧烈他们微笑道:“放心好了,泠汐姐姐身体状况并没有什么大碍,就是【逆天邪神】有些单纯的【逆天邪神】虚弱而已。”

  “泠汐她毕竟身负玄力,平日也从不会做什么伤元气的【逆天邪神】事,怎么会一次次的【逆天邪神】……”萧烈神情中带着些微的【逆天邪神】惶然,苏苓儿的【逆天邪神】话并没有平息他的【逆天邪神】紧张不安。

  “嘻,以前我不相信相思成疾,但现在看泠汐姐姐的【逆天邪神】样子,不信也得信了。毕竟呢,泠汐姐姐和云澈哥哥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好得都让人嫉妒呢。”相比于萧烈的【逆天邪神】愁容,苏苓儿却是【逆天邪神】笑嘻嘻的【逆天邪神】:“泠汐姐姐,你放心好了,云澈哥哥根本不用五年,说不定明天就忽然回来了呢,要是【逆天邪神】看到你现在的【逆天邪神】样子,还不心疼死了。”

  “爷爷,苓儿妹妹都这么说了,你就不要担心了。我也一直觉得小姑妈是【逆天邪神】思念成疾,要是【逆天邪神】我家云哥哥也抛下我们母子离开这么久,我说不定也会和小姑妈一样。”

  天下第七说完,小声忿忿的【逆天邪神】嘀咕了一句说了已经好几百遍的【逆天邪神】话:“云大哥还真是【逆天邪神】没良心,居然真的【逆天邪神】舍得这么久不回来,肯定是【逆天邪神】那个叫什么……神界的【逆天邪神】地方遍地仙女,不舍得回来了。”

  “大哥才不是【逆天邪神】那样的【逆天邪神】人。”萧云小声的【逆天邪神】为云澈辩解。

  “我稍稍睡一会儿就好,真的【逆天邪神】不用担心了,也不要告诉雪児她们。”萧泠汐说话间,脸色也已比先前好了很多。

  萧烈的【逆天邪神】脸色总算是【逆天邪神】舒缓了几分:“那好,你好好休息,天气寒了,最近就不要再出门了,澈儿的【逆天邪神】院子……”

  “交给我来打扫好了。”苏苓儿马上接口道。

  “嗯。”萧泠汐轻轻答应一声,恬静的【逆天邪神】闭上了眼睛。

  走出萧泠汐的【逆天邪神】房间,苏苓儿脸上的【逆天邪神】微笑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深深的【逆天邪神】忧绪。她通过传送阵离开流云城,回到幻妖界,然后直奔云家侧院,一进院子,便看到云谷迎面走来。

  看着苏苓儿的【逆天邪神】神情,云谷停下了脚步:“那女娃娃又昏倒了?”

  “嗯。”苏苓儿轻轻点头:“她的【逆天邪神】脉象也和之前一样,昏迷后的【逆天邪神】一段时间快的【逆天邪神】异常,是【逆天邪神】常人的【逆天邪神】十几倍,但又很快平复。这大半年以来,已经是【逆天邪神】第九次了。师父,连你也完全没有头绪吗?”

  云谷摇了摇头:“虽不知其因,但并无恶果,也算是【逆天邪神】万幸了。”

  苏苓儿已拜师云谷大半年,她听云谷说过,从百年前起,世上就没有他看不懂的【逆天邪神】脉象,唯独萧泠汐……

  “她第一次异常昏迷,是【逆天邪神】在云澈哥哥离开的【逆天邪神】那天,说不定,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和云澈哥哥有关,若他回来,说不定……也就好了。”

  苏苓儿低语着,然后仰起头来,看着无际的【逆天邪神】天空,似乎奢望着能看到那个魂牵梦萦的【逆天邪神】身影:“你们两个都要平安,千万不要出什么事。”

