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035章 九转佛心莲

第1035章 九转佛心莲

  冥寒天池。

  天池之水静若明镜,唯有冰灵轻灵曼舞。池畔之上,沐玄音与云澈遥遥对立。两人皆是【逆天邪神】一身雪衣,但在沐玄音无声的【逆天邪神】气场之下,云澈的【逆天邪神】气势和存在都渺若微尘。

  昨日,是【逆天邪神】最后的【逆天邪神】休整。而今日,便是【逆天邪神】苦修的【逆天邪神】开始。

  “让为师看一看你的【逆天邪神】极限状态,不需有任何余力。”

  沐玄音冰冷的【逆天邪神】声音落下,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玄气已骤然爆发,邪神境关邪魄——焚心——炼狱瞬间开启,玄气的【逆天邪神】颜色亦从无色转为淡红,随之短暂一顿后,轰天强开,玄气陡然质变,呈现出如鲜血一般的【逆天邪神】猩红,本来还算平稳的【逆天邪神】玄气也忽如被激怒的【逆天邪神】凶兽,变得狂躁起来。

  同样狂躁起来的【逆天邪神】,还有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神。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冰眉轻微而动,淡漠冷语道:“出手。”

  “喝!!”

  云澈大吼一声,劫天剑出,全身暴走的【逆天邪神】玄力狂涌而上,金乌炎与凤凰炎同时燃烧,在劫天剑上暴射出数丈长的【逆天邪神】火焰剑芒,一记“滅天绝地”在暴吼声中轰向沐玄音。

  天池气流大乱,受惊的【逆天邪神】冰灵快速飞离,云澈整个人如一座忽然爆发的【逆天邪神】火山……然而,就在劫天剑距离沐玄音还有十丈之距时,这忽然爆发,堪称恐怖的【逆天邪神】玄力风暴,却在一瞬间忽然消失无踪。

  云澈的【逆天邪神】人与剑都定格在了空中,他刚刚爆发的【逆天邪神】力量,像是【逆天邪神】忽然被一个看不见的【逆天邪神】黑洞完全吸走,消失的【逆天邪神】不剩一丝一毫,亦没有发出哪怕半点的【逆天邪神】声响。

  而前方,沐玄音静静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眸光幽寒,雪衣静寂,自始至终没有刹那的【逆天邪神】动作,更没有半点玄气的【逆天邪神】释放。

  云澈有些木然的【逆天邪神】从空中落下,愣了好一会儿。

  他的【逆天邪神】极限力量,在沐玄音面前,真的【逆天邪神】就如沧海前的【逆天邪神】沙尘,连卑微都算不上。

  “尚可。”

  沐玄音冰冷的【逆天邪神】眸光毫无波澜,但给了云澈一个似是【逆天邪神】赞许的【逆天邪神】评价。然后,她的【逆天邪神】右手缓缓的【逆天邪神】抬起。

  发愣中的【逆天邪神】云澈感觉到一股致命的【逆天邪神】危险感陡然袭来,他的【逆天邪神】身体本能的【逆天邪神】做出反应,以星神碎影瞬间移位……但,五道无法以肉眼捕捉的【逆天邪神】寒光如从虚空中射出,直中他瞬身后的【逆天邪神】身体,没有一个贯穿他碎出的【逆天邪神】五道虚影。

  噗!

  五道寒光在碰触到他身体的【逆天邪神】刹那便忽然静止,然后无声消散。但云澈却是【逆天邪神】心脏痉挛,全身冷汗如雨,因为那五道寒光,任何一道都足以直接让他毙命。

  他只感知了一道寒气的【逆天邪神】迫近,但下一个瞬间,却被五道寒气同时碰触——而且还是【逆天邪神】在以星神碎影瞬身之后。

  云澈大喘一口气,抬起头来,却发现前方竟已没有了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身影,他迅速转身,目光扫了一圈,却唯有空荡一片,当他目光转回时,却一眼看到,沐玄音竟就在他身前,距他不到十步之距。

  “玄气的【逆天邪神】雄厚程度,远超同级,爆发能力尚可,这应该是【逆天邪神】邪神之力所赐。”盯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沐玄音冷冷的【逆天邪神】道:“但最重要的【逆天邪神】触觉,却差得远了。”

  “触觉?”云澈微愣。

  “跟为师去一个地方。”

  沐玄音手掌轻描淡写的【逆天邪神】一拂,前方空间已被无声撕开,云澈尚未反应过来,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已被吸入空间裂缝之中。

