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36章 骨若精钢、脉若金汤

第1036章 骨若精钢、脉若金汤

  云澈依然处在昏迷中,但面色已不再苍白,气息也快速的【逆天邪神】缓和下来。沐玄音手臂一挥,一股寒气顿时将云澈从水池中带出,扔到了冰冷的【逆天邪神】地面上。

  这时,一股寒气快速的【逆天邪神】临近圣殿,而敢于如此直入圣殿的【逆天邪神】,整个吟雪界,也唯有一人。

  雪影一晃,沐冰云已出现在沐玄音身边,平日里一直淡若轻云的【逆天邪神】她此时分明带着数分急切:“姐姐,你要开始闭关了吗?我感觉到佛心莲的【逆天邪神】封印解开了。”

  言语间,她的【逆天邪神】眸光亦看到了水池中莹光流溢的【逆天邪神】雪莲,周围的【逆天邪神】封印果然已经解除,一股清淡的【逆天邪神】幽香伴着奇异的【逆天邪神】灵力在大殿中无声弥漫。

  九九八十一片佛心莲瓣,却是【逆天邪神】缺少了一瓣。

  而缺失的【逆天邪神】气息,却是【逆天邪神】从另一个方向微弱的【逆天邪神】传来……赫然,是【逆天邪神】来自昏迷在地的【逆天邪神】云澈。

  “你把佛心莲……用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眸光泛动,声音里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费解。

  云澈全身静寂,但强大的【逆天邪神】龙神之魂之下,他的【逆天邪神】意识,却在这时幽幽苏醒,只是【逆天邪神】却无法控制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的【逆天邪神】气息。

  “他的【逆天邪神】骨骼极坚,皮肉亦远胜凡体,唯独经脉,却是【逆天邪神】脆弱不堪。”沐玄音道:“既如此,就便宜了他吧。”

  沐玄音说的【逆天邪神】极为平淡,但沐冰云却是【逆天邪神】深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轻轻摇头,音若呓语:“这株九转佛心莲,你等待、悉心培育了整整九千年,终得完美之态,必能让你在神主之境再进一步。它不仅是【逆天邪神】神遗之物,世间几无可能再出现第二株,还倾注了你大半生的【逆天邪神】心血……你真的【逆天邪神】要全部给予云澈?”

  沐玄音微微点头,却是【逆天邪神】眸若寒星,毫无动荡。她既已决定,心间便不会再有多余的【逆天邪神】波澜。

  “……”沐冰云定定的【逆天邪神】看着沐玄音,许久,才轻语道:“姐姐,你将他收为弟子后,对他一直格外的【逆天邪神】好。我原本以为,你是【逆天邪神】感激他救了我的【逆天邪神】性命,但是【逆天邪神】……原来却远不止如此。”

  “意外也好,天意也罢,他既然成为我的【逆天邪神】弟子,我便该做到一个师尊该做的【逆天邪神】事。为师者,无人不希望弟子能超越自己。但,珂儿、寒烟她们注定无法做到,而他却有可能……如果他能活的【逆天邪神】够久的【逆天邪神】话。”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有着诸多的【逆天邪神】不凡和诡异之处,另外还有着很多连我都不知道,甚至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秘密。他若不夭折,将来必定非凡。他的【逆天邪神】上一个师父,也就是【逆天邪神】那天杀星神,终究只是【逆天邪神】个早早接受了传承,什么不懂的【逆天邪神】小丫头,他身体里的【逆天邪神】潜力大的【逆天邪神】惊人,那小丫头却是【逆天邪神】半点没调教出来。”

  “天杀星神接受传承时尚不到十岁,从时间上算,她遇到云澈时,也只有十三四岁的【逆天邪神】年龄。继承天杀星神的【逆天邪神】力量和记忆,杀人能力居十二星神之首,但教人的【逆天邪神】话……以她的【逆天邪神】年龄心性,也太过难为她了。”沐冰云道。

  “世间唯一身具创世神传承的【逆天邪神】人,无论落到谁的【逆天邪神】手里,要么会想要夺取他的【逆天邪神】力量,要么,会想要亲眼看看这种力量究竟可以达到这样的【逆天邪神】高度。冰云,”沐玄音幽冷的【逆天邪神】道:“你不觉得,亲手调教一个小怪物,是【逆天邪神】件很有意思的【逆天邪神】事么?”

  云澈:“……”

  沐冰云轻轻一叹,又深深看了一眼缺少一瓣的【逆天邪神】九转佛心莲:“姐姐的【逆天邪神】决定,没有人可以改变,希望,云澈将来的【逆天邪神】成就能如姐姐所愿。只是【逆天邪神】,九九八十一片佛心莲瓣,可完成淬脉八十一次,随着他经脉的【逆天邪神】逐步蜕变,每次全部摧断时,痛苦都会远胜之前,数十次之后,或是【逆天邪神】非人所能承受……”

  “哼!这可由不得他,他受得了也得受,受不了也得受!”

  云澈模糊的【逆天邪神】意识在挣扎中逐渐清醒,随着手指轻动,终于完全醒了过来。

  沐玄音和沐冰云也在这时同时侧目。

  云澈从地上站起,然后又很快拜下:“师尊,冰云宫主……这里是【逆天邪神】?”