  流云城,躺在床上的【逆天邪神】萧泠汐已经睡了过去,但睡得并不安宁。她的【逆天邪神】梦中,再次出现了那枚来自云澈的【逆天邪神】黑玉,以及那枚黑玉中折射出的【逆天邪神】,明明没有见过却全部认识的【逆天邪神】诡异文字……

  每次昏迷之后,她都会做同样的【逆天邪神】梦。

  她隐隐感觉到,自己一次次的【逆天邪神】异常昏迷,并不是【逆天邪神】在云澈离开之后,而是【逆天邪神】在见到了那块黑玉之后。

  因为那枚黑玉,她的【逆天邪神】体内,抑或着是【逆天邪神】灵魂深处,似乎有某个深深沉睡的【逆天邪神】东西在被悄然的【逆天邪神】唤醒……

  ————————————————

  沧云大陆,绝云崖下。

  幽冥婆罗花绽放之后,会很快枯萎,然而,盛开在这里的【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却似乎永不凋谢,庞大的【逆天邪神】花海,在黑暗的【逆天邪神】世界里铺洒着浓郁如梦幻的【逆天邪神】幽冥紫光。

  有着亮银色长发的【逆天邪神】女孩静静的【逆天邪神】立于幽冥花海之中。浓郁到让人无法直视的【逆天邪神】紫光,却无法覆下她四色的【逆天邪神】瞳光,在湛紫色的【逆天邪神】世界里,点缀着彩色的【逆天邪神】星芒。

  她漠然的【逆天邪神】看着远方,瞳眸的【逆天邪神】光彩异样的【逆天邪神】绮丽,却毫无情感的【逆天邪神】神采。

  陪伴她的【逆天邪神】,唯有永不枯萎的【逆天邪神】幽冥花海,以及远方偶然传来的【逆天邪神】魔兽吼鸣。

  长久的【逆天邪神】孤寂,是【逆天邪神】对生灵最残酷的【逆天邪神】折磨,尤其是【逆天邪神】对感情最为丰富的【逆天邪神】人类,无异于世间最大的【逆天邪神】酷刑。但,她却早已习惯。从她有意识、有记忆的【逆天邪神】那天,她面对的【逆天邪神】就只有黑暗、紫光与孤寂,或许已经几万年、几十万年、几百年前……

  也或者……几千万年……

  她不知自己为何而存在,只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存在着……

  ————————————

  砰!!

  乒!!

  寒冰炸裂的【逆天邪神】声音震荡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耳膜,他的【逆天邪神】身影如幻影般游移,寒冰力量的【逆天邪神】余波扰乱着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和攻击轨迹,但紧拧的【逆天邪神】眉头间却毫无慌乱,身体亦没有因此有所失衡,随着他又一次的【逆天邪神】刹那闪现,一道流星般的【逆天邪神】寒光擦身而过。

  何为触觉?

  如果说,灵觉的【逆天邪神】极致,是【逆天邪神】意识上的【逆天邪神】预知预判。

  那么,触觉的【逆天邪神】极致,就是【逆天邪神】躯体的【逆天邪神】预知预判。

  空气的【逆天邪神】细微流动、对方的【逆天邪神】灵觉和目光所向、眼神和玄气的【逆天邪神】刹那变化……远离之时,皆凭灵觉,而近体之时,触觉却可以先于灵觉!

  这更像是【逆天邪神】一种无比奇妙,结合身体和灵魂的【逆天邪神】本能,无法修炼,甚至无法诠释与描绘,唯有领会和感悟。

  当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攻击总是【逆天邪神】能一次次击中他瞬身后的【逆天邪神】落点……连续数十次后,他终于在某一刹那,模模糊糊的【逆天邪神】触摸到了触觉的【逆天邪神】概念。

  也是【逆天邪神】在同一天,他的【逆天邪神】断月拂影成功步入了“驻影”之境。

  从那之后,他总算是【逆天邪神】摆脱了被沐玄音“秒杀”的【逆天邪神】局面,逐渐的【逆天邪神】,沐玄音出手的【逆天邪神】次数开始增多,一次……两次……三次……四次……