  眼前一恍一亮,他已经出现在了另外一个世界。

  低空一眼望去,前方、后方,都是【逆天邪神】雾蒙蒙一片。这是【逆天邪神】一股无比苍白,又无比浓郁的【逆天邪神】雾。普通的【逆天邪神】雾气,不可能阻挡的【逆天邪神】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视线,但,这里的【逆天邪神】浓雾,却是【逆天邪神】让云澈的【逆天邪神】能见度不足百丈,他极力的【逆天邪神】看向远处,只能隐约看到一群群高低起伏的【逆天邪神】冰山。

  而正前方不到十丈的【逆天邪神】距离,是【逆天邪神】一个庞大的【逆天邪神】封锁玄阵,释放着冰晶般的【逆天邪神】冷光。

  “这里,名为雾绝谷,是【逆天邪神】宗中用来惩戒犯下大错弟子的【逆天邪神】地方。若哪个弟子犯下不可饶恕之大错,便会丢入此谷,任其自生自灭。而结果,全部是【逆天邪神】很快惨死其中,无一例外。”

  这里的【逆天邪神】寒气,自然不可能比得上冥寒天池,但寒风的【逆天邪神】呼啸却透着一股让人心悸的【逆天邪神】阴森。

  云澈内心“咯噔”一下,试探着问道:“师尊,你带弟子来这里,难道是【逆天邪神】……”

  既被称作“绝谷”,当然不会是【逆天邪神】什么好地方。

  “雾绝谷中生存着大量的【逆天邪神】神道玄兽,但与你在冰凰界所见的【逆天邪神】玄兽全然不同,在雾绝谷这种环境下生存的【逆天邪神】玄兽,性情全部凶暴无比,同族都会残杀,更不要说异族,你在其中遇到的【逆天邪神】每一只玄兽,都会要你的【逆天邪神】命。而这些玄兽,最弱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你曾见过的【逆天邪神】寒冰喋狼,最强者,堪比神劫境的【逆天邪神】玄者。”

  “……”云澈目露惊色,听到这里,他哪还猜不到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用意。

  “另外,不止玄兽,其中,还有一些流放进去不久,还未死在凶暴玄兽爪下的【逆天邪神】原冰凰弟子。他们能在其中存活,玄力至少在神魂境中后期,甚至还有神劫境的【逆天邪神】弟子,身为必死之人,他们为了苟活一时,会不择手段,要远比凶暴玄兽还要可怕。你若是【逆天邪神】正面碰到其中任何一个,都是【逆天邪神】必死无疑。”

  “师尊,你难道是【逆天邪神】要弟子……进入雾绝谷历练?”云澈颇为忐忑的【逆天邪神】道。

  “不错,但,不是【逆天邪神】现在。现在把你扔进去,不出半刻,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云澈闻言,重重的【逆天邪神】舒了一口气。他绝不是【逆天邪神】遇难而怂的【逆天邪神】人,但以沐玄音对雾绝谷的【逆天邪神】描述,以他如今的【逆天邪神】实力,进入其中,完全就是【逆天邪神】无比纯粹的【逆天邪神】送死。

  “为师给你六个月的【逆天邪神】时间。”沐玄音冷声道:“六个月后,为师便会把你丢入这雾绝谷。若你不想在里面死的【逆天邪神】太快,或者,你想活着走出来,就在这六个月中好好修炼,不得有半分懈怠。”

  她声音微顿,音调忽然变得冰冷绝情:“你也不会有懈怠的【逆天邪神】机会。”

  “六个月?”

  玄力进入神元境之后,他清晰感觉到了神道玄力的【逆天邪神】提升是【逆天邪神】多么艰难,修炼至今,他的【逆天邪神】玄力比之刚刚突破至神元境时几乎毫无变化。六个月时间,能否突破至神元境二级都是【逆天邪神】未知数,就算能……进入处处凶险,而且游荡着大量神魂境、甚至神劫境凶暴玄兽以及玄者雾的【逆天邪神】绝谷,依然只是【逆天邪神】纯粹的【逆天邪神】送死。

  云澈抬头,想要说什么,但一碰触到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眸光,他全身一寒,再不敢多言,垂首道:“是【逆天邪神】,弟子一定会竭尽全力。”

  “以你的【逆天邪神】悟性,冰凰封神典已根本无需为师教你,自行领悟即可。这六个月间,为师许你任意进入冥寒天池,但,每日正午,你皆需回到圣殿,与为师交手一次。”

  “啊?和……师尊交手?”云澈吓了一大跳。

  虽说,和强者交手对玄道提升会有所裨益,但,他和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次元差的【逆天邪神】实在太远,他面对沐玄音,都根本不配说出“交手”二字。

  “哼!”