  “不必多问。”沐玄音冷声道:“既然醒了,就速回冥寒天池自行修炼,不得擅自离开,更不能有半分懈怠。明日午时,再与为师比过……去吧!”

  “是【逆天邪神】。”云澈只能遵命。

  回到冥寒天池,他站在池畔,脑中却始终是【逆天邪神】一眼瞥过的【逆天邪神】那朵奇异雪莲,以及在意识模糊中听到的【逆天邪神】话语。

  “九转佛心莲……”云澈一声低念,神色无比的【逆天邪神】复杂。

  他闭目内视,虽然早有准备,但依然内心剧震。

  昏迷之前,他清楚感觉到自己全身经脉全部碎断,而此时,所有经脉都俱已完好无损,纵然是【逆天邪神】他如怪物般的【逆天邪神】自愈能力,再加之全力运转大道浮屠诀,也断然不可能做到如此之快的【逆天邪神】完全修复。

  但这并不是【逆天邪神】让他震惊的【逆天邪神】主因,而是【逆天邪神】他清楚的【逆天邪神】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经脉全部粗壮了一圈,而且竟隐约流转着冰晶似的【逆天邪神】异芒。

  睁开眼睛,手掌伸出,随着云澈意念的【逆天邪神】微动,一簇金乌炎瞬间燃起……燃烧的【逆天邪神】速度,要比先前快出了近一成之多。

  从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沐冰云的【逆天邪神】言语中,沐玄音将会以九转佛心莲为他淬脉八十一次……而今天不过是【逆天邪神】第一次,便以让他经脉有了如此惊人的【逆天邪神】变化,八十一之后,简直无法想象。

  或许到时,他只需短短数息,就可以直接释放黄泉灰烬……或许强开轰天十息以上,也不会经脉崩断……

  如果真的【逆天邪神】那样的【逆天邪神】话,就算他的【逆天邪神】玄力没有任何增长,战力也会极大幅度的【逆天邪神】暴涨。力量可以极速的【逆天邪神】凝聚、释放、收回,星神碎影可以更快的【逆天邪神】瞬身,幻光雷极更是【逆天邪神】可以达到另一个境界的【逆天邪神】极速……

  火焰熄灭,云澈的【逆天邪神】脸上却没有太多的【逆天邪神】惊喜,而是【逆天邪神】轻叹一声,全身一阵沉重。

  他当初想拜沐玄音为师,希望依仗她的【逆天邪神】实力地位来见到茉莉,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原因。

  但,从最初单纯的【逆天邪神】敬畏,但逐渐发现她和外界所知所传的【逆天邪神】并不一样,她为他拿到金乌焚世录,为他欲取虬龙之心,不计代价的【逆天邪神】筹备乾坤五琼丹,又因怕他真的【逆天邪神】出事,悄然跟随他同往冰风帝国……

  不知不觉间,他对沐玄音早就没有了最初的【逆天邪神】畏惧……因为,她真的【逆天邪神】没有外人所知的【逆天邪神】那般可怕,又或者……她只对自己关心的【逆天邪神】人如此,对外人唯有绝情冷漠?

  而九转佛心莲……他意识苏醒后,清楚听到了沐冰云的【逆天邪神】话。这株九转佛心莲,沐玄音等待了九千年,也倾注了九千年的【逆天邪神】心血,可以让她在神玄境都能再度突破……

  却是【逆天邪神】用来给他淬脉。

  这自然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恩赐……但对云澈而言,又何尝不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负担。

  因为他不知道如何报答——他到来神界,不是【逆天邪神】为了强大,不是【逆天邪神】为了看到更广阔的【逆天邪神】世界,真的【逆天邪神】就仅仅为了再见茉莉,完成心愿后,他连留下来的【逆天邪神】想法都从未有过。

  “哎,算了,安心修炼吧,想这些也没用,以后多听师尊的【逆天邪神】话就是【逆天邪神】……安心修炼吧。”

  自言自语中,云澈端坐而下,闭目凝神,无声间,冥寒天池的【逆天邪神】寒气悄然聚拢,快速的【逆天邪神】涌入云澈的【逆天邪神】体内,他的【逆天邪神】意识,也很快沉浸至了玄道的【逆天邪神】世界。

  断月拂影,当以“断”为核心,断开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身与息。身形远遁,气息驻留,这便是【逆天邪神】断月拂影的【逆天邪神】大成之境。

  玄力入了神道,灵觉也自然跟着到了全新的【逆天邪神】境界。普通的【逆天邪神】残影技根本已无法影响敌人,因为那只能欺骗视觉,而欺骗不了锁定气息的【逆天邪神】灵觉。

  星神碎影之所以在神界都是【逆天邪神】顶级的【逆天邪神】身法玄技,是【逆天邪神】因它既能欺骗视觉,亦能混乱灵觉,断月拂影的【逆天邪神】大成之境亦是【逆天邪神】如此……只是【逆天邪神】整体上逊色于星神碎影。