  最多的【逆天邪神】一次,第六次出手,才将云澈击跪在地。

  云澈数次瞬身,虽然有些狼狈,但已逼近到沐玄音五步之内,他目光一闪,劫天剑忽然脱手飞出……但同一个刹那,他左侧身体忽然传来一抹微妙的【逆天邪神】感觉,没有经过任何的【逆天邪神】思索,全身本能的【逆天邪神】翻转而去。

  一声闷响,一股寒气从他身侧横扫而过,虽未正中,却是【逆天邪神】让他身体彻底失衡,与此同时,他的【逆天邪神】双臂也快速张开。

  “封云锁日!!”

  砰!!

  云澈带着邪神屏障被抛飞出去,一道冰锥从他后方刺破虚空,又刺破了他的【逆天邪神】邪神屏障……云澈在最后的【逆天邪神】一瞬间堪堪避开了要害,但依然被狠狠刺入左肩。

  冰锥直直卡入骨缝之中,然后猛然爆裂,暴走的【逆天邪神】寒气让他左半身瞬间失去知觉,歪着身体砸落在地,被他掷出的【逆天邪神】劫天剑也倒飞回来,落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身侧。

  云澈艰难的【逆天邪神】跪起,左侧身体逐渐恢复知觉,传来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噩梦般的【逆天邪神】剧痛。云澈牙齿紧咬,但却在痛苦中露出满足的【逆天邪神】笑:“弟子……已经……可以接师尊七招了。”

  “哼,你还差得远呢!”

  严厉的【逆天邪神】冷语声中,沐玄音手指一点,一抹微小的【逆天邪神】蓝光顿时在云澈胸口炸开——瞬间,他全身经脉全部崩断。

  而唯有沐玄音自己知道,她摧断云澈全身经脉所用的【逆天邪神】玄力,比之第一次,要多出了数十倍。

  而断脉之下的【逆天邪神】痛苦,也同样是【逆天邪神】先前的【逆天邪神】数十倍。

  云澈瞳孔骤缩,全身血管一下子全部暴起,每一道肌肤的【逆天邪神】纹理都完全的【逆天邪神】扭曲着。

  这种来源自全身所有部位的【逆天邪神】极致痛苦在淬炼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触觉,又何尝不在锤炼着他的【逆天邪神】精神力。纵然如坠炼狱,全身在蜷缩中疯狂颤栗,但除了最初的【逆天邪神】一声闷哼,竟没再没出一丝的【逆天邪神】惨叫……亦没有像先前一样被活活痛晕过去。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眼眸中一道蓝光微闪而过,映照着云澈失色的【逆天邪神】瞳孔之中。

  嗡——

  云澈的【逆天邪神】脑海中顿时一片轰然,随之意识土崩瓦解,晕死过去。

  “最后一次了,既已知何为触觉,就让你少受点痛苦吧。”

  抓起云澈,沐玄音回到了圣殿中心。

  而那汪水池之中,先前傲然绽放的【逆天邪神】九转佛心莲,九九八十一瓣佛心莲瓣,此时唯有最后一瓣。

  把云澈丢入池中,玉指轻捻,最后的【逆天邪神】一枚佛心莲瓣飘入指间,晶莹如玉的【逆天邪神】根茎之上,唯剩玉色的【逆天邪神】莲叶。

  再次开放,要在九千年后……也或者,再无盛开之期。

  也最后的【逆天邪神】莲瓣覆于云澈的【逆天邪神】心口,手掌落在其上,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眸光出现了些微的【逆天邪神】复杂。

  这小子的【逆天邪神】领悟力,当真是【逆天邪神】天下无双。短短数月,便将断月拂影修至大成,冰凰封神典也到了“冰夷封神”之境。

  触觉这等玄奥的【逆天邪神】存在,纵是【逆天邪神】那些天赋极高的【逆天邪神】玄者,也要在渡过神劫,成就神灵境,随着灵觉的【逆天邪神】蜕变而逐渐感悟,而他……短短三个月便能领会到如此程度。