  冷哼声中,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臂已被沐玄音抓起,一道空间裂痕再现,云澈眼前一恍,已回到了圣殿之中。

  沐玄音缓缓伸出玉白色的【逆天邪神】手掌,身上的【逆天邪神】气势极快的【逆天邪神】消失,逐渐到了云澈完全无法感知到存在的【逆天邪神】程度。

  “为师会把玄力压制到神魂境。但,玄力可以压制,意识和触觉却不能,你可明白?”

  云澈点头,暗吸一口气,无比谨慎的【逆天邪神】摆出了架势,却一时之间不敢说话。

  和神主境的【逆天邪神】人交手……不要说他,怕是【逆天邪神】那些下位星界和中位星界的【逆天邪神】界王都不敢想过。

  “每日交手,为师都只会出手十次。如果你能成功抵御、避开为师的【逆天邪神】十次出手,或者在为师出手十次之前碰触到为师或者将为师逼退哪怕半步,便算你胜。而若不能,后果……你马上就会知道。”

  冰寒刺骨的【逆天邪神】声音和眸光,让云澈内心狠狠揪紧,有了一种无比可怕的【逆天邪神】预感。

  “若是【逆天邪神】这六个月内,你未有一次能胜,那么,去往宙天神界的【逆天邪神】事,你就不必再想了,为师也不会再在一个注定死在雾绝谷的【逆天邪神】废物身上浪费心力。”

  云澈的【逆天邪神】神经顿时如被针刺,他眉头沉下,眼神一下子变得如寒星一般,微微咬牙道:“弟子……定不会让师尊失望。”

  “最好如此。”

  一枚雪花轻飘飘的【逆天邪神】落下,点在了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指尖,沐玄音的【逆天邪神】手指轻描淡写的【逆天邪神】一推,这枚雪花便如被轻风托住,飞向了云澈。

  一股寒气带着让云澈瞬间窒息的【逆天邪神】压迫力迎面而至,若非亲眼所见,谁能想到一片飘雪都可以变得如此恐怖。

  云澈的【逆天邪神】反应算是【逆天邪神】极快,劫天剑已瞬间抓于手中,全身火焰爆燃,迎着轻舞而至的【逆天邪神】雪花一剑轰出。

  他最强之处,便是【逆天邪神】重剑在手的【逆天邪神】正面爆发力,在天玄大陆时,便可一剑平山岳,一剑惊沧海。

  雪花临近,一声闷响,他全力轰出的【逆天邪神】力量竟被瞬间摧的【逆天邪神】粉碎,那片薄薄的【逆天邪神】雪花撕裂他轰出的【逆天邪神】重剑风暴,毫无阻滞的【逆天邪神】直冲他的【逆天邪神】心口而至。

  云澈大惊失色,顾不得身体失衡双臂剧痛,身上玄气再度爆发,快速释放封云锁日。

  砰!!!

  邪神屏障维持了刹那,便轰然破碎,一股冰寒巨力重重的【逆天邪神】轰中云澈的【逆天邪神】右臂。

  “呃啊!”

  云澈一声惨叫,劫天剑脱手飞出,而轰中他手臂的【逆天邪神】恐怖力量在爆发之下,竟是【逆天邪神】瞬间摧断了他右臂的【逆天邪神】所有经脉。

  云澈踉跄着后退,右臂毫无伤痕血迹,骨头亦未折断,却是【逆天邪神】重重的【逆天邪神】耷拉了下来。

  云澈手扶右臂,脚下还未站稳,瞳孔忽然猛烈一缩……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出手竟没有因此而停止,随着她手掌的【逆天邪神】轻翻,云澈前方的【逆天邪神】空间忽然凹陷……

  轰————

  云澈来不及做出任何的【逆天邪神】反应,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体内仿佛有一个星辰炸开。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力量洪流涌入他的【逆天邪神】体内,辐射至他全身每一个角落,每一道经脉……