  不过,大圆满的【逆天邪神】“匿影”之境,却是【逆天邪神】闻所未闻。

  我既能修成星神碎影……没理由修不成断月拂影。

  师尊对我有这么大的【逆天邪神】期望,又不惜投入如此之大的【逆天邪神】心血。至少不能她太过失望……

  ————————————

  第二日正午,圣殿门前。

  云澈把自己调整到完美状态,稍稍提早到来,想到昨日,他重重吸了一口气。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玄力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压到了神魂境,否则不需要玄气碰触,隔着几百里都能灭了他,但他依旧是【逆天邪神】不堪一击。

  意识……触觉……

  意识他明白,触觉……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

  沐玄音着重提起,却并未言明,显然,是【逆天邪神】要让他自行领悟。

  等了许久,世界依旧安静无声。云澈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试着道:“师尊,我来了。”

  “在你后面呢。”

  一个娇娇软软的【逆天邪神】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似酣梦初醒,云澈全身一酥一麻,连忙回身,一眼看到沐玄音就站在他十步之外,娇媚妩艳的【逆天邪神】绝世冰颜直看的【逆天邪神】云澈一阵目眩,愣是【逆天邪神】呆了好一会儿,才连忙拜下:“弟子拜见师尊。”

  今天,是【逆天邪神】……那一个师尊……他在心中呻吟道。

  威凌起来让人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喘,但媚起来……更是【逆天邪神】让他胆颤心惊,眼睛都不敢多看一眼。

  他有时深深怀疑,她的【逆天邪神】体内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共存着两个灵魂。

  明媚的【逆天邪神】双眸没有一丝冰寒,而是【逆天邪神】蒙着水雾似的【逆天邪神】朦胧,樱色的【逆天邪神】唇瓣也是【逆天邪神】轻轻抿着:“起来吧。乖乖的【逆天邪神】向为师出手,要小心哦。”

  她的【逆天邪神】声音慵慵懒懒,似是【逆天邪神】全身没了力气。云澈好歹是【逆天邪神】拥有龙神之魂的【逆天邪神】人,却依旧是【逆天邪神】心魂荡漾,难以自控。

  他用力的【逆天邪神】一咬舌尖,低吼一声,腾空而起,这次却没有抓出劫天剑,而是【逆天邪神】直冲沐玄音,在临近时忽然身影一闪,寒气轻掠间已瞬间移位至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右侧,断月拂影后,又在刹那之间紧随一个星神碎影……

  瞬间,沐玄音周围数个残影连现,而真身,却已如鬼魅般出现了她的【逆天邪神】后方。

  叮!

  一声轻响,似冰晶破碎,刹那完成两次完美瞬身的【逆天邪神】云澈陡然一声惨叫,在半空远远滚翻出去,落地之后直接双膝跪地,半天无法站起。

  他完全没有看清沐玄音是【逆天邪神】如何出手,何时出手,但他无比清楚的【逆天邪神】感觉到,自己在瞬身后的【逆天邪神】第一个瞬间,一股寒气便骤然侵入他的【逆天邪神】双腿,将他双腿经脉无情摧断。

  他有一种感觉,这绝对不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反应极快,而更像是【逆天邪神】……在他瞬身之前,沐玄音就已知道他会出现在那里。

  经脉断裂的【逆天邪神】剧痛从双腿蔓延全身,让他在巨大的【逆天邪神】痛苦中不断颤栗,紧咬的【逆天邪神】牙齿几乎崩碎。沐玄音缓缓走来,站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前。云澈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抬头,纯白雪衣下的【逆天邪神】高耸胸脯几乎占据了他的【逆天邪神】整个视界。

  “哎,完全没有长进嘛。”她唇瓣轻弯,乜着一抹让人心神恍惚的【逆天邪神】甜媚,话语似是【逆天邪神】失望,但音调却软酥酥的【逆天邪神】,恍若魔女诱惑的【逆天邪神】低语。

  “既然让为师这么失望,那就乖乖的【逆天邪神】接受惩罚好了。”

  如抹奶脂的【逆天邪神】手儿轻轻的【逆天邪神】触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却是【逆天邪神】一瞬间,绝情摧断了他全身经脉。

  “啊————!!!”

  云澈一声凄厉惨叫,蜷缩在地,全身每一块肌肉,都在极致的【逆天邪神】痛苦中疯狂痉挛着,但他在那一声惨叫后,却是【逆天邪神】马上又死死咬住了牙齿,再不肯发出一丝惨呼,唯有冷汗如暴雨般淋落。

  看着云澈痛苦不堪的【逆天邪神】样子,沐玄音没有半点不忍,美目轻迷,唇间微微含笑:“记住为师的【逆天邪神】话,好好的【逆天邪神】,用你的【逆天邪神】意识,还有身体记住这种痛苦。虽然为师好心疼,但除此之外,为师真的【逆天邪神】不知道该怎么快速培养你的【逆天邪神】触觉呢。”

  “……”云澈寒如雨下,但渗血的【逆天邪神】唇间无法说出一丝话语,逐渐的【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意识开始恍惚……直至被活生生痛晕过去。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