  可惜他是【逆天邪神】出身下界,若是【逆天邪神】生于吟雪界,怕是【逆天邪神】此时,早已名动神界。

  蓝色霞光耀满圣殿,在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神主之力和佛心莲瓣的【逆天邪神】力量之下,开始了对云澈的【逆天邪神】最后一次淬脉,它被沐玄音第八十一次强行震断的【逆天邪神】经脉在蓝光交错的【逆天邪神】中重组、融合,速度,无比的【逆天邪神】缓慢,但每一道经脉所释放出的【逆天邪神】光芒,纵然透过身体,亦呈现着惊人的【逆天邪神】明亮。

  龙神之髓,让云澈的【逆天邪神】骨骼坚韧到极致,让他的【逆天邪神】龙神血脉也一直在不断的【逆天邪神】浓郁着。而今日,他的【逆天邪神】全身经脉,也在沐玄音残酷的【逆天邪神】方式下,在九转佛心莲无比神秘的【逆天邪神】力量之下,完成了彻彻底底的【逆天邪神】蜕变。

  云澈醒来时,人已在冥寒天池之中,他醒来的【逆天邪神】第一时间,便感觉到了全身经脉的【逆天邪神】巨大变化。

  他连忙凝神内视,他的【逆天邪神】经脉比之三个月前粗壮了数倍,每一道经脉已完全失去了先前的【逆天邪神】形态,变得晶莹剔透,像是【逆天邪神】最无瑕的【逆天邪神】冰晶雕琢而成,铺满着他身体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

  意念一动,玄气流转之下,陡然释放而出的【逆天邪神】速度,竟快到了连早有心理准备的【逆天邪神】他都大吃一惊。

  “这真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经脉?”感受着玄气在经脉中的【逆天邪神】流转,云澈兀自有些不敢相信的【逆天邪神】自言自语着。

  内心兴奋和难以置信间,云澈抓起劫天剑,眉头一横,一声大吼:

  “滅天绝地!”

  玄气在沸腾中狂暴,作为邪神第三式,滅天绝地的【逆天邪神】消耗极大,炼狱状态下,他纵然精神足够集中,也要近两息的【逆天邪神】玄力凝聚,但这次,仅仅半息,毁灭之力便已蓄势待发,随着劫天剑的【逆天邪神】挥舞而猛烈爆发。

  轰!!!

  一声轰鸣震荡得冥寒天池波澜四起,但紧随之后,第二个“滅天绝地”已然挥出……

  轰!!!

  临近的【逆天邪神】池面直接炸开,飞洒的【逆天邪神】天池池水淋落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云澈双手抓着劫天剑,整个人定在了空中,眼神剧烈的【逆天邪神】晃荡着。

  “滅天绝地”虽然威力巨大,但他动用的【逆天邪神】频率并不高,因为其凝力时间太长,极易自露破绽,而且轰出之后会有一段相当长时间的【逆天邪神】力量亏空,若是【逆天邪神】没有击中,或是【逆天邪神】被对方挡下,后果无疑极为严重。

  但现在,他不过是【逆天邪神】举剑之间,便已凝力完毕,全力轰出之后,玄力几乎是【逆天邪神】刹那之间便再度涌上,第二记滅天绝地不但紧随其后,而且威力丝毫不弱第一剑……

  这是【逆天邪神】一种神奇如梦幻,他曾经想都不曾想过的【逆天邪神】感觉与状态。

  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如今依旧是【逆天邪神】神元境一级,毫无进境。

  但在经脉的【逆天邪神】蜕变之下,他清楚无比的【逆天邪神】感觉到,比之三个月前的【逆天邪神】自己,他已经站在了另外一个截然不同的【逆天邪神】领域。

  现在的【逆天邪神】自己要战胜一个月前相同玄力的【逆天邪神】自己,简直易如反掌!

  ——————————————

  【恭喜人民币玩家云澈获得外挂:天秤珠。】

  nt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