  只一瞬间,他全身经脉全部断裂,就连他意识,也如被巨锤轰中。

  云澈的【逆天邪神】双目顿时涣散,如忽然没有了生命的【逆天邪神】木偶一般,直挺挺的【逆天邪神】倒了下去。

  他的【逆天邪神】身上看不到任何的【逆天邪神】血迹,看不到一处伤痕,但,全身上下,再无一道完整的【逆天邪神】经脉,全部碎的【逆天邪神】不能最碎。

  在蓝极星时,他也有数次在恶战之下或因重伤,或因邪神之力反噬而导致经脉崩断,最惨烈时曾全身经脉断裂近半……却从未如现在这般全部断裂。

  运转于经脉中的【逆天邪神】玄气也毫无疑问的【逆天邪神】全部溃散。

  最后的【逆天邪神】意识,云澈感觉到沐玄音似乎来到了自己身侧,声音模糊飘渺的【逆天邪神】似虚似梦,却依旧让他感觉到冷彻骨髓的【逆天邪神】绝情。

  “很痛苦吧?那就好好用身体记住这些痛苦。”

  经脉全断,绝对要比打断全身骨头要痛苦百倍。云澈的【逆天邪神】嘴唇动了动,意识终于完全空白,但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却在极致的【逆天邪神】痛苦之下不断的【逆天邪神】痉挛着。

  看着昏迷过去的【逆天邪神】云澈,沐玄音的【逆天邪神】雪颜上唯有一片冷漠。她伸出手来,抓起云澈的【逆天邪神】躯体,身影一晃,已回到了圣殿之中。

  这里,是【逆天邪神】圣殿的【逆天邪神】中心,是【逆天邪神】一个冰的【逆天邪神】世界。世界的【逆天邪神】中心,是【逆天邪神】一汪只有十丈见方的【逆天邪神】水池,池水如镜。而水池的【逆天邪神】中心,一株雪莲正傲然开放。

  这株雪莲要远比普通的【逆天邪神】雪莲大上数倍,花瓣层层叠叠,每一瓣都有手掌般大小,分外的【逆天邪神】纯美无暇,并流溢着水晶一般的【逆天邪神】微蓝莹光。

  它的【逆天邪神】根茎、雪莲,也都如净水凝结的【逆天邪神】冰晶,流光耀目,乍看之下,任谁都不会认为它是【逆天邪神】生长而成,而是【逆天邪神】冰晶雕琢的【逆天邪神】一般。

  沐玄音手臂一甩,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就这么丢入了水池之中。她目光落在池中雪莲上,凝雪般的【逆天邪神】手指轻轻一点。

  顿时,一个环绕在雪莲周围的【逆天邪神】无形玄阵亮起,然后随着沐玄音手指的【逆天邪神】轻动而缓缓消散。

  “哎。”

  不知为何,沐玄音轻轻的【逆天邪神】叹息了一声,她来到池边,手指轻捻,一枚雪莲花瓣轻轻飞出,落在了她的【逆天邪神】掌心,然后被她覆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心口之上。

  铮!!

  浓烈的【逆天邪神】玄光如蔚蓝色的【逆天邪神】晚霞,耀满了整个圣殿,因为这是【逆天邪神】沐玄音在一瞬间调动了身上近七成的【逆天邪神】玄力。处在混沌最高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融入雪莲花瓣,再缓缓渗透至了云澈的【逆天邪神】体内……一瞬间,雪白的【逆天邪神】花瓣竟亮起无比灼目的【逆天邪神】冰芒,冰芒之下,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被耀的【逆天邪神】冰白一片,随之,他的【逆天邪神】身上竟忽然也映出道道微弱冰芒,并越来越多,转眼之间,便已铺满了他的【逆天邪神】全身。

  而释放这些冰芒的【逆天邪神】,赫然是【逆天邪神】他体内断裂的【逆天邪神】经脉。

  那片雪莲花瓣的【逆天邪神】光芒却是【逆天邪神】越来越弱,到了最后,便如雾化般完全消失。

  沐玄音的【逆天邪神】玄气快速收敛,手掌也从云澈的【逆天邪神】心口移开。而那些源自云澈体内经脉,却清晰渗透出来的【逆天邪神】冰芒,却以肉眼可见的【逆天邪神】速度逐渐的【逆天邪神】连接、融合着……

  当这些冰芒完全消散无踪时,云澈刚刚才全部断裂的【逆天邪神】经脉竟已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恢复完好,没有留下丝毫的【逆天邪神】损伤……甚至,如果目光能穿透他的【逆天邪神】躯体,可以清楚的【逆天邪神】看到,他的【逆天邪神】全身经脉分明在流动着一种冰华一般的【逆天邪神】奇异光泽。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